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和平和浪:我们是怎么四年都不发歌的

2023/08/02

撰文:马砀霍

先说一个有点冷的知识,四年对于绝大部分乐队来说是一个大于等于半辈子的时长。

从和平和浪2019年9月发布全长专辑《安福大厅》之后,他们就开始了类似蛰伏一般的日子,除了在一些演出现场时不时见一次,就是在滚石撞乐队合辑中翻唱了《一辈子的孤单》。“过着孤单的日子”竟然也确实和他们最近的音乐平台的状态类似。

那么,这个用自己独特的幽默感和音乐给全国听众一击的和平和浪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呢?他们歌里唱的那些人,那些地方都怎么样了?

终于,在2023年7月31日,和平和浪带着全新EP《无眠夜》回来了。7月的最后一天,他们先放出了一首《Bury Night》,其他五首歌曲在平台上也已经露出了名字,跃跃欲试。

和平和浪《无眠夜》EP封面

乍一听,有点不像过去的和平和浪了,但是再仔细放三遍,对,还是那个味儿。有了新成员——高清五马乐队的孙含方的加入,就像乐队自己说的:制作“采样Base”的音乐变得更加水到渠成。

采样、鼓孙含方(左)和主唱张铎怀创作时的背影

说起做乐队的烦心事儿和开心事儿,和平和浪肯定跟大家的生活差不多,烦心的事多开心的事少,但是冷不丁有点开心的事儿就足够大家好好咂摸一阵子。按下全新EP《无眠夜》的播放键,今天我们就在发新专辑的喜悦里,跟和平和浪聊聊这段时间的乐队,和他们的新歌吧!

SV:自从上一张专辑《安福大厅》之后,和平和浪的创作好像就很少了。后来大家是怎样找到的全新的表达方式呢?

和平和浪:我们其实一直都在创作,只是这几年疫情,也包括内部的一些调整吧,很多事情就算努力推进也不会有好结果,所以这几年就选择沉淀一下。

目前和平和浪的这种表达是不断尝试的结果,有过三、四轮比较大的创作方式和编曲风格的探索才最终确定现在这样。

SV:这一路寻找音乐样貌的时候中间有什么形态值得一说嘛?

和平和浪:我们想在这张EP里挑战一个固有认知,就是“一个乐队的歌该是什么样的”——他怎么和歌手不一样,怎么和组合不一样。当人们聊到“乐队”这个词的时候,大部分人潜意识里想到的其实是“吉他摇滚”,但乐队的形态该是多种多样的,吉他摇滚也只是一种音乐风格而已。 

我们以前做的很多歌也是吉他摇滚,于是在这张EP里,我们没有做吉他摇滚,大家认知里和平和浪的funk属性也没那么强了,这两点是我们有意而为之。我们不是故意不做那种风格了,而是在自己擅长的东西基础上做了非常多音乐性的探索。我们觉得现在这样的探索才能让我们走得更远,如果你来看我们接下来的4城专场就会发现我们现在的表演也已经不是传统意义的乐队演出了,为了这些呈现我们努力了很多。

SV:现在你们是怎么创作的?大家是怎么参与的? 

和平和浪:一般是小雨发起,在一大堆动机里面挑一些发展的比较完整然后大家再一起编曲,有些杀掉的想法大家一起看一下可能也会有值得留下的闪光点。

在某一个时间段的音乐品味成员间会有一种默契,听差不多的音乐人,大家一起dig音乐,交流。

SV:新的宣传照里我们看到了高清五马的孙含方,他的加入给了你们什么样的不同?是怎么玩到一起去的?

和平和浪:高清五马和我们一直是好朋友,是我们特别喜欢的乐队。我们在同一个时间段都开始疯狂喜欢采样base的音乐,一起研究了很多设备和技巧。孙含方对音乐的执着和投入令人敬佩!我们从改编老歌开始尝试合作,后来一起演出,再到一起写新歌……整个过程都非常顺畅,也很自然的给和平和浪带来了新的可能。

SV:《无眠夜》的六首歌曲都是什么时候成型的?

和平和浪:都是2023上半年成型,还有一些存货,这六首大概是从20首demo里挑的,所以今年还有发行计划!

SV:录音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新的火花发生?

和平和浪:我们这一次完全是编好、想好再录的,所以录音时没发生太多意外,没有任何编曲改动。之前在编曲的过程中故事会比较多。

SV:你们跟混音师Joe Irente是怎样建立联系的?

和平和浪:他是一位生活在巴西的音乐人,擅长的风格比较偏工业和电子。

因为和中国的时差,我们基本是完全昼夜颠倒,所以每天都是我们起床收到他的文件,他第二天起床再收到我们的文件。

SV:大家现在生活的状态和《安福大厅》时代有什么不同?你们会把生活状态会带到创作里嘛?

和平和浪:没有太大改变,生活状态会影响创作,因为我们也都是写自己身上的故事。

SV:之前的采访中说过歌词里会有一些没有意义的“酷词”,这次还是这种状况吗?

和平和浪:这个比较像是我们对待歌词的态度吧,尤其是中文歌词,中文语言世界比较怪,中国人对待文本的态度是极其敏感和苛刻的,大家在听歌时会因为歌词的意义而忽略掉节奏的设计,或者说咱们整个民族有史以来创造音乐其实就不是为了跳舞。

因为我们是一个完全节奏导向的创作流程,所以也一直在尝试能不能用中文歌词的发音和意义去带律动,就像《丽园便利店》那样。这很难,因为母语会很难给人陌生感。这张EP里一首完全中文的歌是《星期三日落》,它讲的是一段无奈的不能出门的时光,你甚至都分不清到底是星期几,但你能从家里看到日落。

我们用的是特别简单的文字,甚至看上去没有任何修饰,我们喜欢这种感觉,就像说话一样。还有《迷雾晚餐》刚开始就是“消失在迷雾中的晚餐”,我们超级喜欢这个感觉,日落就是日落,晚餐就是晚餐,我们不会绞尽脑汁地用其他词来替代,但会把一些故事中的元素组合在一起让听者有画面感,这可能就是我们之前说的“没意义,但很酷”。

英文歌词也是差不多的态度,英文确实更容易写一些风格更潮流的歌,因为有很多优秀作品可以参考,《Things Don’t Work》这首歌是小雨因为一个音乐插件故障给制造商那边写的邮件,我们莫名发现当成歌词超级酷,你看,这就是我们发生在夜晚的故事。

主唱张铎怀在上海凯旋路

SV:这次安排的小型巡演有什么不同?之前的作品会以什么方式出演呢?

和平和浪:八月的这4站其实就是个小巡演了,但我们叫成了“4城专场”,海报也是和EP封面一样,因为相较于巡演,我们更想做的是针对新歌的这些故事,新的演出形式做一些概念性的探索,以往的作品基本上全都会做改编,非常酷,留点神秘感,现场见吧。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马砀霍

和平和浪 PEACE&WAVE🌊

迷你新专4城专场巡演正式开售! 

 

巡演全部站次现已开票🎫,详情信息如下👇
8月6日|上海 育音堂音乐公园
8月19日|深圳 B10 Live
8月20日|厦门 RealLive

8月26日|武汉 VOX

相关消息

2024/05/16

卧谈|Cyclone赛科隆:第一首诗,潦草一点也没关系

2024/05/10

河豚子:没发专辑的十年里,我们试着成为大人

2024/04/23

李克非谈EP《369》:严谨的哲学与松散的白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