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伟:宋冬野是内心细腻如女子的人。

2017/01/18

撰文:Blow吹音乐

提起大陆新生代民谣创作歌手,你第一个会想到谁?宋冬野?马頔?还是阿肆?如果这三位歌手恰好都浮现在你的脑海,那一定要好好认识他们的幕后推手──韦伟。

韦伟是宋冬野《安和桥北》、马頔《孤岛》、阿肆《预谋邂逅》这三张作品的专辑制作人,并且操刀其中大多数的编曲。他也是成军逾十年的旅行团乐队键盘手,还曾参与《何以笙箫默》等多部电影、电视剧的配乐,近日为纪录片量身打造的《爱上这样的风浪 跑步日记原声带》更可说是他个人首张全创作专辑。

爱上这样的风浪

体育竞赛的紧张、刺激,总是电影的好题材,《志气》叙述景美高中拔河队勇夺世界冠军的辛苦历程;《破风》透过自行车赛事探讨人性。然而纪录片《跑步日记》并不是一个典型的成功、励志故事。

大陆越野跑者蔡宇跨越台湾海峡,挑战从台湾最北端富贵角灯塔跑至最南点鹅銮鼻灯塔,但后来却因为签证问题,打乱了原定的安排。紧凑的时间,再加上对台湾湿冷气候的不适应,电影最后纪录下的是那些人生中常常遇到的不完美:放弃和失败。这样充满曲折的轨迹,更贴近我们的真实生活,韦伟也说,“我想相比成功带来的喜悦,失败给人的思考会更让我愉悦和习惯吧。” 

他把这样的挫折,比喻成了风浪,把纪录片原声带取名《爱上这样的风浪》,他说,“逆流而上,正视苦难的品质是我们最需要拥有的财富,所以起名爱上这样的风浪,爱上这不容易的生活,这样你离你心里想要去的那个地方就更近了。”

这是一张平静中暗藏波涛的作品,以“风浪”作为核心概念,没有任何的人声,全然由澎湃的弦乐、挑起感官神经的电子乐交叠而成,因为该说的,都让纪录片的主人翁去呈现了。韦伟依然是不为人知的幕后推手,一如他曾操刀宋冬野、马頔、阿肆的专辑制作与编曲。 

《爱上这样的风浪 跑步日记原声带》是韦伟首张个人全创作专辑

成就作曲家的是懂音乐的导演

许多导演在习惯了初剪的衬乐之后,便会要求编曲者写出相似的作品,但是拥有歌手身分的梁欢反而给予韦伟相当大的空间,“梁欢导演是我目前合作过最懂音乐的导演,他不像别的导演,严格地要我按照初剪样片里垫乐的模样来写音乐,对音乐的要求明确而且又有特别的审美。”两人在沟通时,从不以“这里要悲伤一点”一类的话来描绘,而是直接用乐器、和弦、弹奏方式来表达,像是“这里要纯钢琴,琶音少点……”。

制作过多部戏剧配乐,韦伟认为,懂音乐的导演会尊重和成就作曲家,“李安就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他成就了三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的作曲家。”但是他也强调,最重要的还是作曲者本身得对影片音乐有明确的构思和想法,这样不管哪种建议和合作方式,最后都能成为提升作曲品质的武器,好的作曲应该是刚柔并济、海纳百川的。

韦伟认为,做戏剧配乐,最重要的还是作曲者对音乐有明确的构思和想法

韦伟过去受访时曾坦言,很担心这张作品就这样被当成背景音乐带过去,但是如果看过纪录片,你一定也会肯定这张原声带在片中扮演的角色:反映了主角蔡宇面对挑战、面对失败的心境。就算没看过电影,单纯欣赏这张专辑,也可以感受在阴雨绵绵中独自跑步时孤独、被迫放弃的挣扎心情。

《与我一起慢慢地》是韦伟整张专辑里最喜欢的一首作品,他说,“因为这首歌的歌名是我所追求的状态,编曲、写歌都非常快,是在棚里录别的歌的时候,在角落里用电脑写完的。很快,一个小时我们就在棚里把弦乐录完了,我想音乐就是缘分,想来它就来了。”

被淹没在荣誉和掌声之后的制作人

配乐工作依照剧情的需要,发想合适的旋律;音乐制作人则是用音乐反映歌手的特质,主宰专辑的样貌和风格,也决定了听众对于歌手的第一印象。韦伟说,“制作人是连结创作者,或说是歌手与观众的纽带,服务于歌手也服务与观众,大部分时间淹没在荣誉和掌声后边,是个‘音乐后厨’”。的确,幕后工作总不如台上的人光鲜亮丽,却是最核心的人物,也是与歌手长期相处的伙伴。

对韦伟来说,和歌手们作朋友,了解他们的音乐、他们想跟这个时代说的话,一起重新认识音乐、喜欢音乐是最重要的。也因为有过长时间的相处,他对过去合作过的歌手,有着一番细腻的观察。

在他眼里,阿肆是一个永远慢热的音乐天才,“她不需要什么音乐技巧,她的多愁善感成就了她的音乐。我与她在一起工作非常轻松,也非常‘韩剧’。”紧接着他补充道,“女生嘛,脾气捉摸不透,有时候需要揣摩她的想法。”但到了现在,两人已是多年的好友,也常有音乐上的合作。

对于宋冬野,韦伟也有相当深刻的描绘,他说,“宋冬野是一个油腻肥胖、但是内心细腻如一女子的人,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和酒量,是我喜欢与他工作的最重要原因。他也是唯一在棚里边吃肘子边录音的音乐人。”

而曾经拆解自己的名字,创立“麻油叶音乐工作室”的马頔,他则赞赏对方的高 EQ 以及超强的行动力。“我觉得他更像一个广告公司的员工,跟他工作非常清楚自己第一步要什么、第二步做什么,而且每一个工作都行之有效,还很好玩。”尽管韦伟称呼自己是一个音乐后厨,但是他其实相当喜欢这个角色,因为可以把握好多首歌的走向。

玩乐团更自由

配乐、专辑制作做得再多,总还是别人的,韦伟坦言,“配乐大都是别人委派的工作,你需要先满足别人的需求,然后才能去满足自己。”幸好,韦伟还有“旅行团”能创造属于自己的音乐。他说,“玩乐团更较劲、更自由,更富创造力和激情。”

旅行团乐队

1999 年,韦伟和主唱孔阳带着一把吉他开始写歌,创立了旅行团的前身“影子”,后来正式建组旅行团、创立了“来福胶泥工作室”,一路上共发行了七张作品,并为迈入十周年推出纪念专辑《10 Day’s》,把所有悲伤、快乐、五味杂陈的心情都包在专辑里,把一首歌化作一天,带领听众游历精神世界里的十种情绪,其中《逝去的歌》更邀来阿肆填词,唱出时间的流逝。

接下来,韦伟透露自己将专注于“阿伟音乐厨房”的企划,把音乐结合菜肴,做成系列节目在网路上播出,并在明年做一张给宝宝听的“早教音乐”。我想,无论是做一个音乐后厨、和伙伴们在旅行团咨意挥洒,或是进行个人的音乐计划,韦伟仍在自己的 Life Journey 撰写“音乐日记”。

(本文转载自 Blow 吹音乐)

相关消息

2020/04/02

热写生:想轻轻松松地玩团,却不小心花太多力气

2020/03/19

魏嘉莹:你我都是夜空里的光

2020/03/06

晨曦光廊:最“烦”的就是这几个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