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天汤:做骆驼,做狮子,然后把命运紧握手中

2022/05/20

撰文:肉饼

“雨,来到了我的生命中”——这是台北乐队听天汤此次大陆巡演的主题。农历二月十九从台北出发,从前人们在雨水这一天开始播种,听天汤在这一天踏上旅途。

“我们看了黄历,觉得这是个再合适不过的日期,虽然机票超级贵。”主唱Alfa正在回答一些轻松的问题。舞台上的她留着标志性的粉红色头发,露着右臂的纹身,用力唱着心中所想。上一次来到大陆,他们的名字还叫“显然”。

只有穷人才谈论钱

听天汤此次来时的飞机降落在上海。由于当时上海的隔离酒店爆满,他们选择了“3+11”的政策,即在上海隔离三天,然后闭环转到浙江嘉兴隔离11天。就在他们离开上海不久,疫情就爆发了。这一次巡演,除珠海、广州、深圳三站以外的已公布站次全部延期或取消。好在这三场演出没有让他们失望。“大家都很在状态。”鼓手小杜因为还在跟deca joins的巡演,临时鼓手阿群也只磨合了一个多月,Alfa觉得这是一个还算顺利的开始。

左起:Angus、睿睿、Alfa、小杜

和所有乐队一样,三年来他们经受着疫情的重重考验。2020年初疫情在台湾地区爆发,Alfa头一次体验到了物质匮乏的感觉。“因为那个时候我根本买不到蔬菜,大家也都没办法出门。”从前只把精神世界放在第一位,眼下却开始思考起生存的问题。“如果你都买不到吃的,你就没法去考虑那些事情。长大以后才发现,物质是维系社会运转很关键的部分。”

从这个角度出发,成立听天汤之后的Alfa开始整理以往积累下来的作品。她从十来首作品里挑出五首,提炼出了如今我们看到的主题——《财富自由精神健康》。它可以看作是“精神健康”和“财富自由”两个状态,也可以拆解成“精神”“健康”“财富”“自由”四个维度。

《财富自由精神健康》专辑封面

整张专辑是一个完整的,有关物质和精神层面思考的故事。从第一首歌《只有穷人才谈论钱》开始,听天汤特有的社会视角就体现得淋漓尽致。以罗伯特·布列松的电影《钱》为灵感,主人公站在豪宅里俯瞰街巷里人们为了金元世界一拥而上,转而开启一场找寻生命价值的探险之旅。这首歌本来的名字叫《钱》,因为Alfa很喜欢Pink Floyd的同名单曲《Money》,却又不太好意思和Pink Floyd比较,最后就改成了“只有穷人才谈论钱”。

代理鼓手阿群

到了《活着,活着》,视角转换到高速公路上,速度感、生命感和热情通过器乐一并表达出来,嘴里唱的是衣服、食物和必不可少的爱情。第三首《在梦里》作为整张专辑第一首完成的歌曲,则是通向冒险之旅高潮部分的缤纷桥段,期间穿插着“乌鸦”“蚂蚁”等动物意象,这是Alfa从薄伽丘的《十日谈》中获取的灵感,是疫情大背景下的渺小的人类。

经过显然乐队的旧作《帝国》改编而成的《新帝国》,主人公也就像是到达了旅途的终点——一个风景优美的港湾,沉醉在夕阳里面,哪怕随后“狂风暴雨就要来到”。到了最后一首《楼中楼》探险终于结束了,主人公回到城市里,发现自己还是在仰望最为奢华的“楼中楼”。

 睿睿和Angus

作为专辑的收尾作品,听天汤在《楼中楼》里找到了说唱歌手周穆合作。周穆的风格不受拘束,没有特殊安排的韵脚,密密麻麻的心绪在她叙述性极强的口吻里变成了Alfa副歌柔和声线之余的完美填充。创作之初,Alfa把这首歌的想法和副歌的设计都一并交给了周穆,让她根据自己的特点自由发挥。后者在2021年春节过后就给出了完美的“回信”。

和平东路上的楼中楼其实是歌手周杰伦的家。“它是和平东路最高的豪宅。”背着乐器走在和平东路的晚上,乐队成员一抬头就能看到豪宅中的灯光。“这种感觉对我们来说还是很有冲击的。你背着乐器从楼下路过,抬头看到另外一个做音乐的人的豪宅,就好像大家的命运差的很多。”

主唱Alfa

要精神健康

到今天,乐迷们或多或少还是会用显然乐队的印象来看听天汤。但成员们好像也没有特地为此烦恼什么,毕竟显然时期的作品现在也还会拿来表演。他们的变化从油管上的四集自制短片里就可以看得出来。前一集还在一起吃烧鸡,后面却要和显然告别了。

“那个时候真的碰到了很大的困难,好像我们撞墙撞得全身都痛了。”从台南搬到台北,乐手一茬接一茬地换。疫情只是大家共同面对的一个原因,更多的是成员的稳定性上,还有技术上的壁垒。从前大家做乐队时的单纯,一起开家里的车去外面演出,随着时间的流逝都转化成了对现实的担忧。从前的Alfa觉得自己不用签公司,可以靠版税过活,可以“所有周边工作都由自己承担”,但最后所有的问题堆积起来,还是让显然走向了终点。

