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办了一个可能是全中国最破的音乐节

2018/05/18

撰文:贝姨

这是一个贵阳90后青年,一边做教师,一边办音乐节的故事。

他爱听苏州评弹和雷鬼乐、体育迷、喜欢缝纫,相信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浪漫和真诚解决不了的事。

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贝·切·格瓦拉·玛丽·凯鲁亚克·姨,简称贝姨

独立音乐的魔力就在于鲜明的个性,每个独立音乐乐迷的故事都千差万别。我们欢迎你把自己和独立音乐不得不说的故事写下来,和更多人分享我们和音乐之间的真实体验。一旦采用,稿酬从优,详情见文末。

每次结束后的大雨都是感动的热泪

“为什么叫巴比伦音乐节?”

“我也不知道,就是好听。”

2018年4月30日,第三次巴比伦音乐节,最后一组演出音乐人地磁卡、Rasrankin 和 Mixilove 演出结束后,贵阳的天空下起了雨,正如前一年的百花湖畔。

一年前的那天傍晚,所有演出结束,我和还在现场的朋友们竭尽全力地收拾完所有东西准备撤离,天空飘落零星雨点,到家已大雨倾盆。而一年后的今天,在这个三线时期建造的工厂里,许多相信爱的朋友仍然在一起,他们聆听着雨声,也聆听着我的胡言乱语。可能现在经历过或者听闻过“巴比伦”的朋友们都已经有了自己对这个“全中国最破音乐节”的理解,而对于我来说,眼前这些热泪盈眶的快乐让所有那些我承受的鄙夷相形见绌,也再没有比这种交换更酷的事情了。

 所有Babylon3.0的志愿者统称为“伙计们”

我生长在贵阳近郊的一个厂矿家属区,在这个时代产物的乐园里,人与人之间相互友好,医院、学校、小卖铺、球场、食堂,似乎这个世界上该有的厂里都有了,所以出生18年基本没怎么去过贵阳市区,这件事对于我们来说也并不怎么丢人,自然而然没有对外面更宽广的世界过于留心,直到大学去外面念书,奇幻世界之门这才敞开。

最早直接接触音乐节是我在意大利念书的时候,几个朋友邀我一起去了罗马附近一个在山上举办的音乐节,叫做“雷鬼城堡”,在那之前,对这种人类活动我并没有一个完整清晰的概念。从罗马城驱车两个小时来到这个位于一座山丘顶端的城堡之下,不得不说,我从没见过如此多对当时的我来说穿着怪异但是又特别夺目的人们。我总是不禁回头让视线得以追随眼前走过的人,这种应接不暇用“目瞪口呆又含笑不止”的表情来表露再合适不过了,每个看到我的陌生人都以微笑回复,让我的初次到来放松了许多。

2015年10月5日,罗马,第一次直观接触音乐节这种人类活动

人太多了,好不容易走到露营区,遍地的帐篷让从小就特别向往住在野外的我直接高潮,但是高潮归高潮,找空位确实也花了不少功夫。我和两个朋友在一个看着还有点儿位置的地方卸下行李准备操作,就在这时,旁边已经搭好帐篷开始喝啤酒的哥们一个温暖的行为让我瞬间爱上了这种叫做“音乐节”的文化。他看到我们的位置实在拥挤便叫我们过去和他一起把他搭好的帐篷往边上挪挪,这样又匀出一个人的身位,天呐!我觉得这个时刻是改变历史的一个时刻!

从那时起,在我的理解里,只要是音乐节就必须有露营区,它可能已经超越了自身的住宿功能,陌生人之间信任与友爱的建立也许是它潜在最核心的要义。直到现在我还固执的认为,没有露营区的音乐节称作大型音乐汇演比较合适。

第一届巴比伦营区与舞台没有距离

Babylon 2.0废弃城堡日月同辉

四年在外求学生活结束前的夏天,抱着观摩和学习的心态我自己规划路线,先去到意大利帕尔马附近一个小镇举办的名为 Positive River 的社区雷鬼音乐节,又前往波兰科斯琴涌入50万人规模的 Woodstock,最后回到意大利北部加尔达湖山区,感受了一个在自家农场举办的小型野生音乐节 Mandrea,这一趟音乐节学习之旅,我心中希冀的那个节日有了些许模糊雏形。

Positive River 是一个社区规模的免费音乐节

50万人规模的波兰 Woodstock 一角

Mand'stock 音乐节是一个意大利哥们在自家农场里做的音乐节

相信和爱让巴比伦诞生

时间进入2015年。4月底在迷笛音乐节的志愿者工作让我认识了不少令人珍惜的朋友,在随即到来的夏天,我询问了在音乐节共事过的很多人是否有意愿一起公路旅行,川南和旭旭没怎么犹豫地就答应了我,事实证明,他们上车的这个决定也促使了之后公路面包车团队(巴比伦音乐节主要组织团队)的建立和所有美好的开始。

同年9月,在对一些音乐节的转变感到失望的时候,我其实是以一种悲伤的情感想到“既然我们喜欢的音乐节越走越远了,那不如就自己制造一个吧”,加上李安导演的《制造伍德斯托克》煽风点火,一切就这么突如其来地降临了。

第一届巴比伦错开了国庆音乐节黄金几日,10月5日至6日在贵阳红枫湖畔举办。最开始想着一定要在室外,多小的规模也得在室外,可是连续的阴雨让没有任何经验的我们实在着急,以下是我在那次巴比伦结束之后回忆的片段——

巴比伦音乐节的故事从这开始

从4号晚上11点带着恒恒、热儿、三儿和老师打小河出发开始,满脑子解决不完的问题随着毛毛雨一路前行,甚至当我还没理清头绪新的问题又接踵而至,4号深夜(5号凌晨)坐在车里,十万伏的压力都变成了 Freestyle,仅存的电脑电量都贡献给了伴奏,情绪得到些许舒缓,瓶子里剩下的自来水啤酒干掉,“搞,不管了!”

