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南都皇后:现在还有英伦乐队吗?

2024/02/05

撰文:马砀霍

“现在还有英伦乐队吗?”贝斯朱筱毅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问我们。

曾经作为旅行团乐队贝斯手的他对英伦乐队如数家珍,本来是采访,说了两句就说到了披头士乐队,朱筱毅对当下满街的“偷偷偷走了我的心”颇为厌倦。

“没准儿当年不喜欢披头士的人就是我们这种感觉。”我说。

“不喜欢披头士,真为他们感到难过。”

从北京回到柳州,开了做演出的蜜桃俱乐部,又组建了南都皇后乐队,队友是学生时代第一个组乐队的队友主唱杨涛(运营精酿啤酒吧),读博士前吉他手孙佳伟,鼓手蒋嘉祺一起录出来了这张专辑《柳州饭店》。在专辑制作名单里,他们特意把摄影师廖峰也加了进去。 

《Sunday boring Sunday》对U2《Sunday bloody Sunday》的致敬,《Dear Stephanie》里提到的Bonnie and Clyde雌雄大盗,甚至是乐队名字和专辑名字《柳州饭店》、当地的蜜桃俱乐部同名歌曲《MeToo Island》……这些无不透出的浓浓的复古气质。确实,听着南都皇后似乎回到了英伦乐队盛行的1990年代,漂亮的吉他分解,沉稳的鼓点,不时埋伏着的和声,调外和弦……

SV:乐队是什么时候组建的呢?在柳州本地玩乐队和大城市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主唱杨涛:乐队大概是2016年就有雏形了。我除了高中玩过一段时间的乐队,之后就再没有组过乐队。

我没在大城市生活工作过所以不知道大城市玩乐队是怎么个玩法。在柳州玩乐队我觉得还是比较放松的,没有太大的压力,没有过高的期望,做点大家都感兴趣的音乐,不用想着取悦别人就挺好。

贝斯手朱筱毅:2015年,那时我已经开了蜜桃,算是一个接巡演的小场地,算不上是个LIVEHOUSE。

我之前在旅行团,在北京,柳州还是人口少,玩音乐的也少,碰到喜欢一样东西的人更少。

SV:你们是怎么开始弹琴的?最开始学的乐器是什么?

主唱杨涛:我是初三毕业那年夏天开始自学吉他的。因为初一的时候在地摊瞎买了一盘黑豹的磁带,便一发不可收拾,觉得自己很屌,吉他就是为我而诞生的。然而那个年代乐器对于工薪阶级家庭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学吉他的日程就一直拖到了初三毕业终于实现。

到了高一,突然发现我班里有一个叫陈磊的同学也玩吉他,而且技术一流,居然会弹别安乐队的《真的爱你》,感叹居然还有比我屌的人存在,便和他玩在一起,他也教了我很多吉他相关的东西。之后我们便和朱筱毅组个叫babyfish的乐队。

贝斯手朱筱毅:我从四年级听黄家驹,初一听披头士。

最开始就是和杨涛组乐队 我弹贝斯。觉得吉他太难了……

SV:乐队第一次排练是在哪里?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主唱杨涛:乐队第一次排练是在一个午夜,地点是罗池路东一巷里的一个旮旯:蜜桃酒吧。当时我刚从其他城市辞职回柳州不久,大家一拍即合,决定继续回到路上,继续热泪盈眶。由于大家平时都有各自的谋生,一开始排练时间定在了午夜,为了磨合排了一些知名乐队的歌曲。

贝斯手朱筱毅:现在排练也在蜜桃,只是这已经是第三个蜜桃了。

SV:乐队的创作过程是什么样的?作品创作的时候有什么对风格的期望吗?

主唱杨涛:我是负责词曲创作。我的创作过程比较随性,一首歌有时候会一蹴而就,有时候会分几部分完成。歌曲内容大概就是日常生活中的小情小爱小情绪,没什么对于人生的探讨、社会的批判、哲学的思辨之类的内容。

因为日常生活已经够我喝一壶了,没精力去无病呻吟。也许是我思想境界不够高,所以歌曲就是记录当下心情,仅此而已。

因为喜欢英式摇滚,不需要去特意考虑风格,整个过程就自然而然往那边靠了。

SV:蜜桃录音为什么花了两年之久,这过程中歌曲有什么变化吗?

