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师蒋焜:我就是设备里的“垃圾货”大王

2023/03/05

撰文:肉饼

“大象,大象,你的鼻子为什么这么长?”

蒋焜一边唱着歌一边加入了语音聊天。这是一篇“突发奇想”的采访。在此之前,我们好像只关心他主理的厂牌浅灰唱片在采访里的那些“精彩发言”,关心旗下的乐队玫瑰岛Rose Island 的新专辑到底怎么样,关心和短裤里的诗歌的合照中被频繁捏脸的那个胖兄弟怎么那么好笑,却没想到在有关录音一类的采访中瞄准他的头颅。

蒋焜和邴晓海

你可能在演出现场看到他拿着iPad调音台走来走去,然后一边小声嘀咕台上的音乐人“演得真烂”一类的话语。打开他的小红书或者闲鱼平台,他干过的活,合作过的音乐人就更加一目了然:短裤里的诗歌、玫瑰岛Rose Island、布朗尼、明天就解散、非常大自然……清一色是活跃在室内livehouse演出场景中的独立乐队,这些人的录音工作背后,究竟有着哪些共性、个性,以及好玩的故事?

我和蒋焜的相识竟然是通过闲鱼开启的。2021年某一天早上七点,在机场等待登机的时候看一眼手机,有人“三句话以内”就很快就拍下了我的那把价值人民币800元的Epiphone SL Melody Maker吉他。国产货,被认为是Epiphone生产线上最为低端的琴之一。唯一令人爱不释手的就是小巧的琴型外加蒂芙尼蓝的涂装。

就是这把琴

此后的两年时不时我还会在他po出的照片里看到它,随意问一句“我的琴怎么样”之类的废话,然后基本上就忘一边了。直到采访当天。蒋焜跟我说,玫瑰岛Rose Island的首张专辑《For Once》,所有的吉他全都出自我这把简陋的Epiphone。我惊了。

不过故事总要从头开始讲。

录音师的不归路

“伴随着血红的夕阳在日落大道上吃 In and Out 汉堡就啤酒(麒麟一番榨!)。每天就是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周末泡在录音棚里和调音台做朋友。周五晚上去韩国城吃烤肉。”这是蒋焜对充实却孤单的留学生活的概括。

和大多数人一样,蒋焜大学在国内的专业并不和音乐相关,是曾经无数人向往,现在无数人吐槽的土木工程。在学校里玩一支名叫小魔女的乐队,蒋焜在担任贝斯手的同时也萌生了给乐队亲手录制专辑的想法。不过,去MI(美国现代音乐学院)留学的动力不完全是这个。“我的一个朋友去了伯克利读音乐,我觉得她能去伯克利,那我也可以。”

“现在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但今天看觉得依然很好玩”。在美国,蒋焜开始进修录音制作的课程。“那个只是MI的一个的课程。有点像国内的专科,现在很多的乐队其实都是我当时读音乐的时候的同学。大家大学都是别的专业,但不是自己想干的,所以又去继续修。”

给短裤里的诗歌录鼓

在课程中的蒋焜全方位认识到了国内外在音乐制作领域的差距。“在那边你学的东西是明确的,音乐制作就是音乐制作。国内可能更多会让你学广播电视一类的东西,很泛化。”

由于行业的发展成熟,美国的音乐录音有着很严格的流程和工业体系。偷偷跟老师出去干商活,蒋焜在给Post Malone录制专辑的时候学到了不少东西。“老师在录音,你就在旁边负责收线、擦地,然后看着那些tech guy(技术人员)给乐手调试各种乐器。”对于任何一种乐器、音色,从工作人员到录音师再到乐手,每个人都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有着明确的概念。“甚至是弹琴的时候手的变化对音色的影响,大家都心知肚明。”

 短裤里的诗歌录制吉他中

蒋焜在学校认识了黄子健和江卓骏(他曾经用自己做的牛排把他俩都吃拉肚子过),前者成立了布朗尼乐队,后者早回国一年,随后将自己乐队的第一张专辑《我还喜欢你》交给了蒋焜做混音。这是短裤里的诗歌和蒋焜的初次合作。等到第二张全长专辑《绝不中立》开工,蒋焜就开始负责所有的录音工作了。

他们在录音手法上进行着实验。乐队和蒋焜觉得正常的麦克风位置有点无聊,就多架了几支。“我把整个鼓组用了三个麦克风录的非常‘破’,混音风格靠近70年代的唱片,全部乐器全部摆在了一边。只有LR(左右)没有LMR(左中右)。”《窗边的背头》中完美体现了这种效果。 

“先还原,再重塑”

“先还原再重塑”,蒋焜的工作习惯是先和乐手沟通,再找到合适的参考曲,然后去还原参考曲中的音色。“比如歌里面人家的吉他是用的什么音色,什么音箱,我们就仿照人家也采取类似的设备。你喜欢tele的音色我们就用tele,用Fender的音箱,再不行我们再想办法。” 

但偶尔也会有一些意外惊喜。比如太阳先生融合爵士乐团的吉他,他用Logic调了一个很“恶心”的音色,放在歌里居然听起来还可以。“这东西就是电光火石,你也拿不准。”

工作中的蒋焜

再比如玫瑰岛《For Once》里的吉他。“你觉得他们这张的吉他声音‘真’吗?”除了已知的八百元Epiphone吉他,蒋焜在玫瑰岛的吉他部分中还第一次尝试了负载盒(Tube-Tone Shio - Suhr Creative Load,一种可以匹配真箱头的阻抗负载箱体模拟)的使用。“本来以为会出很恶心的声音,没想到还挺好。”贝斯则出自蒋焜的一把价值1800元的雅马哈——直到现在还被他挂在闲鱼上。“乐队吉他手弘祺弹完的评价是‘很垃圾’。不过根本没人在乎你用的是什么设备,听不出来的。”

