拄着双拐看演出

2018/01/09

一位乐迷玩滑板时骨折了,行动不便的日子里,她居然拄着双拐看了场演出。

冯浛,武汉大学研究生在读,武汉 VOX 所属独立音乐厂牌野生唱片负责人之一,“汉胃舞”系列拼盘演出发起人,玩一支叫“浪味仙贝”的懒人朋克/郊区流行乐队,酷爱音乐和滑板。

欢迎你像冯浛一样,把你们与独立音乐有关的故事写给街声。稿费好像不低哦,发放速度据说也很快。投稿邮箱见文末。

2017年11月2日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周四。天气还不错,我记得上午听着 Summer Sunshine 的《年轻就是被骗、失恋、比赛浪费时间》出门,捱过一天的上班时间,晚上去板场玩到十点钟回家。一切都是这么习以为常。

前提是,要是没有突然骨折的话。

躺在病床上的我曾经无数次幻想有时光机可以闪回骨折前的那一刻,旁观站在 ramp(玩滑板时的弧面)上的自己,“别玩了快回家!”但我也知道,不管多少次那个站在 ramp 上的我还是会选择继续玩。其实就是一次崴脚发展成了骨折,运气不好但也不算太差。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之后就是送医院啦办理手续啦等待手术之类琐碎但必经的过程,但这毕竟不是重点,所以就略过好了。

朋友们来看住院的我

住院卧床的时间有半个月。医院里遵循的是“朝七晚十”的老年人作息,这对没有哪天不熬夜的年轻人来说尤其不适应。熄灯后带上耳机,吊水时带上耳机,仿佛就能将现实生活隔离在外。杂乱无章地听,冷爵士、岩井俊二的各种钢琴曲 OST 之类催眠音乐,循环最多的是 odol 像呼吸一样舒服的专辑《YEARS》,经常会听到自然睡着。还有和以上那些催眠音乐截然相反的,吵闹的朋克音乐,比如脏手指一张现场 bootleg 录音。

odol 像呼吸一样舒服的专辑《YEARS》封面

脏手指现场 bootleg 录音

因为受伤很不幸地错过了脏手指两次现场演出。我还记得就在受伤前,给 Noisey 周末演出推荐写了有脏手指参演的武汉 PRISON 朋克音乐节,没能看成让我非常遗憾。后来在现场的摄影师朋友告诉我,万朋戳眼乐队在演出时把一首《瘸腿》送给了我这个断腿朋克,这让我稍微开心了一点。后来得知脏手指新专发行全国巡演集中在12月底,又会错过他们的武汉站专场。只能拜托摄影师付靖朋友再帮我带一张他们的新专了。

如愿以偿拿到脏手指新专辑《我怎么学的这么坏》

觉得很神奇,突然从日常生活中抽离出来进入一种非常规状态。之前发坐在轮椅上玩的视频到朋友圈,有位朋友留言说我看起来很像那种温暖乐观的日系电影主角。然后我的脑海中接连闪过《朱诺》、《海鸥食堂》、《横道世之介》、《青春年少》等系列小清新幽默片,脑洞就刹不住了:

我的自白可以絮絮叨叨贯穿整整90分钟,春夏秋冬以黑幕上的卡通字体形式在镜头中一闪而过,配上好天气和海边。当然,最后的结局一定是作为主角的我发现某些人生真谛,然后带着不一样的心情重新回归常规生活,一个长镜头跟着骑自行车的我沐浴在春风中,被人叫住,停下来,回眸一笑。响起くるり的《ハイウェイ》作片尾曲。完。

如果能将生活过成一部大森立嗣/荻上直子/韦斯·安德森风格混合的温馨冷幽默喜剧,就算是遭遇坎坷似乎也没那么难捱了。生活总会在这些琐碎恼人的小插曲中继续下去,我们的主角也会从中学习到什么而成长。

