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住地下室:9102新音乐人租房指南

2019/01/28

1990年代的中国摇滚乐历史,几乎和地下室、远郊平房紧密相连。那些北漂的音乐人一腔热血但却“三无”,只能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或冬冷夏热的平房里靠理想、情怀、方便面缔造中国摇滚。

当然,现在是9102年了,独立音乐人再也不用住地下室或平房了,那他们的新租房时代上演着怎样的故事呢?

且看街声大事寻访上海、北京、成都、常熟四座城市的六位音乐人,讲述新一代独立音乐人和租房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上海

Hello红豆 :不打扰邻居,晚上不唱歌

这首歌很适合睡觉前听,希望大家睡得好

租房花销:3000-3500元/月

位置:淮海中路

户型:老小区中的小单间

最看重:能否经常晒到太阳

“因为离公司近,价格就还行吧。不过我快要搬家了,做音乐需要一个相对不扰民的位置。我现在因为怕打扰到邻居都没有在晚上唱过歌。对房东来说,做音乐就是‘传说中房客做的工作’。

以前没有条件在家做音乐,都是在公司做。搬家之后应该会在家做个简单的工作台,靠着窗户。音乐人在家的工作台布局都差不多,一台电脑,一对音箱,一个声卡,一个 midi 键盘,一个麦架一支麦。我家就一个房间,就凑合着在里头狼嚎。我很容易在走路过程中有东西漂过脑海被我抓住,所以在哪都有可能。

我得找个稍微大点的房子,而且离周围邻居远一些。我要搬的新家就是在顶楼,虽然冬冷夏热,但是做歌有声音不太会影响别人。

原来有个很可爱的室友经常晚上一起点宵夜吃,结果她还是那么瘦,而我胖了。

红豆现在的室友大圣

我在广告公司工作,三年没有跳过槽。前两年和同事合租的时候1750一个月,现在自己住3500一个月。

一共租过2个房子,暂时还没有最满意的。花过最少的房租是2200元一个月,是一个很小的亭子间,因为当时着急来上海,但是很快就搬走了。我很幸运遇到的房东邻居都很好,所以暂时没有烦心事,希望之后也这么顺利!

理想中,希望能有个三室,有一个房间专门拿出来做工作室,一间用来休闲娱乐,一间睡觉。”

黄小岛 :“小屋有几平米,甚至没有地方放她的琴”

租房花销:2000-2500元/月

位置:浦东,黄浦江附近

户型:两居室中的一间

最看重:交通方便,朝向,是否有阳台

“现在的房子离黄浦江近,我很喜欢夜跑。自己住在两居室的一间,平时弹琴会吵到别人,录音又需要安静,所以不想和太多室友一起住。室友是一对男生,有点不太方便呢……

房间留了一个角落放麦架和效果器,但是没有监听音箱,一直用耳机。因为一直很安静,房东和室友好像都不知道我做音乐。阳台和窗台这类地方很适合写歌。

房租很贵,认识的朋友基本都需要合租才行…… 我写过一首提到租房的歌,叫《实习生日记》:租到公司附近的小屋有几平米 / 甚至没有地方放她的琴。

 在上海租过五个房子,觉得浦东江边便宜,室友少,还安静

曾经为了省钱,和朋友住了一个 loft ,1300块,我住楼上,冬天差点没冻死。也不小心租到过商业用电的房子,开了十天空调花了三百多…… 不过开心的是住过一阵青旅床位,认识了一个可爱的朋友,到现在关系一直很好。

理想中的房间最好简洁、木质、空无一物。交通方便(经常玩演出晚归),在小区里的位置好(沿街楼录音会有车声),并且室友人越少越好。”

北京

Mr. Miss 刘恋 :乐器抢占跑步机的空间

  

