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 The Crane:羽翼丰满,鹤园信步

2022/05/18

撰文:高一点

当鹤 The Crane回想起对音乐最早的记忆,可以追溯至自己三四岁的时候——喜爱西洋音乐的父母把他一个人放在客厅的沙发上,观看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录影带。封存在塑料匣子中的音画会随时间流逝渐渐消磁,亦或更为现实地随着技术发展退出人们的视线。但作为记忆,似乎也从那一刻起潜移默化影响着鹤 The Crane之后的成长。七岁开始学习钢琴,从高中开始组建乐队、参加比赛,为HUSH、告五人、李友廷等音乐人担任乐手和参与制作,多年在台前幕后、各种音乐风格间辗转,在鹤 The Crane本人看来,也像是一个为了最终完整的“鹤”能展翅,羽翼逐渐丰满的过程。

鹤 The Crane,本名林泰羽,来自台北。早在大学玩乐团时期,用鹤这种优雅的大型鸟类为自己命名的想法就已经在他脑中浮现。“鹤会让人联想到鹤立鸡群、闲云野鹤这样的感觉,一方面卓尔不群,另一方面又不会刻意要有什么作为,只是让所有事情自然的去发生。”而丹顶鹤作为东亚文化中时常出现的传统意象,其自带的东方主义色彩,也暗含着鹤在创作过程中将西方流行音乐调配个人风格,通过东方语境输出的寓意。

鹤 The Crane的最初设想本是一个乐队,鹤也自称觉得The Crane听起来有些英伦摇滚的味道。在以R&B音乐人身份加入厂牌新乐园Forbidden Paradise之前,以乐队形式出现的鹤其实已经在圈子里活跃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学生时代的鹤就曾以“年少呓语乐团”为名参加了许多唱作比赛并展露头角,2016年,鹤与其它两位朋友成立了电子民谣乐队他者The Other,担任合成器手。其首张EP的同名歌曲《异常开心的一支舞》入围了同年金音创作奖最佳电音单曲。他者The Other带来的曝光,也在后来吸引了众多知名音乐人邀请鹤参与到自己的创作和巡演当中。

在与鹤交流的过程中,深沉但不严肃的嗓音,慢条斯理又逻辑清晰的叙述,也能让人感受到他在音乐领域鹤立鸡群展露才华的同时,性格中另一部分闲云野鹤的悠闲随意。鹤坦言自己并不是一个想要和别人去比较、竞争的人,参加比赛对他来说更像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那时候还比较青涩,会觉得参加比赛是一个能有曝光、能将作品传递给他人的途径。也想藉由比赛去累积一些创作和现场演出的经验。还有另外一部分原因是想要得到肯定,因为在当时还没有很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后来慢慢发现其实音乐的水准、方向、风格等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诠释,所以也就觉得我可以不用再去参加比赛和别人竞争,甚至是因为这些竞争而影响到自己的创作和想法。”

2020年发行的《LIMO》算得上是一个节点,这首歌在被大众意外发现后,惊艳四座的同时也入围了金音奖最佳R&B单曲。现在回头看,鹤觉得这是一首相当阶段性的作品,其中一些议题化的内容并不是出于自身性格的抒发,更像是一种当时状态的表达。

“那时候还处于一个尝试阶段,我在写出那个beat之后,就抱着一个玩笑性质的想法觉得如果自己去唱这种类型会不会蛮有趣的。这首歌里我很像在扮演一个人物,穿上戏服进入到那个状态当中。比如我会调侃说唱歌手或者音乐人应该付出更多的时间让自己的作品更言之有物和传达一些应该更尊重幕后工作者的想法。副歌里也提到说大家会问我最近在干嘛、将来有什么打算,而我还没有决定好无法给出结论。但如果按照自己的步调慢慢把自己做好的话——当我坐在加长礼车里这么明显的位置时,大家又怎么能不注意到我呢?”

正是这首《LIMO》载着鹤走进了更多人的视线当中,并成为了他加入新乐园的契机。鹤于2021年年中正式加入新乐园,与新乐园的主理人之一米奇林则很早就相识于一次音乐活动。原本只是互相添加了社交平台的好友,《LIMO》释出之后,米奇林主动联络了鹤。再到之后《I Love You More(than adore)》发行,彼此之间交流的不断密切,最终促成了合作。

签约新厂牌并没有让鹤在创作上感觉束手束脚,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创作步调,而新乐园的伙伴们也为这个选择困难的天秤座提供了不少决策层面的帮助和支持。每当鹤积攒到一定数量的作品时,往往会陷入不知如何取舍排序、清晰判断的纠结中,如果让他自己决定可能会一个人在房间里挣扎许久。但从厂牌的角度,几位主理人会从各自注重和擅长的角度给予客观反馈,一首歌听起来像什么类型,适合怎样的呈现……鼓励也好,get不到点也好,所有回应对鹤来说都是一种正向的影响,推敲过程中产生的新想法与最终结果,也让鹤感到安心。

“如果说加入新乐园前后最大的差别的话,应该就是跟他们去喝酒的时间变得多很多……但从这些聊天或喝酒的场合也能得到一些新的想法,有时候不见得都和创作有关,但我觉得对创作发挥也会有帮助。”

 

2022年2月,鹤发行了首张个人EP《鹤园Crane Garden》,延续了名字中的东方主义色彩,整张EP又拓展出了视听体验和味觉通感上的亚洲融合氛围。《鹤园Crane Garden》虚构了一个像是会出现在外国唐人街的中餐馆,命名时也选择了更中式直译的“Crane Garden”而非“Garden of Crane”。从个人风格浓郁的MV到实体专辑装帧乃至周边的拉面碗设计,都在不断建构和传达这一主题。

