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侦探社:欢迎来到老猫侦探社宇宙

2024/04/07

撰文:马砀霍

最饿的狗、老猫侦探、海豚、鹦鹉、一寸法师……

在高雄鳞次栉比的小街巷里,当时还是东方艺术大学读美术工艺系大三的卷毛租住在同学陈彦旭的楼下。卷毛对音乐兴趣不高,但是陈彦旭却经常听一些同时期的乐队。由于住上下楼,又是同学,潜移默化中,卷毛也渐渐开始爱听乐队,于是他在自己的屋子里买了一套电子鼓,没事就练一练,想着练团(玩乐队)的话可以当鼓手。

彦旭和卷毛表示母校在去年已经停止招生了

高雄作为台湾南部的大城市,也是很多乐团聚集的地方。大港开唱、闽南语乐队、独特的地理风貌……高雄不乏大家耳熟能详的音乐人们 :风籁坊、热写生、浅堤、听天汤……不过那时候的彦旭对台北的摇滚乐场景更加向往。

那时候,伤心欲绝、透明杂志、汤汤水水、荡在空中被戏称为“师大公园四大天王”,彦旭经常听他们的歌曲。虽然如此,他们也对这个城市充满了感情:“他们虽然站在那里看演出一动不动,但他们实际非常喜欢你。”

有一天彦旭和卷毛说要不组个乐队吧,虽然乐队组成了,但是卷毛的鼓手生涯就此打住:“打得太烂了!”

租住屋子中卷毛的鼓手生涯

《老猫侦探》是他们的第一首歌曲,伴着开头显眼的吉他Flanger效果,“谨慎的穿梭在城市里的角落/搜集着人类和鱼所留下的线索”确实带着一股子诡异又燥热的氛围,让人想起倪匡《老猫侦探》小说里那个写字楼公寓里不停敲打的诡异老头,和巨大的黑猫,随着歌曲让人一下就落入他们的空间里。

老猫侦探社宇宙

很多老猫侦探社的听众都会好奇,为什么他们的歌词里有那么多动物,那么多神话,有那么多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怪异却有趣的修辞?那些“哪里脏就往哪里躺”的饿狗,那些阴阴的海豚,不知道是什么版本的一寸法师……

卷毛说:“我超喜欢陈彦旭写的那首《海豚》,虽然说的是海豚,但我总觉得是在描写一具飘在海上的尸体,看见大船经过,洋流,但是他还是很寂寞,他想去找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在卷毛的加持下,这首歌确实变得更加有内容了,每一个Riff,每一下通鼓都显得诡异又神秘,甚至有点有趣了。

老猫侦探社 EP《打油诗》(2012)

早在老猫侦探社在高雄租房子,创作EP《打油诗》的时候,卷毛就对陈彦旭的遣词造句心悦诚服了。那个时候两个人还都在创作歌词,《准备出门》就是卷毛当时的想法。

“你看这个词可以这样用……”在陈彦旭的润色中,这首歌一下从恋爱等等普通的题材里跳了出来:“穿上外套拉上那拉链/藏起那透明锐利的肤色/脱了线的微笑脸皮/右边下巴那还差一针”。卷毛几乎是目瞪口呆,从此之后,他就安心编曲、唱歌,如果他有什么创作的点子,也只会把自己的念头告诉彦旭,而不再费心写词了。

那时候的他们大学即将毕业,于是他们在高雄的小白马录音棚录下了四首歌。现在回忆那时候的情景,他们经常到录制人声的时候旋律还没有完全定下来,彦旭:“这样不行的呀!”

因为想要完全还原乐队现场演出的情景,吉他都是只录一把……这些小小的遗憾都成了他们现在的笑谈。

卷毛在小白马录音棚的杀青留念

《穷的人类》则是他们在录制完EP后很快就开始的新专辑录音。除了多了一把吉他,也开始更多对社会进行一些揶揄和讨论,那时候的他们也从大学毕业后正式投入了所谓的“社会”。

无论是专辑同名歌曲《穷的人类》里对金钱、物质辛辣的讽刺,还是《我没有盲肠》这种有些从小事“丧”起来、无厘头的演绎,都比《打油诗》似乎更加切肤一些。 

不过一直没有断的则是那些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神奇的动物、生物们,比如被卷毛想象成尸体的海豚、穿着黑色西服的鹦鹉、最饿的狗……

这些神奇的想象构成了彦旭心里的“老猫侦探社宇宙”。“我每次想歌词的时候都会想象自己就是我写的那种动物,”彦旭说。所以很多老猫侦探社歌里出现的事物都会在另一首歌词里一遍遍重现,最后构成“老猫侦探社宇宙”。

