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人启事 The Wanted:1%概论里的全世界

2021/08/13

撰文:肉饼

今年五月,来自台北的寻人启事The Wanted凭借第一张全创作阿卡贝拉专辑《Dear Adult》入围金曲奖。五位团员各自在线上观看了颁奖典礼,结果一公布,他们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在群聊里叽叽喳喳地分享喜悦。据队长信迪介绍,其实当时他们紧张得不行。“因为一部分团员还在录音,原本说如果没有入围的话就不录了,但好在最后听到了我们的名字。”几天后,寻人启事收到了主办方寄来的入围纪念奖杯,他们选择通过录制“开箱”视频和大家一起分享喜悦。这期间也发生了好笑的插曲——喜出望外的信迪险些把奖杯掉在了地上。

寻人启事乐团成立于2014年,目前以五人的配置活动:女高音DoDo、次女高音Rere——这是一对可爱的姐妹。酷酷的掐玉负责女低音的部分,两位男生信迪和东东分别负责男低音和人声打击乐。在摇滚乐队和各类电子声响流行的今天,阿卡贝拉这种舶来的艺术形式相比之下似乎更难进入大众视野。这种起源于中世纪西方教堂的多声部合唱形式又名“无伴奏合唱”,传统音乐中的器乐部分在阿卡贝拉的演唱中通常需要通过人声的模仿来完成。

 

“寻人启事”这个名字的由来有一点简单而可爱。“大家都是在高中社团认识的,一开始是因为我们要去参加台北的重唱比赛,可是在当时我们的人都还没有完全找齐,所以‘寻人启事’就变成我们的团名,沿用到现在,也代表着我们一直在寻找喜欢我们音乐的人。”

女高音DoDo

高中的时光紧张却充满了歌声与欢笑,那时候的寻人启事一周还可以排练两到三次,“其实我们刚成立的时候大部分人是高三,我们是一边准备考大学,一边准备比赛。最后我们拿到了第一名,大家都觉得可以继续发展下去,所以我们当时就‘强迫’所有考试的人都要考台北的学校,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下去(笑)。”

次女高音Rere

那是他们第一次以“寻人启事”为名参赛。在此之后,他们还多次前往世界各地参加阿卡贝拉合唱活动,也看到了各地阿卡贝拉文化发展的不同。“阿卡贝拉文化对于欧美国家而言在接受程度和发展脉络上相对更加悠久,整个的体制也比较完善。无论是演唱的人和他们的技术,还有表演诠释的方式,也都是比较多元的。”欧美地区一个大学的阿卡贝拉社团参赛,人数往往最少都有12-15个人。在这种编制下,每个人声音的力量感都能得到充分体现。虽然人数上不及其他乐团,但选择“把真心唱给大家听”的寻人启事还是收到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

女中音掐玉

更多的人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打开寻人启事的社交页面,映入眼帘的是他们各种风格的翻唱作品。从日本动漫歌曲串烧到Billie Eilish的《Bad Guy》,从老王乐队的《我还年轻我还年轻》再到YELLOW的《独上C楼》……在各大视频平台拥有无数粉丝的他们并不满足于最简单的翻唱,而是凭借着阿卡贝拉的人声技巧,将原作品打散再用他们自己的方式编排出来。成团七年,他们从第一次翻唱Pharrell Williams的《Happy》一路走到了第一张全创作专辑的诞生。

直到今天,大多数听众对阿卡贝拉的印象和接受度还都只是停留在翻唱上。寻人启事选择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阿卡贝拉不只有翻唱,我们认为它就是音乐本身。它具有很多的能量,我们希望别人在听到我们作品的时候,不会觉得只是在单纯地听阿卡贝拉,而是像喜欢一个乐团一样,喜欢这个乐团带来的音乐,喜欢他们所阐述的主题。我们也很希望成为像这样的乐团,所以我们会更努力地去研究。”

