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音乐人,谁是vlog宝藏博主?

2019/07/05

撰文:卡洛斯

“我是孔一禅,现在第一次用这个名字做视频,跟大家见面。”

旅行团的第一支vlog拍摄于2018年。首次出镜的团员们十分拘谨,甚至会下意识地回避镜头。和第22期vlog《旅行团眼中的“对手”》彻底放飞、让人笑掉头的状态判若两人。

图片来源:旅行团vlog 022《旅行团眼中的“对手”》

过去一年多,vlogger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长,这其中也包括许多独立音乐人。我们找到了旅行团乐队主唱孔一蝉、Chinese Football主唱徐波、Theseus忒修斯,聊了聊如何拍vlog、用什么拍,以及他们最喜欢的vlog。

旅行团乐队孔一蝉:主动出击捕捉有意思的事

 图片来源:旅行团vlog007《走街串巷逛厦门》

2009年,旅行团拿着DV一路拍摄了巡演的过程和不为人知好玩的事情,叫《巡演日记》。当时这个形式还不叫vlog,视频网站才刚开始普及。

图片来源:旅行团《巡演日记》

2018年9月底,准备简单生活节时,我重拾起拍摄记录的兴趣。想让自己去保持对生活的敏锐度,得主动出击去捕捉有意思的事情,顺带也能给大家了解除了做音乐以外乐队的生活状态。

我多数情况下用自拍杆,没有使用稳定器,因为我觉得稳定器会破坏掉走路自然的颤动,让画面变得不自然(其实是稳定器贵不想买)。剪辑制作我只会用手机上的剪辑APP,同时几个来回换着操作。

 前几期vlog中,孔一蝉没有自拍杆,全靠手持(图片来源:旅行团vlog 002《蝉蝉带你逛柳州》)

我比较关注吃的方面,我喜欢走街串巷吃东西,去到一个城市,先打开大众点评,搜索附近好吃的。碰到有意思的店,我会先征求别人是否同意入镜拍摄,也尽可能避开特别是一些情侣镜头。我会担心万一拍到别人约的是第三者,那是要人命的。

旅行团的vlog常常始于嘬粉,网友迷惑:一开头又是粉,还以为是上期……(图片来源:旅行团vlog 003《上海简单生活节(上)》)

拍了20多期,很多也摸着石头过河。刚开始是根据素材来组合故事节奏,也有设定好主题去拍摄,设定好的反而不太自然,所以我还是基于素材内容来确定最后的主题。我不想给自己太多压力和功利性,自然呈现一个状态就好,喜欢看就看。

 图片来源:旅行团vlog 009

短短的时间内,能够让人很立体全面地感受到拍摄者想表达的一切, 这恰恰是vlog的魅力。拍vlog和音乐创作之间是一样的,从灵感降临—视频记录—审素材—剪辑—呼吸口节奏—到最后的呈现,最需要的是创作者的用心用意。

 图片来源:旅行团vlog 012《公路年会》

Q&A

私人设备清单

iPhone、自拍杆

软件

VUE,猫饼,InShot

最爱vlog推荐

旅行团vlog的005。

那期是设定了一个“你问我答”的主题,我们在网上甄选了乐迷的问题来回答,还蛮好玩的。

最想尝试的vlog

水底下跳舞,半空跳伞唱一首歌。

Chinese Football徐波:我喜欢看李永乐和手工耿

我理解的vlog是一种视频日记,而拖延症的我似乎很少能按时记录和发布,所以觉得自己不算是严格的vlog创作者,只是习惯用手机拍照拍小视频。有时候视频素材攒多了不用很可惜,就会尝试剪成一个小片子。

《清醒白日梦》的MV是第一次尝试,一口气把积攒了两三年的风光素材用掉了。

《清醒白日梦》MV

最快的一支vlog是家犬日记的宣传片,一镜到底然后倒放,扔手机iMovie里加个音乐,完事。前后不到半小时。

最有挑战性的vlog是拼接《游戏开始》的网友翻唱视频。其实所有人弹的速度和音高都有差异!各种微调才对上,已经忘记具体怎么操作的了,时间花了很多很多!

