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飞:“人设”是我听过、认识的词里最可怕的东西

2020/07/03

撰文:莹莹

端午节假期第一天,已经离开《乘风破浪的姐姐》录制组的许飞,在家里睡午觉,一直睡到了晚上。网上的争论和告一段落的工作,一起被隔绝在了睡眠之外。

第二天,许飞在微博发出了录制过程中,为姐姐们拍摄的照片和真情实感的“小作文”。不少热衷关注谁又撕了谁的观众,这才注意到节目剪辑背后那些可爱温情的时刻。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善于捕捉人心的人,某种程度上我属于很钝的类型。即便如此,我依然真切地感受到姐姐们的善意,关怀和真诚。这就够了!在很短的时间里,高压密封的环境当中,每个人都很焦虑的情况下,依然能够释放善的能量给身边的人,就很棒了。” 在接受街声采访时,许飞这样描述她在节目中的感受。

2020年略显魔幻,对许飞来说也是。隔一段日子名字就出现在热搜,再过几天她的性格在别人的嘴里又变了个样。可无论外界如何讨论、猜测,许飞只是在大众面前,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

笨拙的、搞笑的、细腻的…… 最近许飞的形象变成了GIF图里的样子。这些都是她,但此刻的她,依然是专注音乐、忙于新专辑的歌手许飞。如果真的想试图走近许飞一点点,听她的作品,或许是最直接的方式。

节目自开播就自带热搜体质,姐姐们的乐迷影迷和各路媒体持续热议。而许飞这边,一时间涌入了上百个采访邀约,但她基本都推掉,选择自己发声。

以下是许飞的自述,她和我们分享了新歌、节目和其他。

想结婚成家好难啊

想结了不离好难啊

要写首好歌好难啊

要唱了能火好难啊

——《好难啊》

这四个难题比较是我当下的生活困境。整张专辑里比较能代表我生活状态的也是这首《好难啊》。没有任何人来干扰、为难我,但有一些瓶颈,大概就是会在适当的时间迎面而来。 

《好难啊》这首歌,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当制作人的快乐。以前从来没有涉猎过制作的部分,一是觉得专业的事情应该由专业的人来做;二呢,其实就是懒吧,不愿意操心。

但今年决定自己做制作人其实也不是良心发现想要努力了,只是因为拿不出钱请制作人了。去年的专辑因为没有预算,一张照片没拍,一支MV没拍。所以这一张专辑,必须自己做制作。

《替身》大概是我终于可以与自己握手言和,坦然敷衍脸色的真实表达。单曲封面就是我的脸,一半坚持做真实的自己,另一半扭扭捏捏地遮掩起来了。不过从我有勇气坦然面对“替身”那一刻起,我就几乎可以不使用“替身”了。

《敬你》这首歌写的比较早,始终没有发布的原因是:虽然大家都说还不错,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语境和情绪都不太对。因此我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表达契机。

直到疫情爆发,想到歌里饱含的那些永恒敬意及不畏苦痛的强悍,可以发声了。所以,直接就把 demo 丢上网络。

我现在已经开始帮万茜制作《敬你》,这周(6月最后一周)就会和万茜完成全部录音工作。

很荣幸,被姐姐信任。不过,我也只对自己的作品有把握;如不是自己的作品,我是无法担任制作人的。

之前在直播里说过一句要告别民谣,但其实没这么严肃。这个界限其实很模糊,无法真实地界定清楚。只是近两年的作品当中,有越来越多更直接热烈、宣泄情绪的表达。

这是自然而然随着生命变化而变化的状态吧,不存在什么告别或开始。

上节目的时候,初舞台选择唱《不红》,跟姐姐们在一起,没有比《不红》更适合介绍自己的作品了。

既狂妄又局促,既谦卑又倔强,很是我。

实话实说,我很不适应直播、真人秀,哈哈。你们应该看到了我在真人秀里的表现哈哈哈,可以说非常不合时宜了。

但我希望自己可以去学习并适应,我希望自己的音乐可以被更多人听到,所以我不拒绝尝试任何展示自我的机会。

我没有人设,我也不想要。

“人设”是我听过、认识的词里最可怕的东西了。一切以他人意志为转移的标准都太可怕了,我不要。

有这么一句话: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而找到真正的自己。

我不能更同意了,至少我现在是这样的。小时很怕被人说不行,事事都要争先。现在刚好相反,任何事情,我都不觉得自己理所当然的行,不要对我有任何期待。

《超级女声》和“姐姐”都是选秀,但差别大了去了。

小时候看起来懵懵懂懂的,其实想要的很多,或者说因为太年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现在呢,看起来成熟世故了很多,想要的反而很少。这两种过山车般的情绪反差太奇妙了吧?

2020年已经过半,第一个愿望:专辑,正如愿以偿且有条不紊地完成。

倒是巡演,从3月一直延期,截止到今天得到的消息大概是8月,也许可以。我太爱 Livehouse 的舞台了,没有比这更直接、更真实的交流了。

本文图片由音乐人提供

编辑:莹莹,校对:外外

收听许飞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8/03

鹿洐人:人生不就是场烂笑话?

2020/07/28

浅堤:“不要因为你不会,就忘记怎么表达”

2020/07/27

祁紫檀:过期少女寻找音乐伙伴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