安娜其的故事:靠一条私信,他们成了刺猬的演出嘉宾

2019/08/12

撰文:clouds

新潮、时髦、抓耳、高辨识度,这是圈内从业者对他们音乐的感受。

积极、乐观、主动、不太纠结,这是外界很容易对他们产生的印象。

吃饭、打麻将、撸猫、聊音乐,这是他们现在的生活。

左起:贝斯手张向,主唱荔枝,吉他手芒果,鼓手张冉

成都站唯一女主唱乐队

8月14日 Nu Space

就能听到他们在讲什么故事

安娜其的故事,一支成立于成都的乐队,主唱荔枝、吉他手芒果、贝斯手张向、鼓手张冉皆是四川音乐学院器乐班出身。听他们的歌,你总是来不及思考,就被卷进那狂风暴雨般的音乐中,让充满节奏感的旋律带动整个身体。

他们的歌词也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想法,单纯又直接。《你想要的都没有》是主唱写给跟他们一样的年轻人:晚上特有理想抱负,一到白天其实起不了床,啥都不想干。《开关》是一次参加比赛时出现各种意外状况,荔枝焦虑、沮丧又烦躁,便唱“我好想烂掉 / 我好想乱叫”宣泄情绪。

一支由校友混搭而成的乐队

“我们几个就是脾气合得来”,问及组团原因,张向不假思索说出这句话。深扒一下,原来,张向跟芒果是大学同桌,荔枝跟张向又是高中同学,张冉和这几个人都是大学同班同学。

乐队名是芒果看蒋勋的小说《安那其的头发》时得来的灵感,他又跑去找算命先生算了一卦,给“那”加上“女”字偏旁,大三上学期,“安娜其的故事”正式诞生。

荔枝负责乐队的词曲创作,直来直去又十分果决,成员们都愿意听她的话。芒果负责乐队的宣传经纪事务,看似腼腆,其实私下很八卦,经常在豆瓣小组“鬼混”,知道摇滚圈内所有大小事。

最开始,乐队没有明确的风格,词曲偏流行,编曲又什么元素都想往里放。直到被一个前辈批评,几个人回去反思很久,决定扔掉之前所有歌,重新创作。

《风》就是乐队重新定位后的第一首歌。他们把歌编完发给很多同行听,“旋律太流行”、“不够洗脑”、“一首歌不要出现很多个和弦”、“乐器 riff 应该多一点“...... 有不合适的地方,乐队就改。听 The Cure 的《Lovesong》,主唱发现里面有比较洗脑的键盘,把同样的技巧放进《风》中。

白天忙着上课完成作业,晚上十一、十二点再偷偷跑回琴房一点点磨乐队的歌。几个科班出身的人渐渐明白:写歌不是把学院派那套复杂东西直接搬过来用那么简单。

过了一学期,他们把成品发给那位前辈。前辈听完眼前一亮,没想到这几个人悟性挺高,从此,再没批评过乐队,反而帮他们录下这首歌的 demo 版本。

2018年初,《风》被在北京独立音乐圈颇具影响力的音乐演出厂牌“超级学校霸王”看中,收录至音乐合辑《年轻的枪Ⅱ》,同时被选中的还有丢莱卡、出海部等八支年轻乐队。

靠一条微博私信

他们变成刺猬乐队的演出嘉宾

乐队正式成立没多久,就在老师推荐上草莓音乐节,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演出。得知这个消息时,乐队只有一首歌,临音乐节还有三个月,他们紧急创作,才凑够六、七首。

傍晚六点,乐队上场,舞台下都是来来回回经过的观众,真正停留在下面看的只有几十个人,反应也不太热烈,几个人都有些失落。

虽然是一支独立摇滚乐队,几个人倒是一点不会抹不开面子,没演出就去找演出,向各种各样办演出的人推荐自己。看其它乐队巡演有成都站,主动联系问需不需要暖场。

一次在微信群,芒果看到刺猬乐队巡演要来成都的消息,激动地给刺猬主唱/吉他手子健的微博发私信。为了避免尴尬,他在一段话里说了六遍“特别喜欢你们”,一直斟酌字眼,考虑选哪个表情合适。

没过几个小时,芒果收到回应,紧张地把 demo 发过去。连着几周没消息,他心里猜测各种结果:可能是公司安排的有嘉宾,或者是不需要嘉宾乐队。

谁知,过了一个月,子健告诉他成都站可以一起。梦想成真,几个人不敢置信,“太爽了,既能看演出还可以给偶像暖场!“

演出当天,大家第一次在台上看到 Livehouse 站满人。也第一次感受到,原来,自己在舞台上的时候,观众也可以这么嗨。

独立制作专辑有多难?

一边录音一边借器材

一年前,成员们面临大学毕业,家里人催促他们回家找个正经工作。周围很多同学都转行搞房地产、当公务员或者去银行等等。

留在成都还是回家?成为摆在面前的难题。

为了继续搞乐队,大家选择前者。原本只是嘻嘻哈哈用来玩的爱好,变成他们要想尽办法养活的职业。荔枝、芒果、张冉在音乐教育机构兼职上班,张向偶尔给人做乐手维持生活。

成立三年,乐队一直想把手头比较满意的歌曲整理成一张专辑。陆续几个厂牌联系他们,最后又不了了之。久等无果,乐队决定靠自己独立制作一张专辑。

经济有限,为了省钱,大伙想了很多办法:在网上搞众筹预售、录音师找同学、录音棚找学校附近最便宜的一家...... 录音条件特别差,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那就刷脸跟同学、朋友借器材。

连着六天,他们每天掐点算好每样器材该什么时候录、什么时候还。比如张冉录鼓的同时,其他人开着共享汽车赶紧去还吉他、还音箱、借话筒。算下来,借器材的时间比录的时间还久 。即使租个共享汽车,大家也注册各种新账号,用大量优惠券把费用降到最低。

“录音师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乐队能录这么快,都是被钱逼的”,大家表现得既无奈又好笑。

成都的夜生活很丰富,但和远离市区的他们似乎没什么关系。在这座城市,他们最爱去的地方,是对方家里。有事没事,几个人抱着猫串串门。

 串门专用猫包

他们在一起最爱玩的游戏是飞行棋,“飞行棋特别容易翻盘,你觉得自己已经不可能了,突然又有机会。”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主唱荔枝:希望像我这样的年轻人热爱自己,坚持喜欢的东西,不用在乎别人的眼光。我后面写的好多歌都是这个意思,比较热血吧。

吉他手芒果:希望在中国能有越来越多更新的乐队出现。

贝斯手张向:就想要让别人记着,越多人听到越好。

SV:描述下你梦想中自己的演出的情景吧!

荔枝:如果我哪一天跳水有人接就满意了,还想有人举我们的旗。

芒果:演出的时候,台下能有比较大的一部分人是冲着我们来的。

张向:大家合唱,哪怕你只弹伴奏,主唱不唱歌,台下人都听过你的歌,知道你的歌怎么唱,那样就挺好的。

8月14日,成都 Nu Space

街声大登陆让你听到明天的流行!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下一站昆明,你准备好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图片来源:安娜其的故事

作者:clouds

校对:外外

进入安娜其的故事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8/23

扣弦:就是那个打破反光镜昆明票房纪录的乐队?

2019/08/14

浪旅:少年心气是明知不成熟,但还要向你表白呀

2019/08/13

就木异象:不要疲于奔命,不要成为行将就木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