我没有固定的工作流程,平时积攒一些素材,再思考怎么用一个逻辑把这些素材串联起来。

唯一的例外是今年春节的拜年视频,先构思剧本,再分配给身处异地的乐队成员,分别拍摄自己的部分,最后我这边来汇总。出来效果还是蛮土味的,如果当初拍摄标准和场景选择再严格一点应该最后效果会更好。

 

一般没有压力逼着我一定要去做视频,所以不会主动去找灵感。我做音乐的方式跟做视频其实很类似,就是积攒很多素材,然后再来组织这些素材。

在最近的vlog中,团员们聊了大家当年的高考分数和一些有的没的。到最后,徐波久坐腿麻,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

Q&A

私人设备清单

iPhone XR

大疆手机云台osmo2 (但拍过几次live之后觉得出门带着太麻烦了,就放弃了)

软件

iMovie

最近推崇的一件vlog神器

osmo pocket

vlog/vlogger推荐

更生仔(schoolgirl byebye),没有什么做作的东西,就是带有感情的叙述。

不知道李永乐老师和手工耿那些算不算vlog啊……我很喜欢看。同时我很明确自己讨厌什么,就是汇报自己中产阶级的享乐生活的那类视频。

最想尝试的vlog

美食 

Theseus忒修斯:一天跑三地,拍摄快闪vlog

 

追溯第一次拍摄vlog,可能是中学。班里参加交通安全宣导影片竞赛,结果讨论了三十分钟,没一个人想要淌这浑水。最后作为班长的翔煜,只好伙同可怜的同学拍摄人生第一支vlog……

后来开始弹吉他、写歌、看电影,产生了影像创作的小小憧憬,玩团之余也喜欢拿相机拍。 

2015年,我们第一次离开台北演出,去台南演户外的舞台,可说是血气方刚的一趟旅程。回到台北之后,剪成一个短短的旅游片。后来若是有出门表演,也都会想要拍摄一些片段,养成一个反正都去了就拍多些的习惯。

图片来源:Theseus忒修斯

单曲《如果我们都是繁星》发行前,我们讨论了很多宣传的方式,最终决定用快闪演出的vlog作为MV。

本想要一周到一个台北的景点快闪演出,但生性害羞的我们最后改成一天跑三个地点快闪。在机场、车站,都会遇到保安人员的关切,只能硬着头皮唱歌,抱持着随时拔腿狂奔的准备。

最尴尬的是台北车站遇上喝醉的阿伯一直贴着我们一起唱歌,太过热情害得我们不知所措,主唱小正就越唱越小声…

 《如果我们都是繁星》MV

现在主要都是跟着乐团演出或者录制新歌的活动侧录,不会特别设定一个想要纪录的片段。也可能今天出门演出,相机就会一直开着对着团员们,回头看看有趣就留下。

2018年10月,在台北四四南村的Simple Market演出,也同样用vlog记录了下来(图片来源:Theseus忒修斯Facebook)

Q&A

私人设备清单

相机:Canon 70D、iPhone7/8

镜头:Sigma的18-250旅游镜、50mm F1.8

收音:ATH-AT9911

三脚架/稳定器:手持屏息以待。

补光:翔煜姑姑同学会交换礼物换来的小灯(感谢亲友支持),挺亮也可以调整光的K数,在补光上非常实用!

软件

Final Cut、iMovie

vlog推荐

我们的第一支vlog。

那天我们唱了一个小活动,表演在淡水那儿,第一次整团逛老街,明明初中逛到不想再去的地点变成挺有趣的,后来看Vlog也会想起这种有演出有踏青的生活片段。

 图片来源:Theseus忒修斯

如今,不必非花高价购买专业设备,人人都可涉足其中,随手用手机拍摄视频。vlog走红的关键,或许不在于设备和明星,而是观众。有足够多的人,愿意花时间看个人化的非专业的内容。vlog正在提供一种新的方式,让粉丝们史无前例地接近喜欢的音乐人。

忒修斯即将开始夏季巡演,戳这里即可购票

相关消息

2019/08/07

七夕婚礼歌单,不播不嫁

2019/07/18

独立音乐人做代言,能为品牌带货吗?

2019/07/11

挑唱片也看脸?这些封面让人一看就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