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年愿望:平安,健康,然后在现场和你见面|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北京站

2023/01/03

不敢相信,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上海站和深圳站的演出居然是发生在2022年的事情了,虽然即将上演的北京站两日的演出和它们相距并不遥远,但也足以让我们在整个系列的线下演出部分即将告一段落的时候感慨时间的流动。

喜怒哀乐伴随着2022年的列车远去。在这一场旅途中,音乐人们迈入新的阶段,也面临一次又一次的挑战,遇到它们,接受它们,然后战胜它们。坐上高铁前往另一座城市,试音、演出、宵夜……演出之日短短的相聚时间,是乐队们在自己向往的舞台上的尽情表演,也是大家在缘分的安排下的相遇。演出倒计时一天的时间点,我们邀请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北京站的七组音乐人们聊了聊2022的总结和2023的期许。无论结果如何,当明年的这个时刻再次回顾今年许下的愿望和精彩的演出瞬间,希望熟悉的心潮澎湃依然能够泛上你的心头。

Day 1

Bad Sweetheart:DIY精神坚持到底

SV:如果给小狗演出,你们觉得它们会最喜欢哪首歌?

肖宇:《大耳朵嗷嗷》。

嗷嗷是肖宇的小狗,弹吉他不用拨片

李烦:如果坏甜心给小狗演出小狗会聋吧。

贺铭洋:《浏阳河》。

SV:即将回到首次演出的场地,坏甜心两年来发生了哪些变化?

肖宇:如果演出效果能和两年前比肩就非常满足了。对我个人来说,演出的过程越来越放松了,排练的过程中知道如何来配合队友了,但是要让我说这个乐队发生了什么变化,我说不上来,我其实有种当局者迷的感觉。

李烦:最大的变化是不用担心电脑死机就无法演出了,因为坏甜心有了新成员贝斯手姜姜;肖宇从吉他手变成了新的吉他手;贺铭洋找到了在现场大声说“你们好”又不尴尬的方法。

贺铭洋:我觉得我们的演出更精彩了,同伴间比之前更适应对方的节奏,有时在创作上的“互相保护”和“自我保护”都做得有进步。两年完成了很多期待之外的事情,总体还算顺利。成员们的生活节奏发生了一些大的变化后变得逐渐明确起来,随着生活中其他事务的忙碌,乐队的工作也开始变得讲求效率起来,最近开始有了“会议记录”这种东西,防止我们的决定下一秒就忘干净了,还有我没那么爱吃回锅肉了。

SV:你们是怎样了解并决定参加到这项活动当中的?在此之前有多久没演出了?

肖宇:通过街声了解到这项活动的,大家都觉得会有好玩且冲动的事情发生,就决定参与了。在这之前有两个月没有演出了。

李烦:通过街声知道的这个活动,坏甜心第一场演出是街声邀请去的见证大团,从那以来街声给坏甜心提供了包括发行、版权服务在内的很多支持,是坏甜心很好的朋友。上次演出是在11月的杭州举办的西湖音乐节。12月的演出全部取消,到1月也有两个月没演出了。

贺铭洋:通过我们的好朋友街声的推荐了解到的,此前有两个月没演出了,年底一些花力气准备的专场演出因为健康问题取消了,十分沮丧!在家撞了六天半的门把手!

决定参加是因为Bad Sweetheart的开端像是朋友间闲聊时的无聊玩笑。三年时间过去,每次作决定时还是会有“反正我们什么都没有,好奇这个玩笑开下去究竟会怎样”的心态。和乐队有关的所有事物基本都是我们在卧室里DIY的,啥也不是,就是为了好玩。观察真正专业人士的做事方法很好玩,我们会在拙劣模仿的过程中加入自己的调料,让事情更好玩一点!可惜我认识的专业人士并不多,我是来丰富想象力的,俗话说:多到大城市走走,脑子也会变大!

SV:当天一起演出的其他乐队你们各自喜欢谁的歌?

