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音乐现场第六年

2018/01/05
撰文:大袋子

大袋子,户外旅行编辑、甜点师、摄影师,是一位典型的斜杠青年,但独立音乐在她的生命中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从爸爸手中接过相机,她凭着一腔热情,拍乐迷,拍现场,MAO 第一次宣布关门的那一天,她记录了逃跑计划与那间铁皮外壳的合影,第一场有偿拍摄因为被红花会小白点赞导致微博爆炸。拍音乐现场的六年,她逐渐从台下的乐迷,变成了这个世代独立音乐的记录者之一。

2017年刚刚完结,在年中6月10日去 School 喝了点酒,回家路上回想到,自己拍现场拍了五年,相比厉害的摄影师还差远远一大截,只是比以前更了解怎么找光、抓表情了。但是拍自己喜欢乐队的喜悦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这份喜悦带给的附加值开始慢慢累积,更明白自己究竟该去做什么样的事情,这一点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拍现场这件事一溜烟已经六年,这是 R 2011年11月在 School 悄悄拍下的我

2011年:自那之后,我对现场着了迷

2011年9月我来北京上大学,10月和友人结伴坐着前往音乐节的大巴,抵达怀柔。那年摩登天空音乐节,位置偏远,人数不多,大家都被冻得够呛。那次音乐节算是我看 Live 的启蒙,曹方、逃跑计划、果味VC、痛仰、老狼,现在还能回忆上当时观演画面的也就这几位了。那次在微博和曹班长进行了互动,那次在听老狼唱《虎口脱险》时看见一位手夹着烟在寒风中散着头发大哭的小姐姐,那次在音乐节返程的大巴上遇见几位喝大了的首师大法国留学生,在车上疯狂教授我们法语。

那次之后,那些原本只出现在杂志上的乐队,那些原本只在唱机里听过的歌曲,那些原本觉得有趣的人,都一一出现在我身旁,变得栩栩如生。

自那之后,便对现场着了迷。

去 MAO、XP、热力猫、愚公移山、13CLUB、糖果,买张票,见一见自己喜欢的人,听一听他们歌,学生时代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第一次社团演出活动现场,摇滚乐真好,年轻真好

2012-2013年:抱着一腔对新闻活动传播报道的热爱,我举起相机

真正开始现场拍摄,是在2012年。我拿走了我爹的 fujistx-2胶片单反,但是由于挂卷失败导致废掉卷片子。暑假的时候,我可爱的爹给我购置了第一台数码相机。也就是因为那台相机,我开始了这条不归路。

2012年,我加入学校的摇滚社团,认识大学期间最好的一群朋友,大家不仅一块儿看演出,还蓄谋着一起办演出。那会儿学校不让在校内办,我们就租大巴带着学校同学平移去 Livehouse。下午五点集合,坐一个半小时的车到市里,七点演出开始,九点半准时坐大巴往回返。这样的演出不知道一起办了多少回,自己往里搭钱办的事也没少干。

2012年10月在13CLUB,那是我们办的一场属于自己的 Live,我拿起相机,拍下了我记录的第一个演出现场。

拍下的第一张 Lady First 的照片,台上是 E 和汪sir

最开始拍摄的乐队,就是身边的朋友。最初拍摄现场的起因,也只是因为我当时负责社团宣传,并抱有一腔对新闻活动传播报道的热爱,便举起相机,想为第二天的活动发稿,配上几张合适的附图。恰巧当时社团社长是 E,他当时乐队 Lady First 也参演那次的活动,让我顺带给拍拍他们现场的照片。这便是我最开始拍摄现场的契机,什么也没想,先拍吧。

现在回顾,学生时代的那几年,拍的最多的乐队应该就是 Lady First 和 Dizzy Monkey。和 E(现热浪贝斯手,原 Lady First 贝斯手)、刘家(现盘尼西林吉他手,原 Dizzy Monkey 吉他手)都是那会儿认识的。

这是当时 Lady First 贝斯:E,现在是热浪的贝斯手

这是 Dizzy Monkey 吉他手:刘家,现在是盘尼西林的吉他手

我那会儿拍照,哪知道 Jill Furmanovsky、高原、肖全呀。值得庆幸的是有了微博,搜索各大音乐节和演出现场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优秀摄影师的照片。印象深刻就是何脑斯、忍草花、涂斐。最开始修图用的也只是简单的调色软件,毕业后才学会使用 Lightroom。