租房花销:3500元+/月

位置:朝阳区石佛营

户型:两居室中的一间

最看重:有没有眼缘

“我和搭档杜凯一起住一个两居室的房子,客厅里所有地方基本都堆了各种乐器,导致跑步机已经用不了了。

家里有狗,没有很安静的角落。所以想找一个三室的房子,专门有个房间来弄歌,得有私人空间,知道别人听得到就不好意思唱。

泡面、麦架和蓝牙音响……

想不起来租过多少房子,最满意以前惠新西街北口那里一间两居。本来是清华一对夫妻的婚房,后来他们移民澳洲了,房子装修得很温馨,给我们的价格也很便宜,基本客厅和卧室都是我的。

大学时为了谈恋爱,住在一个厨房改装的房间里,一个月900块倒是便宜,但是和好几个务工人员一起用一个厕所,总堵,屎尿满地,难回首……

希望以后的房子能有个院子,让狗满地跑。”

曾雪雅 :开间里,用帘子隔开自己和吉他手

租房花销:3000-3500元/月

位置:南六环

户型:一居室

最看重:卫生间是否干净,窗户是否朝南,隔音效果怎样

“一个人住刚好,练琴做饭休息的区域都有。这边比较安静,同样条件的房子偏一点会便宜。在外面演出完回来就想能有个软软的大床或者沙发躺下去。这是公司帮我租的房,但是之前我自己租房的时候,房租交的很不稳定,因为收入不稳定……

我只在家练琴,小区隔音还不错,目前没有吵到过邻居。买了个小的室内帐篷,会躲在里面弹琴写歌。感觉年轻人基本都是在合租或者搬家频繁,配一首歌的话应该就是曾轶可的《新的家》。

 

大概租过12处房子吧……在上海和朋友合租过3500一个月条件非常好的两室一厅,也和吉他手合租住过一间屋子,是一个别墅里隔出来的开间,每月1750,我俩之间用窗帘隔开,当时就是为了省钱。

最糟心的就是退房时交接,有的时候再靠谱的室友,到结束也会给你闹出点岔子。当时从上海来北京的时候,上海的那个房子就是室友的交接出了问题,我不得不专门再跑回一趟上海处理烂摊子。最开心的事是可以请朋友来家里做客,一起打游戏机一起吃火锅。

现在的房子我就挺喜欢的,租来的时候是个空房子,一点点从刷油漆、选灯具、买家具把它布置起来。不过我理想中的房子还是想有一个小院子,因为我想我的狗能有多点的活动空间。”

江苏常熟

沙棘草阿兰 :在房价虚高的屋子里,贴上隔音海绵

租房花销:1500-2000元/月

位置:靠近常熟市区的郊区

户型:单身公寓

最看重:卫生干净

“租的房子干净又低价,在家做音乐,会在墙上贴海绵,一般深夜我会带耳机。我喜欢在浴室洗澡时唱歌,在床上睡前创作,录音一般会去专门的录音棚。我不会跟房东说我是做音乐的,平时也会尽量收敛不影响他人生活。

我所在的城市是一个县级市,但是房价虚高,比大多数地级市的房价都高。配一句即将要发的新歌歌词:我的房子建的越来越高 / 我们从蚂蚁变成了小鸟。

单身公寓

前前后后租过三次房子,最满意的是现在住的房子,因为干净卫生又不贵,性价比高。

大学的时候跟舍友合租过,平摊下来钱会比较少,一个月大概1000元。最多花过2500元,是单身公寓,一人住,所以比较贵。

最糟糕的事大概是房东说自己的房子找到买家了,被迫搬出。最开心的事大概是可以一个人住了哈哈。

理想的房子要干净卫生,里面还住着我爱的人们。冬天可以在温暖的炉子边上弹琴,夏天可以在凉快的院子里数星星。”

成都

季秋洋 :在天台屋顶花园弹琴喝酒唱歌

 