肖宇:我还没有听,我喜欢在现场听。

李烦:我喜欢melonboiii的《春愿》,因为他们歌里唱:“今年不想戴口罩。”然后今年不想戴确实可以不戴了,虽然公共场合大家还是应该戴一戴。

贺铭洋:两个乐队都不算很了解,演出当天会认真地看。melonboii的歌前奏响起会让人联想起一些角色亲切的日式都市电视剧;狮童乐队主唱声音很特别,期待他们现场会有怎样的张力。

SV:如果最后能够幸运站上节目的舞台,你们准备在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穿上什么样的行头?

肖宇:《列宁格勒牛仔征美记》里面的行头。

李烦:不知道会是咋样,应该是一些红色、紫色、带亮片的适合上节目的衣服吧。

贺铭洋:我想穿有好看纽扣的衣服,或者穿Yuck乐队的周边T恤,虽然我没有他们的T恤。

SV:你们对于综艺节目会有哪些顾虑和期待?

肖宇:无忧无虑。

李烦:很期待,很激动,但是又很怕说错话结梁子。

贺铭洋:如果真的有机会参与那就得编个像样的借口给工作请假了,我在甲沟炎和痔疮之间犹豫不决,万一要医院证明那可就糟了。我期待我可以做别人在电视上没做过的事情,比如一秒钟喝一袋酸奶,吃西瓜不吐籽之类的!

SV:新年愿望是什么!

肖宇:我爱的人都平安健康。

李烦:希望世界和平,希望病毒退散,希望鼓房完工,巡演演很多站。

贺铭洋:是可以有更多时间在草地上躺着,想和乐队同伴出国旅游,想去刚果布拉柴维尔吃爱丁堡牛排!

狮童乐队:新的一年,愿大家都能“出去玩”!

SV:你们是怎样了解并决定参加到这项活动当中的?在此之前有多久没演出了?

喜儿:接到导演组的电话反馈我们在各大平台均有报名,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后来和节目组沟通确认过可能确实是乐迷替狮童报的,狮童说谢谢你,经过大家的轮番轰炸终于进入了导演组的视野。(推墨镜的开心)

橙子:大概1个多月,全国巡演最后一站成都站因为疫情被取消啦。

SV:当天一起演出的其他乐队你们各自喜欢谁的歌?

橙子:我比较喜欢Bad Sweetheart的《该死的车站》。

喜儿:平时不听乐队的歌。

SV:如果最后能够幸运站上节目的舞台,你们准备在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穿上什么样的行头?

喜儿:演出穿什么这件事儿其实也是我们非常头疼的事情,总之到最后才知道。所以如果去参加这次节目的话应该也是一段漫长的烧脑过程,简而言之演出什么的哪里有有帅重要。(演出本身不用强调了,我们是最棒的)

SV:你们对于综艺节目会有哪些顾虑和期待?

橙子:顾虑的话……会不会上镜很显胖啊?现在减肥护肤来得及吗?

喜儿:顾虑的话应该还是会像往常一样,担心上台前的紧张,会不会上吐下泻之类的。

橙子:如果非要说期待的话就是我们能完美呈现每一次舞台,我们的歌能被大家喜欢和记得。

喜儿:同上。补充:希望可以挣到钱。

SV:新年愿望是什么!

橙子:不再有疫情和病痛!大家能愉快的出来玩耍,完成新专辑。

喜儿:比如要健康啊。还有鸽置了乐迷两年的整张实体专辑嘿嘿。

SV:2022年的巡演成功完成了几站?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次?

狮童:完成了5站(其他都被疫情取消)。

橙子:印象最深是广州,现场的观众都很会玩,接梗玩耍气氛简直拉满。

喜儿:每一站。一度感觉狮童要火了。演出完第二天回成都才反应过来确实只有我一个人上火了。

SV:喜儿在2022年步入了人生新阶段,有什么感想?

喜儿:喜儿准备改ID叫喜叔了。哎。心理上我得断奶了。感想还真的没有来得及去想,也不太敢想。只是觉得突然间事情变得很多,刚开始会觉得遍地鸡毛,习惯了之后我做毽子的速度也越来越熟练了。

melonboii:《春願》写下的愿望,今年照样要实现!

