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歌中带烟,“烟不离手”的独立音乐人

2018/01/24

以下有几首“带烟味儿”的歌,建议你随意点开一首,边听边往下看,看这些歌曲的创作者写歌时的故事以及他们与香烟的“羁绊”。

PS. 未成年人不要模仿哦!

“日子一天天过/路慢慢走/荒废的日子还那么多/藤椅上的狗啊/向往自由/却看着他烟不离手”

 “有没有那么一个晚上不停抽烟/终于是认不得自己”

 “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说走就走/我有的是时间”

郭力玮

无妄合作社 吉他/主唱

无妄合作社,自2016年成立以来在台北、基隆与台东等地进行创作,他们的音乐以朋克为基底,融合蓝调、民谣与油渍,并略具 indie-pop 元素,观众一边冲撞一边怅然落泪,是现场演出的常见景象。2017年11月发行首张 EP《逃脱时间的锁》。

 

郭力玮(摄影/范滚滚)

我第一回抽烟大概是小学六年级,当时在教室的后走廊跟一群同学一起抽,从初一初二开始就天天抽了。最多的时候,应该一天抽个三四包,因为没事干。

写歌当然烟不离手,但排练室一般都禁烟,所以只有休息会抽。《开店歌》的创作过程很长,要说抽了多少烟真是数不清了。故事的话,大致上是我在两年前跟一位好朋友经营了一间咖啡店,那段时间的生活、想法上的矛盾、周遭的人事物给我的感觉、反省。

我印象最深的关于烟的歌,是万能青年旅店的《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来到自我意识的边疆
看到父亲坐在云端抽烟
他说孩子去和昨天和解吧

就像我们从前那样

因为里面的这根烟抽得太百感交集了。

演出前演出后都烟不离手,无关 social,就是个习惯。有时遇到要熟不熟的人,一阵嘘寒问暖后尴尬没话讲,一阵安静只顾着抽手上的烟,这种尴尬的氛围我觉得最有趣,顿时烟变成了主角。

我从没想过戒烟。

朱七

朱七,男,双子座,音乐人。出生于浙江省温岭市石塘镇,海边渔村,常居杭州。收藏木吉他与 CD,流行音乐爱好者。共发行《乌鸦少女》、《我们I》《我们II》等六张专辑。

第一次抽烟是1996年年底,大一,第一个学期末。所有人都说高考后上大学就轻松了,果然蛮轻松的,于是期末考就挂了好几门,跟着寝室同学们点上烟忧愁一下。

大学毕业前,和几个朋友租在外面,搬出了宿舍,就比较肆无忌惮。又没什么学业,就每天玩电脑游戏,抽着烟。深深记得当时一起住的那位同学,一个巨大的生日蛋糕的圆柱形外盒里,满满都是烟头的样子。(捂脸)

抽烟最多的时候倒是没什么故事,应当都是在“马拉松会议”的时候,比如一个会连开七八个小时,那种日子一天会超过两三包。

写歌的话,弹吉他的时候没有手抽烟,不过修歌词的时候肯定会抽的,和写文案,做企划案的时候一样。排练时候要出门抽,半小时一小时一次,反而抽的少了。

写《烟》时肯定有抽烟,那时我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能抽烟……

2011年11月,某周六,跟几个常常聚的老同事照常聚会,通常都在其中一个人家里,喝酒吃饭。不知怎么就吵起来了,还吵得挺凶,大约是关于生活中的某些价值观和彼此之间的互动方式吧,就挺闷的。第二天周日,恰好约了大学最好的朋友在西湖边喝茶,聊了一下午。大约是一些大家的“困局”都非常集中地冒了出来,周一上午在办公室里面坐着,就想写一写这个年纪的男人的一些情绪。《烟》这首歌三段主歌,前两段是周六晚上的两位,后一段是周日下午那一位,都是真人真事,倒是把自己撇在了副歌里,去一起共鸣。