专辑主打歌《拉面公子》的MV运用了和专辑封面相同的东方红色作为主色调,不同于先前的MV多少带有一些故事性元素,在这支MV的映画里,观众只能看到没有太多表情的鹤一直为一个巨大的富士山气球打气。本是一首合成器氤氲的失恋情歌,但就如同歌词中“海苔躺在岸上”、“豚骨的浴缸”佐以荒谬而又诙谐的画面,伤感的成分反被稀释。在鹤看来,视觉元素相对于听音乐本身更像是与听众在直接沟通,通过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方式包装情绪本身去逃避掉最悲伤的部分,留下的或许也是一种对汤头哭笑不得的回味。

《Unique Design》MV

先行释出的《Unique Design》MV同样运用了类似的表达方式,化身仙鹤下凡的鹤试图拯救深陷失恋中的忧郁女孩,前前后后忙活了半天,最终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对这首歌的形容是:它是踩在中间、踩在边缘上的。观看的时候可能大部分人会困惑于是该笑还是该难过——但其实都可以。”

都会音乐框架下,鼓点牵起画面随处可见的羽毛,如同韦斯·安德森电影里会出现的构图和GUCCI型录一样华丽戏剧的配色,交织出独特的复古美学。MV最后还有让人啼笑皆非的彩蛋ØZI出镜,仔细看时就会发现镜框中的ØZI嘴角有在微微上扬。

《I Love You More(than adore)》灵感来源于经典电影中的“Manic Pixie Dream Girl”形象,《恋夏五百日》、《壁花男孩》、《花神咖啡馆》,这些大学时期受到同温层朋友影响而看的电影,对于鹤的创作审美也有着或多或少的影响。“在某个同温层里,这些东西都带有一种年代感,我也常常会在写东西的时候把自己的情绪带回到那个年代。刚好大学时候生活上经历了很多事情,是情绪上相对比较难受的阶段。《I Love You More(than adore)》这首歌描述的便是这样一种情感上飘忽的状态。”

《Take Your Time》是《鹤园Crane Garden》中rap成分最多的一首歌,开头硬核的唱腔甚至让人感叹鹤能驾驭风格的多样性,被问及这样的flow处理是否有专门练习或者设计,鹤则表示更多是出于一种直觉,从小到大吸收的音乐养分,让他自发地编排进自己的创作中。”Take Your Time”虽然意是“你慢慢来”,可实际上讲的却是要珍惜、把握时间的自我警醒和勉励。

《鹤园Crane Garden》收录了鹤近两年的个人作品,与此同时,鹤依然在以制作人的身份工作着。2021年底,鹤参与到了乐队凹与山和歌手吴汶芳作品的幕后制作中。虽然二者都与鹤 The Crane自身的风格不同,但鹤在此之前丰富的创作经历,也让他能够在合作中充分了解对方的需求和意图。“其实像我或者是身边的音乐人,大多数都不只是对一种曲风有钻研或是喜好,有时候我们不见得能在自己的项目中有机会去呈现,如果能通过他人作品达成,我觉得也是相对有趣的,而且也是个学习的过程。”

无论是学生时代参加比赛,还是后来玩乐团、担任制作人或乐手,鹤坦言,其实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坚定最终是要做自己的个人项目,中间的过程都是在为此做准备。在不同的阶段通过扮演不同的角色,鹤会给自己设定要在这个角色中达到的目标:学习技术、调整心态、或者认识更多的人等等。时间或长或短,对角色涉入有深有浅,但也正是这些让鹤如今能够完整地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所有的经历都是不断的学习积累,是一站一站的修行。可能,我自己最享受的还是唱歌的过程吧。” 

街声StreetVoice X 鹤The Crane Q&A

SV:平时的创作环境是怎样的?常用的设备有哪些?

鹤 The Crane:其实就蛮一般的,电脑喇叭麦克风这些。只是因为我以前弹合成器,我会习惯有类比的合成器,一首歌可能就用一点点,但是想要把这个风格放进去,像是一种思考的模式,我会想要去留住一些这种轨迹的感觉。那个类比合成器其实也是个很好看像家具一样的东西,我喜欢在工作场合里有它的存在。

SV:创作时如何寻找灵感?

鹤 The Crane:大部分题材还是以感情居多,可能因为相对于生活中的其他事情,感情在心里留下的印象会深刻一些。另外我觉得没有灵感的时候sampling是一个在理性层面蛮实际的方式。我会截取一个影片或者讲话的片段,甚至是搞笑的meme、别人作品intro中的小节等等。有时候这种东西可以自然地引发你的想象。

SV:接下来会有什么新的动作可以透露吗?

鹤 The Crane:目前我还没有计划,但是应该很快就会开始准备一个完整的专辑这样子,会陆续把歌曲慢慢写起来,也确实有在讨论要跟一些歌手合作,但是都还在筹备阶段。

SV:分享一下近期喜欢的一首歌?

鹤 The Crane:LÜCY的《电线杆上的鸟》,我一直在单曲循环。

SV:在街声APP上有遇到什么喜欢的音乐人吗?

鹤 The Crane:偶尔会去看一下排行榜,了解大家的喜好等等。虽然不算对所有作品都很熟,但我蛮喜欢珂拉琪Collage的。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高一点

收听鹤 The Crane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2/05/27

卧谈|Sugar coat糖衣:包裹在青涩之外的甜蜜海风

2022/05/13

卧谈|THUNDER/BANANA香蕉狂雷:不大吃一惊你就别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