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裤里的诗歌:“已成大器”的三种解释

2021/07/29

撰文:小眨

短裤里的诗歌(以下简称“短裤”)最近发布了新专辑《绝不中立》。如同语录本样式的封面上,短裤的三位乐手——贝斯手邴晓海、鼓手张海明、吉他手江卓骏的烫金人像齐刷刷地向左注视着。在专辑的评论区中,不少听众敲打下“已成大器”,这四个字也是乐队的微博签名。 

对于这四个字,张海明说“大器晚成”,邴晓海说“这是玩笑话”,江卓骏说“我反正成大器了”。

无论是哪种回答,似乎都是短裤的一个侧面。如同乐队名那样,有一份独属于他们的浑不吝的诗意。

短裤里的诗歌

“大器晚成”

尽管《绝不中立》是他们的第二张全长专辑,短裤却是2012年成立的。从澳洲辍学回国的邴晓海,在上海找到几名乐手。几经更替,确定了当时的阵容

“开始短裤的阵容是一个女孩儿弹贝斯,然后一个朋友叫小胖打鼓,律动组织极为强大。当时我更像是短裤的乐迷。”鼓手张海明这样说。 

江卓骏一度对爵士乐产生兴趣,随后前往美国留学,邴晓海还是会时不时给江卓骏发歌曲demo。 

“他新写的歌不错,尤其是《泡沫》。后来觉得和他一起做音乐比较期待。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回国后就又回到上海一起组队了。”


过去的经历也给现在的短裤留下了一些痕迹,2012年,短裤写了一首《单车后轮》,虽然这首歌现在不会再演,但BassLine留下来成为了新专辑的歌曲《大反派》的一部分。

重组之后,江卓骏的爵士乐根底让他们的和弦走向颇为不同,三人都能唱的特质也让短裤的三声部重唱成为乐队的一大特色。 

不同于2019年发布的第一张全长专辑《我还喜欢你》,《绝不中立》中他们还邀请了小提琴手葛维岳、手风琴手陈楷等乐手进行合作,和三重唱一起,手风琴、小提琴这些古典乐器的加入也形成了短裤独特的味道,而他们的遣词造句也让歌曲有了谜一样的特质:“就是不能让你这娇小的东西,被社会上的流氓毁在了青春期”(《小英雄行进曲》)录音混音师蒋焜(官方的定位为吉祥物)、画师夏丹也作为乐队的常规成员出现在了新专辑的制作名单之中。

乐队没有确定的主唱,采用“谁写谁唱”的原则,同时还有大量的和声编排

“这是玩笑话”

如果说“大器晚成”是对短裤经历的概述,那么“这是玩笑话”这个解释似乎能更好地描述短裤的创作方式以及歌曲风格,恣意、洒脱,总是充满调侃的趣味。 

《绝不中立》的名字,来自专辑中的一首作品《绝对中立》。在短裤文字游戏的百无聊赖里似乎又透露着他们的某种立场、情绪。江卓骏说,“绝对中立”是游戏中的一个名词,和守序善良、混乱邪恶一样属于设定中的九大阵营之一。江卓骏说,“肯定是因为我们去年一起玩的一款RPG游戏《神界原罪2》里获得的启发。话说那游戏最后晓海赢了,我输了”。但邴晓海只是表示将名字搬过来用一下而已,本身和游戏并没有什么关系。

专辑里出现了同一个世界里的几个故事:《绝对中立》中的酒馆里,一位曾是“迪士尼小镇里唱歌的吉他手”,一遍遍喊着“酒保酒保”自斟自饮的巡逻队员、《小英雄行进曲》里有着“比学习光荣的使命在肩上”的小英雄,躲避着巡逻队,想要最后狂欢一场的《大反派》以及《窗边的背头》里神秘又高冷的女子……他们之间是怎样的联系,任听众们自行想象。

