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也去KTV?唱跳团体、铁肺嗨歌,高冷的他们居然爱唱这些

2019/02/15

撰文:琉球  

聚餐—KTV,似乎每一个假期都逃不开这套程序。纵使你有多么阳春白雪的音乐品味,平日是个多么高贵冷艳的独立音乐人,进了KTV拿起麦克风,大家都是平等的K歌仔,一定要吼一首“你是风儿我是沙”。

相比于老一辈音乐人对卡拉OK的排斥,1980、1990年代的音乐人们是伴随着KTV成长起来的,甚至最初的音乐梦想都在七彩DISCO球下萌芽……当他们回到KTV的小小包间“与民同乐”会是什么样的心态?

本期特搞集结了I Mean Us、大主宰乐团、美秀集团、守夜人、伏仪、花墙乐队、Sean T、DJ WTRMLN、白日密语、斑乐队、Peter Fish十一组音乐人,来看看你爱的音乐人谁在KTV艳压群芳。

SV:最早去KTV是什么年纪?

I Mean Us章羣:

12岁,小学快要毕业的时候,当时几乎全班同学一起去玩,老师订了一个大包厢里面有一台白色平台钢琴,当时觉得KTV非常神奇。

大主宰乐团张寥:

应该是小学的时候,一定是同学聚会之类的时候去的。

大主宰乐团乐团《钻石糖》MV 正是以70年代纽约传奇俱乐部Studio54为原景拍摄,在KTV出现之前,歌舞厅养育了一代代流行文化

花墙乐队徐大叫:

大概六七岁的样子,老妈单位年会之后和她的同事们一块儿。

说唱歌手Sean T:

小学六年级过生日,因为那会儿请同学唱K比较有排面儿。

美秀集团:

狗柏、修齐、冠佑中学的时候曾经一起去唱过KTV,嘉义并没有非常多的娱乐,高中苦闷时期偶尔会需要这样的发泄,但当时我们在包厢里也不一定是在唱歌,有人在比伏地挺身、有人在喝酒、有人在把妹,一个包厢十几个人,根本唱不到什么歌,但就是好玩。不过这样的场景在我们求学生涯中真的只发生过一两次,因为唱KTV开销真的太大了。

守夜人:

最早去KTV是跟朋友一起,只要一考完期末考后,就马上冲到KTV去,就觉得去唱歌是一种报酬,一种对自己的放松奖励。

DJ WTRMLN:

中学吧,1990年代了,那会流行饭馆包间里有卡拉OK设备,涉世未深的我们出于好奇,借着酒劲吼了几首,最后所有人泪如雨下,跟真事儿似的,回想起来惨不忍睹,很对不起服务员。

白日密语陈嘉骥:

最早应该是8岁的时候?被爸爸妈妈带去的!参加大人们的聚会吧!

SV:一般多久去一次?

说唱歌手Sean T:

初中常去,因为是未成年约会的好地方。

美秀集团:

最常去的应该是修齐,可能一年会去个六、七次,狗柏在成为主唱之后就很常去唱KTV,毕竟唱歌已经算是工作的一部分(笑)。

说唱歌手Peter Fish:

我还蛮爱去的大概一个月会有2、3次左右。

拥有众多身份的Peter Fish还有另一个身份:DJ,哪里有他,哪里就有华语金曲之夜

DJ WTRMLN:

其实我是个挺排斥卡拉OK的人,一般去也是被朋友硬拉去。

白日密语陈嘉骥:

小时候爱去,反而上了大学以后不怎么喜欢去了。(可能大学就是学音乐的,周末还被叫去KTV的话,感觉像是在加班!)

SV:都和谁一起去?

