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夜晚,在靡音馆尽情摇摆

2019/06/12

撰文:肉饼

午夜靡音馆

日期:2019年6月9日

时间:20:30-23:00

地点:北京五棵松MAO Livehouse

比起燥热的下午,晚上的五棵松多少凉快了一些,沿街的酒吧也传来了吉他弹唱的声音。快到八点钟的时候,MAO Livehouse的门口慢慢开始排起了队。来往的路人也渐渐凑到MAO的门前。这时,已经完成试音的叶凡出来拿了一趟外卖,一身Vintage风格打扮的他顺便也和前来看演出的朋友聊了一会。一个路过的阿姨向我问了问演出的内容。“摇滚?是不是特别吵的那种啊?”今晚的主角—— Nocturnes曳取叶凡付豪杜星莹,几个风格多变的独立音乐人,似乎和“势大力沉”的硬摇滚不太沾边。海报上“蓝、紫、黄”的色块,魔方、弹吉他的人和吹萨克斯的大象,七零八落的物品,都为即将在此进行的音乐会渲染了梦幻的色调。“午夜靡音馆”,演出的名字给了几个人的风格更为恰当的概括。

走进MAO Livehouse的场地,乐手们的设备已经整齐地放在了台上。距离演出开始还有一段时间,除了来回走动的工作人员,一向守时的曳取二人组已经出现在了舞台边。他们即将第一个登场。在此之前,萎度和大卫刚刚完成了乐队的欧洲巡演,曳取以“城市景观”为主题,将兼具迷幻和中国风的独立电子乐带到了欧洲。

八点半一过,工作人员就绪,MAO场地内减弱的背景音乐便立刻被曳取强有力的采样所覆盖,几分钟前还分散在场地各处喝酒聊天的人们此刻都聚拢了过来。大卫率先登场,先是播放了采样,然后背上琴,以“招牌式”的舞台动作弹起了吉他。与上次见面不同,今天他选择了自己的另一把Fender Jaguar系列。伴随着强劲的低音鼓点,萎度也上台了,还是熟悉的嗓音和干练的短发。事实证明这次选择在intro中登台的设计效果不错,台下很多新观众都对他们的出场发出了“wow”的赞叹。今天在场的甚至也有踮起脚,半捂着耳朵的小朋友,一边喝着橙汁,一边对妈妈说“希望长大以后能像外国人叔叔一样弹吉他”

 曳取二人组的打击乐合奏

台上的大卫很快就汗流浃背了,每一次甩头和摇摆,他的汗珠都清晰可见,这也让曳取的作品听上去更具动感。从英文版本的Any Kind Of Mood到Shutter,他们既表演了以往的经典曲目,也为观众呈现了全新曲目Poetic Irony和Countdown。表演中途,两人先后拿出了鼓槌,携手在打击板上完成了合奏,两种音色和节奏相辅相成,既像是实验音乐的创作现场,也像具有中国特色的擂鼓动作。熟悉的电子音色和大卫经典的吉他旋律,搭配令人耳目一新的编排方式,每一首歌都像一个独特的梦境,而等到每首歌的尾声停止,两个人又回归了礼貌和开朗的一面与观众互动。

叶凡被安排在了曳取之后登台演出。前面几首歌都相对简单而轻快,叶凡也时而摘下吉他,甩动长长的卷发,带领观众一起随音乐晃动起舞。真正的高潮出现在了《Dream Of Love》(又名《Her Name Is Red》)旋律响起的时候。叶凡对台下观众说:“这首歌是我在一次美梦中突然惊醒之后写下来的,想表达一下我的失落感。”军鼓进入的一刻,观众们可能会觉得格外熟悉;但等到真正开口,歌词却又令人陌生而惊喜。相比中文的歌词,英文版本的歌词也更加“迷幻”,更像是梦中的呢喃。令人想不到的是,这首惊艳的歌曲却成就了叶凡今晚最大的插曲——由于紧张,叶凡记错了演出的曲目顺序。《Dream Of Love》也因此被提前“释放”了出来。幸运的是,英文版本的《Dream Of Love》在街声网站上就可以听到。

后面登场的付豪和杜星萤,也都为台下的观众呈现了不错的作品。付豪先后使用了合成器、MIDI萨克斯和吉他等多种乐器进行演奏,将自己的编曲天赋展现得淋漓尽致,独特的唱法也令人对其唱功赞叹不已。在台下,之前表演完毕的曳取、叶凡也都和各自的朋友安静欣赏。

付豪和他的MIDI萨克斯

年轻的独立音乐人在线下演出中的创造力,那些令人不禁翩翩起舞,或者慢慢随节奏摇摆的鼓点和旋律,都让“午夜靡音馆”成为了喧嚣商业区中供乐迷纳凉的绿洲,清爽又迷幻。

 

摄影:肉饼

编辑:冻梨

校对:一点点

相关消息

2019/08/16

多年后在万人场地,会怀念这场200人的演出

2019/08/05

海拔最高音乐节,高反也拦不住的热情

2019/07/29

Theseus忒修斯:不需要成为太阳,繁星闪烁已足够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