 贝斯手邴晓海

在《绝不中立》中,江卓骏也进行了不少创作,其中不乏戏谑的表达。比如《我写的歌你不喜欢》。

 《我写的歌你不喜欢》部分歌词 

这首歌是江卓骏的“挣扎之路”。最初,这是一首叫《浪漫宣言》的严肃作品,写给左翼青年。这首江卓骏很满意的歌却没有得到乐队另外两位成员的认可,被说“太呆了”。于是江卓骏带着怨气改了一版,就成了最终新专辑中的版本。

吉他手江卓骏

江卓骏的另一首歌《佩佩》是专辑的最后一首。这首加上了小提琴的诚挚深情之作,是来自鼓手张海明的故事。

当时乐队在昆明巡演,张海明与邴晓海喝酒时发生了口角,最终喝醉的晓海将海明绊了一跤,海明头上摔了一个“橘子那么大”的包。在去医院的途中,张海明还有些迷迷糊糊,说着“我不要打针”之类的话。这也变成了《佩佩》中,“凌晨三点的时候只有医院没关门,你说你不想打针,请你相信我,他们没有笑你,是心疼你”这样的歌词。

 昆明的巡演与凌晨三点的医院

 鼓手张海明

“反正我已经成大器了”

“已成大器”的最后一个解释,代表了乐队骨子里对音乐的独特审美。

录《小英雄进行曲》时,江卓骏觉得自己的吉他solo总是少了一点“mojo”。气闷之中,他让海明打他一拳,海明只轻轻打了一下,江卓骏觉得不过瘾,晓海就重重地打了一下。一下子吉他Solo就紧跟着人声,带着头晕目眩,干巴巴恶狠狠地从录音用的小Combo里奔腾而出“我的solo借鉴了头疼”,江卓骏说。 

在录音方面,录音师蒋焜采用了一些特殊的录音及混音手段。他说,由于乐队成员的要求太多,过程并非那么简单。

邴晓海(左)与录音师蒋焜

《窗边的背头》单听鼓的时候会觉得鼓的音色有些“破”,由于专辑中其他曲目的套鼓都是按照摇滚乐多支点麦的方式录制的,蒋焜这首歌就只用了OH立体声两支麦、地鼓一支麦这样类似爵士乐的套鼓收音方式,才产生了音色“破”的效果。而在做《妈妈我让你失望了吗》时,蒋焜在混完音之后又将歌曲放到公放,最后把手机放到厕所又重新录了一遍,以录出好像在卧室的Lo-Fi质感。

乐队成员DIY制作《大反派》MV,由张海明主要策划,其他成员配合完成。

 

 

《大反派》MV截图

在最初,张海明本想参考Fatwhite family 的《TouchtheLeather》的MV风格。这支mv中,主唱在前,赤裸着下身的一名男子在背后晃着屁股从画面的一端移动到另一端。张海明的设想是,前景为《大反派》的主要演唱者邴晓海,而背景是虚化的一名舞蹈演员练舞的画面。然而,由于舞蹈演员临时有事,乐队成员最终决定借助晓海家的一些场景,将彼时正在睡觉的蒋焜拉起来,半即兴地完成了这支MV。

无论对于“已成大器”有着怎样的解释,短裤里的诗歌的第二张全长专辑《绝不中立》都完成并发行了。录音室作品只是短裤魅力的一部分,接下来短裤将开始新一轮的全国巡演。对于这次巡演,江卓骏形容其为“声势浩大”,而邴晓海则表示大部分歌曲会尽量还原。和以前一样,以他们三人的三大件为主,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连同钢琴、小提琴等配器也会进行还原,永远不使用program。

到底是否已成大器,或许请你来现场定夺。 

当然他们也许不在乎你的看法。

作者 | 小眨

试听短裤里的诗歌的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4/02/22

芒果酱 Mango Jump:一年半过去了,我们还是习惯打直球

2024/02/05

卧谈|南都皇后:现在还有英伦乐队吗?

2024/01/31

MC HotDog热狗:原来我不是一直幸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