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音乐时代是什么时候?(四)

2023/01/19

每个人心里的美好音乐时代都不尽相同,可大家对音乐的感情都很复杂,有的时候让你欣喜若狂,有的时候则让你万念俱灰。

但是我们总能在一些时刻在音乐响起的时候想起那些美好的事情,它也许是在学生时代礼堂里的演出,也许是儿时偷偷听父母收藏的唱片,也许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之后的美好“稳定生活”。我们经历着、回忆着,并在最后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来自台北的 LÜCY

来自北京的心碎男女俱乐部

来自台北的老王乐队

主唱:立长
吉他手:伟硕
贝斯手:洁民
鼓手:会元

大提琴:佳莹

来自长沙的Chainhaha

SV:第一次了解到身边(这个城市)的乐队是什么时候?

老王乐队

立长:大一的时候上台北发现社团里的同学竟然有些不开欧美乐团的歌,而是本地独立乐团的歌。

伟硕:刚进大学参加学校社团,看到一些自己写歌演出的朋友。

洁民:大学吉他社开始听到很多这个城市的乐团。

会元:大学时期。

佳莹:大一的时候跟外校的朋友去其他学校参加音乐比赛,才知道有独立音乐这种乐团存在。

LÜCY:其实从小不太常听本地的华语乐团,比较常是听英国的老乐团。

第一次接触本地乐团的缘由是因为在我自己发了《CACTUS》这首歌之后,我认识到了街声这个平台,才透过街声排行榜上挖掘到一个叫做JADE的乐团、还有康士坦的变化球,这两个大概是继五月天之后我第一次听到的台湾乐团。

LÜCY在2022年发布了个人首张同名专辑《LÜCY》,备受好评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我第一次接触乐队文化是在2018年的时候,当时去了北京草莓音乐节当志愿者!在那个音乐节的后劲下迫使我去了解好多乐队,也是那个时候开始让我有了想要做乐队的想法。

铁铁:上大学的时候吧。学校乐队演出,当时感觉“天啊好好听”。但是不记得乐队的名字。

Chainhaha:2019年。

SV:在刚刚接触摇滚乐的时候,你有什么对于乐队圈子的揣测和预想吗?

老王乐队

立长:要有刺青跟喝酒然后抽几根烟。

伟硕:随心所欲,无拘无束。

洁民:视觉系,每个头发都很长。

会元:一直喝酒。

佳莹:觉得大家都很做自己,然后很叛逆很个性这样。

LÜCY:其实没有太多的揣测,因为在我踏入音乐事业之前,高中的时候就有跟同班同学在学校组团玩团过,所以大概已经先有一些经验,了解到乐团是怎么运作、怎么分配的,当时是在Keyboard手的位置。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我觉得做乐队的好自由!!可以用音乐的形式表达自己真的好酷!!我当时唯一的幻想着将来也能上音乐节的舞台,转播大屏照着我的大脸,台下一堆人看着我脸上的闭口粉刺。

心碎男女俱乐部在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

铁铁:刚接触的时候,很羡慕独立音乐人的感觉。独立这个词会给一种非常善意、非常自由的感觉。向往音乐当作语言,能畅快表达自己的感觉。

Chainhaha:好玩儿。

SV:第一次和所谓的乐队有接触是什么时候?

LÜCY:有印象以来是从小听爸妈在家里喜欢放Coldplay, Radiohead等等的乐团。

Radiohead一直以惊人的创造力一次次改变着大家对他们的印象

还记得小学报吿请每一位同学上来介绍自己最喜欢的乐团,我总是拿这两个乐团当作我的偶像乐团。

自己真正进入乐团是高中流行音乐班上,因为要进行分组,一起组乐团演出打分数,所以必须体验加入乐队的感觉。

老王乐队

立长:刚上台北读书,同侪有在听。

伟硕:高中社团老师自己组的乐团,有些学长姐也会在毕业后带着自己的团回母校演出。

洁民:因为做报告采访学校玩乐团的学长,跟着他们去练团室。

会元:大学时担任学生音乐比赛工作人员。

佳莹:大一跟外校玩音乐的朋友接触后被推荐一些有别于我平常会听的音乐开始。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第一次和乐队接触是2020年的时候,和铁铁参加了一场比赛,因为那场比赛是乐队赛,我们就临时租了个乐队。

铁铁:对,就是那时候“租”了个乐队。现在也还在租。

杨秀芬音乐:心碎男女俱乐部 - 杨秀芬

Chainhaha:2020年。

SV:第一次去的有原创乐队演出的livehouse(包括club、bar)是什么时候?当时看的是谁的演出?现场怎么样?

