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丨旅行团:我们有自己的名字,你也有自己的名字

2020/08/11

撰文:旅行团

旅行团乐队新单曲《你没有名字》8月10日上线,乐迷第一时间在各个平台写下了自己的“小作文”。 

这首歌写给普通人,曲作者孔一蝉和词作者王海涛分别聊了聊他们的想法。

《你没有名字》昨天上线,我们再一次和海涛哥合作。

这首歌关于普通人,关于你,我,ta。看似籍籍无名,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和故事。

我们先聊一聊自己的想法,也想了解你的听感,和你的名字。

曲作者 孔一蝉

有时候,我们质问生活,不会得到一个答案,而是得到更猛烈的一巴掌。

我们从小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工业城市,20世纪末的几年,工厂破败,工人下岗,各行各业都不是很景气。人们晕眩在齿轮脱节的时代,走在通向下一个世纪的路上,却看不到什么希望。那时我在读书,被这种氛围影响,也看不到希望。生活被乌云笼罩,闪电来临时,我们就会被伤到。

大家都在努力挣脱。而从当时的生活挣脱过后,还会有更多类似的境遇。

这首歌里,我们把自己当作演员,加入机械式的滚轴编曲。徐彪扮演工厂的机器,鼓像是机械的齿轮在运行。子君和吉他负责乌云的角色,演奏了很多关于噩耗的压抑音色,这首歌里听不到太多传统意义上的吉他音头或 solo,而是制造了乌云笼罩大地的声场。韦伟是一个人文的角色,站在人文的角度和主唱人声互动。我像是和时代洪流对抗的个体,努力扫着木吉他的弦,反抗生活的无奈。贝斯选择的拉丁曲风节奏,原本可以拿来跳舞,放在这里,反而有种谐谑的感觉。

最后的合唱,是我们搭建的人浪,从四处扑面而来,又向远方流走。不管前浪还是后浪,都一样不断翻滚拍打上岸,但我们不知道那是一座荒岛,还是能够拯救自己的黄金海岸。

人浪由每个人的声音构成,但生活却很难记得个体的名字,更不要说听见他们的声音。

人浪过后的那一段音乐,其实代表着我们对生活的挑衅。我们会用自己的方式让这个时代记住“旅行团”。

我们有自己的名字,你也有自己的名字。

词作者 王海涛

最初我与一蝉,在某个晚上聊到生活给我们的观感,感叹生命易碎的同时,想到每一个“个体”在命运的波荡中,无所依与无所期,双方均有一种无奈与痛苦所交织的情绪。然而,作为音乐工作者,我们不愿只陷入在单纯的情绪与感受里。

此时此刻,需要有一首作品,给像我和他一样裹在时代洪流中的每一个普罗大众,让与我们一样的人,知道在如此这般的时代命运中,我们一起经历了一段历史,一起感受了生命中最不可捉摸的造化,一起失望过,也要一起再把希望找回。

《你没有名字》几乎是近十年来我个人最满意的歌词作品,因为它完全来自于我心中最想表达的一种与大家共情的疼痛,而这样的表达,没有受到任何制约,我如何想,便如何写下每一句,也正是一蝉所写的曲,激荡了这首歌词的每一个字眼。我很喜欢旅行团,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私下里这些年的交情,更是因为,他们与我完全一致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

创作之所以令人痛苦而又痛快淋漓的愉悦,正是因为,它表述了创作者在一个人生阶段对人情世事的观感,让他借助作品,抒发心灵的体验,让人感到诚实,也感到尊严。

谢谢旅行团,我们都努力地带着自己的名字,使劲地、兴高采烈地,活下去。 

《你没有名字》(No Name)

词:王海涛
曲:孔一蝉
制作人:旅行团乐队
编曲:旅行团乐队
电吉他:子君
贝斯:子君
木吉他:孔一蝉
键盘:韦伟
鼓:徐彪

和声:子君/韦伟/孔一蝉

录音:杨森/韦伟/李越
混音:李越
人声编辑:祝薇
母带:Simon Li(HK)
录音棚:时音唱片录音棚/野火春风录音棚

母带棚:Simon Li at nOiz

插图:老二
美术指导/平面设计:Annsey赵宏韬

字体设计:行行珂 

(佩戴耳机收听,收获独有的时刻)

嘿 废弃的破工厂
摊着一笔烂账
捻灭的烟
你猝然的弹向
一个时代的晚上
在心中的正疯长
在岁月的已下葬
酒热杯光 已见空的谷仓

回声给你个踉跄 

就让黑色的云 炸裂在这天空之下
何来一束烟花 在自由的挽歌中倒下
你哭也是它 荒诞的苦笑着也是它
满腹的话总到头来 就着一场酒又吞下

……

✨ 新专辑持续加载中✨

敬请期待

收听旅行团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9/18

独立音乐盲盒拆后感:永远期待下一首就会是属于你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