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我爱的乐队能重组吗?

2019/06/14

撰文:冻梨

2018年年底,在贫困县扶贫的Joyside吉他手虹位回到北京,和乐队一年一度重聚School。School老板刘非过几天被贝斯刘耗通知:“我们重组了啊,你来负责。”刘非此前从没听过乐队提到要重组,但也不惊讶,一口答应。

虽然对他们来说整个过程毫无波澜,但消息一公布,在乐迷中仿佛掀起了惊涛骇浪,乐队诞生十周年之际Joyside回来了。

Joyside出其不意,达达也继而投下炸弹,即将重组出演音乐节。

不少朋友趁此机会许愿热爱的乐队重组,我们找到一些音乐人和乐迷,看看他们心中的有生之年系列都是谁。

 音 乐 人 组

Manic Sheep:

主唱 Chris::强迫女孩

从Space Cake一路到强迫女孩都很喜欢黄雨晴,个人魅力很强大。在台北Revolver一起演出至少有四、五年以上。现场演出实在太好看了!!

鼓手 小白:甜梅号

我听独立音乐的启蒙乐队,也影响我往后的听音乐品味。2007年底,一次在我的堂哥唯祥家中(唯祥是我另一支乐队落差草原WWWW的主唱),正在播放他们当时新发的第二张专辑《谢谢你提醒我》,当时的我没有听过任何一支 post-rock / instrumental 乐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音乐,对于这样纯器乐及长篇的曲式很喜欢,于是不久后也跑去唱片行买了一张新专辑,并且几乎整个高中和大学的时期都会不断听。

上一次看是2014年11月8号跟开心一起约去看他们在台北Legacy的专场(当时已改名为微光群岛)。我们以前都是甜梅号粉,也是在甜梅号鼓手孟谚经营的音乐教室里认识的。

吉他 杨浩:Boyz & Girl

成员们现在各自的乐团都有很惊人的发展,创作方向都不一样,但想到斑斑、Jon、国国和尊龙曾一起在这个乐团里就感觉相当的有趣。

贝斯 张开心:透明杂志

鼓手打鼓很帅,喜欢现场乐团与观众的互动。

和平和浪吉他 小雨:隐藏

他们永远是中国说唱的大哥,非常有地位,当时做的歌flow也好beats也棒,我不玩说唱但是一直很喜欢这种风格,但除了隐藏没什么让我印象深刻的华语说唱了。

特别遗憾没看过现场,他们活跃的时候我大概刚上高中吧,后来在北京待过一段时间就听一些“哥哥”说他们各种牛逼,我也没亲眼见过。

星号69乐队鼓手 李源:虹乐队

 其实是先听到张震岳改编的版本后,才知道的原曲。怎么说呢,80年代的齐秦怎么都好

说白了就是好奇。乐队成员像是齐秦、江建民、涂惠元、刘天健、钟兴民、王文清等等,全是华语乐坛响当当的人物,这些年各自在流行乐坛摸爬滚打,大多担任编曲、制作之类的幕后工作,几乎可以说由他们亲手塑造了华语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很好奇如今再把大家凑到一起,能碰出什么火花来。也许江郎才尽?也许返璞归真?

花招鼓手 天天:

想看达达、花儿(仅限前两张专辑的那个花儿乐队)还有鲍家街43号。推荐达达《巴巴罗萨》,花儿(仅限前两张专辑),鲍家街43号《我真的需要》。第一次知道他们是在唱片店,当时国内的摇滚乐队就那么几支,也就他们解散了。

后来对他们的音乐也不怎么感冒了!人总是要变的。听花儿的时候我17岁,刚丢了钱包,心情很糟糕,谢谢那些令人躁动的歌曲一直陪伴着躁动的我。

鬼否主唱 王易玄:巫毒小子

杭州以前有一支叫巫毒小子的乐队,他们主唱老唐是个妙人,挺有才华的,那时侯听觉得歌也蛮灵的。

八年前我大一刚进美院的时候在豆瓣搜杭州乐队,在美院看到了他们,是当年的校园偶像。

灵魂沙发:

