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都不学习了?杭州高中生办音乐节,一搞就是八年

2019/05/07

撰文:小沃 

17岁的你在干嘛?做着王后雄习题还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在杭州有这么一群00后未成年人,用自己的力量办演出、拉赞助,做起了一场属于高中生的音乐节,阵容全部来自杭城各所高中。

这个叫做“浮力”的音乐节,到今年已连续举办8年,成为了无数杭州高中生共同的回忆。或许技术不太好,或许原创还很尬,或许大部分观众都是第一次踏进 Livehouse,但舞台上的汗水和热血,台下的悸动和懵懂,青春只有这一次啊。

2018浮力音乐节回顾,来看真正的00后鲜肉

我是2019年杭州浮力音乐节的主策划小沃,也是即将入读纽约大学的高中生。

 

大家可能对浮力音乐节还比较陌生。如果你在杭州上过高中,或许就会有所耳闻 —— 我“浮”是一个在2012年暑假由杭州高中生发起的音乐节,希望通过给更多的高中乐队搭建舞台、促进当地高中生音乐社群的发展。非常幸运,本节持续8年延续至今,2019年的夏日也将如期举办。

我是一个“资深”金属乐迷。虽然刚刚18岁,我爸口中所谓的“敲破锣类型音乐”我已经连续听了7年。我的第一位吉他老师很喜欢金属音乐,在某日课上他掏出手机分享了一首我前所未闻的歌曲:来自超载乐队的《祖先的阴影》。听了之后可以说是难以忘怀!好Evil!怎么会有这么 Evil 的音乐!(虽然当时11岁的我并不知道 evil 这个单词,现在回忆起来就是这个感觉了)。

我在杭州长河高级中学念的高中,但由于我选择出国念大学,在学校呆了一年多就不大去了。学校里倒是没人听金属,不过也正常,我从小到大也没遇到过几个的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金属头。不过校内音乐氛围不能说差,有自己的乐队,也有蛮多人参加艺考走音乐的方向,其中不乏有资深爵士乐迷,也会有天天买黑胶唱片的朋友。

 卧室一览

在高一的某一天,我在学校的公告栏里看到了浮力音乐节的海报,海报似乎是蓝色的,细节我已不太记得,不过这张海报是我对浮力的第一印象 —— 某个与高中生有关的音乐节。第二印象就是感觉蛮牛X的,高中生就能办音乐节,听起来超厉害。于是乎我回到家就开始网上冲浪,搜索了一下相关资讯。很巧,当时的2017浮力音乐节要招募执行组了,我兴致冲冲地扯了个简历就交了,然后被拒绝了。

虽说当时被拒绝,我对浮力的兴趣倒是没有被削减。2018年,浮力的主策是我校学姐,她知道我略懂设备,就这样我进入了乐队组帮忙,负责和各个乐队对接流程、设备这方面的工作。再后来经过多方面考虑,我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可能是工作人员中时间最充裕的,于是我就接过了策划大旗。

2018年的浮力也很顺利地在杭州 Mao Livehouse 如期举办。到场观众有四百多人,大部分是高中生,也有些大学生和少量家长朋友。现场非常热闹,虽然高中生乐队的技术没有很好,但是可以从各位表演者的律动和演唱力道感受到他们的自信和热情。

 

观众朋友们也很开心,可以观察到场内前排有一定数目的舞动爱好者。总之大家该唱唱该跳跳,该咋嗨咋嗨,气氛相当活跃!谁不喜欢派对呢?当然,作为工作人员的我们也很享受办节这个过程。

高中生音乐节不乏出现一些学生原创乐队,像是2018年来参加过浮力的性觉醒,他们创作了一些有意思的摇滚音乐;也会有说唱选手(隐约感觉我国孕育了大量高中生种子说唱选手),还是很受大家欢迎的。浮力音乐节非常欢迎原创乐队和音乐人,引用我挚爱乐队“反复攻击小明”的歌曲《搞乐队不玩原创的生儿子没xx》,共勉!

办这个音乐节其实也不复杂,我们的策划、执行团队大约有十七个人,有大学生也有高中生,有在国内的、在国外的以及即将去国外的。一般暑假一届音乐节结束,就会为下一届凑人,等人凑齐了,基本会开始筹备浮力音乐节,如节前的预热活动等,时间还是非常充裕的。

因为浮力音乐节在杭州高中生圈有一定的知名度,金主爸爸对我们这些小崽子也很和善。大部分高中生乐队听说了“浮力”也会选择报名,因为能给高中生乐队的舞台的确不多。票务这方面,往届看来高中生对于音乐节这个活动还是有蛮大热情,如果自己有朋友来演出都会结伴来捧场。

有没有参加过浮力的人后来真去做了音乐?当然有!我的编曲老师小柒2015年-2018年都来参加了浮力音乐节,虽然他没比我大几岁,但他已经做过 Schecter 吉他的大陆代言人,现在在浙传念书,同时在做死核和后摇音乐(欢迎关注 Lieto the Silence,我眼中杭州最残酷的乐队!)

2018主创团队合影,全部都是学生

2019年7月,杭州 FREE 浮力音乐节即将在 Mao Livehouse 开燥,距离“浮力”这个名字的诞生,已经整整8年了。别看现在00后的我们自在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早年还曾有在警察局工作的家长,不放心孩子参与奇怪的活动,在 Livehouse 楼下布控。

第一届浮力音乐节时,杭州外国语学校选送的一支女子乐队,当时惊艳全场。女主唱蒋瑶佳一头帅气的短发,唱着自己的原创歌曲相当惹眼,下了台后许多少男少女抑制不住心中的小火苗去休息室堵人,在那个没有微信的年代只能互相留下手机号。蒋瑶佳多年后参加《中国好歌曲》,进入了音乐圈,才知道她是香飘飘集团的千金……

8年来,“浮力”创造了杭州高中生音乐无数个经典的瞬间,第一届创办的前辈们,早已进入职场,不知是否还爱着音乐,或是偶尔会想起曾经疯狂的夏天。但接力棒一直在传递,在交接,有一天我们也将长大,但有无数青春热血的少年不断加入,浮力永远年轻。


“我音乐,我存在”,是街声大事为乐迷们准备的栏目。

如果音乐对你的意义不只是一首首歌的旋律与歌词,而是与你脑中的某段记忆融为了一体。音乐起,相关的人、事、物随之复苏,纤毫毕现。那么,请将这些故事分享给我们,分享给更多人。我们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来稿,一旦采用,奉上丰厚稿酬。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本文图片由浮力音乐节提供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9/04

街招儿|你注意过自己的音色吗?不插电演出秘籍揭秘

2019/07/30

手记|野外合作社:用耳朵看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