租房花销:1500-2000元/月

位置:锦江区净居寺片区四川省农科院

户型:两居室,带天台屋顶花园

最看重:小区环境,居住人群,车位充足

“我住的房子是套二(两居室),带一个超大的天台屋顶花园。一直渴望能拥有一个天台屋顶花园,种上花花草草,点亮一串串的彩灯,和朋友在天台弹琴唱歌喝酒到天亮。两年前无意中发现这个地方,马上就定下来了。租金很便宜,带超大天台屋顶花园各种砍价成交价1900/月(不含物管水电),感觉自己谈判技巧有了质的飞越。

在闹市里的院子既安静又干净,像个大学一样,能让我浮躁的心也平静下来,喜欢这里的环境,也方便工作。室友是我们工作室的负责人。

我的工作室在院子大门口,为了方便做音乐才搬到这里来。现在我坚决不在家里做音乐,我追求的理想生活一定是要把家庭和工作分开的,回到家我不想再听到音乐了,就只想看看日剧、韩剧之类,既轻松又不烧脑的片子,放松自己。

季秋洋家中最舒适的地方

之前我在家里放了一把吉他,室友成天弹,我偶尔也弹,但觉得很烦。后来把吉他带到工作室去再也不拿回家里来了,现在大家都不弹,室友就成天打游戏,总比弹琴清净多了。

邻居很包容我们,记得有一次夏夜我们在天台弹琴唱歌喝酒,邻居带着小孩寻着歌声找上来了,一起加入我们的派对,我们弹琴小孩唱歌,小孩想要跟我们学吉他,妈妈不同意,想让孩子学管乐,有助于升学。

住在这大部分时间都很开心,不过2018年夏天,成都罕见的连续暴雨,屋顶漏水严重,家里地上摆满了锅碗瓢盆用来接水。让房东过来修缮一下天台的防水问题,房东采取了一些低成本手段,在没问过我的情况下,将天台屋顶花园的花草树木都砍掉了,用一层层的薄膜覆盖了整个天台。

 荒废前,爬山虎快爬满整个架子,栀子树开花“香到爆”

我那首《一个人》写的就是以我自己为代表的年轻群体,一个人在城市工作、一个人住、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做公交车、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搬家的生活经历。

不记得租过多少次房子了,刚毕业那两年不稳定搬家还挺频繁的。2013-2015年租在南三环锦江畔的一个小区,交通特别不方便,但是小区环境特别好,所有配套设施齐全,楼下有游泳池,有江边公园,那时候我常会早起去江边晨跑,夜晚没人时会抱着吉他去江边弹琴唱歌。那时候附近没有餐馆,也不流行叫外卖,所以会买菜自己做饭,生活相对比较规律很多。

刚毕业的时候,为了方便乐队录音、创作,我搬去和乐队住在了一起,挤在高档小区的一套二居室的房子里,最大的客厅让出来给两只狗住。大家分摊房租,我和主唱一个房间,一个月200到400块。早上醒了就开始写歌、编曲、录音,晚上实在扛不住了才睡觉。出门一次就要买够吃一个星期的菜,只有晚上遛狗的时候才下楼。就这样我们把自己关了两个月,出了乐队的第一张EP。至今为止,都是我最美好,最热血,对音乐最执着的一段美好时光。

今年打算装修自己的新房子,有一个中型阳台,三居室,给自己留了一个房间做“视听室”(不叫工作室,我还是尽量希望自己不在家里工作)。那样每周末都可以和家人在一起度过,有父母叫我起床、有妹妹和我抢电视的家,就是我理想的房子。”

特搞,聚焦独立音乐相关五花八门边角料,不怕搞不出来,只怕想象不到!还想看到什么特搞题目?随时留言告诉我们。或者你想亲自动笔,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一旦采用,稿酬丰厚! 

图片来源:受访音乐人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4/18

不同年纪的音乐人,音乐启蒙都是什么?

2019/04/12

伤心的人,真的听不得慢歌吗?

2019/04/05

清明葬礼歌单,人生最后一次你要放谁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