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才能”的高中生写出了最火红的霸榜毕业歌

2020/09/25

撰文:JohnnyWen

三位在台湾东岸长大的青少年,18 岁完成花莲高中毕业歌创作曲《还是要有长颈鹿才能》,在街声获得“嘻哈榜冠军”、“全类型冠军”、“2019 年度歌曲 No.3”,一整年霸占街声排行榜还不够,自拍的歌曲 MV 在 YouTube 更是创下百万点击佳绩,成为 2019 最火红的高中毕业歌!

花莲很大,却也很小,是个走在市区很容易遇到认识的人、去哪都习惯以脚踏车代步的地方,这里正是硕美、裴拓和若欣的故乡,也是那首百万观看毕业歌的创作发源地。

 “没有才能”的音乐风格为时下年轻人所喜爱的嘻哈类型,团员包括 Rapper 裴拓(右)和硕美(左),以及 Vocal 若欣(中)

沒有才能吧,大概

硕美和裴拓虽然同班同学,但两人并不太熟,从小学习大提琴的硕美,参加管弦乐团的三年以来,完全不知道同班的裴拓也在团里拉小提琴。直到升上同一所高中,热音社的硕美找了嘻研社的裴拓 feat. Linkin Park 的《faint》后,两人交集变多了,也越来越常在音乐上互相切磋。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跳舞,花莲女中热舞社的若欣一开始的志向是当舞蹈老师,但升上高二后,哥哥送了一把吉他给她,若欣一边摸索、一边将自弹自唱的影片 发上 IG,渐渐获得不错的回响,便想当歌手。校际社团活动交流而认识了裴拓,因为欣赏他会说唱还会写词的才华,便在高二成发后主动邀约裴拓一起写毕业歌;差不多时期,硕美在一个游泳比赛的场合,也问了裴拓要不要一起写毕业歌,于是三人就在学测结束后,履行承诺开始着手创作。

 就读世新大学口语传播学系的若欣是 IG 热门的 cover 歌手

“当时我们还很嫩,不知道怎么开始,原本想用乐团的形式,但太难了做不出来。后来干脆直接把歌分成三等份,自己写自己的 part,就 verse、verse、verse 这样。”裴拓先在网路上找了个 type beat,大家分头进行,没想到在快写完的前几天,发现 Marz23 释出的新歌《NANCY》用了一样的 beat!“后来问了学长,他说这种撞 beat 的情况在说唱圈很常见,不要觉得后发就不好,要有自信的发出去。”

在歌曲持续窜红、霸占街声排行榜的同时,三人正准备迈向人生的下个阶段,毕业歌做完,青春也随之收进口袋。然而,硕美却想把这个团继续下去,他想起录《还是要有长颈鹿才能》时被哥哥嘲讽“录音设备这么简陋,真是不自量力还想做音乐,没有才能不要浪费时间”的这番话,告诉裴拓和若欣后,三人便决定将团名取为“没有才能”,并把 Line 群组名称改成“没有才能吧,大概”。

从小接触古典音乐、学习大提琴的硕美,高中加入热音社苦练金属乐死腔的嘶吼唱腔,是“没有才能”中提供音乐上不同想像的思考者

忙碌的大学生活并没有让他们疏于创作,一年后,没有才能发行了首张迷你专辑《乌鸦 乌鸦 wooyaa wooyaa》,除了长颈鹿,还收录了另外两首新作《晚点再想 晚点在想》和《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

“乌鸦 乌鸦”据说是《晚点再想 晚点在想》的副歌歌词,但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是一个拟声词,无言的时候、或是你被问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时,就可以『Wooyaa~Wooyaa~』这样敷衍带过。”裴拓和硕美当场示范了一段情境剧,果然……尴尬感十足,大概只有在meme年代长大的年轻人们能够懂其中的奥妙吧!

