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让30位音乐人共用一把吉他、轮流唱他们想唱的歌

2018/01/03

撰文:林哲安

试想,平日里活跃于不同乐团的音乐人,独自登台,拿起吉他,轮番上场,唱平时不大唱的歌。台上台下的你我之间,没什么距离,只是一场有音乐相伴的温馨联欢会。“30人30曲”就是这样的活动。

活动主办人之一的林哲安,是台北 DIY 音乐厂牌 Petit Alp Records 的成员,也是一位卧室音乐人,2017年发行首张 Lo-fi 质感 EP《TUMOR》。本期我音乐我存在,我们来看林哲安讲述两届台北“30人30曲”的幕后故事。

“三十个音乐人,共用台上的一把吉他,轮流唱着一首想要唱的歌。这个活动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在现场却有着在别处感受不到的紧张感、兴奋、惊喜,还有超级欢乐的气氛。”

这是洪申豪(编者注:Petit Alp Records 主理人)为今年台北“30人30曲”所写的宣传短文,简单的几十个字,道尽这场活动的所有概念,还有你可能会感受到的一切氛围。

2016年,洪申豪找我协助处理 Petit Alp Records 的相关事务。那时,他刚好在企划第一届的活动内容,我刚加入,没能帮上任何忙。只听他说,他喜欢这类演出所带来的现场气氛──30位不同背景的音乐人,只能使用同一把吉他,这样的表演现场,总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奇事物。这个活动,是由日本青山“月见ル君想フ”所构思、举办的,当时亲临现场的洪申豪,没有考虑太久,便决定也要在台北,办一场属于我们自己的“30人30曲”。

第一届的活动地点,选在台北的“月见ル君想フ”,传承意味浓。场地虽然不大,但一小群人,在潮州街的某个地下室里,合唱、笑闹,宾主尽欢。“这会是场要办很多年的活动”,看着带着满足笑容离去的观众,我随口跟洪申豪说了这句话。

第一届“30人30曲”的宣传图样

对不起,第一届相关照片只剩这张洪申豪了

是啊,身边那么多有才华的朋友,要让所有人都唱过一轮,这才甘愿。

八月,我们两人的录音工作皆告一段落,便着手进行场地联系。为了容纳更多人,我们询问一些较大型的活动空间,并决定要找个不一样的场地。我们连络剧场、电影院等单位,但最后决定放弃。没有别的,就是租金太贵了,加上室内不得饮酒的规定──活动禁止饮酒,我们势必遭受挞伐──的情况下,Livehouse 又回到了选项之中。

入秋后,我为了生活与理想,必须更加努力地维持生计;他的乐团 VOOID 发片了,在台湾南北不断奔波。各自的人生,使得计划中断了一阵子,直到十月,我们才又开始了讨论。我拟了一份想要邀请的名单给他,没有太多修改,他开始邀请所有人。十二月初,总算把大伙都找来了!令人头痛的场地问题,也在台北“月见ル君想フ”老板寺尾先生协助处理下,与公馆的 The Wall 谈妥合作。剩下的,就是把所有人的名字,写上那些占据我房间的大型宣纸上了。

第二届“30人30曲”的海报

今年的表演名单,演出当天,陈灏换成了杜易修,余昊益换成了陈威恺,曾国宏换成了尊龙

林哲安卖力写表演者名字中

伤心欲绝吉他手刘暐开心地指着自己的名字

The Wall 少见的摆满了椅子

表演开始后,我与 Ahblue、洪申豪、许正泰等人侧坐在舞台旁,看着表演者依序上台。除了偶尔对表演内容交换一下意见外,大多时间,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台上的人──看着他们,努力地想让自己再放松些;看着他们,提起吉他,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了台下的观众。民谣、朋克、另类、老歌、翻唱、悲伤、表演艺术、说唱、金属,各式各样、各具特色。

舞台旁的表演者们。依序为张盛文、许正泰、Ahblue、洪申豪、官靖刚 摄影/陈艺堂

Waiting Room 老板之一的 Ahblue 翻唱杨乃文的《应该》 摄影/陈艺堂

洪申豪表演新歌《矿石》(视频提供:Dolores)

落日飞车鼓手尊龙临时救场主唱国国,唱了《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视频提供:黄奕宁)

我原先期待,观众们能够再喧闹些,甚至大肆躁动也无妨。场子热些、欢乐些,总是好的。可惜,台下依旧静默,除了偶尔的掌声、尖叫声,大家都如同欣赏歌剧般的坐着,是害羞吧?没关系的,你们愿意来,已经非常感谢,就坐着吧!岁末年终,大家开心就好!至少,这场朋友之间的忘年会,把大家聚在一起,这样就很好了。活动最后,许正泰与官靖刚带着大家合唱《司机!请你载我回家》,还在现场的表演者都上台了,大家开心地跳着、吼着,观众看着、笑着,结尾还算温馨吧?没关系的,大家都聚在一起,这样就很好了。

活动尾声,众表演者上台合唱 摄影/陈艺堂

最后一首大合唱《司机!请你载我回家》(视频提供:黄奕宁)

散场,许多人赶赴 PIPE 的另一场活动,我迅速地收拾。离去前,遇到 Ahblue,我拿起身旁剩下几口的酒,与他对分,有机会的话,我想再跟他多喝一些,私底下的。 

走出地下室,人群仍然聚集着,抽烟喝酒,是个令人舒服的场景。十二月的台北,湿冷难受,虽不至于让人绝望,但也没让人开心过就是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活动,把人找来,聊天解闷、嘘寒问暖,也顺便,跟这座城市打声招呼,让她知道,我们还活着。

噢对了!如果可以,希望明年演出者,都可以取个英文名字。

致谢:要搭建一座场景,实属不易,没有这些人的帮忙,再多构想,都是空谈。首先,感谢所有愿意在百忙之中抽空参战的音乐人,你们是这座岛屿中,独一无二的存在;感谢 Big Romantic Records 的寺尾先生与工作伙伴,你们是这场活动得以圆满的灵魂人物;最后,感谢洪申豪,没有你,没有这场活动。明年,再一起继续努力吧!

(本文图片来源:洪申豪)

校对:琉球

“我音乐,我存在”,是街声大事为乐迷们准备的栏目。

如果音乐对你的意义不只是一首首歌的旋律与歌词,而是与你脑海中某段记忆融为一体,音乐起,相关的人、事、物随之复苏,纤毫毕现。那么,请将这些故事分享给我们,分享给更多人。我们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来稿,一旦采用,奉上丰厚稿酬。 

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om.cn

相关消息

2020/01/09

Primavera Sound:加泰罗尼亚的奇迹

2020/01/07

手记丨时光胶囊2019全国巡演:巡演就像大学男生宿舍集体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