I Mean Us章羣:

都只会和音乐人一起去啊(笑),这样才最好玩。看一群平常在台上打鼓弹琴帅到爆的人竟然拿起麦克风唱歌,这件事本身就很有趣。而且去年我们发现一间非常Local的卡拉OK练歌坊,一试成主顾,已经变成固定的聚会地点。

包厢里面有你所有想得到的Old School元素:四壁环绕镜子、模拟电视、七彩Disco球、超级厚重的歌本,以及按键不灵敏的点歌遥控器;麦克风内建非常恼人的Echo效果,并且所有曲目都是Midi音效!真的非常复古!最重要的是费用超级便宜,小菜可以一直续,每次都狂吃到忘记点歌。

 章羣推荐的特色卡拉OK厅,带你穿越回古早台北街头

花墙乐队徐大叫:

青春期以后肯定不怎么和家人一起了,印象里也都是和中学同学,不过最近有和乐队成员一块去的想法,还没有实现。

守夜人:

一般都是跟同事一起去,也会跟音乐人去,但一群音乐人去通常不爱点自己的歌。有时创作歌手朋友们会故意点唱跳型的歌曲,改编成自己的唱法。我觉得大家都想当另外一个人,就像直头发喜欢卷头发,卷头发喜欢直头发一样。

说唱歌手Peter Fish:

主要是平常在一起的朋友,也会有机会跟音乐人去,Hip-Hop类型的朋友居多,大家的偶像都跟我去过。

美秀集团:

其实KTV是比较庶民的文化,同学、同事、家人等等,会比较喜欢约KTV,音乐人通常会聚在一起做一些其他事情。当然啦!我们还是有跟几个友团一起去唱过歌,但到最后其实就是喝酒。

台台的美秀集团,歌曲也非常适合在KTV里唱

DJ WTRMLN:

狐朋狗友居多吧,上班时同事聚会也去过几次。玩音乐的朋友一起去过几次,很精彩,基本上就是《我是歌手》现场,还合声呢。 

SV:作为音乐人会不会有些抵触KTV?

I Mean Us章羣:

完全不会,在KTV唱的歌也全部都是音乐人做出来的,玩得开心最重要。

花墙乐队徐大叫:

其实挺怀念当初经常去的日子。经常看的那些动漫里的日本高中生经常和朋友们一起去,他们应该是叫卡拉OK吧,就感觉其实KTV是挺有青春气息的一个场所。

说唱歌手Sean T:

抵触倒没有,只是现在去KTV如果唱歌的话可能还是小时候那些歌,感觉流行音乐在中国没怎么进步,有点失望。

说唱歌手Peter Fish:

不会,身为歌神,当然是要随时随地能唱。

DJ WTRMLN:

其实我个人是有点抵触的,主要是我自身讨厌自己唱歌,别人娱乐倒无所谓,我也乐意听着,给他们调个音和灯光什么的,不让我唱怎么都行。 

 一场优质的KTV,DJ WTRMLN这样的舞美灯光师是必不可少的幕后英雄

SV:在KTV你一般是什么角色?

I Mean Us章羣:

我不太喝酒,所以通常都是一直吃,吃到轮到自己点的歌就会切换模式,认真上台唱;应该就是所谓的Eat hard, sing harder(根本没有这句俗语)。

但偶尔会故意做一个讨人厌的事,就是硬要唱合音,非常影响唱主音的人,而且在座其他人也不一定觉得好听,哈哈。

花墙乐队徐大叫:

算是个麦霸,不过按照以前的经验来说同学间比较流行的歌儿我都不会,尤其是初中那会儿比较流行汪苏泷、许嵩啥的我是真的搞不来,我擅长的都是国外的一些歌曲,所以我唱的时候下边玩手机的同学就会变多。

徐大叫的困境你一定不陌生

美秀集团:

修齐会很努力地带动气氛,修齐天生就是怕场子尴尬。狗柏几乎不太点歌,但在身旁朋友的逼迫下可能会唱个一两首,通常都是唱很老的歌。冠佑会唱一些有趣的闽南语歌炒热气氛,也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像是伏地挺身),钟锜就是喝酒、讲笑话,但唱歌的时候会选认真的抒情歌来唱。

守夜人:

主唱稚翎喜欢拉大家合唱,团长旭章喜欢点一些冷门歌曲,鼓手其伟喜欢在里面吃东西跟听朋友唱老歌,吉他手佳颖喜欢在KTV唱摇滚歌曲。

说唱歌手Peter Fish:

炒热气氛的罪魁祸首,装嗨队长。

DJ WTRMLN:

聊天,调音,点歌,叫服务员上果盘,等一切与唱歌无关的事。

白日密语陈嘉骥:

扮演什么角色?吃水果拼盘大王,喝果汁吃薯片第一名

SV:成为音乐人之前和之后,去KTV心态上有什么变化吗?

