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a joins:昏昏沉沉,浴室人生

2017/09/05

撰文:Blow 吹音乐

deca joins,2013年5月成立于台北关渡半山腰的台北艺术大学,前身 FUBAR、灰矮星。2017年4月发行首张专辑《浴室》,同时与独立音乐厂牌 Airhead Records 展开更深入的合作。

来自北艺大摇研社、歌曲《巫赌》以草东主唱命名、主唱是草东前贝斯手……deca joins 跟草东的密切联系和相似的颓废沮丧气质,让人不得不对他们的现场充满好奇。

今年四月,结束新专辑《浴室》发行巡回后,大爆离团、原鼓手阿谷回归,主唱郑敬儒搬回家乡台南居住,deca joins 再度沉寂了一阵子。

然后夏天来了,一张站在龙舌上的照片搭配着“2017 GO HIGH tour”消息释出,画面感十分强烈。deca joins 在龙的加持下,以 8 月 20 日与日本乐团ミツメ mitsume 在 THE WALL 的表演为开端,恢复以往持续前进、在音乐和表演中打转的生活。

那些没有起伏的、平静的日子

“GOHIGH”意指“去高的地方”,以此为巡回名称,是希望大家对任何事情都能放宽心,用一种比较轻松的方式、超脱的角度去看待生活。有趣的是,deca joins 不久前在台南麻豆代天府拍摄的宣传照刚好符合“GO HIGH”的意境!

为何选择在麻豆代天府拍照?Airhead Records 厂牌主理人谢闳宥(人称谢老板)表示:“当(决定拍照)时我心中的构图是,画面本身张力要很强、要有某种效果在。”另一原因则是为了现居台南的郑敬儒和阿谷,这里不只是郑敬儒的故乡,也是阿谷的“避世”之地。

“因为回来当兵,在台南度过许多蛮没有起伏、平静的日子。”郑敬儒表示,台南的生活步调与文化气质对自己近期的创作造成不少影响,“这里(步调)很慢,加上我当兵的单位还算轻松,所以有比较多时间思考、做一些自己的事。这张专辑有蛮多歌是当兵时写的。”身为彰化人的阿谷,一年多前由于生活出了些状况,便毅然决然跟着家姐前往台南定居。“但其实我对台南超不熟的,现在出门还会迷路。”阿谷笑着说。

鼓手陈皇谷(阿谷)

我们用痛苦衡量对人与生活的喜爱

大学时期在北艺大摇研社相遇,2013 年 5 月组成至今,deca joins 共换过三次团名。一开始叫 FUBAR(Fucked Up Beyond All Repair,糟糕透顶、狗屁倒灶之意),在发行专辑《卢强》后因主唱入伍而休团;2016 年 1 月主唱退伍后改名“灰矮星 Gray dwarf star”重新出发,同年 10 月发行单曲《乏善可陈》(Fashank Chen,阿谷使用的昵称)并欢送阿谷前往台南;随后鼓手大爆加入,2017 年 1 月再度改团名为 deca joins,并于 4 月发行专辑《浴室》。

“我们要用痛苦来衡量对于生活、对于人的喜爱,那种情感很模糊,也不是说痛苦、就是有快乐也有不开心,但总体而言大致上是不开心。”从歌曲《浴室》所延伸出的专辑概念,描述一种矛盾而飘忽的心情状态,“我们很不开心,但还是很喜欢这些东西,就去想为什么不开心。后来发现,正是因为喜欢所以不开心,觉得像在一间浴室里,有蒸气、昏昏沉沉的,浮在浴缸里那种感觉,很慢。”

以草东没有派对主唱为名的《巫赌》,MV 由郑敬儒女友剪辑而成,用影像素材堆叠出意象式的情绪氛围,没有剧情。

《巫赌》MV 

“这首歌要表达的就是失败。”郑敬儒解释,“中间跳舞那段,是个要把情绪张力拉高的间奏,过渡到后面已经无法思考、一个爆炸的状态,就像把自己丢到歌词中的‘天堂’那样。”但 MV 结尾还放了一段乐团在高雄演出的影像,压上歌词,却没有声音?“我觉得,文字本身紧密的程度,在‘单纯是文字’跟‘文字配上旋律’会有不同的解释。只看文字的时候是最干净、最简单的,所以如果可以先看歌词再去看影片,会是个很好的状态。”

