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有多喜欢一个乐团,才会用他们的名字注册微博?

2018/03/21

撰文:v湾湾呛声v

“v湾湾呛声v”是一个微博,介绍一些台湾地区乐团的最新资讯,关注20,粉丝698,落日飞车、伤心欲绝、无妄合作社、浅堤等乐团都跟它互相关注。

这个微博由一位90后重庆女生打理,她最近去台北玩了一趟,见到不少朋(偶)友(像),也顺势回顾了一下与他们相识的经过……

凌晨两点,我拎罐啤酒从台北街头一间7-11走出,旁边站一位身高超出我近50cm 的朋友,他是摇滚乐团伤心欲绝的主唱许正泰。

那些天台北滴雨未下,一屁股坐在草坪上都不用犹豫,我跟许正泰以不同速度消灭着啤酒,时不时目光交汇说上几句。

“你是怎么开始听台湾这边的乐团?”他问。

我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反正肯定没有追溯过往列出个123。这个适合作为采访开场白的问题,跟公园里的蚊子一起向我“进攻”,又远不及被叮咬的恼怒来得真切,于是被我遗留在了2018年3月中旬的台北。第二天一早,我飞回北京。

deca joins 的《一去不回来》里唱:脑袋里一片混乱/把啤酒变成空罐

该有多喜欢一个乐团,才会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自告奋勇承担他们巡演的宣传工作?2015年8月,我微博私信杭州独立音乐厂牌榕树唱片,从主理人 Peter 手中接下台北乐团落日飞车、Forests森林联合大陆巡演的宣传任务。那时我刚大学毕业,从武汉 VOXLIVEHOUSE 离职到上海,需要工作来填补无所事事的慌张。

巡演名为“轻舟已过万重山”,实际操作却没听上去般浪漫轻巧。当时,落日飞车尚未发行大热 EP《Jinji Kikko(金桔希子)》,正带着首张专辑《Bossa Nova(芭莎诺娃)》从几年的“休眠”中重新出发;Forests森林也还没参演豆瓣主办的潮潮音乐周,少有人知他们玩的已不是 Lo-fi 车库朋克,主唱 Jon 放下吉他操弄起合成器。

从8月18日巡演公布到9月30日巡演结束,我绞尽脑汁寻找各种角度——Facebook、Bandcamp、豆瓣资料搬运编写,兵马司旗下乐队与落日飞车和 Forests森林互评,采访票房“竞争对手”昏鸦,资深乐迷现场追问……总共生产了十几篇推文,通过榕树唱片及各个演出场地的微信公众号发布。看着文章阅读数以个位、十位的涨幅艰难上升时,我也期待票房的等比增加,每天兴冲冲询问 Peter “现在卖几张了”,得到答复后却只能皱眉。

 

很多时候不是努力就会有回报,当时票房最高也只有100张左右

好在那时我还是个一脸明媚的少女,看场演出的功夫就能忘掉焦虑,继续努力。9月21日,“轻舟已过万重山”来到上海育音堂,开演前我在通往二楼的阶梯上徘徊,一转身迎面撞见落日飞车和 Forests森林的鼓手尊龙,立刻蹦出一句:

“我好喜欢你啊!”

话音刚落,我敏锐地感同身受到尊龙“不知如何回应”的尴尬,他似乎说了“谢谢”又好像没有,一个错身,结束了这次交锋。警告自己要矜持后,我站在前排看表演。那时还没人说落日飞车是浪漫至死的“怀孕摇滚”,不过看到摄影师传来的照片,时至今日,再没哪场演出让我笑得如此荡漾。