I Mean Us章羣:

这问题很精准,绝对是有变化的,尤其又在一群玩音乐的朋友面前,身为主唱的我当然更要技压全场!会努力不破音、高音无论如何要豁出去唱,说白了就是偶像包袱相当严重。

说唱歌手Sean T:

期待未来有一天在KTV有人拿起麦克风唱自己的歌。

美秀集团:

多了一份学习心吧~听到一些自己没听过的曲子,会不由自主思考,这首歌为什么好听,这首歌为什么朗朗上口等等。

守夜人:

成为音乐人之前唱歌就是为了发泄放松心情;之后会让自己在KTV里找到当听众的初衷,以及观察自己的作品跟其他人点的歌曲里有什么能量给予上的差异。

SV:常点的歌有哪些?

伏仪的点歌页面

I Mean Us章羣的点歌页面

高中时期热音社受到Hard Rock影响,那时候一直觉得自己拥有资质,结果长大后发现,在现实生活中这个虚荣感只能在阴暗的卡拉OK包厢里被满足。另外每次必点周杰伦和五月天的金曲串烧,在台同龄人的听觉记忆,每次都唱不腻!

我私底下很喜欢唱饶舌,由于这些歌词背得很熟,所以唱起来很放松,也可以趁机会偷偷改编跟原唱不一样的Flow。

说唱歌手 Peter Fish的点歌页面

白日密语陈嘉骥的点歌页面

真男人都唱港台情歌,娘炮才点摇滚乐。

诚如陈嘉骥所说,没有《情歌王》不能挽回的场面 

说唱歌手Sean T:

很少尝试国内的,只想看看这家KTV近期有啥新歌入库,也想从而了解下身边不做音乐的朋友最近都知道哪些新歌。

对于Sean T这样的独立音乐人来说,KTV也是一个深入群众接地气的好时机

SV:会在KTV唱自己的歌吗?或者唱别的熟悉的音乐人的歌吗?

I Mean Us章羣:

KTV没有IMU的歌...但希望有天可以在KTV唱到《You So》,麦克风内建效果搭配《You So》俗俗的唱法肯定很合适(这种时候很羡慕同辈的美秀集团,自从《小老婆》在KTV上线还没有机会去唱,列入未来必点清单之一。)

美秀集团:

不太会唱自己的歌,但绝对会唱其他团的歌,像是随性、草东、夜猫组等。

守夜人:

在里面会故意唱很多自己编曲的歌,或是自己写的歌,点了十首歌都是我们参与过的歌,就有一种听伙伴做了什么的感觉,也顺便可以感觉一下别人听到的反应……

在KTV里特地与自己的作品合影

SV:在KTV你最烦碰到的一件事?

斑乐队徐成基:

无缘无故切歌

大主宰乐团主唱张寥:

被一个好朋友叫去KTV,结果一推门一个人都不认识,那位人才居然有事没到,我尬坐了至少10分钟才得以离开。

花墙乐队主唱徐大叫:

每次都还挺开心的没有啥烦心事,不过他们那里卖干果零食啥的是真的贵。

守夜人:

有时候觉得KTV东西很好吃,很矛盾的是吃的时候又会打嗝,然后接着唱歌,最喜欢的吃的送来的时候,最喜欢的歌也都来了。一张嘴同时用两次,总觉得恨嘴巴生的不够多,大概是这个感觉吧!

守夜人为了回答我们的问题特地去了一次KTV,还拍了点的食物,看菜色台湾的KTV确实非常实在……

说唱歌手Peter Fish:

曾经有朋友因为抢麦打起来了。

DJ WTRMLN:

麦霸,还唱得特难听,或者别有用心的对着某位深情款款吐露真情,看着恶心。

白日密语主唱陈嘉骥:

劝歌,劝歌,如同劝酒一样让人讨厌。

SV:你在KTV唱歌的画风是怎么样的,和在舞台上会差很多吗?

