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洐人:人生不就是场烂笑话?

2020/08/03

撰文:JohnnyWen 

第一次在下午时段踏入位于光复南路的 Livehouse “乐悠悠之口”,舞台上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安静的氛围令人难以想像到了晚上这里会挤满人,仿佛群魔乱舞般在乐声中放肆宣泄。舞台下摆放了几张为采访而设置的桌椅,我和摄影师正在讨论座位该如何安排时,大门被推开,鹿洐人三位团员相继走了进来,看起来有些腼腆,有些紧张,礼貌而客气。但在谈吐中能察觉到,他们对于自己的音乐想法非常明确,也渴望诉说。

于7月24日发行首张 EP《烂笑话》的鹿洐人,成军不到两年。在创作主脑博安的引领下,贝斯手宝仔、鼓手天裔将博安打的心情草稿,绘制成色彩鲜明的风格涂鸦。他们将不完美的人性化作音乐,力道十足地砸在你面前,听不听随你,但他们会不间断地持续唱着自己的人生。 

左起:贝斯手宝仔,主唱博安,鼓手天裔

要不要……一起喝个羊肉汤?

鹿洐人的创作核心博安,从小受到喜爱1980年年代西洋老歌父母的影响,小学三年级开始学电吉他,中学为了自弹自唱流行情歌,进而接触木吉他。14岁时参加歌唱比赛获得冠军,直到后来考上北艺大电影系。这段时间他持续创作,同时也不断在寻找自己的“根”:“我一直以来写的歌都是那种流行情歌,直到写出《午夜的眼泪》后,才发现,我就是想玩摇滚乐啊!”

萌生组团的想法后,博安第一位找到的伙伴,是在同个教会认识的宝仔。“我们原本只是知道彼此,但没有交集。有一天他(博安)主动跟我搭讪,然后我们就去喝了羊肉汤。” 宝仔是在上了大学之后才接触贝斯,一开始完全没有想过以音乐为职的他,对于博安的组团邀约非常抗拒:“觉得自己的演奏能力无法胜任啊!后来是他一直说服我,就想说那试试看好了,没想到就这么玩了下去。”

 贝斯手宝仔原本就读体育系、主修合球,并不打算以音乐为业,加入鹿洐人后才渐渐觉得,或许可以在这条路上放手一博

2018年底,两人以博安的房间为据点,反复讨论该如何将《午夜的眼泪》编成完整的曲子。最后,两人得到了“需要鼓手”的共识,脑中浮现的人选,是博安哥哥的朋友 —— 天裔。

“我小时候学过钢琴,打鼓的契机应该是因为从小在学校就很喜欢敲打桌子吧!” 天裔笑着说,自己当时一定被很多同学讨厌,因为实在太吵了。“后来我就看 YouTube 自学打鼓,高中时原本想加入热音社,但刚去不久就退社了,因为同学们给我一种玩票性质的感觉,这不是我要的,我就是想组团。还记得博安来找我时,我心里就想:机会终于来了!”

 鼓手天裔为了加入鹿洐人,决定辞去工作从嘉义北上,专心朝着音乐梦想而努力 

常常被误念成“鹿衍人”的团名“鹿洐(xing)人”,对三人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鹿”来自于圣经故事《如鹿切慕溪水》,从原诗篇描述仰慕神的心情,引申为希望大家心中要有个坚持的信念(不一定是宗教),对人生有目标、有所渴望,而不只是随波逐流、浑浑噩噩度日;“洐”意指水流,温柔而有力量;“人”则是同理心、善与恶的人性总和。

“在作品中有人的味道很重要,我们之所以可贵,正是因为生而为人。” 三人皆非音乐科班出身,不靠理论写歌的他们,比较喜欢凭直觉创作。“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丢脸的,就只是做法不同而已。” 博安表示,鹿洐人写歌的速度之快,自己先写好词曲、给团员听、练团跑歌,一首作品就完成了,野性十足。

尽管人生是一场烂笑话

第一首完成的《午夜的眼泪》,收录在鹿洐人的首张 EP《烂笑话》中。歌词描述男生为了隐藏自卑,以轻浮的态度哄着恋人,同时也满怀歉意却不知如何表达。“这首歌在人声上的处理是有层次的,前面用比较不经意的态度唱,但后面是掏心掏肺在请求原谅的感觉。” 度过低潮的博安,已经可以侃侃而谈自己前几年的遭遇:歌唱比赛的光环底下,是一张张定义成偶像、唱跳型歌手的标签,随着节目热度退去、知名度降低,自己对未来越来越茫然,又面临感情困境,在内心充满矛盾与挣扎的情况下写出了这首歌。

想学着独立,也为减轻家中经济负担,大学时期独自在外租屋的博安,遭遇到一连串鸟事,这些故事变成 EP 同名主打歌《烂笑话》,在自我调侃中依然怀抱着前进的力量。

“大学生想要玩音乐,不跟家里拿钱还住外面,就准备等死吧!” 博安笑着说:“我还养了一只捡到的流浪狗,你可以想像,每天的生活真的是在濒死边缘挣扎。那时我隔壁的房客是又臭又脏的怪人,叫做龙哥,听说还有杀人前科,喝醉时会虐狗,我听到小狗呜呜呜的叫声,又生气又难过。我已经顾不好自己了,还遇到这种事,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可笑。”