老王乐队:

立长:去到The Wall看到森林合唱团的演出,非常迷幻,一开始不太习惯后来耳朵渐渐踏出舒适圈。 

伟硕:大学朋友乐团的演出拼盘,发现大家写的歌曲风南辕北辙,后摇和迷幻、噪音、声响类和一些实验音乐是第一次听到,有些震撼。

洁民:女巫店,大学学姐的演出。

会元:只记得是大学,其他都忘了。

佳莹:大一的时候跟外校朋友去比赛,那时候就有现场的表演,算是第一次看这种性质的演出,那时候是Hello Nico很震撼,主唱很有个人特色,那时候的画面到现在还记得,非常喜欢! 

Hello Nico在2018上海简单生活节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第一次看live应该是新裤子2018的演唱会了,当时我是现场执行的身份在后台看的,工作之余我一直在幻想着台上什么时候能是我,想着想着眼泪鼻涕咔咔掉。

铁铁:2014年长沙的草莓音乐节,当时本来想看另外一个音乐人,最后被左小诅咒惊到了。看演出的时候疯狂质疑,为什么他能上台演出?没人听出来他跑调么?后来长大了才了解,技术还有音乐能力都不应该是限制一个人的音乐表达欲望。现在就沉下来听左小诅咒,都会觉得他的词和腔调都还挺有意思的。

LÜCY:有记忆以来在展演空间看演出是有一次爸爸带我去台北Legacy,看梁心颐Lara的演出,现场很多人,但我当时很矮根本看不太到。

但其实小时候爸妈的朋友有很多本身是在乐团里的,看过很多他们朋友之间的演出。

Chainhaha:2016年,看的张岭,人挺多,被朋友拉过去的。

SV:什么时候自认为“进入”了独立音乐这个行业?

LÜCY:自己开始发歌之后,开始受到其他独立音乐人关注,然后开始感觉到自己有一些粉丝时,直到身边朋友忽然间都只剩音乐人,自己有了固定的粉丝圈,感觉自己正在慢慢“进入”独立音乐圈子。

但真正明显感觉有进入独立音乐“职场”的时候是从自己开始有演出、需要频繁的录音和练团、开始拍摄一些音乐之外的东西、或是开始专访之后。

老王乐队

立长:五个人一起成立公司的时候,有从兴趣变成职业的感觉。

伟硕:用第一次The Wall专场赚到的钱逛Reverb网站买设备的时候。

洁民:发第一张EP后,第一次有独立音乐品牌请喝咖啡、洽谈合作。

会元:开公司。

佳莹:大四跟老王决定创公司开始认真经营乐团。

老王乐队EP中“给我一瓶酒 再给我一支烟”一度成为网络热门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签公司了,有持续的演出邀约了,有乐迷了,我应该就进来了?

铁铁:我感觉自己开始有创作了,上传网易云的第一首歌的时候吧。我用独立音乐开始表达自我了,就是开始进入了?

Chainhaha:经纪人Roy跟我商量专辑封面要做成什么样子的时候,有点感觉了。

SV:这个行业让你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点分别在哪(除了穷之外)?

老王乐队

立长:最喜欢作品产出的当下有许多美好的火花,最不喜欢巡演住七天酒店,不甚舒适但也没法子。

伟硕:刚写出自己满意的内容的时候;巡演密集常常没有睡满8小时的时候。

洁民:喜欢自由自在和创造力;不喜欢茫茫无路、不知道下一步的感觉。

会元:最喜欢到处旅行,最不喜欢早起彩排。

佳莹:五个人一起面对每一个难关和考验,还有能一起上台演出这些我觉得很棒!困难点是沟通上的障碍、意见的不同有时候会让人很痛苦。

LÜCY:除了穷之外(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喜欢的大概是不用像机器人一样每天做一样的事吧,相较之下时间比较弹性,但可能弹性到变成自己作息比较不正常,因为灵感总是来的不按套路出牌。

LÜCY将在三月登上Clockenflap的舞台 

最不喜欢的大概是当音乐变成职业有时候你不能总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像是我本人不太喜欢回答问题,但是现在很多专访,你说不答题的话又没有粉丝能了解你。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哇!当我真的在这个行业里的时候,我实在想不到我到底喜欢他什么和不喜欢他什么,这个问题和问我喜欢大米饭什么一样,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所以答不上来!