12月30日 ,我一个人前往南京去看了 Chinese Football & by the end of summer 在欧拉艺术空间的演出。

之前我也在 VOX 见过打着石膏拄拐来看演出的人,当时还惊奇于这番执着。拄拐去外地看演出,这种经历对我来说完全新鲜。这次“预谋已久”的出行,尽管从我家坐动车去南京只要半小时,也努力了很久才说服不放心的爸妈。在家休养了两个月闭门不出,就算有网络,生活还是枯燥得难以想象。去看演出只是一方面,和我的朋友见见面,和真实的人们聊聊天,这才是驱使我出门的最大动力。

去看一场能让跛子走路的 emo 演出

我和 Chinese Football 乐队之间有着超越言说的羁绊。用“羁绊”这个词一点也不为过。虽然不是在青春期遇到的那种可以坦言喜欢了多年的乐队,但确实是我从青春期走出来的人生重要时刻,从音乐到价值观都深刻影响了我的乐队。

最初和所有人一样,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乐迷,从《武汉之声 VOL.1》开始听到并且喜欢上他们的音乐。后来去到 VOX 办公室上班、负责野生厂牌宣传,和乐队相处至今也快三年了,愉快和矛盾的经历几乎一样多。国足这支乐队于我来说,既是工作内容,又是良师益友。乐队每位成员都和作品所展示的一样,有晶莹剔透的心。

在国足之前,我一直觉得作为乐迷,默默喜欢作品就够了,能参与到乐队发展过程中甚至提出建议,这太不可思议。而现在已经熟到经常把国足当做“自家乐队”来调侃和分析,很少会当面夸赞作品,有时甚至都忘了自己也曾是仰望着的乐迷。“好烦啊怎么又是国足演出!”每次办演出临时缺乐队总会用国足顶上,还要抱怨听厌了。但不好意思告诉乐队的是,其实刚断腿的那会儿,每天都要听一遍首专,这样才能不哭。谢谢你们,带来良药般的音乐。

巡演经理李半仙带我进入欧拉场地内时,国足全员刚好在试音。“诶?哈喽!”舞台上贝斯手三哥用话筒和我打招呼。我忍不住咧嘴露出大大的微笑用眼神挨个和舞台上每个成员打招呼。大家看上去都心情不错。

演出时我和李半仙坐在二楼卖周边,这儿是绝佳的演出观赏位置。若不是受伤,其实我的常规站位都是舞台正前方的人群,等着投入每一个激烈的 pogo 中。这场演出本身并无说道,门票售罄、现场观众很投入气氛很棒、演出完签售的队伍很长这些都不会在我的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因为能和朋友们相处一晚就让已经两个月没出门的我无比开心了。

帮李半仙和徐波卖周边

即便我了解他们演出时的每个设计每个套路,我也想认真地告诉所有人:Chinese Football 的现场不管看多少次,都会感动。如果这是广告,也是最真诚的表白广告。作为厂牌工作人员,希望可以和乐队一起向前奔跑,乐队累了想要停下来的时候也可以给予温暖的怀抱。就像国足的音乐曾带给很多乐迷的力量,我想将这种力量传递下去。

音乐和生命糅合到无法分离,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托了亲友们的福(尤其是爸妈无微不至的照顾),从受伤恢复到现在,我比最初的惨样已经好多了。虽然到二次手术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要度过,每次想起不能剧烈运动时,还会有点伤感。之前有过相同骨折经历的朋友让我别想太多,享受这段时光,以后会怀念的。

音乐和滑板,这两个早已超越兴趣爱好的事物仍然在带给我无限快乐,都是能让我沉浸其中、成为自我存在的,生命的一部分。更让我感激的是,我的生命中不仅只有它们。

(本文图片来源:冯浛)

校对:冻梨

相关消息

2018/07/19

郑兴夏季巡演日记 Part 1:海风、世界杯、露天大排档,我们都有一些爱上了厦门

2018/07/10

来School喝一杯,变回真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