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画音乐,她找到了自己

2018/04/12

撰文:LQ崽

我们的编辑邮箱(editor@streetvoice.cn)经常都能收到一些朋友的来信,有的投稿,有的提建议,也有想来街声上班的。

今天的“我音乐,我存在”就是广东95后女生 LQ崽的投稿,她现在在杭州念书,从物理系转到服装工程。爱上独立音乐,就把那种感觉画了出来,画风简洁细腻,获得了不少音乐人的认可。

她画自己喜爱的脆乐团,得到乐团的赞许,“很喜欢你画的画们,继续画吧:-)”

也许你在读书,或者你在游荡,更有可能你在打拼。如果音乐已经成为你的某种慰藉,我们鼓励你把你和音乐的故事写出来。街声为你提供表达对音乐的热爱的抒发园地。一旦采用,即付稿酬。

LQ崽笔下的 deca joins

每天除了睡觉和洗澡,我大概都在听歌。

记忆里最早关于音乐的画面,是电视放到徐小凤穿着黑白波点蓬蓬裙唱《顺流逆流》,妈妈也跟着唱的场景。上小学的时候,表姐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每天下课之后她就会放她买的 CD,艾薇儿、西域男孩之类的,我也从那时候开始接触欧美的流行乐。再后来上初中,家里还没买电脑,平时寄宿在学校,只能周末跑去表哥家以查资料的名义搜歌来听。

沦陷:从 HUSH 现场唱出的两个字开始

表哥的播放列表为我打开了独立音乐的大门。在他电脑上我第一次听到了卢广仲的歌,记住了这个唱“每当我背对星空/抱着地球/发现自己其实脆弱不敢说”想要有100种生活的蘑菇头男孩。那个时候夜自习结束,我都会戴着耳机听着小队长的声音,绕着操场一圈圈地走路。

看现场演出,是后来上大学的事情。在 Livehouse 看的第一场是2016年 HUSH《机会与命运》巡演的杭州站。那段时间偶然听到了他的《第三人称》,“他想”两个字一出来我就沦陷了,立刻搜索有关他的信息,刚好看到有巡演,想都没想就买了票。当时校区不在杭州,一个人背了个包坐大巴从湖州到杭州看了演出。第一次进酒球会特别紧张,因为之前还没有去过类似的场所。我清楚记得那天外面下了挺大的雨,HUSH 坐在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唱了狗毛的《今天天气好吗》。

之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开始看演出,几乎每隔两周就要看一次 Live,也经常从杭州跑到上海去看,坐的绿皮火车上总是在卖十元一篮的芒果。

清明节前后,在三天时间里看完两场落日飞车和两场 deca joins,到现在还有点没缓过来。听到落日飞车主唱国国在上海 Morden Sky Lab 的舞台上说“我们终于把18场巡演跑完了”,那一刻,鼻子突然就酸了。表演结束签售的时候,我把之前画好的卡片送给了他们。

落日飞车手绘卡片本体

落日飞车新专辑《Cassa Nova》发布以后,循环了两遍根据封面画了画,新专辑里我最爱《10-Year Taipei》

画音乐,源于一次被迫取消的演出

给喜欢的音乐人画画,是从2017年10月左右开始的。

当时,期待了很久 Easy 的“类地行星练习曲”杭州站因不可抗力取消了,最后只能在一家咖啡馆里和 Easy、鼓手潘廷、吉他手阿雷见面,虽然没能听到 Easy 唱歌,但是聊了一晚上毫无内容的天也挺开心。我分别画了三张不一样的小卡片,一张是《山海经》MV 里的画面,Easy 在稻城亚丁雪山下面,戴着帽子裹着围巾,唱“爱里栩栩如生”;一张是根据 Easy 第二张专辑《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的封面画的;最后一张画了 Easy 弹琴再加了一些巡演海报的元素。告别的时候我鼓起勇气问 Easy 说可以抱一下吗,Easy 张开手臂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说“谢谢你的画。”我当时有点懵,楞了一下说“谢谢你的音乐。”

Easy 在LQ崽的画图本上写的话“祝福你,每一个起心动念的当下,感觉被爱。”

后来法兰黛的巡演,因为时间冲突我没能看成他们的上海场。但是之前有参与他们发布的“法兰黛城市寻觅记”的重庆任务,“法兰黛入画”,有幸被选中了当背景墙。

当时画的灵感来自歌曲《多想将一切做得完美》,“我弄坏你给我的眼睛/镜里眼神提早老去/我弄坏你给我的耳朵/谎言迷惑忠言不听”后来被朋友说有点像伊藤润二的画风。最终成图我拼成了九宫格的样子,看到微博上别人的返图觉得效果还不错。