吉他手 大便:透明杂志

我人生中买的第一张实体CD就是《我们的灵魂乐》这张专辑,觉得他们的音乐真的有灵魂。

他们有一种不羁的态度,音乐不像是其他乐队干干净净的那种录音,更像是在听现场表演,比如会出现吉他没按好的杂音等等。但我很爱那些东西,这反而让音乐更有生命力。

当兵收假时的火车上,耳机里会循环播放《世界还是毁灭算了》,释放一些负能量。

贝斯手 亨利:Feedback

第一次听到是在他们练团室隔壁练团,Solo的时候觉得天啊这Solo也太好听了吧!!而且他们的歌词很有画面感。

贝克小姐主唱 筱卿:自然卷

很喜欢魏如萱也很喜欢奇哥!组在一起简直1+1>2。

《修鞋的阿伯》是跟高中最好的朋友一起练的歌,表演过好多次,也因为这首歌认识了自然卷,认识了魏如萱和奇哥,并从那时开始喜欢上他们!而到了现在还是偶尔会和不同的搭档表演这首歌。

 乐 迷 组

 LQ崽:At 17

错过了2017年底的复合演唱会之后再也不可能看到了,是永远的遗憾。

小时候看《麦兜菠萝油王子》,可能也没怎么看懂,但是看到麦兜和麦太在海边跳舞,背景音乐一响起来就哭了——是At 17翻唱的《我的心里没有他》,当时我有一台只能存二十来首歌的MP3,里面都是飞轮海或者SHE之类的青春活力歌曲,只有这首歌一直留着没删,到现在我都认为这是最最最好听的版本。后来在电视上看到Twins和At 17一起开演唱会,两个短头发的女生,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跟当年走甜美少女路线Twins组合完全不同,觉得太酷了吧,然后就牢牢记住了她们。 

我经常失眠,有很多想法会在脑袋里打架,《请你不要睡好吗》陪伴了我很多个这样的晚上。后来再听这首歌,也会很想对Ellen说声“请你不要睡好吗”,我好想你。

MQ:

坡上村、透明杂志、The Lee's、19、拜金小姐、佛跳墙、Hush!、yourboyfriendsucks!、那我懂你的意思了……反正都是想想了,那不然再加上顶马、与人、甜梅号吧,谁不想看他们重组呢。 

每次在被问到最喜欢哪个乐队的时候,“透明杂志”这四个字都会立刻闪现进脑海。我听透明杂志并没有很久,甚至从来都没有看过他们的现场。所以我格外希望可以看一次透明杂志的现场,特别像梦。

至于顶马、与人、甜梅号……他们更加遥远,就像是那种历史书里的乐队,然后我就会很好奇,如果不在说传说里,他们会是什么样呢?如果他们继续创作的话,会写什么样的歌? 

Lichtzwang:便利商店

达达重组的消息出来的第一时间,我脑海里最先怀念的是便利商店。写作业的时候偷偷收听FM电台,认识了他们,觉得简单纯粹。第一次听他们的歌是《放风筝》,买了《FiveStar》这张专辑放家里压箱底。第一次因为喜欢一首歌买了一张专辑。

他们不是达达,主唱彭坦依然活跃,也不是五月天,长命到敌过时间,但却正因为如此永远能轻而易举用一两首歌就能把人带回去,带回刚开始听乐队的那个十几岁的青葱岁月。

Curtis:巨大的轰鸣

2016年的巡回唯一大陆场次是珠海,奈何距离遥远,错过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巨大的轰鸣才华横溢的主唱王之佑变身为Leo王,Rapper之路一帆风顺,成立了夜猫组,入围了金曲奖,看过Leo王的说唱现场,非常有趣,舞台表现力极佳,而始终没有机会看到他作为摇滚主唱的样子了,那个不那么吃香的乐团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巨大的轰鸣成了哑炮。