贝斯手朱筱毅:可能主要原因还是钱,也都各自忙各自的事。还有就是自己做专辑,什么都要自己弄。

有一首歌我们放了彩蛋,里面有一个人声旁白的采样,有很多小心思。在流媒体的版本是没有的,实体CD里面有。

SV:对这张专辑有什么期待的反响嘛?乐队成员对现状有什么样的看法?现在乐队的排练和聚会频次是什么样的?

主唱杨涛:对于这张专辑没什么特别期待,也不知道该期待点什么……对于现状,不会有特别的强求,希望乐队能按部就班的一步一个脚印的步履蹒跚的折腾下去,就挺好了。

毕竟大家需要花大部分精力去经营自己的生活,没什么聚会,但我们很幸运,还好是在柳州,压力相对没那么大,还能幸存一部分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给自己的兴趣爱好。

贝斯手朱筱毅:不去期待,只是想记录下来。我个人还是希望也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在这个乐队上。我们最近濒临解散(由于吉他手的退出)。

SV:有什么样的宣传和推广计划吗?如果没有,是为什么呢?

贝斯手朱筱毅:没有,因为年纪大了,在乐队上也不算“事业有成”。但是我还是按比较职业的态度玩音乐。所以,去演出去推广会比较麻烦,也觉得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所以就没有想太多。

我们《柳州饭店》专辑有同步推出一套柳州的城市明信片,这是我们乐队摄影师从10年之间拍的1万多张照片里面选出来的8张,做成了实体。

SV:乐队7月刚刚演了柳州原创摇滚音乐节20周年。在你们眼里,这20年柳州的摇滚乐有什么样的发展和变化呢?

主唱杨涛:在我眼里,柳州的摇滚乐现状跟其他城市差不多,大多数独立音乐人和乐队注定永远会默默无闻,听者寥寥无几。流量为王的年代,音乐泛娱乐化的年代,主流媒体想让年轻人听什么年轻人就会去听什么,科技的发展让年轻人慢慢失去了独立审美以及独立思考的能力,只吃送到嘴边的东西,就算推送了一泡屎到面前,见到999+的人都在吃,自己不吃显得自己low了。

SV:大家现在都在用什么设备?可以列一下吗?

主唱杨涛:我用的吉他是Squier CV的Stratocaster,觉得不错,物美价廉,手感一流,满足我对音色上的需求。音箱用的是VOX AC15,排练演出都能胜任。效果器用的是Visual Sound的Jekyll & Hyde 、Ibanez的TS9、Visual Sound的H2O、EHX的Big Muff、 Mad Professor的Deep Blue 、Biyang的RV10。

主唱杨涛的效果器板

贝斯手朱筱毅:我的设备很多,一直很多。所以讲一些在这个乐队使用频率高的。

我用的合成器是Yamaha MM6 ,Korg MicroKorg XL,Yamaha SK20,主音吉他手用一台Yamaha PSS-470。

MM6和XL 是在旅行团的时候大家用的型号,我比较顺手,所以现在还在用。除了VOX AC15以外我们乐队还用Roland JC40。

贝斯音箱是Hartke VX410和115,不过我最近这一年用百威。一台TKO115,一台KB100,因为我又弹贝斯,又弹键盘 。

贝斯我用得比较多的,唱片里用的EASTWOOD的全空心。我去伦敦AbbeyRoad 带了这支,那次录旅行团的一个歌。他是VOX saturn现在新出的版本,我一共有4支,两个日落色,一个紫色一个白色。

有一次吴涛(达达乐队)在帮旋转保龄录音的时候问我借走了一支,后来觉得很好,就买走了。

我最喜欢的型号是Yamaha的SBV,这也几乎是我在旅行团的时候使用率比较高的琴。

我现在买了几个原年的,排练用得多。

还有Squier是我很喜欢的品牌,我用Bronco很多,还有Tele 72贝斯,这些都是国内不销售的型号。

总的来讲,我大部分是琴是30寸的。第一是喜欢,第二是我真的在乐队里面非常忙,时常需要瞬间从键盘切换到贝斯,所以一把够小,够顺手的贝斯很重要。

我们的鼓是Yamaha Stage Custom。

SV:除了乐队之外,大家还有什么其他的工作?

贝斯手朱筱毅:我还在一个中学做乐队的老师,负责教学校的孩子玩乐队,这个学校有自己的摇滚音乐节。

玩乐队是我不会停下来的事,我也总是和不同的人在做乐队。柳州玩,比较苦吧。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马砀霍

相关消息

2024/02/22

芒果酱 Mango Jump:一年半过去了,我们还是习惯打直球

2024/01/31

MC HotDog热狗:原来我不是一直幸运的人

2024/01/24

尹毓恪:我想我是一阵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