《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是没有才能成团后所创作的第二首歌曲。“那时候刚上大学,离开熟悉的花莲,一个人走台北的街头觉得好孤单,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很不安。”硕美将“死前不想一事无成”这句话丢到群组里,作为第一句歌词,三人将对未来的茫然浓缩入歌,写下许多同龄人的心声。

“之前有个同学传讯息给我们,说自己曾经因为压力很大而产生想结束生命的念头,后来听了我们的歌觉得受到鼓励,所以决定继续坚持下去。”目前就读医学系的裴拓因此相信,音乐确实可以救人!他默默许下心愿,希望也能以歌手的身份做出有治愈能力的音乐。

现读马偕医学院的裴拓兴趣是阅读和写作,文字创作诗意浓厚,唱腔有种深夜在耳边轻诉晚安诗集的温和安稳感

“我原本觉得唱唱 cover 就很开心了,并没有想要创作,是他们两个带我进入创作的世界。”若欣有点害羞地说,自己只是依循团员丢出来的主题,去感受并想像那种感觉:“虽然只写少少的词,但我酝酿非常之久。”“从长颈鹿到白歌、再到现在,若欣在创作上真的进步很多!”裴拓也不吝于称赞若欣,互相推崇彼此的才华与努力。

《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MV 花了六天拍摄,从三人在台北生活的视角,一路拍到最后一起回到家乡花莲,画面与歌词相互呼应化为视觉符号,表现出对于岁月如流的焦虑和惆怅。“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在花莲拍了三天却完全没有回家,有种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感觉。”若欣笑着说:“住在距离家大概十分钟左右的饭店,感觉超级奇怪!”

 

《晚点再想 晚点在想》则是一首轻松有趣的歌,由熊仔配唱、rgry 担任制作人。开制作会议时,若欣将首次尝试说唱的 demo 给 rgry 听,虽然心情紧张又尴尬,但却被称赞 rap 得很棒:“老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如果做出来的东西是你喜欢的话,就不要管别人怎么想。这些话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也因此让我更敢尝试饶舌。”

这首歌其实是一首阴错阳差、因祸得福的歌,创作契机说来惭愧,就是三人的交歌进度落后,眼看期限一天天逼近却什么都没做,便聚在一起一边打电动一边嚷嚷“怎么办怎么办”。“后来忘了是谁说‘好啦好啦、算了晚点再想’,就干脆把这种无所谓的感觉当作主题来写一首歌。”歌词一句“乐在其中就不算浪费时间”把耍废讲得冠冕堂皇,但除了拖延感,也希望大家都能用从容的态度面对生活,不要把自己憋得太紧。

繁忙的课业压力、尚未习惯的生活步调,以及对音乐工作的自我要求,让硕美、裴拓和若欣介于各种调适之间。“近期最焦虑的事情就是觉得时间上的分配不够周全,还没有找到平衡;也觉得什么东西都做不到最好,虎头蛇尾但时间又不够只好赶快交件。”若欣表示,希望大二后可以把每件事都兼顾好,也希望能增进自己写词的创作能力。

对硕美而言,困难的是学习和工作心态上的转换:“做音乐是跟自己的未来有直接相关的事,但戏剧系也需要花很多时间思考表演这件事。对我来说最大的矛盾是,看着同学们都全心全意投入在戏剧中,但我还要花精神去做别的事情,就有点混乱。”裴拓则认为,时间安排和人际关系上的维持都很重要,给家人、给朋友、给音乐的时间希望能渐渐分清楚。

成军不到两年、成员平均年龄不到 20 岁的“没有才能”,不仅才能出众,更对未来充满干劲与目标。“我们也才刚开始创作,还不确定什么是最适合我们的。所以接下来想多多累积作品量,试试看各种不同的音乐风格。”虽然 EP 只收录了三首歌曲,但团员们表示目前手边尚有七首歌,也持续在创作中。除了关注他们的街声账号,获得最新动态,没有才能的 YouTube 频道也会时不时上传各种有趣的无厘头影片,充满青春活力的色彩,正如同刚从孩子迈入大人阶段,对一切未知都跃跃欲试。

本文摄影:Yuming

作者:JohnnyWen,校对:一点点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标题及内文略有改动。

进入没有才能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0/10/30

LINION:玩音乐不止有摇滚与说唱,欢迎成为Neo Soul的一份子

2020/10/23

景德镇文艺复兴:可能是独立音乐的“终极形态”

2020/09/22

周凯翔:是 Rapper 就用“最强大脑”唱出理想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