演出结束后,我又跑去后台找尊龙签了名

又该多喜欢一个乐团,才会用他们的名字注册微博?2015年底,我开通微博“透明杂志今天理我了吗”,头些天发布的内容是“没有”、“还没”、“仍然没有”。

“我看到你那个微博名字我就笑出来了哈哈。”洪申豪对此的评价。

透明杂志是一个2006年成立于台北的乐团,首张专辑《我们的灵魂乐》在不依赖主流唱片公司宣传资源的情况下,实体销量接近两万张,制造的直线吉他噪音摇滚乐击中无数少年心。回想起来,我那阵子一定是循环他们的歌过于频繁,被蛊惑到头脑发直,才一根筋地试图跟主唱洪申豪搭上话,把溢美之词都丢给他。

没多久,他在 Facebook 回复了消息,我成功了。但人总是不满足,像是跟神灯许愿,我立即把微博改名为“透明杂志什么时候来巡演”。很灵验,2016年4月,透明杂志与香港 Emo 乐队 Emptybottles. 进行四站联合大陆巡演,主办厂牌——广州的琪琪音像也随之初次亮相。

我去看了武汉站的演出,结束后大家在 VOXLIVEHOUSE 对面吃了“凌晨晚餐”

微博又该改名了,这次我决定纳入更多内容,也赋予它一点意义,灵机一动定下了“v湾湾呛声v”,大意是“台湾地区的、不怎么平顺乖巧的音乐”。我打算用这个微博,介绍更多自己钟爱的台湾音乐人/乐团,聚集拥有相似口味的朋友,让大家能第一时间发觉感兴趣的音乐和资讯。换句话说,其实就是我想做个更有用的迷妹:)

头像是用美图秀秀随便做的,背景图是高雄六合夜市最有名的那家木瓜牛乳

伤心欲绝、午夜乒乓、Glue、胜利一族、Take This!、Angel Baby、deca joins、老猫侦探社、向量单车、Super Napkin、Manic Sheep、VOOID、海豚刑警……透明杂志之外,这些台湾乐团渐渐充实了“v湾湾呛声v”的版面,有时是新歌或 MV,有时是演出资讯,除了无关紧要的花边琐事,偶尔也发布超小访问。这个微博从来蹭不上什么热点,只是遵循我当初敲下的简介——“不平均倾注喜爱,不定时定量推送”,随心所欲地更新。两年多时间,微博粉丝才爬升至698,微信公众号粉丝219,微信群成员137。

一来二去,跟不少台湾乐手熟了起来,彼此也产生一种没什么来由的信任。2017年11月,午夜乒乓准备发布新单曲《找一片空地》的 MV,所属厂牌 Airhead Records 的主理人谢老板提早将影片下载地址发给我,询问“你会不会想要看或报道呢”,希望我在微博与午夜乒乓的 Facebook 粉丝专页同时发布消息。

“可我粉丝好少……到时应该需要拜托别的朋友帮忙转发……”我有点犹豫。

“没关系啊,我只是想给你听听而已,没有很在意那些。”谢老板一句话打消了顾虑,我便颇具使命感的为这支 MV 写了微博微信推文。

抽奖活动也办过,自费送出了透明杂志和 deca joins 的专辑,但目前为止最有趣的活动,是跟台北一个名为“毒草”的组织合作的一次跨海物物交换。

有天我刷 Facebook,发现“毒草”发行的两期自制刊物分别有伤心欲绝主唱许正泰以及透明杂志吉他手张盛文的专访,询问负责人能否购买时,他提出“会不会想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这次的交易呢?”然后提供了价值300台币的小礼包:毒草最新一期、一本用台湾报纸当素材做的拼贴书、一本用台湾旧杂志当素材做的拼贴小册。思索片刻,我立即在微博微信发布了征集启事,希望对这份小礼包感兴趣的朋友,能提供自己的等值好物,寄往台湾完成一次充满惊喜的“以物易物”。

最后,我大概收到四份物品,包括 DIY 的剪报、模型、摄影小书、手机壳,来自北京、武汉、广州等不同城市。汇总打包寄去台湾后,“毒草”很快回寄了小礼包,耗时耗力的“以物易物”完成后,大家都心满意足。遗憾的是,我那份没有顺利收到,不知丢在了哪里,只能请收到的朋友帮忙拍照,才终于看成专访。