朋克、蓝调、饶舌揉成一团,编曲搞怪惊喜,再加上随性、戏谑又真实的歌词,这些造就了巨大的轰鸣有一种第一次听就让人着迷的独特魅力。

《靠腰毛里森》是关于一只不听话的猫毛里森和傲娇猫奴王之佑的故事,从“头也不回的滚蛋吧/有种就不要回来”到“好啦/灯开着你快点回来”,而终于有一天毛里森消失在这座城没有再回来了,前段时间Leo王发行的个人专辑中的一首歌《嘿 Morrison》,歌词里一种意想不到的延续,“这首歌写给我亲爱的Morrison/想着你就像是在回忆我的青春/你那纯净的灵魂/如果真的会有来世/就让我还给你吧”,以轻松的口气唱出的都是真情实感啊,有养宠物的人必定能体会这份联结。

小琦:yourboyfriendsucks!

 

看到 YBS! 的队名还以为超凶,没想到悦耳又流行,听久了竟略带伤感。作为一支擅长自我贬低的乐队,遭人唾弃似乎是他们最大的理想,净制造些“我们就是胡乱搞搞”的印象。在这个人人都想往前冲变伟大的年代,需要这种拼命拖后腿的家伙来平衡。

算是丧气青年钟爱的那种盯鞋,音墙不猛,中德英粤四语写的歌词还都情情爱爱的。以及乐队吉他手,总被误认为是Chinese Football成员的漫画家史悲。 

乐队发行唯一一张ep随即解散的那个夏天,我在一家音乐影像公司实习,通勤路上经常循环《波兰首都是上海》,人为地给“这首歌”和“这伙人”加上了连结。去年跟实习时的同事一起去混凝草,回程高铁上忍不住又听了一路。

HuangYao: 哪吒乐队

想看看经历过更丰富的人生经历后,他们重新开始写歌会选择一些什么样的命题和表达方式。

2015年9月19日听了他们的专辑《他在时间门外》。《情歌》、《小分队》、《浪费了》、《U ARE SO GREAT》、《环形公路》……他们的每首歌都是我的最爱!

大概是工作一年以后,开始对自己的职业产生抗拒和怀疑。许多次白天下班,坐在机场巴士上从机场回到市区,在高架桥上可以看到猩红色的巨大晚霞和团朵的白云交叠映照,天空之下是一圈又一圈的立交桥,不仅怀疑自己在择业这件事上是否做对了选择。那时候经常循环的歌就是《环形公路》——“你觉得恨却离不开”。

“圈的尽头是另一个起点/他们不停地跳进这个圈”,希望未来的人生少一些犹豫和懦弱,自己更勇敢一些。

loveisbug:顶楼的马戏团

 

2013年在浅水湾一楼的那场《谈钞票伤感情 谈感情又伤钞票又伤感情》专辑首发演出之后,好像就没再看过顶马演出。那几年我感觉到随着年纪增长,看演出太累,几乎不再奔波各个Livehouse。顶马,想看的呀,无论我们最后变得多老。为什么想看他们重组?因为他们是顶马。

大约是2005年,在哈雷酒吧。调音台前靠墙有一个破旧的落地空调,空调前放着一张木头桌子,我坐在桌子上看顶马在台上唱”世界朋克金曲”TOP10,《娇娇》,《Mammamia》。空调呼呼吹,顶马演完我身上的T恤可以拧出汗水。

他们好玩,他们真心,他们不正经,他们正经。

《向橘红色天空叫喊》,无论何时何地听到,总能勾出眼泪。笑,笑出眼泪。哭,哭不出来。 


你希望哪支乐队重组?在评论区许愿吧,实现了记得来还愿哦!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冻梨

校对:一点点

相关消息

2019/07/18

独立音乐人做代言,能为品牌带货吗?

2019/07/11

挑唱片也看脸?这些封面让人一看就想听

2019/07/05

这些音乐人,谁是vlog宝藏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