写一首废到让人发笑的歌,不是要怨天怨地、拖别人一起烂,而是想将无奈转变成不甘于此的动力,希望听到这首歌的人,可以感觉自己并不孤单,获得站起来向前走的力量。“后来我救了那只狗,龙哥也搬走了。” 歌曲 MV 将这段故事意象化,救狗隐喻着追逐梦想,然而途中总是会有个邪恶的代表来阻挠;此外,有时候很努力追求的事物,到头来也可能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烂笑话》成为整张 EP 的核心概念,诉说着年轻人即使努力也不见得能获得等值的收获,不过与其埋怨,最后还是必须面对。EP 由制作人何景扬(阿福,苏打绿吉他手兼团长)找了音乐伙伴钟承洋(小洋)共同制作,用大胆、放手玩的方式,将鹿洐人潜在的特质魅力尽情发挥。宝仔表示,录音前的制作过程让自己学到很多:“我们三个的创作非常直觉,小洋哥会考虑市场、风格的整合、听众听的感受,在协调整理的过程就跟我们自己硬干很不一样,但感觉很踏实。”

“他完全知道我们要什么,像是从我们的心理层面出发,去感受这些作品,进而建构出更明确丰富的东西,让我们能够自由地用音乐当作媒介去表露想法。” 博安形容小洋是个很有动画角色感觉、同时又非常细腻的人:“他让我们保留了创作乐团的自尊,所有都是原创,然后他来帮我们整理,厘清自己要什么。”

 主唱博安曾在歌唱比赛《超级偶像 7》中夺得冠军,但后来演艺事业并不顺遂,他以写歌调适心境,并在2018年与宝仔、天裔组了乐团“鹿洐人”,找到自己前进的目标

“他听完 demo,会反过来提供 reference 给我们参考、消化然后进步。” 天裔表示,进录音室打鼓跟平常练团完全不一样:“录音是我这辈子打鼓打最用力的一次,但小洋哥一直说还可以更大力,虽然我有点担心,感觉已经超过极限了,但是听到录出来的声音才恍然大悟,觉得这样(的声音)才是对的。”

在《烂笑话》开录之前,博安和天裔参演了电影《你的情歌》,原声带正是在 Lights Up Studio 录制。“当时就觉得这个地方好棒!如果某一天乐团能来这里录音该有多好,没想到这么快就美梦成真了!真的非常感动!” 博安当时也有替电影写了几首歌,不过他表示,未来还是会希望自己的创作都是给乐团,以鹿洐人的方式呈现给听众。

 

局外人艺术成为主流

《烂笑话》EP 封面由曾设计过无数专辑、演唱会、展览并且入围过数届金曲奖“最佳专辑封面设计”的吴建龙,以及曾经以陈珊妮《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夺得国际性“金点设计奖”和“DFA 设计奖”的毕展荧操刀设计。

特别为了鹿洐人成立音乐制作公司,并签下他们成了自己旗下艺人的阿福表示,以“局外人艺术”风格呈现鹿洐人的音乐非常合适:“艺术现在已经不是专业才能触碰的了。你听鹿洐人的音乐,他们有他们面对音乐、用音乐与世界沟通的态度,但他们并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在设计上,也希望能呈现这种有点粗糙、有点街头、不要那么精致的感觉。”

 《烂笑话》封面象征现代普世年轻人,躲在网路世界里,尽管真实面貌模糊,但发言和态度都有自己的个性

 《午夜的眼泪》和《颂》各自有一张图,延伸设计自封面小黑人的眼睛和嘴巴。三张组图呈现出三格漫画的独特世界观

伴随着发片,鹿洐人在乐悠悠之口举办了三场专场,像是自我介绍般,依照三人的个性想法去编排主题和歌单:宝仔的主题是运动、博安的是电影、天裔则是吃。“他喜欢的是大家都吃得起的平价美食。” 博安笑着解释:“像是推荐好吃的卤肉饭,他常常带我去吃很多不同的东西,因此这场演出会有‘食物的竞赛’。” 是大胃王那种吗?“不不不、没有那么文明。” 三人相视而笑,仿佛共同保有秘密的孩子们,压抑着的兴奋表露无遗。就像他们对音乐的态度,努力挣脱标签的捆绑,全心全意投入,做自己,成为自己,真诚而自由。

本文摄影:Yuming

作者:JohnnyWen,校对:外外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标题及内文略有改动。

收听鹿洐人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9/15

李尔新:beef其实就是“我要把歌做得比你帅”

2020/08/28

守夜人《使者》:一封献给这个社群世代的云端手作情书

2020/08/07

伍佰:人们把我高高挂起,我偏不让他们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