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eus忒修斯新曲《半衰期》:我讨厌这种情歌这种苦痛!

2020/01/22

2019年发行八首单曲、斩获大小比赛奖项的暖丧系哲学乐团Theseus忒修斯,在农历新年到来前发行新曲《半衰期》。

发行前,不少独立音乐圈好友都在分享一组话题#我讨厌这种情歌这种苦痛#,并在社群平台偷偷发布这首歌的副歌,造成不少听众“敲碗求原曲”的现象。这次新曲跳脱民谣风格,把大家最喜欢的情歌唱得很用力,并找来轻松派说唱诗人许时惊喜跨刀!

2019下半年发行《#ChillChillAllGood》的许时,一改轻松 Chill 叙写人生的风格,以说唱的重磅直白,加上Theseus忒修斯依旧沉思自溺的 Hook,让大家一秒想起所有不想记得的爱恨情仇。

“一半的再一半遗憾,

用一半的时间

忘记曾经费一半真心爱上的他/她”

向来以偏轻、偏软曲风为听众熟知与喜欢的Theseus忒修斯,在《半衰期》中,再次拿出对于科学研究题材的热爱。把用于说明物质浓度、经过某种反应降低到剩下初始时一半所消耗的时间,用来指涉感情的消散所需的时间。“真的让歌曲成形,也觉得到了能发行的程度,一直是去年夏天才完成的。” 主要创作编曲的翔煜表示,原先写好的两段歌词与旋律,一直无法配上一个好的主歌,一直到去年“霭霭微光像你”夏季巡演,为了想带着这首歌曲跟更多听众见面,写期末报告写出神的翔煜才拿着当时做量化研究的精神,重新写下两段主歌。

《The Next Big Thing 大团诞生》年终场,也在现场演唱新曲片段

“对我来说半衰期的‘一半’这个词,有很多重的意义。主歌跟歌名都是很科学性的,让这件事情本身听起来冷冷的,但浓度衰退的概念又跟情感的性质很像。情感很难全然理性地分析,最好量化的部分,应该都是时间的长度;最后情感让伴侣成为伴侣,是把两个人变成一个群体的过程。对于你我来说,都是把一半的人格与精神,分给另外一半人。”

于是,翔煜把这样看似冷漠而冰冷的字句,加上对于伴侣关系的思索,全部凑在一起。如副歌写道“用一半的真心换来的我们 / 却忘了另一半的世界跟着崩解。” 这首“非典型情歌歌曲”不断呢喃,表达个体间的分离与凝聚。

说唱风格 x 乐团编制

意外合拍的挎刀合作

从顽童MJ116大力在歌曲中表示自己“来自木栅”之后,木栅彷彿成了另一个说唱音乐的重镇。团里住在木栅的瀚元跟翔煜,就常在木栅遇上说唱明星们,也跟自己的许多同学们有了跨界的想法。“一开始要写这个歌的时候,就是跟喜欢说唱,也和在唱说唱的朋友们讨论怎么玩比较好。” 于是在歌曲当中放上一段说唱歌词,从一开始创作这首歌曲的时候就决定了。然而大家对歌曲想法没有讨论好,于是无疾而终。

“小时候很常听说唱,但我好像真的没那么会唱……” 主唱小正作为中学会不停听说唱音乐抄写歌词的嘻哈仔,对这门艺术却依然没有什么把握。但翔煜没法写得出、小正也唱不太好,于是这首歌就尘封在 Demo 阶段。直到巡演前,当时正在当兵的吉他手 Linus 问其他人,有没有听过他战友的歌曲。大家还狐疑究竟是何方神圣,结果一点开歌曲连结,竟就是许时。如果没有当兵的机缘,让无法让这首歌能以当初设想的型态,重新被听众听见。

“这次的合作真的很有缘份,也很特别。” 鼓手禹丞表示,过去就已经有多首单曲,曾经找来身边许多乐团、音乐人好友合作,但第一次找来风格差距这么大的 Rapper 合作,对双方都非常的新奇。

 轻松派说唱歌手许时,首次跨刀乐团合作

当Theseus忒修斯与许时首次讨论到这首歌曲时,仅是用歌词与 Demo 来交换。但许时在一个 Bridge 的长度里,便写下了细致又爆炸的情绪,让大家在第一次收到许时写的内容时赞叹不已。对这首歌曲是否要用哪个心境或角色来写,在一开始Theseus忒修斯并没有直接明确地和许时说,“单纯因为音乐与文字,就让两个不同风格的词,完美地用不同的距离与角度,说明这个故事。Rap 非常流畅,又很直接。” 翔煜表示。

“这首歌蛮有趣的,并不是我平常会唱的那种风格,但好像也完全不是Theseus忒修斯的风格。” 多以 Chill 风走跳江湖的许时,这次合作又同时开发了不少的语气与情绪。翔煜在配唱时,不停与录音混音师啧啧赞叹,对重磅饶舌的加入非常满足,对许时能收能放的感染力非常着迷。“说唱歌手都用几个八拍来沟通,结果大家一直问我是第几小节?” 许时在录音时,跟大家分享了不少他在制作个人专辑时发生的趣事,工作十分迅速且融洽。而许时也用多种语气风格切换,让这一首歌在延宕多年后,能一气呵成地完成,成功变成重击听众的情绪之作。

消退有时回首有时,眼泪毫无防备留下,才知道一切爱恨都不灭。

暖丧之间碰撞多时,针对乐团风格定位一直随着歌曲而流动的Theseus忒修斯,曾经选择怒吼潮湿阴郁的内心独白,也为了所有听者唱下一句句陪伴的暖歌。歌曲在光谱中来回摆荡,又唱出了一首剖析细腻却残忍的歌。

“之前夏季巡演到这几次的演出,听众其实都蛮喜欢的,虽然只有一小段 Unplugged 让大家闻香。” 吉他手 Linus 表示,在巡演三次安可中,首先上台弹着木吉他感受这首歌曲的是他与小正。“搞不好大家看了歌词又不喜欢了吧哈。” 鼓手禹丞玩笑道。2019整年高速航行的Theseus忒修斯,将带着沿途所见的种种情绪,把歌毫无保留地唱给每一个听众。

 2019年七站巡演的小彩蛋便是不插电版本的《半衰期》,此时台下的观众尚未知道歌名

“我想就跟物质浓度的半衰期周期很像,负向情绪可以用时间消退,悲伤也会退去。但它不可能完全消失在你心里。” 翔煜最后突然又认真地对歌曲做出深度的自白。“我相信我们依然可以歌唱,将那些不好的情绪,随着眼泪从听众身上带走。就留给我们就好,这样对于歌唱与创作的我们,就是最弥足珍贵的感谢。”

听众们或许要亲身聆听后,才能告诉Theseus忒修斯,歌曲的暖丧间,是否都能带来更真切而深度的陪伴了。

进入Theseus忒修斯的街声主页,试听新作《半衰期》

相关消息

2020/02/24

We Live @ Home!DouLive 沙发音乐会街声专场

2019/12/27

无需被定义,不断突破自我,刘柏辛Lexie 全新创作专辑今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