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李白、苏轼、顾城作词,他们把诗唱成了歌

2018/01/12

撰文:琉球

诗歌与音乐自古就有着密不可分的亲缘关系,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说他先是一个诗人,然后才是个音乐家;莱昂纳德·科恩被认为是“加拿大有史以来最重要作家之一”,诗人北岛在国内第一个翻译了他的诗集《渴望之书》……

1980年代诗歌热潮直接推动了校园民谣的发展,让当时的流行音乐因为充满人文气息而深刻隽永。而到了如今诗歌式微,恨不得文学作品都翻译成微博体的年代,这些独立音乐人还是选择了以诗入歌的创作方式,用自己的方式给予诗歌第二次生命。 

幻境工场《宋词辑壹》

“宋词元曲原本就是歌的词,那么那些旋律一定是简单中透着天赐一般的优美,才会让词人反复地把美妙的词语填入。”

相比于拿诗词来为我所有,高旗与“幻境工场童声合唱团”的《宋词辑壹》重心毫无疑问是诗词本身,作为中国文学成就的巅峰之作,音乐的部分早已失传,高旗返璞归真,选用了童声合唱这个听起来与摇滚乐毫不相干的表现方式,同时请到好友李健参与两首作品的领唱。

邓丽君曾在1983年发表中国诗词专辑《淡淡幽情》,其中《但愿人长久》、《独上西楼》等至今已成为妇孺皆知的歌曲。相比于邓丽君的多情优雅,童声演绎和高旗的谱曲则更为清淡,正如他对古曲的想象:“简单中透着天赐一般的优美。”

程璧《诗遇上歌》

自2014年发表第一张由诗人北岛命名的正式专辑《诗遇上歌》,程璧以一把古典吉他为诗歌谱曲,被称作“离诗歌最近的声音”。确实,程壁身上干净沉静的气质和北大日语系的文学背景,让她的音乐与诗歌有着天然的契合感。这张专辑选用了中国诗人北岛的《一切》,西川的《夜鸟》和田原的《枯木》,以及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的《春的临终》,土耳其诗人塔朗吉的《火车》,虽然诗作风格本身不尽相同,但都被程壁演绎出了自己的气质。

程璧《早生的铃虫》

程壁第二张以诗歌为主的专辑,全部以日本童谣女诗人金子美铃的诗歌为创作素材,日语系出身的她,同时承担了其中七首诗歌的翻译工作。

《诗遇上歌》里的一些选择曾受到质疑,比如北岛的《一切》这样沉重的歌曲,是否还适合用程壁一贯清新的唱腔。金子美铃的诗歌显然更加符合程壁的个人特色,女性特有的细腻视角、日式和风的审美哲学、童真与纯粹的自然流露,都让程壁与金子美铃隔着近百年的时空,相互辉映。这张专辑也请到了 “声音设计师”、鲸鱼马戏团的主理人李星宇,为诗歌增添了更多画面感。

程璧《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与莫西子诗合作的专辑同名曲《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是程璧人气最高的单曲之一,也让李元胜这位诗人一下子被大众所知。除此之外,专辑中还有一首北岛的《一束》与张定浩的《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

“我觉得在所有艺术形式里,诗与民谣具有十分相似的特质。在文学领域,诗字数最少,篇幅简短,却又最具深意。在音乐领域,民谣无论在技巧还是配器上往往追求简单,而它的深度在于其冷静的哲思性。”诗歌性逐渐成为了程壁的一个标签,显然这样的创作还会越来越广泛。

合集《甜蜜的负荷 吴晟 诗·歌》

台湾地区一向有把诗作谱曲演唱的传统,1980年代的诗歌热潮伴随着台湾校园民谣,对大陆的校园民谣兴起,起到了最直接的推动作用。

2008年4月,台湾著名诗人吴晟发表他的诗歌合辑《甜蜜的负荷》,从罗大佑到黄玠,他邀请了四个时代的音乐人友情客串,专辑中吴晟的儿子吴志宁(929乐队主唱)也演唱了两首,“吾乡印象”也经由时间的流逝,在不同世代的音乐人中有了不同的诠释。也因为诗人和音乐人的互动,才让台湾民歌带有了一直为人称道的鲜明的人文气息。

燕池《燕歌行》

在“中国古风民谣”这个领域里,燕池、陈粒、谢春花、Jam 像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一样,各有自己的领域和气质,招式路数也有着不同门派的特色。在《燕歌行》中燕池为李贺的《苦昼短》、李白的《将进酒》谱曲。