坐火车去北京录鼓

从摇滚乐跳到流行R&B,给玫瑰岛的录音和制作又是另一码事。《For Once》的录音可以分为好几个部分。在刘与操北京的录音棚里录完了鼓组,然后其他部分都在上海完成。“最大的原因当然是没钱。”为了节省成本,吉他和贝斯的部分全部在蒋焜上海的家里完成。

人声的部分的录音蒋焜下了不少功夫。“录音的时候用的德律风根C12,发现好像不太适合主唱,最后混音的时候三个不同的调音师都使用了RE20作为主麦克风,问题解决了。”

玫瑰岛的人声录制

“如果要说我自己录音和别人的区别,就是我用的垃圾货特别多。”很遗憾,蒋焜所指的垃圾货并不是真正的“垃圾”,这些被他捡回来的、出现在各种由他录音的作品中的乐器,大多经过了他不同程度上的改造。

“改琴很有意思。大家都用很贵很好的琴和设备,就像是网络上那些精修的照片,感觉很虚伪。”这个习惯来自MI的乐队课。“大家人手一把贝斯,我当时拿了一把很贵的Sadowsky,结果老师用的是Squier,还是自己拼的。”老师的弹奏和音色让蒋焜震惊。“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在尝试买很便宜的东西玩,自己尝试改琴什么的。”比如最常用的,也是第一次上手改的Squier Vintage Modified P Bass,“拾音器换成了美标Fender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比贵的琴差。”

第一次亲手改装的贝斯

“当录音师烦的事情是大家弹得都很烂,然后排练也很烂,但是高兴的事情在于,你真的发现那支乐队独一无二的闪光点的时候,你觉得你真正在做音乐,你觉得你和主流的人不一样。”当然,蒋焜的梦想是半年待在录音棚,半年带乐队去国外巡演。“然后再中个彩票,有数不完的钱,想签谁就签谁。”

Q & A

SV:第一次上手录音是给哪个音乐人/乐队?当时心情怎么样?有收到对方的评价吗?

蒋焜:是自己在大学玩的乐队叫小魔女,是2015年左右最流行的泛核类音乐。吉他手诗雷和鼓手张星后来都加入了直惘。因为那时候什么都不懂,还在纠结用Protools还是Cubase音质更好,搞笑来的摸着石头过河。最后没有收到任何评价因为作品还没录完乐队就解散了,大学毕业大家面临着不同的前程和计划。

SV:目前为止,你都为哪些国内的音乐人录制过作品?

蒋焜:目前合作过的人有黑麒、何教授、布朗尼、太阳先生融合爵士乐团、短裤里的诗歌、玫瑰岛Rose Island、明天就解散、子路乐队、非常大自然等等一些有名没名的乐队。还有一些偶像和地下偶像和Vtuber和Up主。很开心我一直在做的都是原创音乐。

非常大自然录音杀青

SV:你在录制车库/朋克类的吉他和R&B/爵士类的吉他时各有哪些自己的习惯?

蒋焜:和大家一样,麦克风是SM57+R121。我个人喜欢8寸喇叭的声音,箱子的话Fender Pro Jr、Fender Tweed Champ 5F1、Fender Tweed Deluxe 5E3,Tube-Tone家的Shio是我的首选,我喜欢复古类的音色。非常讨厌Supro,ToneKing之类的东西,也很讨厌Dumble和Marshall(Hi Gain音色和锯木头有区别?)。得对音色多没理解才会买这些啊(黄子健买了)!

哦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最终出来的效果还得看乐手,不是吗?

SV:你最喜欢的麦克风是哪一款?第一次使用是在什么时候?

蒋焜:纽曼U47,第一次在是在洛杉矶NRG录音的时候用,惊为天人,不管是声音还是价格。

SV:你的录音生涯经历过多少录音场所?第一次自己录音是在哪里?现在工作的录音棚是什么样的?

蒋焜:蛮多的,美国比较有名的棚子我都录过:Capitiol, NRG,Sunset等等。第一次是在自己的小地方,家徒四壁只有一些鸡蛋棉花。现在创造音乐的地方是上海的惊奇空间NOVASPAXE。是由WSDG设计的录音棚!超级录音师,超级录音棚,欧美标准,纯金打造。是你创造音乐作品不二之选!

Capitol和NRG录音棚的代表客户

 蒋焜留学期间在录音棚

 蒋焜现在工作的惊奇空间

SV:你觉得音乐人最开始录歌/录器乐容易有哪些问题?

蒋焜:倒不是技术问题,你现在上油管都能在三分钟之内学习到这个乐器怎么录制。最经常遇到的问题反而是沟通问题。就是很多音乐人其实并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之后自己设想的道路和目标大相径庭进而越发偏执。 

我的建议是先进行自己的实验,先确定自己想要什么质感。然后和录音师沟通怎么达到你确定想要的东西。

在预录音的时候把想要的东西确定好,进棚就干。 

SV:对刚刚起步的音乐人在家录歌,你在制作方面有什么好的建议? 

蒋焜:选择越少越好。现在条件太好了,很多时候你并没有很清楚你手里的东西能做多么多的事情。请装很少的插件,用最简单的设备,你并不需要很厉害的话放和音色。回到音乐本身,对设备建立客观的理解。多xx练练琴,练练唱,省得在录音棚里折磨我七、八个小时都唱不准你那该死的副歌。

(以上都是乱说的)

本文图片部分取材自网络

作者:肉饼

相关消息

2022/07/27

表情银行《狗日子Dog Days》:用AirPods混音?这能行吗?

2022/06/17

摇滚兄弟:怪兽计划是怎么在深圳售罄8场演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