现在和 E、刘家聊起学生时代的那些事,大家总是互相打岔。回望以前,自己做的东西都太稚嫩,但是那会儿的热情和热爱却是真真切切的。并且大家将当时的那份热爱保留到现在,更显得弥足珍贵。

2013年10月10日在 MAO,现场来了很多小姐姐

那是北漂团伙主办的演出,那次从学校拉去了60多人

2014年:在长城关外,我用旧床板旧地毯搭出了间 Livehouse

2014年学校换校区,我那会儿因为滑板摔折腿休了一个月的假,闲太久返校后马不停蹄地想搞搞事情。

四月寻到一间没用的屋子,东捡西凑变拾荒者,用旧床板搭舞台,拿旧地毯铺台面,从校外租设备,呼朋引伴在校外筹得演出经费,在长城关外,做了间 Livehouse,办了场特别飞的演出,请了三支学校的乐队,嘉宾是大波浪,那天来了100多号学校里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蹦迪、Pogo、跳水,大家在那个20平的小屋子里玩得太带劲了。

现在回想那时候,调音台在屋外一角,台上的乐手根本没返送,调音师根本看不见舞台,演出质量甭提了,但是那天来的所有人都是真开心呀。

在社团活动室搭建的舞台,后来有同学直接搬了台整鼓过来练习

那次我把大学时期买的旧杂志旧海报,贴满了活动室的墙

拍的大波浪在社团活动室的现场照片,那天没什么灯光也演得挺飞的

40平的屋子挤了快100人,那天拍下了跳水的同学

2015年:从台下观演的乐迷变成乐队的记录者

2015年大四开始外出实习,在校外租了房子,不用再担心宿管大妈锁楼门回不去学校,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出来看演出。

那会儿 E 也加入热浪,玩起新的乐队。那几年拍的最多的就是他们,2015年开始拍摄到至今,虽然没有场场观演,但也算是这几年的一个见证人。2015年也因为一帆的原因,认识了白噪音,从一个台下观演的乐迷变成了一个乐队的记录者,发现命运这件事,真的挺妙的。

热浪乐队2015年在 School 演的第一个现场

一帆刚加入白噪音时,记录的白白的现场,主唱是桑桑

只是2015年上半年被繁琐的工作绑住了双腿,那年应该是我最少看现场的一段时间。那时候还没毕业卯足了劲想证明自己,但是把时间都交给了工作,留给自己太少。八月发现这件事不对后,及时换了方向,去了另一家公司,过起了朝九晚六拥有周末的上班族生活。

2015年9月20日是我拍下的盘尼西林的第一次演出,小乐刚从英国回来,刘家加入。上学那会儿就听闻这支乐队,但是一直没见过现场。那天看完,庆幸带了相机,拍下盘盘带来的惊喜。

记录的盘尼西林第一个现场,这是最喜欢的一张,小乐和小刘儿

之前一直嫌那台佳能太沉,自己攒了些钱购置了理光 GR,慢慢养成了带相机出门的习惯,这几年在 School 拍的片子,基本都是用 GR 拍摄。2015年下半年开始,闲暇时间也基本上都花在看演出了,拍现场就是一个顺带手的爱好。

那一年只拍了五支乐队:野孩子、谢天笑、盘尼西林、热浪、白噪音。我发现毕业后的我并没有痴迷于工作和赚钱,和学生时代一样对于看现场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觉得它越来越有意思。2015年是一个开始。

在工人体育馆,终于见到了野孩子的现场

2015年工人体育馆老谢没砸琴,贝斯和鼓全砸了

2016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新年的第一天,我写到:“现在见过的都是高中杂志里见过的人,认识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人,年轻真好。”

这一年,我用相机记录了23位优秀音乐人的现场。拍下了 Birdstriking 现场举着自拍杆跳水的日本友人;拍下了透明杂志来北京巡演的画面,那次的演出也成为了年度最佳现场;在 MAO 宣布关门的那一天,记录了逃跑计划的试音瞬间与那间铁皮外壳的四人合影;五一去到香河拍到了黑头发的窦靖童;拍到了唱“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一“的 Quick Shot;拍到了和龙王共饮酒的钢心;去到13CLUB 欣赏了 HUSH 的《天文特征》;在江湖拍下了唱完这场回家继续经营书店的张过年;在愚公移山没有唱最喜欢的《Two Moon》,但是依然是2016年拍到第二佳现场的 Toe……

