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音乐,喜欢到“不是人”,变成了“蘑菇”

2018/06/11

撰文:蘑菇

2017年7月,位于南锣鼓巷的69cafe被迫关门停业。最后一个晚上的演出,由于调的声音过大,邻居阿姨跑过来骂,她指着老板蘑菇说:“小伙子,你还是人吗?”有朋友赶紧接话:“他不是人,他是蘑菇。”

他是混迹在北京的蘑菇,摇篮唱片、69cafe、蘑菇空间……这些北京的独立音乐空间,都是他经营起来的。

本期“我音乐,我存在”,听蘑菇讲讲这些地方的故事。

我是展旭,一个普通的摇滚乐迷,朋友们都叫我蘑菇。

跟音乐真正意义上的接触是从1996年开始的,那一年在路边摊买了一盘封面奇怪的磁带,叫《摇滚北京》。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音乐听觉习惯,音乐不再是打发时间的东西。那之前我特别喜欢听孟庭苇,张信哲等,后来陆续买了好多其他的摇滚乐磁带。

1997年在新华书店买了许巍的第一张专辑《在别处》,被他的封面吸引,反复听了无数遍,听坏一盘又买了一盘,这张专辑影响了我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感觉歌里唱的都是自己,当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十年之后竟然得到了许巍的签名,还合了影。

喜欢摇滚乐之后再去唱片店就会有个习惯,因为接触得少,又不能试听,就会挑一些封面设计好玩的。这个习惯直接影响了我此后所从事的设计工作。后来无意中买了《盛世摇滚》和《朋克时代》,开始听一些地下摇滚和欧美摇滚。

1999年来到北京之后开始大量接触国外摇滚乐,可能跟很多人一样,从金属乐入门。最经常去的是南锣鼓巷南口的一家店,店名想不起来了,店主叫赵彬,学画画的,后来慢慢变成了朋友,他说李保田也是这里的常客。在这里第一次知道打口磁带、打口CD这种东西。那时候中央工艺美院的门口经常有人摆摊卖打口唱片,有一次淘到了THE CARS《CANDY-O》,手绘封面,也知道了一种新的音乐风格叫新浪潮。

有一段时期,经常从《我爱摇滚乐》杂志后面刊登的广告地址邮寄打口带,买回来的磁带都需要把盒带打开,断开处用胶带接起来,以及用打火机把扎眼CD的孔烫平,不知不觉练就了一门无师自通的手艺,几年下来淘的唱片有上千张。

下面说说我的几个店:

摇篮唱片,天堂就在独立所在之处

2003年,我对广告公司的工作开始麻木,索性在当时的旧鼓楼大街租了一个小门店,以接一些广告设计和卖一些自己淘来的唱片支付房租。

位于旧鼓楼大街的早期摇篮

最早的名字是ROCKLAND设计工作室,因为喜欢摇滚乐的原因吧。那时候也代理一些国内独立杂志,地下独立唱片。正在读高中的张守望(现在的Carsick Cars乐队主唱)是这里的常客,那时候他还没有乐队,他买的最多的是Sonic Youth。

这一年还去了位于香山脚下的迷笛音乐节,免票,演出舞台在迷笛学校的操场,大家坐着前面的草地上,印象最深的有个乐队叫洋娃娃七号,好多乐手。我还跟几个朋友在门口摆摊卖CD。

刚搬来后海的摇篮

2004年,由于旧鼓楼大街拆迁,ROCKLAND搬到了后海的南官房胡同。为了便于传播,起了中文名字摇篮。那时候的胡同安静而悠闲。前后养过两只猫,三四个月大的时候夭折了(都被胡同游的三轮车撞到)。

朋友给猫起名叫小哭

2005年春天,邻居阿姨送来一只小黑狗,我给他起名叫摇摇,一只听着音乐长大的狗,它的知名度甚至超过了摇篮唱片店,它喜欢Keren Ann、小河以及一些童声,每次都会跟着唱(叫)。

摇摇刚来摇篮的时候,四个月大

摇篮唱片在后海的这些年,经常会来一些知名音乐人,许巍、张楚、何勇、唐朝老五、Blixa、Maximilian Hecker……有一次周迅还来了,记得我给她推荐了腰乐队。那时候张守望已经组了

Carsick Cars乐队,他也经常带朋友来,乐队地下发行的D22现场录音唱片还是摇篮印刷制作的,我留有一张当年的原版海报。

大概2005年的时候,许巍偶然逛到摇篮,他跟我钱包里的纪念卡片不一样,开始不敢相信。

认识何勇是他有一次来摇篮对面的饭馆,后来经常带朋友来玩,照片是他(右)跟唐朝吉他手老五(左)在摇篮。

张楚在摇篮。他跟印象里一样,不爱说话,摇摇也安静的趴在他旁边,一起听着音乐。

Nick cave 吉他手,德国倒塌建筑EN乐队主创BLIXA在摇篮。那天他还给了我一张名片,上面印着毕丽霞。我觉得他可能是守望介绍来的。

 MAXIMILIAN HECKER与乐队在摇篮,大约2007年。

独立设计师勺子在摇篮,跟她是因为lomochina经常来摇篮聚会认识。海报是她设计的,后来还帮我画了蘑菇音乐节的那个彩色蘑菇。

张守望是摇篮的常客,经常带不同的朋友来,他的乐队Carsick Cars也是我特别喜欢的。

摇篮唱片每一年的周年庆都会有一个主题,只要音乐在生活就是有意义的,天堂就在独立所在之处,做一株长在树下的蘑菇等等。摇篮唱片区别于其他唱片店的一点是,我会推荐我喜欢的音乐给顾客,而不是那些当下最火,最流行的。