记得有一年我去参加周华健《江湖》在北京的分享会,因为 Landy 知道我抽烟的,就一起溜出去,还有幸跟张大春老师抽着烟聊了几句,印象很深。

动过戒烟的念头,不过我自己觉得时机还没到。查可欣在很多年前送过我一本书,叫做《这本书能让你戒烟》,这么多年有好些朋友都提起过这个书,说十分有效。我一直不太敢看,就摆在书架上,等有一天吧,自己准备好了,可能也就是一秒钟的事。

何大河

大河,在读大学生,独立音乐人,诗歌爱好者。

第一次抽烟是在高中学校的宿舍里。我去一个同学宿舍,他鬼鬼祟祟给我一半截吸管一样的东西,我知道是烟,就抽了。那时候觉得特酷,但其实是很讨厌的感觉,像吃了口炮一样。

应该是大学的时候慢慢习惯抽烟,有一段时间比较迷茫,关于未来总是拿不定主意。抽烟倒不是生理上使我放松,我没觉得有多放松。抽烟更像是提供一种换位思考,打个比方,你特烦一件事情,点根烟觉得自己特成熟,是个有经历的人,是个烦过的人,于是,烦的事情也就没那么烦了。

抽最多一天也就半包吧,什么时候给忘记了。应该是在某次喝酒的时候,烟自然而然就少了。理由其实很简单,坐你对面的人一个劲地抽,你也跟着一个劲地抽。

排练的时候会陪乐手一起抽根烟,我从来不买烟,只抽别人的。第一,是因为我牙医告诉我抽烟对牙齿不好,自己一个人就不会抽,也不买。第二,他们似乎也并不介意。可能是因为,抽烟,有些时候更多是陪别人做一件一样的事情。

写《有做无爱》的时候应该没怎么抽。创作故事其实就是高二的时候一女孩儿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但她觉得我不特别喜欢她。歌词里用黄鹤楼18,是因为当时这个价格是所有人可以接受的,低成本装逼。学校里,除了个别几个富二代,高中时候大家都没几个钱。

除了《有做无爱》和《沈淋》这两首我自己的歌,和其他几个人写的有提到过烟的,基本没有听到一首关于烟的歌。我想主要原因是抽烟并不是好事情,很多人成长些了,都会戒烟,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抽烟。并且,烟本身没什么好写的,所以提到抽烟,更多是想到一件事情,正好在抽烟。于是拿这种“想”去作为歌的动机的时候,一个动作(抽烟)会更好地去描述这个动机。至少,我没听过有专门写烟的歌,如果有的话,可能是公益广告戒烟歌,之类的。

像我之前说的,抽烟有些时候更多是陪别人做一件一样的事情。演出前跟乐队放松一下,再做一件一样的事情,可能会效果加倍好。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乱聊,就是说一件重要的事情,比如钱。

我觉得我已经戒烟了。其实,没有瘾头,也没有戒不戒的说法。这个过程也是自然而然的,想的就是牙医告诉我的,“抽烟对牙齿不好。”

许正泰

伤心欲绝 主唱

伤心欲绝,一支六人摇滚乐团,2009年成立至今,共发行两张专辑和一张 EP,被视作台北重要的朋克乐团之一。

2月24日,伤心欲绝在台北 The Wall 举办2018年首个专场“我知道冬天就快要过去,过去之后你会来探望我”,并发微博说“希望很快能带着这个系列与你们见面”。

摄影/陈艺堂

许正泰&Ahblue(摄影/Emma Chen)

摄影/张修齐

幼稚园时偷抽过长辈的烟,那时以为大家喜欢的东西一定都是甜的,结果抽一口就大失所望。真正用成熟的态度抽的第一支烟是初二跟女生告白结果被拒绝,她的理由是因为我长太丑了,我觉得你好歹也婉拒,我都可以理解,做人身攻击真的很没品。于是跟朋友去公园散心,他说,抽烟能治心情不好,抽了之后心情还是不好,只是稍微能体会抽烟的乐趣,从那次之后身上就会随时准备香烟。