I Mean Us章羣:

只要拿着麦唱歌,就是一个舞台,所以在任何地方都一样;尤其在包厢面对全部都是玩音乐的朋友,反而更容易被检视(我的朋友们若是看到这篇应该不会知道我这么爱面子,内心戏这么多)。

平常在台上总是背着吉他,Mic也固定在面前,自然有些受限;反而在KTV里没有拘束,手部肢体语言和脸部表情可能会更加疯癫一些。

美秀集团:

唱不同的歌,呈现出来的样子就会略有不同,假设要唱嘻哈,就是要整个嘻哈进去,唱偶像团体的歌,就是要整个变成偶像团体,才有趣。

守夜人:

在KTV里比较重视歌声,台上很多音场跟环境需要磨练跟挑战,在台上可以依赖乐器跟自己Groove ,反而有更大的安全感。

DJ WTRMLN:

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

白日密语陈嘉骥:

感觉还是舞台上要自由放得开一些!

SV:一件在KTV印象深刻的事?

伏仪:

下一首《离歌》,把麦的同学问了问大家谁点的,我默默接过话筒,第一遍副歌,大家惊奇于我可以唱这么高,然后第二遍副歌就没有声音了,主动切歌。

伏仪唱歌分两种状态,KTV模式必点《离歌》,可以飙很高,大概得益于小时候在山上唱歌的经历;演出模式则是情绪优先,技巧放后面,嗓子以最放松的状态唱出来

I Mean Us章羣:

有次跟前辈官靖刚(伤心欲绝的吉他手)和一群同龄朋友去上述提及的练歌坊唱歌,他就发现我们时常唱完第一次副歌就切歌,而他拿起麦克风就会尽兴地唱到底,他说这是八零Kidz和九零Kidz的区别。

花墙乐队徐大叫:

我曾经和初中同学一起随着BGM在KTV里跳MJ,并且好像还被人做了动图。他们都是我最早一起玩乐队的人,现在因为各种原因七零八落了,所以还是挺怀念的。

美秀集团:

前年我们在嘉义跨年结束后,整个团队一起在嘉义最便宜的KTV夜唱,想说这样反而便宜一点,到后来大家都喝很多而且非常非常累,所有人的精神状况都很莫名其妙,基本上有好几个小时,都是随便点歌,跟着节奏胡乱念经,像是freestyle那样,但很不正经,回想起来满有趣的。

守夜人:

最特别的经验的是大家歌唱到一半的时候,有人突然爆哭,想说这首歌打动了他,然后他哭到不行,感同身受没有标准,但人在歌曲里有投射到自己的故事,是一个创作上的理想标准。

DJ WTRMLN:

有趣算不上,只记得有一次K完歌回家路上,朋友从包里翻出一个麦克风…… 

斑乐队徐成基:

在包间里玩游戏,输了的人要去别的房蹭吃蹭喝。

游戏是KTV套餐活动内的重头戏,代表作:真心话大冒险

白日密语陈嘉骥:

喝多了以后去上厕所,结果回来以后走错去到了别人的包房坐了半天,还吃了好多水果,才发现周围都是不认识的人。

说唱歌手Peter Fish:

有一次表演完去KTV开了一瓶酒,结果我喝醉了,鞋子少了一双,钱包掉了,钥匙掉了,我发誓再也不去唱歌了,结果第二天又去了。

 由台湾资深音乐人制作人刘思铭撰写的《如何在KTV出人头地》,诞生于十多年前KTV蓬勃发展的时候,虽然貌似地摊奇书,但总提醒人想起KTV里那些嘶吼过的青春岁月

本文图片来源:受访音乐人、网络

校对:卡洛斯

相关消息

2019/03/13

这些小众音乐被大牌广告看中,是为什么呢?

2019/02/12

你的偶像也是人,他们也得过大年

2019/02/12

测一测!方言独立音乐听得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