天明,出车呼吸,湖边空气还是值得信赖,与早起的倩倩和小宇打了招呼。可没过一会又下起雨,大家纷纷醒来,我心里其实不知道怎么交代,单现在在这的朋友就已经是从全国5个方向过来帮助我的了,而阴雨实在是这个欢乐节日最大的敌人,并没有更好解决办法的我和小宇钻进热儿的帐篷,趴着,商量是否需要取消一切。

连绵阴雨让所有人的沮丧大过希望

“再等等,再等等”,我觉得至少不能就这么下判决书。就在这时帅帅和姚良军把车停在我们帐篷外按响了喇叭,我还在帐篷里没看到他们,只听到鸣笛声就知道希望一点一点来了!结果铁瓷帅帅直接把大遮雨棚扛出来,我激动地感谢他和借我棚子的水饺店大哥(虽然他没来),棚子一搭起来,至少有个避雨的地方,这就是希望!紧接着三哥打电话来问现场情况怎么样,他带着朋友们准备过来了。其实我开始一直在劝三哥天气不好实在不行就下次约,但是三哥非常坚定地选择相信我,我非常感动和感谢,“三哥,那下午见!”

可是时断时续的雨简直像个让你心烦的娘炮,我设计着各种情况下的方案。

“先试音吧!” 我跟小宇说,至少得弄点动静让大家同样低沉的心情燃起来一点。于是音响打开,一切进入最坏情况下的巴比伦时间。

听到动静大家纷纷从帐篷出来,开始活动筋骨,看着大家我心里又是一阵强烈的感动,有所有支持我的朋友,有眼前的这些朋友,我不能再幸福。

试音的音乐响起让每个人重拾精气神

午饭时间,各种走来走去之后我进入了湖边人家,厨房里妈妈和恒恒与人家正在聊天,我心情低沉地吃着炒饭。聊着聊着恒恒问人家附近有什么可以避雨的地方没有,人家的男孩说起附近有一所没人住的房屋,不小,说我们可以去看看,我心里其实突然放光,但还是低沉地吃着饭,跟恒恒说我们一会可以去看看,她也是这个意见。——不得不说,恒恒真的太棒了,作为第一个网络招募的志愿者愿意来巴比伦跟我们尝试我就已经特别高兴了,再又聊天聊出了现在的‘巴比伦家庭’,这才有了这两天的故事,我个人觉得一半功劳可以归功于恒恒!

又吃了两口我就说“走,去看看”,人家的男孩很友善地带我们一同前往。离我们之前想设立舞台的山丘没多远,到了之后令我非常兴奋,并称去往废弃房屋的青石台阶为“巴比伦之路”,看到这,不用上去我已经知道一切都变好了,登上台阶,进入旧房屋的同时我已经开始高唱《Three Birds》 。

通往希望的天梯

恒恒和小宇非常非常棒地先打扫了屋子,其他的朋友们一起收拾了之前营地的帐篷和各种设备,接下来的一切就是令人感动和充满历史意义的两天,爱与和平。

从一片狼藉中清理出可能找到任何可用的材料来布置现场

尼勒克舞台位置确定

开始陆续有朋友出乎我们意料地抵达

经过5个多小时打扫和布置过程,第一届巴比伦进入演出准备参与人数远远超过我们预期,感动之余别无其他想法

也许没有三哥在电话里坚定的相信,巴比伦的梦还只停留想象

试验与生活都需要享受

时隔一年,在北京 M Space 团队的支持下这一切得以继续,Babylon Festival 2.0 移师贵阳百花湖的一座废弃城堡之中,仍然是困难重重,结束后收获的置办经验和爱让人再次相信生活的美好。在今年刚刚结束的五一假期,巴比伦3.0 的大跨度升级试验也如期完成。我无法用我的语言来表达对所有演出音乐人时至今日依然无偿演出的感谢,也无法表达对从全国各地自费来到贵阳帮助巴比伦的所有朋友的爱,也许不管怎么发展,它对全人类一直免费开放就是对这些努力最好的回馈。

Babylon 2.0 前来人数同样远超预期

Babylon 3.0 依然在摸索中求索

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大家对“音乐节”的概念理解不只是留连于演出阵容,它的功能可能更多的是亲人和朋友的重逢,爱情的建立,给自己一个卸下包袱的机会,彻底地放松身体之作用。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巴比伦会一直传递爱,给所有疲惫的心灵一个平和的港湾,享受生活!

享受生活,热爱生命,尊重自然

图片来源:贝姨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08/14

郑兴夏季巡演日记Part 2:差点给观众退票?

2018/08/06

我在高中玩乐队:一位95后的音乐自白

2018/08/03

街招儿丨如何让丈母娘觉得身为乐手的我很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