郑宜农的“一个人巡回演唱会”杭州站,那天晚上酒球会人不多但是很温馨,郑宜农在台上分享她的创作经历,小时候在家里把沙发拆开堆成城堡的样子,躲在里面,从而得到灵感写出《城堡》。我太爱《Pluto》这张专辑了,尤其是《太空垃圾之死》,“眼泪是一颗将死去的星星/它的诞生/只为变成碎片”,第一次听就被击中。从专辑里每首歌提取了一些元素,画出了这一张。

12月初的时候,詹森淮和脆乐团的联合巡演,也是在酒球会。给森淮的画,灵感来自她的歌曲《一朵玫瑰》,后来演出结束的时候现场有个大叔真的给森淮送了一束玫瑰。

而给脆乐团的画,灵感来自《编织星空的人》。

“编织星空的人们/有没有一种单纯/能在所有的挣扎里找到快乐/用什么样的眼神/武装自己的天真/才能用一颗孩子的心/在大人世界里生存”

在我心里,脆团的两个成员丁不拉丁和 Skippy 就是心里住着孩子的大人,每次听他们的歌都会觉得像是把童话谱了曲。难过的时候听一下他们的歌,就会觉得这个世界还不至于太坏。他们人也像歌一样可爱,在微信粉丝群里天天分享自己今天喝了什么奶茶。

演出开始之前脆乐团提前准备空白的花形纸片让大家画上心中最美的风景,后来,这些花片出现在他们的 MV《于是你不再感到痛了》里,跟北海道的雪花一起飞舞。

LQ崽和朋友画的花

《于是你不再感到痛了》MV 截图,这些花就来自LQ崽及其他歌迷的画

和脆乐团的故事还没结束,前段时间刚收到了脆乐团从台湾漂洋过海寄来的手写信。“很喜欢你画的画们,继续画吧:-)”,看到这里我就哭了。丁不拉丁在信背面画了画,我在电脑上把它上了色,做成了微信头像。

脆乐团给LQ崽的手写信正面

手写信背面脆乐团的手绘

LQ崽将这幅画做成了微信头像

2018年1月初,我放寒假回广东,在 Tu凸看了全团可爱的 Cicada。听他们讲台湾东西两岸不同的鲸豚;想象自己是海龟在海里游泳的时候撞击到垃圾;潜水的时候看到珊瑚白化;时常去海边寻找认同……那天晚上,我大多数时间是闭着眼睛听的。

听完之后,LQ崽回家画了这只藏着海洋生物的蝉

看完 Beach Fossils 那天晚上,在便利店等朋友回家,LQ崽也顺手画了一下

前面提到连续看了好几场落日飞车和 deca joins,4月8日,deca joins 担任了落日飞车的暖场嘉宾。演出结束后,我把画送给 deca joins 贝斯手谢俊彦,他笑得很开心,说:“这个一看就是我。”

deca joins 和前文提到的卡片合照

4月8日演出结束的夜晚,我和朋友做了一件听起来很疯狂的事情。凌晨两点,在上海的马路无视交通规则骑车狂奔,用手机外放草东没有派对的《烂泥》,大声唱“我想要说的前人们都说过了/我想要做的有钱人都做过了/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们虚构的”。直到清晨,看太阳从外滩升起。

高中时我按照父母的意愿选择了理科,上大学还念的是物理系,直到后来才转了专业。一些老朋友说我越来越不“听话”了,但是我越来越开心。

很多时候我觉得画画和音乐是相通的,都能给人带来快乐。音乐人们做表演是在分享自己的快乐,我给他们画画是把我感受到的快乐反馈给他们。听的歌越来越多,了解到音乐背后的故事越来越多,欣赏这些独立音乐人之余更多也是羡慕他们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这之前,我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绘画训练,现在觉得自己还画得不够多不够好。但是看到这些我爱的音乐人们收到我的画很开心,就会给我在“做自己”这条路上又加了点勇气。以后,希望能有机会给爱团们画巡演海报或者专辑封面。只要他们一直唱下去,我就会一直画下去。

本文图片来源:LQ崽

校对:陆小维


“我音乐,我存在”,是街声大事为乐迷们准备的栏目。

如果音乐对你的意义不只是一首首歌的旋律与歌词,而是与你脑海中某段记忆融为一体,音乐起,相关的人、事、物随之复苏,纤毫毕现。那么,请将这些故事分享给我们,分享给更多人。我们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来稿,一旦采用,奉上丰厚稿酬。 

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om.cn

相关消息

2018/04/19

前半场甩头,后半场落泪:街声大登陆第二季厦门站现场视频精华集锦

2018/04/08

走!去台北Legacy 看看

2018/04/04

一位航空机械师的独立音乐聆听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