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

2019/09/19

撰文:冻梨

“满是年轻荷尔蒙的大型摇摆现场,只在简单生活节了,十月五号大海边上见……” 上海简单生活节阵容公布后,在第二轮“凡是”巡演路上的许飞转发期待。

这是许飞第二年来到简单生活节,带着她7月发行的新专辑《凡是》,去年热血而快乐的合唱场景,想必今年会更加热烈。

对即将到来的10月4日、5日上海简单生活节,街声将挖掘独立创作人的最新状态,和几组年轻音乐人深入交流~

你可能会说许飞并不是新人,但在独立音乐这条路上,许飞才刚刚开始。

上帝就在菜市场

许飞的新专辑《凡是》,这次依然和诗人董玉方合作。

许飞和董玉方,一个人在北京,一个人在成都,为了同步创作状态,两人常常相约共读一本书。几年前他们隔空交流《悟空传》,理解大相径庭,不过在“跳出情爱”这一点上达成共识。许飞依着自己的感觉写了曲,董玉方最后落笔“原来最简单就是大闹天宫,最难的是慢走不送”,成型的内容在一次次交流中不断进化,成就了最终充满烟火气的《悟不空》。

街声决定跟她聊一聊新专辑创作时,她在思考些什么。

《凡是》亦是“凡事”,凡尘间的世事,烟火气才是它的味道。除了跳出情爱,许飞希望在这一张新专辑里仔细端详生活的纹理。

《上帝住在菜市场》,名字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实际却与那些去世的牛羊相及。“我觉得那些挂在肉摊上的动物尸体很伟大,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滋养人的身体,喂养人的身体,它们的死完成了我们的活。菜市场里如果有上帝的话,应该就是那些被挂着的。” 

北京的菜市场变身大型超市,真的买菜时有各类App足以满足。不过许飞去其他城市一定会逛菜市场,在四川、湖北买辣椒花椒大料,回东北老家买大酱等等,与这些充满烟火气的地道食材调料,才是生活的组成部分。

他 们 唱 情 歌 到 天 亮

又 唱 趁 年 轻 要 敢 闯

他 们 唱 艰 苦 很 短 暂

又 唱 富 贵 就 还 乡

《他们没有发财》无疑是这张专辑里的催泪弹,虽然故事常见到听众和许飞都不能具体说出这是谁的人生,但仔细想想,我们就活在这个故事里,当中千丝万缕的情绪,总有一种击中自己。

许飞经常看新闻,有一则消息让她感触良多,90后工作压力大,发际线开始后移同样是90后为主的年轻人都被猫“俘虏”了,对猫这种随心所欲的生物羡慕又爱慕,越来越多的人养猫、吸猫,但其实,猫主子也不是始终都能保持高贵。人类希望猫是萌的,却又会将猫弄成猫不喜欢的样子。

看到新闻的当时,许飞养的英短就坐在它旁边,那段时间猫刚被剃成了板寸,照到镜子都蔫蔫的,估计是“嫌弃自己丑”。想到人和猫和脱落的毛,《猫的发际线》由此诞生。

 

许飞浸泡在平凡琐碎的生活里,讲讲那些一地鸡毛的琐事,手里握着老相机,不停定格。许飞兴趣爱好不多,拍照算一个,于是就创作了《老相机》。唱来驾轻就熟,拍照是记录,写歌唱歌也是记录。

 

做唱片

终于不用和一堆人开会了

许飞的过往经历,大家或许都不陌生,当兵、脱离唱片公司、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活跃在各大马拉松赛道……“音乐人许飞”始终都在主流视线中,但似乎和同时期的伙伴有所不同。

几乎每年,许飞都有单曲或专辑面市,而今年刚刚发行的这张,意义格外不同——第一次脱离某家公司,全部都由许飞和伙伴们自己决定内容。

“做唱片的时候终于不用跟一堆人开会了,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其实每一次能红的歌也不是开会开出来的。什么通告都不用上了,我就觉得真的好开心。”

 

当外界对许飞还以主流价值判断时,许飞已经走上了独立的不归路。此前有记者问她下一张专辑什么时候做,许飞的回答是有钱了就做,记者惊叹,你怎么这么穷?