燕池《燕返》

到了第二张专辑《燕返》,燕池不再是谱曲,她将《彭氏口诀》白居易《池上二绝》和王安石《棋》的诗词糅合成《棋曲》,《东流水》的联合作词则是晏殊、郑谷、鱼玄机、燕池,阵容可谓非常强大了。苏轼的《沁园春·孤馆灯青》也被她加以改编。

时而神棍时而仙气十足的唱法和编曲,让燕池作品的流行度完全赶不上陈粒,似乎她也不太在乎这些,一副魏晋闲野文人的散淡作派,却也留有她一席江湖地位。

刘胡轶《从前慢》

刘胡轶根据木心先生的作品谱曲的《从前慢》,在2015年《中国好歌曲》第二季出现后,迅速成了大家循环播放的热门曲目,也被好歌曲的导师刘欢带上了当年春晚,被全国人民熟知。

在采访中刘胡轶提到,就在《从前慢》亮相的第二天上午,画家陈丹青主动发短信联系了他,当时他还没睡醒,一看手机“吓死了”:

“胡轶先生,昨晚在电视聆听了你的歌曲,非常感动,想到木心先生已经去世,他生前从未听到自己谱的曲子被演奏,更不知道有人以他的诗谱曲并登台演唱,谢谢你。”

对于《从前慢》这样本来就非常经典的现代诗,许多人都曾谱过曲,刘胡轶的态度是:“对于音乐,如果旋律太有个性,对歌词是不尊重的。”

赵照《当你老了》

另一首因为央视春晚翻唱而走红的诗歌改编作品,是赵照的《当你老了》。叶芝的原作是写给爱人,赵照谱曲时未动一词,但到了春晚却变成了给母亲的歌。莫文蔚深情的演唱感动哭了在场的观众,这样一个微妙的错误,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重要。随后李健在《我是歌手》第三季的现场唱起,这首歌才真正家喻户晓。

小娟&山谷里的居民《C大调的城》

城,是顾城,也是城市,又因为这些歌大部分是 C 大调,专辑由此得名。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的整张专辑以中国朦胧诗派诗人顾城的诗作改编为词,选择了16首1980年-1985年的诗歌。

2010年的《台北到淡水》中,小娟&山谷里的居民就因重新演绎台湾民歌,演唱了许多罗青、余光中诗作谱曲的歌。《C大调的城》则用顾城这个名字贯穿了整张专辑的核心,一个理想探索、自由觉醒而充满人文关怀的年代的回望。

合集《第八届台北诗歌节诗歌专辑》

这是一张诗歌和独立音乐界都备受推崇的跨界专辑,一张真正献给文艺和情怀的作品。专辑收录两岸三地包括顾城、海子、尹丽川、廖伟棠、颜峻、夏宇、零雨等诗人的作品,请到独立音乐人来谱曲或是翻唱。

做为好友,张玮玮唱过尹丽川的作品,收录在其中的《真相》,拼命捅破了现实的窗户纸,张玮玮用一把手风琴唱出了他的温和。《墓床》作为顾城后期的作品,带着看透世事的灰败,万晓利的演绎方式契合了压抑悲观。人气最高的是周云蓬的《九月》,他对海子原诗稍作改动,把马头改作木头。海子和这首歌的原曲作者张慧生都以自杀结束了生命,周云蓬的演唱无疑让人无限唏嘘。

周云蓬《牛羊下山》

周云蓬给人的印象一直都带着入世的勇猛刚直,这张唐宋诗歌专辑,竟然一头扎回了1000年前,整张专辑基本只有吉他和钢琴伴奏,《春歌》用了江南小调,《关山月》直接取了古琴曲演唱,《杜甫三章》恨不得就是配乐诗朗诵,就算是其他几首自己作曲的,也带着浓厚的唐风。

周云蓬觉得粤语和吴侬语是在神韵上最贴近古汉语的,所以在《游子吟》中,周云蓬让几个广州青年来主唱,在《竹枝词杨柳青青》中,他又让一位嗓音柔美的江南女子来念口白,他们让人感同身受到地方人文独具的美感。

周云蓬《镜中》

土到掉渣的封面设计,两句旋律反反复复,尤其是里面一把破弓,把琴拉得有气无力喑哑黯淡。这样颇为实验的改编,很快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弹,诗人张枣《镜中》最著名的一句:“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情,梅花就会落下来。”这种纤细和忧伤被周云蓬揉了个粉碎。从枝头落下来的诗,再从泥土中长出来,才有了这样的歌,同样作为诗人,很多时候周云蓬对诗歌已经不仅是谱曲演唱,更像是重新创作。