就从那时开始,渐渐地它在生活中的份量越来越重,只要能抽烟的地方我都会从事这个活动。

抽最多的一天……这不好计算,我想是两包吧。出门跟朋友喝酒总是在聊得尽兴时会很想抽烟,到了那个状态时就会不知不觉地手里总是有烟,有时聊到忘情还会嘴里一根刚点着手里又抓一根想点。

《破了洞的美梦》这首歌本来歌词很多很复杂,主要就是总结这几年的生活,一种反复地重获希望与失望。本来内容写得很细,像是日记,“我演了一场戏叫做穷困,就这样在生活中我卖力演出。我以为投资了这么多年,总该开始赚钱,但我没有;穷不出一种风格,没赶上我的时候。看自己笑话,无人欣赏,至少我不挣扎。”像是这种很啰嗦的,后来删去了很多词才定案。这不是一个晚上写出来的歌,这首歌从头到尾陆续写了两年多,所以应该抽了一些烟。

抽烟相关的歌,只想得到伍佰的《点烟》,跟随性的《想你点烟》。这样想一想还能想到《没有烟抽的日子》。

演出前喜欢抽烟,但不喜欢 social,基本上演出前我喜欢找一个通风良好的地方散步或是待着,可能跟团员也可能自己。酒精是社交的润滑剂,而香烟不是,香烟顶多能与不熟的人因为相同兴趣点点头打招呼,要 social 的话我一定是选择酒精。

戒烟的话,以前常想,几个月会想一次,现在我知道自己其实还是想当一个抽烟的人,所以不太想戒烟的事了,只是平时会尽量少抽。

郑敬儒

deca joins 吉他/主唱

deca joins,2013年5月成立于台北关渡半山腰的台北艺术大学,前身 FUBAR、灰矮星。2017年4月发行首张专辑《浴室》。

2018年3月30日,deca joins 首次大陆巡演“春天游泳”即将从广州启程,更多信息请关注微博@decajoins。

摄影/陈艺堂

郑敬儒

第一根烟,应该是大学时在学校抽的,之后就成了习惯。

抽烟最多的那时候在工厂工作,只要一抓到时间就抽,能抽多少抽多少。也没特别计算抽了多少烟,但我还记得气管变得很虚弱。

写《巫堵》这首歌时抽的烟并不会比其他首歌还多,只要是扯到创作都要抽一些烟,尤其是排列或是生产文字遇到困难时非抽烟不可。我永远都会记得这首歌的故事,有的时候我会说给听众听,有时候不说。不过无论如何,我想说的话都在歌词里头了。想听故事的人请到演出现场咯。

说起关于烟的歌,第一首浮现脑海的是赵雷的《少年锦时》,歌词是: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情窦初开的我,从不敢和你说。至于是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我喜欢这首歌,平时没事也会哼。

我们演出开场前后一定也会抽烟的,有人聊天的话就会聊,要是想一个人静静抽烟,就找个安静的角落躲着抽,调整表演前后的状态。常常会聊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题,我们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人,话题通常都会在无厘头的笑话里打转。偶尔也会发生的另一件事就是开演前就喝醉或是神智不清。

常常想到戒烟,但最多也只能做到抽少一点。

廖洁民

老王乐队 贝斯

老王乐队,2014年为了参加比赛而组团,并从民谣编制,逐渐调整成带有弦乐编制的摇滚团。2017年9月发行首张 EP《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廖洁民

高中时开始抽烟,到大学养成习惯,一天最多就抽三五根,要节制。写歌排练时不太抽烟,因为排练室通常禁烟。

《我还年轻我还年轻》是为了金旋奖创作的,那年的主题是“枉少年”。关于抽烟的歌,喜欢《没有烟抽的日子》,喜欢张雨生。演出前后 social 时,就是跟大家聊聊乐团的近况。

校对:冻梨 

看完想听更多带烟的歌?点击这里,试听街声歌单《嘿,你也抽烟吗?》

相关消息

2020/04/02

音乐节、排练室、周边展……音乐人怎么玩动森?

2020/02/05

好想看演出啊!乐团巡演背后的奇遇故事集

2019/12/19

2010s,我们见证过哪些独立音乐成为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