SV:你们会怎样跟观众解释Town-Pop这个风格?

桌子:不那么洋气的City-Pop。

小妖:其实就是“瓜味” ,跟别的乐队都不一样,就是我们自己的独一个的风格。

龙泽穷:少言寡语乐队,一般不怎么解释。

SV:之后的创作会以什么样的内容为主题呢?

桌子:一线打工人的动荡生活与不切实际的幻想。

小妖:我个人的话想写一些让人听起来觉得很有希望的歌。毕竟音乐能带给我力量,我也希望我写的歌能振奋别人。

龙泽穷:日常生活。

SV:你们是怎样了解并决定参加到这项活动当中的?在此之前有多久没演出了?

桌子:我大四(19年)的时候就在网上看到了街声大登陆乐夏巡星的活动,当时以个人名义参加过,现在有自己的乐队了和乐队参加一下;小舞台的话12月后刚演过几场,大点的livehouse这种得有五个月了,如果说在北京的大livehouse演的话已经九个月没有了。

小妖:通过街声~登上乐夏算是我们乐队的目标之一,之前的一年很长时间没有演出,不过最近演出很多,上次演出也就过了10天。

龙泽穷:感谢街声。我上周刚演过。

SV:当天一起演出的其他乐队你们各自喜欢谁的歌?

桌子:我喜欢狮童,20年以个人名义和他们拼盘过,当时就觉得可好,他们的歌有一阵我天天单循。

小妖:我都还挺喜欢的,大家都很不错。

龙泽穷:爱狮童,必大火。

SV:如果最后能够幸运站上节目的舞台,你们准备在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穿上什么样的行头?

桌子:外面套啥没想好,里面要穿一件阿根廷队服带给我力量。

小妖:我想穿看起来元气活泼的裙子!

龙泽穷:去衣柜里翻出我最贵价值200的T恤。

SV:你们对于综艺节目会有哪些顾虑和期待?

桌子:除了跟领导请假以外没啥顾虑;期待:最期待的还是让更多人听到我们乐队的歌,同时也期待能遇到自己喜欢的乐队和音乐人,有机会一起交流或者交到朋友就更好了。

小妖:顾虑是怕被一剪没,表现不够好,期待是能见到很多乐队!

龙泽穷:我们话这么少,是不是上综艺(有幸)会比较冷场。

SV:新年愿望是什么!

桌子:参考去年过年时写的歌《春願》,歌里的愿望去年一个都没实现,希望今年能实现。

小妖:平安喜乐,万事胜意!以及一把命中注定的新贝斯。

龙泽穷:能去更多地方看看。

Day 2

温和治疗:我们好久没在北京演出了

SV:2022年,你们收到了哪些“好收获”?

腹黑:在疫情肆虐的时候身体健康。

阿苏:每个季度收获的都不一样 但都有好好聆听世界 尽量活在当下。详情参考每时段微博。

小峰:收获了长达一年之久的假期。

SV:在北京演出完之后最推荐去哪家店吃夜宵?

腹黑:木屋烧烤!

阿苏:北新桥卤煮,他们加肺我加火烧。

小峰:通州区梨园镇豪门饺子,谁吃谁难忘。

SV:你们是怎样了解并决定参加到这项活动当中的?在此之前有多久没演出了?

腹黑:自己和身边的人都有所了解。有一个多月没演出了。

阿苏:听乐队安排。

小峰:这还用特意了解吗?干这行的乡里乡亲谁不知道街声、谁不知道乐夏,我们村都传遍了。

温和治疗2022巡演现场

SV:当天一起演出的其他乐队你们各自喜欢谁的歌?

腹黑:还没有来得及听。

阿苏:冷水吧,其实这之前还都不太了解。但点开公众号里那首《深夜生存没有指南》整挺好。

小峰:我都爱,都是艺术家。

SV:如果最后能够幸运站上节目的舞台,你们准备在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穿上什么样的行头?