2016年拍到的那些难忘的现场

在2016年,也正是因为这些经验和经历的积累,作品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可。拍的现场照片被印在 School 2017的台历。12月盘尼西林新专辑录音,也有幸进到录音棚记录录音全过程。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念念不忘必有回想吧。

盘尼西林录音时的小乐

盘尼西林新专辑录音,赵老师真在录贝斯

盘尼西林录音,那天所有乐器全部录完了

2017年:第一个有偿现场拍摄,1512个点赞,111万阅读

刚刚过去的2017年,大约拍摄了70支乐队,数量是2016年的三倍,遇见了更多的精彩。

去年拍到的第一个现场是台湾地区数学摇滚乐队大象体操,也通过那个现场遇见了北京的一支器乐摇滚乐队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2017年也有幸在年末为他们的新专辑写了一篇与他们相知的故事。

2017年记录的第一个现场:大象体操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 是2017年看现场捡到的一个宝

6月22日终于等到“还有一支我喜欢的乐队没有解散”不优雅先生的新专辑北京站巡演,那天的愚公移山二三十个摇铃齐响,我看着他们阔别四年的专场和台上的20盆绿植盆栽,期间还听着赵老师带来的孩童们的尖叫~那天的现场,太过开心,我带着老粉的爱,拍下自己也觉得很不错的照片。之后也有幸结识了街声的编辑琉球。那次之后,为了纪念偶像元酱给我的手写 To 签,我便将其作为我之后每场演出现场拍摄的水印 Logo。

2017年不优雅先生北京专场,元帅就站在我面前,我完全一个迷妹

那天愚公移山现场的灯光师太妙了,拍到秋爽发光

不优雅这次的专场,应该是2017年最舒服的现场

7月15日很幸运接到第一个有偿现场拍摄,从下午三点拍摄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一点,从糖果三层拍到 MIX。那也是拍的第一个嘻哈现场,记录了国蛋、ONO、满舒克、Fcyco、丹镇北京、红花会,那天发布的照片也因为被红花会小白点赞导致微博爆炸,1512个点赞,111万阅读,造成了创纪录的史上巅峰。虽然那天四点才回家,修图到天亮,也觉得这个经历还挺珍贵的。好的坏的都得好好体验。

嘻哈现场真的太热了,台下的小姐姐真的非常多

2017最难忘的一天是8月5日在 School,我亲爱的猴猴女士主办的演出,主题是:“夏末朋克,八月爱人”。那天遇见了本年度的最佳现场脏手指。也遇见一位亲密爱人。

用胶片记录的脏手指的年度最佳现场

年底在北京工业大学一口气拍了十支乐队的现场,虽然去了一趟日本,但是欣赏到霓虹的乐队都是在北京:DYGL、ミツメ(mitsume)、Siamese Cats、西原健一郎、Fox Capture Plan、mol-74、LILI LIMIT,见到了很多优秀可爱礼貌的乐手。

2017年在北京拍到的从霓虹来的欧尼酱

2017年也因为看现场结识了很多有趣的朋友,也陆续有厂牌负责人找到我去帮他们记录主办的现场。也很有幸给盘尼西林《与世界温暖相拥》和久忆《吃蓝色的人》拍摄了乐手的宣传照。

去年冬天在京郊的一个屋子里,给盘尼西林拍摄了《与世界温暖相拥》新专辑乐队宣传照

在夏天的尾巴,在圆明园的福海,给久忆拍摄了《吃蓝色的人》新专辑宣传照片

拍现场的这六年里,对于拍好看的照片我其实没什么秘诀,反而一直坚持着喜欢的东西,拍喜欢的照片,记录喜欢的人,反过头来他们就会带给你惊喜。感谢这一路有他们相伴。

2018,还有更多喜欢的乐队要记录,还有更多好听的歌要欣赏!

2018,一起继续开心观演,认真感受音乐吧!

有机会现场见!

(本文图片来源:大袋子)

校对:孙大猴

“我音乐,我存在”,是街声大事为乐迷们准备的栏目。

如果音乐对你的意义不只是一首首歌的旋律与歌词,而是与你脑海中某段记忆融为一体,音乐起,相关的人、事、物随之复苏,纤毫毕现。那么,请将这些故事分享给我们,分享给更多人。我们会仔细阅读每一篇来稿,一旦采用,奉上丰厚稿酬。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消息

2019/09/04

街招儿|你注意过自己的音色吗?不插电演出秘籍揭秘

2019/07/30

手记|野外合作社:用耳朵看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