2013年,摇篮唱片迎来了十周年,在愚公移山策划了摇篮十周年蘑菇音乐节,还设计了蘑菇T恤,请勺子手绘的蘑菇图案。音乐节邀请了惘闻、粉笔线、White+,After Argument等乐队,现场来了600多人。

2014年,第二届蘑菇音乐节连续做了两天,一共邀请了12支乐队。

 

2015年开始,策划了蘑菇音乐节不插电全国巡演,走过了30个城市。参演的音乐人有张浅潜、刘冬虹、边远、张守望、祝捷和杨众国。

2017年10月,摇篮唱片原址结束营业,暂时与蘑菇空间合并。

摇篮唱片位于后海的最后样子

69cafe,我们唱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69cafe始于2009年,专注于独立音乐现场演出,名称源于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也是摇篮唱片的另一种延续。由于房间内贴满了海报,被誉为最好看的Livehouse,经常有客人过来拍照留念。

在做摇篮唱片的时候,就想有一个更大的空间来进行音乐的推广和交流,就这样69cafe应运而生。69cafe仍然以推广国内外优秀的独立音乐为主,白天是听音乐喝咖啡的地方,晚上变身为现场演出的酒吧。

 

七年来,策划过许多优秀系列演出:做一块滚石系列,摇滚乐的周末下午,放任自流的时光……69cafe对于现场演出的包容性非常广,民谣、实验、电子、噪音、爵士、摇滚不限。当下许多知名的音乐人都曾经在69cafe的舞台上表演过,张浅潜、刘冬虹、张守望、程璧、陈鸿宇、何大河、苏紫旭、李博……

2017年7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被迫关门停业,最后3天的纪念演出来了大约300多人。最后一个晚上由于调的声音过大,邻居阿姨跑过来骂,她指着我说:“小伙子,你还是人吗?”有朋友赶紧接话:“他不是人,他是蘑菇。”

2018年1月,69cafe于六道口驹然空间重生。准确的说是69cafe Livehouse,纯粹的现场演出空间,暂时没有酒水饮料制作。

蘑菇空间,做一株长在树下的蘑菇

蘑菇空间一个重要的开店契机是因为当时69cafe接到闭店整改通知,担心如果69cafe突然关闭该怎么办,如何延续?所以开始寻址。

2016年7月蘑菇空间于西直门开业,首次演出邀请了参加过《中国好歌曲》音乐人何大河。蘑菇空间经过近两年的经营渐渐发展成为一个独立音乐生活店,集合了现场演出、唱片售卖、设计周边于一身,每周九场活动,蘑菇空间正在成为民谣现场新地标。

蘑菇空间的布置同样延续了69cafe的风格,满墙的海报与画框,店内的蘑菇摆件有近一百种,来自世界各地。

老狼在蘑菇的阁楼

PINKMOON,成为月亮上的人。

今年5月,有幸接到了来自南锣鼓巷非遗博物馆主人的邀请。一个全新的民谣现场PINKMOON诞生。名称源于英国民谣先锋Nick Drake1972年发行的最后绝唱《PINK MOON》,摇篮六周年的纪念卡片就以他的一张打口CD为设计。

PINKMOON的目的就是推广早期民谣经典,推荐当下优秀原创。

蘑菇厂牌

上个月,刚刚成立了自己的蘑菇厂牌mogumogu。

首支签约乐队是来自台北的独立摇滚雨国Kingdomofrain。

雨国由陈翰于2016年发起,三人编制,音乐融合后朋、电子、迷幻等元素。深受Joy Division、The XX、The Stone Roses等摇滚乐队影响。

最后介绍一下自己。

音乐之外,我有一个坚持了二十几年的爱好,写书法。

喜欢把书法融入到唱片封面,海报设计中去。

 

曾经给雀巢咖啡题过字。

 

另外,我还在为特别喜欢的Carsick Cars和White+两支乐队工作。

Carsick Cars

White+

最后还有一个每天雷打不动的工作:遛摇摇,他今年已经13岁了。


图片来源:蘑菇

校对:马外外

“我音乐,我存在”,是街声大事为乐迷们准备的栏目。

如果音乐对你的意义不只是一首首歌的旋律与歌词,而是与你脑海中某段记忆融为一体,音乐起,相关的人、事、物随之复苏,纤毫毕现。那么,请将这些故事分享给我们,分享给更多人。我们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来稿,一旦采用,奉上丰厚稿酬。

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n

相关消息

2018/11/19

安福大厅诞生记

2018/11/12

手记 | “这歌太帅了,能拯救中国摇滚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