“我之前所有的唱片都是拿别人的钱做的,然后我每一张唱片都充满了遗憾。我现在想做的事就是,我有钱我就发专辑,我没钱我就不发。”

专辑如此,演出亦是。2019年春天,许飞第一次作为独立音乐人开了“堵在路上” Livehouse 巡演,此前各类大型演出的经验,在这样的场域里要被动清零,大部分乐队音乐人每天经历的事情,都是许飞的“第一次”。乐队要自己选,试音要和调音师沟通,和听众的距离无限拉近后,自然的状态才是上上策。

 

广州站,许飞也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困惑。满满当当的几百号人,挤到动不了,但大家都是安安静静地看演出,许飞在台上还以为自己的表演有什么问题。下台之后,她特地问巡演经理,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大家探讨一番,才发现是当天气温太高,许飞在台上汗都流到了眼睛里,更别说台下的观众,自然不愿意多动一动了。习惯的经验里,多卖票才是好,这场结束,他们的总结是,卖票以外,还是更考虑大家的现场体验。

 

这回到了最初定下巡演主题的初衷:“大家来看演出无非就是为了开心,我希望那些不是堵在路上的年轻人,就是堵在心上的中年人,在一场演出的时间里,忘记那些添堵的事。”

这趟巡演还完成了2013年许飞的一次承诺。那年的一次北京演出,许飞因为感冒嗓子哑掉,在台上几乎唱不出来。当时许飞答应,留着这场演出的票根,未来可以兑换许飞专场的门票。“还挺惭愧的,想想自己还挺不努力的,一句话过去了六年,这些年我一直惦记着。” 

目前许飞的工作室成员只有三个工作人员,加上各处找来的伙伴,他们一起从头学习,自己做专辑、跑巡演,许飞乐在其中,总算,迈出了第一步。

东北的酱缸

持续的马拉松

许飞工作室里的90后,在深入了解她以前,认为音乐人的家里岁月静好阳光明媚,院子里还应该有个很仙儿的秋千。而熟了之后,他们才发现,许飞养的猫猫狗狗在阳台上蹿下跳,院子里还有一只酱缸,许飞的爸爸每到固定时节,都认认真真地捣酱。

许飞十几岁就离开了吉林,不过家乡仍然活在她的胃里,家乡人的性格也还刻在她的身上,简单、直接。

很多多年前听许飞的听众,在音乐平台留言,说许飞变了,我不喜欢了。许飞偶尔看到,不知道怎么回答,后来在豆瓣看到村上春树相似的回答,豁然开朗:

“我认为自己不断发生变化是很自然的,所以,如果你对我最近的小说没感觉,我想那也是无可奈何的。因为你在小说中追求的东西,不可能永远和我追求的东西完全一致。但也许在某个时候兜兜转转,我们的思考又会很好地一致起来……”

听众想听许飞过去的歌,许飞不会因为那些歌太青涩而拒绝,但如果有人说你变了我不爱了,许飞会坦然接受,“我希望他们可以和我一直朝前走,但如果我们就半路分手了,我也不会觉得遗憾,因为我不能停下脚步。”

马拉松也不能停下。2015年开始,许飞平均一个月跑一场马拉松,2016年就完成了世界六大满贯马拉松。“马拉松赛道上极度枯燥,需要极度忍耐,肉体极度痛苦,真的需要不停安慰鼓励自己,不要放弃。放到音乐和创作里,我都会得到马拉松帮助,要不然的话,谁不是很容易放弃?我们都一样。”

街声 Q&A

SV:用三个词形容这张专辑?

许飞:平凡、有趣、热烈。这张唱片都是我们生活真实的样子。七首歌,每一首歌代表我看这个世界的角度,差不多七首歌构成生活的样子,没有哪首是我们自己凭空创作出来的。

SV:会尝试新的乐器创作和编曲制作吗?

许飞:我现在只用吉他,但是吉他有非常大的局限性,我也在尝试新的,比如键盘有很多功能可以辅助,我也在尝试。

下一步需要攻克的一个最重要的事,就是我自己参与编曲和制作,哪怕自己做的不够好,可以请比自己好的人来帮助自己,但是从下一张专辑开始,我不会再把编曲工作完全委外。自己写的歌只有自己清楚。

SV:接下来的计划是?

许飞:我们十月份会开始制作下一张专辑了。我大部分时间都自由支配,日常写歌写完了就丢到工作室的群里,一年下来可能会攒十几首。

SV:现在写歌跟二十岁左右的时候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许飞:越写越难。写歌这件事我觉得跟所有的事一样,如果只是做着玩,都是很容易的,现在大家都说爱这爱那,门槛太低了。到今天我会觉得,不进步的话就一直都觉得自己还不错,我觉得,但凡是对自己稍微有点高的要求,提出一个新的标准,或者希望能够做的更好,就比较难。

每年我都会有新的目标,也许那个目标离个人能力还很远,但更要努力做。

 

本文图片来源:许飞

编辑:冻梨,校对:外外

2019 上海 简单生活节

许飞

10月5日 15:20-16:30 梦想舞台

上海简单生活节演出时间表▼

 

手机端登录大麦APP

电脑端登录网页版大麦网

搜索“简单生活节”进行购票

 

总票代:大麦网

单日预售:320元

单日现场:380元

相关消息

2020/04/02

热写生:想轻轻松松地玩团,却不小心花太多力气

2020/03/19

魏嘉莹:你我都是夜空里的光

2020/03/06

晨曦光廊:最“烦”的就是这几个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