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 | 韦伟:让独立音乐出圈,让流行音乐个性

2020/03/16

撰文:时坚

今年由于疫情的缘故,许多工作都要暂时缓一缓。忙了很久的韦伟,偶尔在家画画,前两天也开始玩起直播。

韦伟始终没放弃作为幕后人员为音乐人服务的想法。刚开始直播时,他从制作人的角度解读毛不易的专辑,接下来开始连线各种幕后的工作人员,希望更多人知道音乐幕后工作到底是怎么回事。公众音乐知识普及,似乎有了成效。

我是旅行团乐队的宣传伙伴时坚,分享我所知道的韦伟。 

2019年末,韦伟成为毛不易新专辑的制作人。这张专辑有点像之前宋冬野的《安和桥北》,所有的歌都发行过,有的歌还不止一个版本,有巨大的流量和听众。粉丝先入为主很容易让他“受累不讨好”,何况他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那段时间,他像一个互联网创业公司的 CEO,更确切一点,他像是一个要一边干销售一边敲代码的程序员:周末演出全国跑,但还要随时随地编曲,每时每刻工作。

两个月后,他完成了毛不易专辑《小王日记》的编曲制作。不仅顺利完成,他还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将全专辑10首歌按照日记的形式,制作成一首长达43分钟的超级单曲。

如果说他擅长做的是在独立和商业间找到平衡,让独立音乐“出圈”,现在他尝试的就是在流行音乐领域挑战听众听觉惯性,让流行音乐更有个性。

两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小王日记》广受好评,一首反潮流的超长单曲被流行音乐听众接受,是一件很酷的事。

这时距离韦伟开始做音乐过去了20年。

“韦伟没胡子时还是挺可爱的,那年他偷喝他爸的葡萄酒喝了半瓶,从医院醒来后就开始学习不好了”。

——孔一蝉

1999年的夏天,韦伟和堂哥孔一蝉一起在在广西老家柳州成立了 The Shadows 乐队,正式开始音乐生涯。2004年,他带着 demo 和乐队来到北京,从此成为北漂一族。2008年,乐队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来福胶泥》。从开始做音乐到出专辑,他花了10年。

刚来到北京的时候,他和两个老乡在通州合租了一间毛坯房,除了乐队,做手机彩铃成为了他的主要业务。

但是成为一名音乐制作人的念头始终没放弃,他开始在豆瓣上给其他独立音乐人发豆邮,提供免费编曲服务。但结局大多都是给人家做完一张唱片,这个歌手就不再从事音乐行业了。

直到2012年,他为歌手阿肆制作了《预谋邂逅》,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那首《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就是他在家里的窗台上编完的,一台电脑一个声卡一个耳机,连音箱都没有。

当时韦伟自己绝对想不到,他家的窗台成为了独立音乐金曲的摇篮……

 韦伟家的阳台

2013年,韦伟接到了宋冬野的电话,邀请他做首张专辑的制作人。于是他就趴在家里的窗台上完成了《安和桥北》、《董小姐》、《莉莉安》。

同年,由于旅行团贝斯手的离队,韦伟在窗台上写下了《于是我不再唱歌》。5年后,一个叫做斯外戈的年轻人在明日之子的舞台上唱这首歌到泣不成声。 

2014年,韦伟成为了马頔的制作人,他家的窗台上又产出了一首金曲《南山南》。

 

现实却是:韦伟做的歌“出圈”了,他本人却一直在圈里。

2016年,“每日人物”发表了一篇文章《宋冬野录安和桥北时,唱一小节吃口肘子丨捧红了他们,我还没红》,这个标题很好地诠释了韦伟当时的状态,即便是关于自己的报道,名字也没办法放在标题里,因为没人知道他是谁。

北漂多年,一边做乐队,一边当制作人,但韦伟的家人一直都不太清楚他究竟在做什么。“电视上也看不到,春节晚会也看不到”。

直到《董小姐》、《安和桥北》在大街小巷播放着,家里人才知道“你认识那个胖子”,仅此而已。对于幕后的制作工作,普通人很难理解。

我第一次见到韦伟是2018年的西湖音乐节。那时的他比现在稍瘦,耳朵挂着耳机,手里捧着咖啡,礼貌寒暄招呼后,感觉是个有点内向的人。很符合当初我对他的人物设定:一个沉稳内敛的音乐制作人。

上台前,不知他从哪弄来几个拉拉队的手花,演到《周末玩具》的“city people city night”环节,他抓起手花和孔一蝉开始手舞足蹈。看着他在舞台上跳来跳去,先前的树立的高冷形象瞬间颠覆……

那天演出很成功,台上演得很尽兴,观众看得很开心,乐乐呵呵。

第二次见面是几个月后,一个小型的见面会,在乐迷面前他依旧是鬼马搞怪的角色。结束后的聚餐是我和他第一次近距离的交流,当时乐队正处于一个“看起来马上要出头,但总是差点意思”的状态,很明显能感受到大家的焦虑。