到了《小港罗曼史》,老猫找了老王作为制作人。这一张他们希望做成一张摇滚乐概念专辑,整首专辑曲目互相关联,前后对照。确实,在老王的帮助之下,每一首和下一首之间如何连接,如何互相对应都有了更好的设计。

这一张里也藏了不少小彩蛋,比如封面上不好找到的小泡芙,是彦旭爱吃的。还有狗、大桥等等诸多元素,也和歌曲相互对应。

老猫侦探社 专辑《小港罗曼史》(2017) 

老猫侦探社凭借专辑《小港罗曼史》获得了2017年第八届金音奖最佳摇滚专辑奖项

《耳朵宇宙先锋队》一开始,一听这种蹦豆似的唱词,摇滚乐迷可能会瞬间想到Red Hot Chili Peppers,但是从歌词中有“龙卷风”推断一下?没错!这首是因为彦旭和卷毛都很喜欢早期周杰伦。

“你知道吗?我一想起《一寸法师》就会浮现出郝邵文的样子,因为乌龙院里他的角色,带着墨镜,小小的,屌屌的样子。”卷毛突然说。

彦旭笑着说“怎么会是郝邵文啊?”

卷毛说彦旭在被询问歌词写的是什么的时候,通常会高深莫测让大家自己猜,所以在乐团里大家往往对一首歌也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高雄特立独行的老猫

聊到老猫侦探社最早的故事,后来参与到老猫侦探社演出的吉他手张执翰、鼓手林郁晋、贝斯手高扬智表示“这些故事我们都很熟啦,他们超爱提的!”

即使这么说,其实在高雄的摇滚乐队里,老猫侦探社都是比较特立独行的,同时也影响着一代代乐手们。

执翰回想起对老猫侦探社的印象,是演出中把几首歌的主歌副歌合在一起,毫无违和混成了一首长长的歌曲,把人看得目瞪口呆。

那个时候执翰刚开始玩乐队,在满是热血朋克、闽南语乐队的高雄,老猫侦探社却是一支“酷”的乐团,那时候大家习惯一支单曲一支单曲发行,而喜欢专辑概念的老猫侦探社则一发行就是一张完整的专辑。

老猫侦探社和二手玫瑰乐队在高雄共演当天

郁晋有一支乐队叫乌贼绅士,那时候他们刚出了一张专辑,专场希望找一支成熟的乐队作为嘉宾,于是就试着联系了老猫侦探社,想不到就此成行。

在这次演出,彦旭就被郁晋完全吸引住了,他的鼓演奏“像一道水流”,非常好看。

高扬智在抗败乐队弹琴,那时候他们经常和老猫侦探社在一起演出。抗败是一只朋克乐队,而老猫非常酷,又算是前辈,高扬智本来不太敢和他们聊天,后来得知彦旭是自己高中学长,又有了几次日本代购吉他和配件的经历,才稍微熟识了一些。

老猫侦探社在2023年希望借一场音乐节重组,但是前任贝斯手不能参与,于是在还差四个星期的时候,老猫侦探社询问高扬智是否能极限救场,高扬智答复:“能排练四次,没问题吧!”让卷毛和彦旭刮目相看。

老猫侦探社乐团成员,主唱:谢庆勋(卷毛);吉他:陈彦旭;吉他:张执翰;贝斯:高扬智;鼓手:林郁晋

老猫侦探社2024「时光」巡演海报,现已开票!

本来各有各的工作,各有各的生活习惯的五个人突然又被重组和巡演聚在了一起,大家也只能按照自己的生活规律各自适应。彦旭经常会从午夜练琴到天亮,于是在这样的压力下,本来工作就和音乐扩音、演出密切相关,因而很少刻意练琴的执翰也开始了练琴的日程。

几个人对这次大陆巡演都十分期待,不过最期待的还是广州,2023在广州演出期间,几个人本来很担忧饮食习惯能不能适应,谁知道直接被广州美食征服了,2024仍旧期待着在广州大快朵颐。

当然,喜欢姜文和窦唯的执翰对北京情有独钟。

不过,真正把大家聚回来的还是老猫侦探社的作品,就像卷毛说的:“我真的很希望大家能再看到彦旭写的词”。《时光》也不过是这些新作品中的九牛一毛,他们说重组之后乐队的经济状况还不是十分乐观,但是也希望尽快把这些作品都录制出来。

本文图片由老猫侦探社提供

作者:马砀霍

收听 老猫侦探社 的作品 《时光》

相关消息

2024/05/16

卧谈|Cyclone赛科隆:第一首诗,潦草一点也没关系

2024/05/10

河豚子:没发专辑的十年里,我们试着成为大人

2024/04/23

李克非谈EP《369》:严谨的哲学与松散的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