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后声乐队:什么叫老味儿?

2023/08/14

撰文:孙大猴

2023北京的夏天格外热,后声乐队结束了在“摇滚圣地”School的演出,在门口等着打车的时候,一个喝得半醉半醒的姐们儿坐在School隔壁店的台阶上,身子都有点歪了,不过她还是用浓郁的北京口音问候着这支天津来的,东北人主创的乐队。 

“之前真没听过你们乐队!真挺不错的!”姐们儿自然开启了老大姐模式。 

本来在台上不断抛梗的乐队在这时变得格外客气,忙不迭道谢谢,一旁的北京朋友说着关注网易云云云。也不知道半醉的姐们儿听不听得进去,就听她一直指挥着乐队往出租车上装东西:“哎呦喂!慢着点儿!” 

乐队就这样结束了他们专辑《后声手记》的小巡演,在台上他们又是让乐队手风琴手曹哥展示周边帆布袋的背法,又是乐队轮流现场教大家副歌的唱法,贝斯手六哥说不唱,也被主唱刘天宇逼着唱了一遍,到了键盘手柳姐唱完之后,刘天宇说:“在别的地方她唱完大家都欢呼。”矜持又“见多识广”的北京观众也不禁失笑,一片哈哈里欢呼了几句。

刘天宇在歌里颇显得老成,但下了台面对乐队和朋友们,话还是挺多,聊着聊着吃的怎么就说道:“天津满街都是老味儿,我就说这老味儿到底是个嘛味儿!”(类似传统,古早的意思。) 

但你别说,后声虽然叫后声,这种真诚和相对朴质的表达,到让人真的想起了很多经典民谣,还真是有点“老味儿”了。

SV:乐队在有演出邀约后才临时组建。在这之前刘天宇是什么时候写的这些歌曲?之前有什么玩乐队的经历?

后声乐队 刘天宇:我在2019年底接到了二十年音乐现场的演出,以前并没有过做原创乐队,挺短的时间里一点点摸索,《秋千》《老崔》还有之前后声在电声时期的几首歌的雏形都写在那个时候。演出结束后留下我和现在的手风琴手曹哥觉得这件事有意思又有意义,一拍即合后,我们的第一支乐队就这样成立了。

SV:是什么时候开始音乐创作的呢?第一次被音乐打动是什么时候,最开始学的是什么乐器呢?

后声乐队 刘天宇:初中的时候,家里给了我一部能播放音乐的手机,当时还需要把mp3从电脑导入SD卡里,我拿到手机的时候里面存着Mr.Big的《To Be With You》,还有Beyond的《海阔天空》,最早受到音乐的打动大概是这两首歌带给我的。

后来开始接触到一些港台音乐,整个初中从张学友、王菲听到陈奕迅,这些音乐到今天也在影响我。初中毕业后我买了一把吉他开始研究,弹了太多别人的作品,直到接到演出前才开始尝试创作,可能是这些年弹了太多其他人的东西,刚开始创作时并没觉得这是什么难事儿。

SV:在歌词中能看出主创对文学的爱好,你觉得自己歌词是什么样子的,后声的作品是什么样子的?

后声乐队 刘天宇:其实我对文学并没有什么太深了解,我觉得可能是我多看了些闲书,或者只是我的表达欲比别人更强一些。从开始创作那天起,我就习惯了用这种方式记录一些令我波动的时刻,我的歌词写的也只是我那时想说的话,大概以后我回头看我在各阶段的作品,会是一部我的成人史吧。

SV:主唱来自黑龙江,后来为什么来到天津?这两个地方各自给了你什么样的特质?这些特质会反映在作品里吗?

后声乐队 刘天宇:小时候一直在黑龙江和老崔(奶奶)生活,后来因为父母的工作变动举家搬迁到大连,我毕业后因为工作才来到天津。

我觉得大多东北人是外放又内敛的纠结体,懂得如何用行动去爱一件事或一些人,却羞于将一份爱从唇齿间流露。

而天津和东北也有很多相似处的,两个地方的人都习惯幽默,生活的节奏也都很缓,轻松的背后却都不乏沉重思考,所以从东北来到天津我没花费太多时间适应,两个地方所赋予我的都是一样的:轻松的面对生活,沉重的思考问题。

我习惯把沉重的一面更多的倾注在作品中,而在演出时的talking环节我反而会相对轻松一些。

SV:《老崔》是什么时候写的呢?当时有什么契机?

后声乐队 刘天宇:老崔是我最早的一批作品之一,在二十年的那场演出之前几个月,我和风琴手曹哥就制作过了几版demo。

上面的问题我也有提到,我的童年一直和老崔在黑龙江小城安达生活在一起,安达很小,只要和老崔出门总能碰见几个叫不上来的亲戚,他们聊得热乎,临走时亲戚们总要嘱咐上我一句:天宇啊,长大以后可要好好孝顺你奶奶啊……如今也长大了,虽然在天津漂了很多年,却依旧两手空空,我便想到用这种方式送给老崔一份礼物。

酒店电梯里的幽默 

SV:乐队用Cajon是因为当时说到不希望随意换成员(第一任鼓手)吗?Cajon是如何收音的呢?在乐队Credit里为什么没有写卡宏演奏呢?

后声乐队 刘天宇:关于选择Cajon,确实是因为当时还没有找到能够和我们志同道合、且愿意将大多精力倾注在乐队工作上的鼓手,那时不得已我们选择了制作一轨midi Cajon,但没想到效果却意外的不错,便将其保留了下来,但即使再以假乱真的音源,都肯定没有真人演奏的动态、情感来的打动人,我们也还在寻找志同道合的鼓手的路上。 

SV:一般乐队是怎么创作的?排练是如何的?

后声乐队 刘天宇:现在的创作基本都是主唱做好词曲,大家一起听Demo,初步确定段落的编排,主唱把鼓写好后再碰面排练出雏形,再用几次排练一点点发现问题改动,逐渐丰满整个编曲。

 现任贝斯手六哥录音中(前吉他手)

我们的排练是有新歌编新歌,没新歌的时候会在一起研究些新的器乐动机。平常编曲的时候我们会在风琴手曹哥的家里进行,为了避免打扰到邻居,整体的排练我们都会在主唱工作的教室进行。

没什么事儿的时候我们更习惯上午排练,觉得刚睡醒头脑更清醒些。

SV:成员的本职工作都是什么呢?

左起:主唱刘天宇 键盘柳姐 手风琴/吉他曹哥 贝斯六哥

后声乐队 刘天宇:我们四个人的收入来源都是做乐器教学,我们四个也是曾经的同事,这样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保证温饱的同时也能拿出更多的时间放在乐队工作中,排练的时长也能得到保证。

SV:乐队的大家最近都在听什么歌?

主唱刘天宇:安溥《外婆桥》

风琴手曹哥:Guns N' Roses《Hard Skool》

贝斯手六哥:Badanamu《Mini's Song》

键盘手柳姐:LÜCY《EYE(S)》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孙大猴

收听后声乐队

相关消息

2024/04/07

老猫侦探社:欢迎来到老猫侦探社宇宙

2024/03/25

EVADE的二十年:曾经,现在与将来

2024/03/18

我是机车少女:我们都是不得不长大的彼得·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