腹黑:和平时演出一样舒服的衣服。

阿苏:看看到时候的心情。

小峰:穿跨栏背心,让大家看看这几年搞乐队的都混的多惨。

SV:你们对于综艺节目会有哪些顾虑和期待?

腹黑:顾虑:不真实的剪辑。期待:认识更多很棒的乐队。

阿苏:顾虑是自己能力是否达标,可以和大家在节目上玩的开心。期待未知的好玩的事发生。

小峰:期待是我能上电视了,顾虑就是一轮被淘汰了,脸熟都没混上。

SV:新年愿望是什么!

腹黑:今年的生活工作都一切顺利。

阿苏:继续快乐的做热爱的事。

小峰:艺术家们都先富起来。

心碎男女俱乐部:要继续散播快乐的种子

SV:你们希望大家用心碎男女俱乐部的歌搭配什么风格的短视频作品?

杨育锦:我希望搞笑帅哥和搞笑美女多来用用我们的歌拍短视频,目前的作品大部分都是一些很可爱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在拍,俺们也非常喜欢!变相也意味着我们的作品还是符合部分大众审美的!

铁铁:土味搞笑的感觉和我们很搭,散播快乐的种子哈哈。

SV:新阵容一起排练的时候最好玩的事是什么?

杨育锦:排练没啥好玩的哈哈哈哈哈哈。

铁铁:每次有排到惊喜的东西感觉是最好玩的。鼓手加入给歌曲增加新律动的时候,杨育锦唱到心坎里的时候 都觉得很惊喜,做自己喜欢的音乐就是很好玩。

SV:你们是怎样了解并决定参加到这项活动当中的?在此之前有多久没演出了?

心碎男女俱乐部:我们是从街声的网站了解到这项活动的,去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很多演出被取消了,到现在已经半年多没有演出了。很高兴参与这个活动。

SV:当天一起演出的其他乐队你们各自喜欢谁的歌?

铁铁:温和治疗《爱人》。朋友叫我去看演出第一次看温和治疗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浪漫坏了。开启迷妹状态,一下从livehouse拉到了一个浪漫的空间,强推。

SV:如果最后能够幸运站上节目的舞台,你们准备在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穿上什么样的行头?

杨育锦:打算穿睡衣上台!演出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给我带来一些心理压力,我希望我的睡衣能够缓解我部分紧张的情绪!!(队友疯狂点头表示强烈赞同)

SV:你们对于综艺节目会有哪些顾虑和期待?

杨育锦:没有啥顾虑和期待的,我的心态就是顺其自然!!!!

铁铁:完了我顾虑还挺多的,担心说错话啥的。期待..的话...期待变得更强,有更多牛人带我们玩,大佬带带我们。

SV:新年愿望是什么!

杨育锦:我希望我的头发一年更比一年多。

铁铁:找份好工作。

圈儿踢CypherT:如果上了节目,我们得拿Hot 5

SV:《莱维奥萨》的咒语是从哪里来的?微博上这首歌的介绍是谁写的呢?

贝斯手 金大爷:咒语是从《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里来的,这也是他们学会的第一个咒语,得用这招飘起来!每首歌我都会用一个观众视角外加自己的理解去写一个序,来尝试让别人从侧面理解我们的音乐。看到这个问题这一刻我才看到这条微博有敏感字没发出去,恼火得很。

SV:乐队里互相最想吐槽谁的发型(发色)?

鼓手 龙泽穷:金大爷。

吉他手 缓缓:就是他。

主唱 Crealer:就是他。

金大爷:我爸是黑人我就长这样我也没办法。

SV:你们是怎样了解并决定参加到这项活动当中的?在此之前有多久没演出了?

金大爷:街声的音乐品味一直和我们比较契合,主推的音乐人都在做非常真诚的音乐。我们已经早就复工复产啦,因为我们“感冒”的比较早,所以北京第一波演出恢复我们就开始参加了。

龙泽穷:是找街声报名然后荣幸备选上的,感谢街声感谢街声感谢街声!上周我们还刚刚演过哈哈哈。

SV:当天一起演出的其他乐队你们各自喜欢谁的歌?