铁铁:我最喜欢这个行业的自由度。比起流行音乐行业,感觉音乐风格、语言表达程度自由更高。不喜欢的话(对不起,肯定要得罪人),虽然这个行业的风格接受度很高,但是个人的接受程度很低,自己喜欢就会绝对正义化,非常自我,不能从多维度来分析。尤其有一些年纪大的“滚圈”前辈,绝对正义化朋克,会导致想接触朋克的友好乐迷望而却步吧。

Chainhaha:没有最喜欢也没有不喜欢!还是开心的!

SV:你认为摇滚乐、独立音乐的前景怎么样,为什么?

老王乐队

立长:我觉得现在好像大家都在看偶像团体,所以独立乐团应更注重形象,往偶像崇拜靠拢,即便你做音乐也需要一定的人格魅力。

伟硕:一片光明~前景不好的话,我们就头痛了。

洁民:前景不错,不断为大家的音乐品味提供新的选择、想像与刺激。

会元:市场传播媒介与科技进展会不断回头影响摇滚乐的发展,内容会前所未有的多元。

佳莹:觉得只要有热情和坚持前景就都是好的,因为觉得音乐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东西!

LÜCY:前景?我认为的独立音乐前景大概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吧。

何谓独立?从头到尾都是靠自己团队独立制作。我个人认为我们自己蛮独立的。

从妆发到服装搭配、封面设计、音乐上都是我们自己一点一滴经营来的,有时候真的很辛苦全部一手包办,但又或者是曲风和风格上独立?这又是另外一个方面了......

Chainhaha:我预知了未来对不起!2025年进入离运,文化艺术会好的。前景得多好我也不知道。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摇滚乐的前景很好,但是我的摇滚乐前景怎么样不好讲哈哈哈哈哈哈。

铁铁:我还挺乐观的诶,我觉得社会进程在进步,而且现在的小孩其实相对于以前能接触的音乐会更多,最后筛选出喜欢某种特定音乐风格的听众就很好啊。不一定要当龙头吧。

SV:你觉得你经历过最好的摇滚乐(独立音乐)时代是什么时候?

老王乐队

立长:最好的时代都好像被错过了,太晚出生了。

伟硕:现在。每个时代都有自己要面对的问题,回到过去的时代 可能还是会遇到与现在类似的状况。

洁民:我还没出生,我好喜欢X-Japan的时代。

会元:我经历过最好的摇滚乐时代就是现在,因为其他时代我没经历过。

佳莹:我觉得现在吧!现在多了很多不同曲风,变得很多元,发展得很好!

LÜCY:现在吧。

现在正处于一个媒体资讯爆炸的时代。大家都可以在资讯发达的渲染下再进行自己的一波彩色泡泡梦回旋转制作,大家各有各自的特色,不再局限在框架里,每天都有新的音乐让我跌破眼镜,就算我根本没戴眼镜。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我经历最好的时代就是2018~2019年,各种好玩的音乐节遍地开花,演出门票也没有特别贵!也没有其他原因的困扰。买张廉价机票就可以去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看喜欢的演出!好奢侈啊!好爽啊!!!!

铁铁:现在难道不是最好的时代么?因为一个综艺这个圈子被看到,部分人先富起来,还是挺有希望的吧。就是希望演出快多起来。

Chainhaha: 不知道呢!2020才开始听,确实不太了解!但小学那会儿听阴三儿的时候还是挺行的,但我不了解他们那时候演出咋样。

SV:你对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朋友有什么建议?

心碎男女俱乐部

杨育锦: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铁铁:希望先自己多注视自己的内心,喜欢的到底是音乐带来的光环,还是真的喜欢音乐的本质。因为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奋斗才能看到起色的过程。

老王乐队

立长:要心存善念。

伟硕:量力而为 健康第一。

洁民:朋友一生一起走。

会元:与人为善。

佳莹:想做就去行动!

Chainhaha:喜欢就得试试看。

LÜCY:没试过之前先不要放弃,活到老学到老。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没有努力一定不会成功。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

会写歌的人很多,会玩乐器的人很多,但能不能被看到要看自己的努力还有运气。

这里分你一点运气,下次换你。

本文图片部分取自网络

作者:孙大猴

你认为最好的音乐时代是什么时候?

相关消息

2024/02/26

街招儿|如果我想用Sora做VJ的话,会怎么样?

2024/02/04

2023年,音乐厂牌们过得怎么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