韦伟当时说了很多,从市场大环境到乐队处境、从乐迷需求到技术手段。有些话很简单直接,有些我也听不懂。虽然给我听的一愣一愣地,但能感觉到他是一个认真去思考问题的人。这一点,随着和他接触时间的增多,感触越深。

后面的日子是乐队的潜伏期,创作、排练、演出…… 几乎没有什么通告,所以乐队开始拍 Vlog 自我宣传。

也就在那段时间,他在 Vlog 里说“不演就活不下去了,没有饭吃了,能演就不错了,还唠叨。” 后来这一段被《乐队的夏天》截取播放了出来,很多观众觉得很搞笑。但是说实话,我最开始看到那一段回答,只觉得很真实。

旅行团乐迷创作

“韦伟总是不合群,我们安静的时候他微笑,我们躁的时候他还在微笑”。

—— 孔一蝉

2019年,旅行团乐队参加《乐队的夏天》节目,作为键盘手的韦伟随着节目的热映被更多人认识。

旅行团在八进七积分赛第二轮绝地求生的《Bye Bye》中,相比于其他队员的热血,韦伟好像是丝毫没有压力一般,开心的在舞台上蹦来蹦去。

舞台上的韦伟像是一个乐天派,但现实中的他却经常多愁善感。

“静静等待想拥抱一会的晨曦,想就这样吹一辈子也吹不完的夏的晚风。不想那么快结束我的搞笑人生。晚安不了的等一下早安。”

—— 韦伟

这一年,韦伟相继为薛之谦、蔡维泽,R1SE男团等音乐人编曲制作,逐渐从独立音乐走向主流乐坛。

2019年末,他受邀成为毛不易专辑的制作人。在专辑制作结束后,韦伟给毛不易写了一封信:

Hi,我的小兄弟毛毛,今天想在我们正式录制你的第二张专辑的时候,给你写一些我的想法和感受。我不知道除了你的歌迷会这样给你写信,还有没有我这样的中年人给你写信呢,你要是觉得很别扭,想叫停止随时啊,但是不要吐啊。

很高兴也很感激我能参与你的第二张专辑的制作。我想这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工作,和很珍视的一次机会。第一是因为你有很多听众,你的歌有很多人都很期待听到和喜欢,能接到这样的工作,对我和我的伙伴是很大的鼓励。因为对于很多前辈来说,我们太年轻了,能接到这样的工作对我们事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我相信,但凡想在这行有所建树,有野心的人,都会很想做你的唱片吧。感谢你们的信任,感谢你带给我们这样的运气,感谢你耐心听完我真诚地表达了自己的虚荣心。第二我想说,这次专辑制作除了只是你和我平常工作的一部分以外,这九首歌,其实也是你这几年以来自己很重要的积累吧,这里边除了有工作上需要固定完成的作品以外,其实有很多都是你内心的表达。通过歌词和旋律能感受到你收获光环以外,内心的孤独,不确定和遗憾,也有对很多不确定的美好追求,我想一个人能把这些丰富的情感交给我来给它们上色,描框,装订成一幅幅有意思的画,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想这九首歌不仅仅是大家喜爱普通的流行歌曲,他们更是我们应该珍惜和享受的九种不一样的精神世界。可能话说得好大,没法收回了,那就不收回了。我们好好把他们制作出来吧,他们真的是很棒的歌。

最后最后,我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在《明日之子》的后台见面,你还是一个羞涩的微胖小朋友,现在已经是一个从容英俊的大明星了。但我想说,我始终觉得你是一个敏感的有才华的生活记录者,相信时间流逝,热度褪去,你的音乐还是会长留在很多人的心里和生活里。我幸福地也将是他们其中的一个。我将珍惜我们接下来两个月的工作,把我们彼此内心打开,不仅仅只是在彼此完成一个工作,玩音乐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让我们好好享受音乐,享受在录音室里简单的快乐吧。

如今韦伟不用再去给独立音乐人发豆邮自我介绍了,微博上每天都有人跟他私信,希望能够让他帮助自己做音乐。

他也和“幕后圈”合作录制了一系列音乐教学网课,从入门到进阶,从创作到编曲,从乐理到音乐审美。他总是能把抽象晦涩的音乐理论讲得通俗易懂,用最简单的方式去学习音乐,理解音乐。

韦伟很喜欢分享音乐,每次坐他的车他都会放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顺便讲解一番然后问我最近在听什么。在微博上他经常推荐一些独立音乐人,自费转发送专辑,努力的推广独立音乐。

未来,除了做乐队、幕后制作人、编曲的工作之外,韦伟还希望能够帮助到更多对音乐有梦想的年轻素人,实现他们的音乐梦想。

就像他在纪录片《音乐的秘密》里所说的:

“我是给音乐人做服务的,属于服务业,我是音乐会所的78号,我是阿伟。”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时坚,编辑:冻梨,校对:外外

进入旅行团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5/07

手记丨表情银行:“霍乱”时期的乐队

2020/04/07

街招儿丨写首歌就可能有十几万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