那时候的Alfa写下的歌曲更具有第一视角,和她自己的心情好像有着更直接的联系。《钥匙掉了谁来救我》来自于她自己的生活观察。那时候住在台南的一栋旧公寓里的她,把楼下邻居的生活场景写进了歌里。因为在老式的居民楼里,“你完全可以听到隔壁生活的内容”。

不过,所谓的“钥匙”其实另有深意。“那时候显然刚刚在台湾地区有了一点名气,但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看不惯我们,比如我一直反对当地给音乐人的专辑补助,我觉得这样只会加剧乐队之间的差距。”因此,这把钥匙也代表着当时陷入社交困境的Alfa和显然。“显然乐队是我十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玩的乐队。但是那段时间我完全不参加社交活动,不管是音乐节,还是朋友之间的聚会,我好像都无法融入其中。”

《优柔寡断》的创作背景则有更强的预示。虽然距离显然乐队真正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但Alfa“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结束了。”她写到自己不再弹吉他,把设备都卖掉,然后不再玩显然乐队的时候发生的场景。有趣的是,现在的她真的不弹吉他了,却在听天汤中弹着合成器。显然乐队也确实停止了活动,但听天汤又是一次重生——如今,那把钥匙又找到了。

变成新的乐队,就一定要换个名字。这是Alfa内心的逻辑,却不怎么受周围人的支持,“因为我把一个流量相对更高的名字扔掉了,但我觉得没关系,换成三个‘T’还很帅。就叫听天汤了。”“听天”为核心意象,“汤”象征着大雨,是Alfa脑海里自觉出现的第三个字。

 《骆驼》单曲封面

雨的声音 

“超人诞生三部曲”是听天汤诞生后的第一部作品。这个live session企划取材自尼采的人生三种境界理论。从第一阶段的《骆驼》开始学会隐忍和积累,直到第二部分《狮子》的大破大立,质问自己究竟愿意为作品付诸多少,最后到尚未发行的单曲《婴儿》,三部曲都为同期现场录制而成。Alfa觉得很多从事文艺工作的人都能从尼采的理论里找到共鸣,“我以为我的乐手们会喜欢,但我好像还没认真地问过他们,这次巡演在台上talking的时候才第一次跟团员们提到。”

乐队继续打磨自己的技术,做狮子也做骆驼。在显然时期并没有接触过任何专业的声乐训练的Alfa,在公司的支持下与秀珠老师学习声乐,现在所有人都觉得她的声音有了很大的变化。“从前我的发声方式都是错的,经常会唱到嗓子痛。因为我们的歌vocal比重很大,我必须要在这方面下功夫,这样其他人才可以放心配合。”

号称在台北“一周练团三次”的听天汤到了绍兴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住处附近就是排练房,乐队结束隔离后就一直在高强度地练习。排练房老板跟他们说,从来没见过他们这样拼的乐队。在此次大陆巡演之前,听天汤总共只演过六场演出,前两次是春浪音乐节,后面则是在台湾地区的四个新EP发行专场。“听天汤第一次演出非常紧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觉得好像是它就是听天汤的成败关键。”

在录音棚

平常一起做饭,一起打游戏,巡演在外的集体生活让人想起大学时光。每天去做核酸的路上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成员们聊天散步的时间,Alfa觉得隔离的时间“有点无聊但是很开心”。

 

 

对于“雨”的意义,Alfa还有更深一层的解释:“抽象地说,就是我觉得人生中很多瞬间都会像有雨下到脸上的感觉。经历了很久的干旱,好像突然间遇到了一些希望。”

带着这些希望,他们将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当面唱给你听。在此之后,听天汤也将着手准备首张全长专辑——那是一种更加纯粹、暗黑又复古的浪漫美学。它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包括更多社会现实的元素。“也许大家喜欢显然那种很直率和情怀的东西,但我感觉我们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需要更加深刻。”

街声StreetVoice VS 听天汤 Q&A

SV:从《帝国》到《新帝国》,在编曲上有什么心得吗?

吉他手Angus:《新帝国》的重新编曲是从我开始出的动机,一开始三连音组成的riff相对于《帝国》会软一些,因为那时候我在学习一些爵士乐的知识,那时候就有这个想法,所以决定把它加进去,目前看来效果还挺不一样的。

SV:新专辑里哪首歌的反响比较好?

主唱Alfa:目前看是《活着,活着》,可能因为这首歌的编曲比较燥。除此之外还有没发行过的新歌。我们为了了解大家最喜欢的歌还专门发了微博,哈哈。

 SV:对于专辑介绍里的“我们不需要任何特定的____,但我们要有____才能活下去”,大家各自都有答案了吗?

吉他手Angus:我的答案是:我们不需要任何特定的音乐,但我们要有音乐才能活下去。因为我们其实经历过很多不同的样貌,也接触了各种风格的音乐。我们需要音乐才能活下去。

贝斯手睿睿:“我们不需要任何特定的梦想,但我们要有目标才能活下去。”我比较务实一点,可能没有远大的梦想,但是我觉得透过小的目标,我们的大梦想就能一点点实现。

鼓手阿群:“我们不需要特定的人来认同我们,但我们要有更多的自信才能活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面对未来挑战才会更有信心。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肉饼 

收听听天汤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2/11/25

李佳隆:成为《传奇》,我做了“危险”的决定

2022/11/16

浅灰:28岁,五支乐队,第一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