钟立风《镜中》、《界线》、《下午过去了一半》

相比于周云蓬的版本,钟立风的《镜中》带着欧洲民谣的旋律,让一首充满古典意境的诗歌,带上了西方的骨架。

曾成立“博尔赫斯乐队”的钟立风,在这张专辑中终于唱了他的偶像,《界线》便是取自博尔赫斯的同名诗作。另一位阿根廷诗人莱奥波尔多·卢贡内斯《下午过去了一半》也在他之前的专辑中被谱曲演唱。

钟立风《昨日我从清晨开始等待》、《读诗远足》

钟立风作为出版过五本文字作品,还开过书店的音乐人,几乎在每张专辑中都会选用一两首诗歌作品,抑或是周围艺术家朋友们的小作品。带着斯拉夫气质的钟立风和俄罗斯诗人阿尔谢尼伊·塔可夫斯基的《昨日我从清晨开始等待》自然是很相配,于坚的《读弗罗斯特》被他谱曲后改名叫《读诗远足》,这样套了三层的致敬,隐隐地看见了如细流般静水流深的传承。

陈知&游园惊梦《过程》

音乐人陈知偶然读到了先锋作家林白的《过程》,惊喜地发现这首诗符合了他对现代诗的所有想象,便将《过程》与白鹤林的诗歌《孤独》结合在一起,为它们写了配乐。他没有选择唱,是因为不想破坏诗歌本身的节奏与美感,却也让陈知萌生一个想法:为什么不让听众用他们的语言来念呢?最终陈知从三四百份粉丝寄来的录音档中挑出了日语版和宁波话版,温润中带着平淡的力量。

厨子与戏子《将进酒》

厨子与戏子是一支两位95后少年组成的乐队,改编《将进酒》的并不少,但是少年人带着侠气的演唱有着特别畅快淋漓的舒爽。秦秀乾在南京炎热的夏天写了一首很‘大’的歌。”想自己写词,但觉得怎么都配不上,就想到了同样大气磅礴的李白《将进酒》和杨慎《临江仙》,从个人的豪迈过度到怀古的洒脱,加上王安石《泊船瓜洲》里的意象,秦秀乾自己又补充了几句,歌词就有了。另一位主唱童子文捡起了荒废了十多年的竹笛,成就了《将进酒》结尾最洒脱飘逸的一段。 

莫西子诗《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把城市拉到乡下去喂狗》

2014年,来自四川凉山州的莫西子诗在《中国好歌曲》中演唱诗人俞心樵诗作改编的歌曲《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这首透着黑色浪漫的歌曲,一炮而红。

其实2010年他们就已经有过合作。北京草场地艺术区,一些诗人、音乐人和艺术家在此聚集。某次屋顶弹唱会上,莫西子诗给刚刚认识的诗人俞心樵弹吉他伴奏。那天俞心樵唱了首《星》,苍凉的美声唱法让莫西印象颇为深刻,事后俞心樵送了自己的诗集给他。“有的人是故弄玄虚,但是他的诗很有想象力和张力”,莫西子诗说他不能完全理解诗的含义,但是有了点共鸣,他觉得可以拿来唱一唱。于是有了后面的“大热金曲”《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和《把城市拉到乡下去喂狗》。

右:俞心樵(图片来源:莫西子诗微博)

第二张专辑《月光白得很》正在录制中,在之前街声大事采访中莫西子诗透露,再一次收录了俞心樵的诗作《南方像莎士比亚一样》,还有昆明诗人雷平阳所写的《亲人》。

新专辑同名曲《月光白得很》则来自深圳诗人王晓妮。莫西生活在凉山州螺髻山下,小时候上学总要走上个五六公里,每天早上离开家时天还黑着,头顶是银白的月亮。连绵的山隐没在黑暗中,好像有人睡在那里,风声一起,又像有人在说话。莫西子诗在诗刊《飞地》中翻到这首《月光白得很》,看到第一句“月亮在深夜照亮了一切的骨头”,一下子震动了莫西的某根神经。

陈敏&程晨《墓志铭》

《墓志铭》是俞心樵最有名的代表作之一,音乐人陈敏将其谱曲,与 OOC 乐队主唱程晨分别用男女声演绎。陈敏的音乐气质冷静简约、独树一帜同时具有流行质感,尤其是最后合唱的部分一出,“请向这蓝天,请向这白云,请向这绿水青山,致以最深的歉意。”确实需要这样大气的曲调。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相关消息

2023/12/04

你在后备箱里丢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