金大爷:喜欢头一天的瓜娃子,《抓到你了》可以算是我们乐队金曲,我们全员会唱,下步也许翻唱一下?

缓缓:就是他们。

龙泽穷:比较喜欢冷水,觉得会有很多可能性。

Crealer:心碎男女俱乐部的《坚强女人不落泪》好玩儿。

SV:如果最后能够幸运站上节目的舞台,你们准备在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穿上什么样的行头?

金大爷:重新修剪一下头吧,准备个帅气点的袖套!

龙泽穷:我有自知之明,反正鼓手也看不见,随便穿好了。

缓缓:戴一个到肩膀的耳坠。

Crealer: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SV:你们对于综艺节目会有哪些顾虑和期待?

金大爷:期待见到厉害的音乐人吧,期待别人对我们这种“过时”的风格评论。

缓缓:期待拿到hot5。

SV:新年愿望是什么!

金大爷:和阿卜杜G合作一首歌。

龙泽穷:比较朴素,希望目前所有的规划都顺利就好,包括四月圈儿踢计划中的巡演。

缓缓:更朴素,暂时是上半年的巡演赚钱可以交房租。

Crealer:去二次元。

冷水AquaCold:以“旧谈”告别过去

SV:为什么选择在2022年把“旧谈”系列一一发布出来?《失踪的艾米》的故事在现实中有原型么?

冷水AquaCold:这个系列里的歌都创作于2019-2020年。当时我们处于一个并不完全自由的创作环境中,种种原因它们也一直未能发布,现在往回看会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后来我们又觉得无论如何这些歌都真实地记录着那段时间的自己,于是2022年在家重新制作,给每一首歌都加入了一些小设计和新尝试,在2023准备新专辑前把它们以【旧谈Cliche】系列的形式先发布出来。

《失踪的艾米》这首歌灵感部分来自于《消失的爱人》,但歌曲内容是在以第一人称喃喃自语,试图构建一个开放性的悬疑故事,没有现实原型。

SV:如果能和枪花一起演出,你们希望是在什么样的场景?

邱慕也:Not In This Lifetime巡演那会儿觉得枪花各位大叔们经历了那么多还能在一起玩了一辈子的乐队,很感动。但是说到要跟他们一起演出,我不太敢想象,怕被酒瓶砸死。如果一定要想象一个场景的话,我希望是全息投影…...

梅还白:我希望能回到他们80年代的巡演,切身体会那个时代的躁动。当然,如果能参与到他们的排练与制作,想象跟他们一起在录音棚里谈创作的场景,感觉也是很棒的。

SV:你们是怎样了解并决定参加到这项活动当中的?在此之前有多久没演出了?

冷水AquaCold:去年有一天全网都在转发乐夏巡星的消息,很难看不到;然后都没有思考,立马就报名了。

去年夏天有过几场演出,中间隔了好几个月,一直到12月疫情放开后演了2场拼盘。

SV:当天一起演出的其他乐队你们各自喜欢谁的歌?

邱慕也:我喜欢温和治疗《天上再见》那一面。

梅还白:我喜欢温和治疗的《我想了太多关于你的形容》,心碎男女俱乐部的《I’m Not Good》,圈儿踢的《Ogre Ogre》。

SV:如果最后能够幸运站上节目的舞台,你们准备在第一次演出的时候穿上什么样的行头?

冷水AquaCold:其实取决于要演哪首歌哈哈哈,但是我们觉得大概率是黑色。

SV:你们对于综艺节目会有哪些顾虑和期待?

冷水AquaCold:有一点社恐的顾虑,怕在要和很多陌生人要一起相处的时候太慢热之类的,但也会希望能交到玩得来的新朋友啦。

很期待各方面都是高配置的专业舞台以及能有更多人听到我们。

SV:新年愿望是什么!

冷水AquaCold:希望新的一年能有更多的演出机会、能靠音乐养活自己。

街声大登陆X乐夏巡星计划 北京站

相关消息

2023/01/02

过去一年,我们“写”了多少音乐?

2022/12/31

听完这些,我们一起去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