主唱郑敬儒

《一去不回来》亦是如此,将歌词当作一篇诗放在 MV 开头。《巫赌》将此概念倒着玩,有种“一切都过去了之后,再回过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恍惚感,彷彿喝醉酒的隔天早晨醒来,想不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痛快都随着酒精蒸发掉了,只剩下懊恼羞耻与空虚的茫然心境。

到底是“巫赌”?还是“巫堵”呢?由于两种写法都看过,一问之下发现原来大家也都搞不清楚。“但其实也没差,跟字面上的意义没有直接关系。”

后来翻出专辑求证,是“赌”

另一支 MV《路》由导演吴冠德(South Bad Boy 鼓手)拍摄,在昏暗夜色中,一对男女开着车前往彼方。两人之间没有对话、没有互动,就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车上、抽着烟,看似平淡无奇,却将歌曲中寂寞的浓度加倍提升。画面中那只挂在车上的水晶一再重复出现,象征歌词提及的“石头”,具备正面与反面的双重意义。“水晶被光照射到也会发光,既是石头也是灯。”

《路》MV

专辑中有首稍微轻快的歌曲《快乐》,郑敬儒说,这首歌是在写阿谷。“他是个很会撑的人,事实上他也做得很好,但就是个不定时炸弹,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没有办法再解决自己遇到的事情。”说完有点害臊地笑了笑,“其实我没跟他讲过这件事,我们比较木讷一点。”

阿谷则说,是《春天游泳》让他回来了。

大爆加入的那段时间,在新歌里保留了许多阿谷以往的编曲手法,让阿谷能无缝接轨地回归。“他真的很认真在揣摩我会打什么!用了一种适合现在、配合其他人的方式留下来,歌的逻辑、会用的手法都跟以前很像。多亏了大爆,让我能很快适应那些不是我编的新歌。”在发片巡迴前夕,阿谷听了尚未公开发表的《春天游泳》,“觉得很酷!这不像我会打的东西。”于是抱持着想尽一份心力帮deca joins宣传巡回的想法,重拾一年多没碰的鼓棒,抓歌、拍 cover 影片。也因为这个契机,他再度将“鼓”放回自己的人生中。

因为谢老板太可靠,我们就贴上去了

2017 对 deca joins 可说是相当特别的一年,除了改团名、换团员、发行专辑《浴室》,今年也算是他们加入厂牌 Airhead Records、与之更密切合作的开端。 

(左二)贝斯手谢俊彦

(右)吉他手杨尚桦

谢老板不只是 Airhead 主理人,同时也是位吉他手(曾弹过 Manic Sheep、午夜乒乓等),多年前他与阿谷一起玩团而熟识,Manic Sheep 两次去加拿大巡演阿谷也都有参与。“反正我们一起做过一些很荒谬的事情。”两人相视窃笑,似乎是想起了那些荒谬。

而 deca joins 也曾多次参加 Airhead 举办的活动。对谢老板而言,办活动并不光只是找乐团来表演就好,他希望能让更多人认识这些表演者,因此总是在前置宣传期就做了不少“多余”的事,例如帮乐团拍 MV、拍宣传照、发行作品……等,也因为这些动作,他与合作乐团们的感情比一般策展人与表演者之间的连结更深刻。


站着的这位就是 Airhead Records 的谢老板

除了 9 月份分别在高雄、台南和台北举办的三场“GO HIGH tour”,deca joins 后续也将参与上海简单生活节、潮州街音乐节等活动,无论是否与加入 Airhead 厂牌相关,他们确实获得越来越多关注。别看他们脸书粉丝专页似乎没怎么在更新,其实相当忙碌啊!

Q&A : a Simple Day

你的简单一天是如何开始、结束的呢?

清醒时都是一样的,在昏沉中醒来,骑着机车就往工作的地方去,有人开咖啡厅、有人做补习班、音乐馆或是饮料店,下班后与朋友聚一圈,表演前会密集的排练,一再重复这样的日子。

相关消息

2019/12/23

持修:“宅男最会做的事,就是幻想”

2019/12/17

魏如萱谈《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彼个所在》是整张专辑最后完成的歌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