直到现在对没收到这两本 Zine 还是有怨念

而我第一次看伤心欲绝的现场,是在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他们7月发行时隔五年的新专辑《还是偶尔想要伟大》,10月首次参演简单生活节,随后也进行了南京、杭州两站的小型巡演。南京站开演前,许正泰告诉我预售卖了170张,我第一反应是这人干嘛骗我,然后告诉他我的预估是50张,“怪不得我觉得你很讨厌”,他丢下这句作为回击。

简单生活节表演前后,伤心欲绝在微风舞台附近跟观众聊天,遇到熟悉他们的乐迷上前搭话,问起“你是从哪听到伤心欲绝的”,真的会有人说:“从 v湾湾呛声v 那。”

这就够了吧,作为一个无企图无规划的微博博主,借着这些好听的音乐,尽力在人与人之间建立一些小小的联结,原本素昧平生的大家,自然地朝着喜欢的人事物靠近,在这过程里,虚拟的欢喜指不定在某一时刻,就跳转成面对面的相认与交流。

来到跟台北有一段距离的桃园市中坜区,走进由六位当地青年创办的小型音乐/文化/展演空间“地下伏流”,不仅能看到刊登洪申豪专访的小白兔通讯,还能听到万能青年旅店的单曲《张洲》

2018年3月9日,我抵达台北的第一天,第一站去了 Waiting Room。那是一间藏在巷子里的独立唱片行,除了音乐品味很酷的唱片,也售卖 Zine、潮牌服饰等青年文化相关商品,还定期放送 Room Radio live 电台节目,放歌或是邀请有趣的人来聊天。

其实看一眼 Waiting Room 这个名字,懂的人自然会瞬间想到美国硬核乐队 Fugazi 那首《Waiting Room》。某一年的国际唱片店日,我在 Facebook 上私信 Waiting Room——如果只能选择一张唱片来代表这家店,你会选什么?得到的答案是 Fugazi 的《13 Songs》,理由是“for life”。

推门而入,我看到洪申豪的厂牌 Petit Alp Records 的合伙人林哲安拿着一叠钱朝我挥手,Waiting Room 老板之一的 Ahblue 坐在电脑前微笑,许正泰和老友老麦跑到门外抽烟。从冰柜拿一罐台湾啤酒,多喝几口气氛就变得自然,围观着 Ahblue 电脑里珍藏的照片和影片,背景音乐是落日飞车在3月14日发行的新专辑《Cassa Nova(半熟王子)》。

3月1日,武汉的 Chinese Football 乐队也借着台湾巡演的机会来到 Waiting Room,与许正泰进行对谈,交流朋克文化和“吃鸡”心得

过一会儿又有人来,是透明杂志的鼓手唐世杰,他也是 Waiting Room 的老板之一,跟2016年第一次见面相比,他的皮肤还是特别好。听见在放落日飞车的新歌,他掏出手机,念叨着“这张专辑我最喜欢这首,一年多以前听到这个 demo 就超爱……”不一会儿,我第一次听到了这首《10-Year-Taipei(十年台北)》:

I will be gone,
I will be gone.
I won’t be long,

I don’t belong.

We could call it a night,

Let you be all the things you could be, otherwise……

(本文图片来源:v湾湾呛声v)

校对:冻梨

“我音乐,我存在”,是街声大事为乐迷们准备的栏目。

如果音乐对你的意义不只是一首首歌的旋律与歌词,而是与你脑海中某段记忆融为一体,音乐起,相关的人、事、物随之复苏,纤毫毕现。那么,请将这些故事分享给我们,分享给更多人。我们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来稿,一旦采用,奉上丰厚稿酬。

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om.cn

相关消息

2018/08/14

郑兴夏季巡演日记Part 2:差点给观众退票?

2018/08/06

我在高中玩乐队:一位95后的音乐自白

2018/08/03

街招儿丨如何让丈母娘觉得身为乐手的我很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