人声打击乐东东

男低音信迪

1%的可能性

《1%概论》在2021年7月发行。五位成员的照片在蓝色的底色下拼成了一个完整的人脸,像是一部都市影片的海报,这也是他们自己对于专辑概念的解读。乐团在专辑介绍中写道:“就算只剩下1%的可能,也要坚持着那个可能一定会发生。就算只剩下1%的快乐,也要把他享受得痛快彻底。就算选择到错的路,但是一直走一直走,总会找到对的方向。”

 《1%概论》专辑封面

这个概念来自团员们的切身感受。第一张原创专辑《Dear Adult》发行后,乐团各自都对作品进行了沉淀。再加上今年台湾地区的疫情,大家难免都会有些自我怀疑,总觉得专辑的反响不够好,效果不够理想。“是不是发专辑的时间错了”“是不是有哪里做得不好”……好在之后入围金曲奖给了他们极大的肯定。回忆起当时自我怀疑的过程,乐团也从中汲取到了需要改进的地方,还有下一张专辑的灵感。

“后来回头去想,其实没有任何一个选择100%会有一个好的结果。我们应该在每个当下,都相信着那1%的可能,好好坚持下去。”对于寻人启事来说,做阿卡贝拉这个选择“本身就是在挑战那1%”,因此,乐团希望可以通过自己影响那些仍然在坚持自我的人。这张《1%概论》包含了寻人启事五位成员的迷惘、悲伤、感谢,和无限的快乐。挣扎的过程历历在目,但都成了过眼云烟。他们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

每一张专辑的创作过程都让寻人启事重新思考阿卡贝拉更多的可能性。“以前阿卡贝拉是以模仿乐器为主,我们会模仿吉他、鼓等各种器乐的语法,进行阿卡贝拉演唱。”在《Dear Adult》发行之前,制作人余佳伦曾经向他们抛出问题:“你们本来就是人声,为什么要去刻意模仿乐器?”这句话给了乐团很大的冲击,“所以在《Dear Adult》的方向上我们进行了重新的思考。因为我们是人声,有语气的变化、心情的传达,乐器却无法体现这些。”

到了《1%概论》,寻人启事又有了全新的思考方式——在人声的效果上做文章,看看可以产生什么样的声响效果。教堂般纯净的人声演唱,丰富的和声编排,实体的效果器使用,甚至还有精心设计的舞蹈动作……这都是《1%概论》背后,寻人启事希望让你看到的全部内容。

这是DoDo第一次操刀制作一张专辑。“因为我们之前和很棒的金曲奖制作人一起合作过,在此过程中我们了解到音乐制作上其实需要很多细节上的调整。”“边学边做”的DoDo遇到最大的瓶颈来自于自我怀疑。“比如某一首歌我今天听完觉得不错,明天听又觉得很烂,有点难以判断这个音乐到底好不好。”令DoDo感动的是,寻人启事团队彼此间的信任给了她很大的帮助。“我们会一起听,去看到底哪里需要调整。就算它是不完美的,它也可以变成我们一起生活的一个记录。对我们来说,这是我们齐心气力讨论出来的结果,很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Dear Adult》

人声效果器的加入是这张专辑的一大新特色。寻人启事想通过效果器,开启人声呈现上的更多可能。“我们用效果器当作节奏与和声的基底,在这个基础上再加入其它的人声,去做很多的配置。所以这次EP的概念不是传统的阿卡贝拉,不是为了展现优美的和声而编曲,而是反过来从声响和节奏下手,先让整个曲子富有节奏感、韵律感,再从声响上去回推,思考我们每个人可以做些什么。”

Vocoder(声码器)作为一种常见的人声效果,在阿卡贝拉的演唱中却比较少见。“因为声码器的概念就是让一个人也可以唱出和声,但因为阿卡贝拉的主要特色之一就是和声,所以可能大多数阿卡贝拉乐团通常不会使用这个技术。”寻人启事选择反其道而行之,“如果一个人把和声唱完,其他人就可以有新的选项和新的可能性。”比如新专辑中的《浪漫途径》使用了丰富的效果器设计,“这样我们在现场演出的时候,就可以有更多不一样的呈现方式。” 

整张专辑的四首歌曲紧密结合,每一首歌都有不同的编曲特色,以及背后的独特故事。Rere负责了《Lost in the City》和《我想留给我自己》的影像部分,DoDo想到在城市的繁华当中很多人在不断地被推挤,失去了自己原本的节奏和方向。于是《Lost in the City》的想法就产生了。“这首歌刚开始就是bass的律动,我们创作了一个五拍的韵律,因为本身五拍就是一个很特别的节奏,它可以产生不一样的迷幻感。”

《我想留给我自己》则是他们对自我和他人交际关系的思考。“我们以前经常会忽略自己的感受,只是一昧地想要迎合别人而已。我们通过这首歌想要告诉大家,要留一点爱给自己,再去和别人相处,这样才会达到一个美好的平衡。” 

这种对于人际和情感的思考在《Dear Adult》中也有所体现。《我巨大的悲伤》讲述了一个“怪兽”的故事。按照乐团的说法,这个“怪兽”就是你我心里的悲伤情绪,DoDo把它写了出来,再配上动画的MV,整个故事就这样实体化地表达了出来。“这种情绪就好像怪兽,如果它一直吸收负能量就会不断成长。比如我们生活中那些压抑的情绪,久而久之,累积的负面能量会越来越多,最后会伤害我们自己,甚至是伤害到爱的人。我们要学着和坏情绪相处,学着和它和解。”

 

《我有一个巨大的悲伤》MV

“寻宝”之旅 

在寻人启事今年春节发布的视频里,他们少见地拿出了乐器演奏。“很多人会问,你们为什么不拿乐器呢?我们当时都说是因为没钱买乐器,觉得唱歌比较简单,也比较省钱。但实际上唱到后来发现人声更不容易,我们到最后也花了不少钱在添购好的设备上,感觉这样下来好像也没有比较划算。”

他们把日常的搞怪风格在视频里用阿卡贝拉的方式唱了出来。疫情期间,乐团发布了一首《喔噢喔,在家吃得好肥为了堵住防疫破口》。视频里的五个人分别在自己的家里完成了录制和拍摄,无法出门的日子里,他们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找找乐子。“当时只是想试试看我们在家里能玩出什么能耐。刚好金曲奖宣布延期,我们原本应该要在这段时间好好减肥瘦身,这样到时候上镜头走红毯的时候更好看一些,结果我们都变胖了。”DoDo把这个想法融进了歌曲中。“我觉得这刚好也是很多人的心声,大家在家里工作的时候也是不知不觉地发福。

寻人启事曾经在2019年来到过大陆进行巡演。当时他们一共到访六个城市,观众的热情超过了他们的预期。“因为很多人是第一次听我们,却好像认识我们很久一样,后面也慢慢变成了我们的粉丝。”他们给自己的粉丝取名“寻宝”,这和寻人启事的理念如出一辙,因为“每一个粉丝都是宝藏”。西安站的演出让大家印象深刻:“记得那时候很热血,Livehouse的冷气坏了,场地里有四百多人,你会看到下面有一团蒸气,每个人衣服都湿透,到后面甚至有点缺氧。但是大家都玩得很尽兴。”

寻人启事演出现场

目前寻人启事正在筹备明年年初在台北的演出。线上的live session也还会继续,他们的B站已经拥有一万多粉丝,但他们期待的绝对远远不止这些。“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喜欢我们,也希望可以尽快去更多的城市继续‘寻宝’。“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 | 肉饼 

实习生yuuki对本文亦有贡献

收听寻人启事The Wanted所有歌曲。

相关消息

2021/10/12

Chainhaha倩芸:我家里有360度的阳光

2021/09/24

卧谈 | 迷路鲸鱼:在鲸鱼的梦里藏好柔软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