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线城市开一家Livehouse赚钱吗?

2022/03/11

撰文:孙大猴

2022年2月21日-23日,首届LIVEHOUSE行业论坛(LHF)在安徽原创音乐基地举行。对于外地独立音乐听众,“安徽原创音乐基地”可能很陌生,但是说到“合肥On The Way”,你肯定就熟多了。不过现在的On The Way和大家心目中的Livehouse不太一样。在这座大楼中,从最开始的场地、排练室、录音棚到咖啡厅、文创展品、小剧场、教室……一栋四层大楼满满都是安徽、合肥对原创音乐的偏爱。

 

主理人老鲍在分享中也特意感谢了政府、街区对音乐产业的关怀,几百万的投入就交给了On The Way运营。

合肥的Trip Fuel乐队吉他手段毅豪经常在这里排练:“最开始不收钱,到后来收一个10元/小时的清洁费。”这一点主理人老鲍也解释了:“有时候几个大小伙子几个小时一排,弄得乱七八糟,我们收一个清洁费用的人力。”平时北京上海150元/小时开外的的设备和空间,在合肥只要十块,乐队初期最要紧的花销就解决了。

乐队歌写完了要录音?这里也有棚可以解决。就这样,几年里合肥的音乐人和平饭店、潮池蓝等越来越多登上了主流音乐节的舞台,而Trip Fuel吹飞、AsideEvenfall傍晚、OPPOSITE相反、瑞克星球……这样的年轻乐队也如潮水一般冲进了全国的市场。

在行业论坛现场,上海育音堂、北京疆进酒、成都小酒馆、杭州酒球会、郑州7Live house、武汉VOX……这些历时悠久,一、二线城市的Livehouse主理人们汇聚一堂,在台上分享了经营的理念和经验。在台下有同样位于省会、地区中心的成都、济南、青岛……也有一些大家并不熟悉的场地,甚至都不熟悉的城市名字。

那么我们今天就把这些城市聚在一起,线上做一个圆桌会议,在这些城市里,摇滚乐、摇滚乐场地是什么样子的? 

景德镇文艺复兴主理人:老张

 遵义和平路嵿Livehouse :疯子
温州盲堂主理人 :星期

新乡永无岛主理人:旭小东

洛阳秋合艺术空间 :马猋

SV:介绍一下你们的场地,容纳人数、工作人员人数、分工,以及换过几次地方?

新乡市永无岛艺术空间 旭小东

“永无岛”,也就是以前的subark,最初的名字叫做ARK Livehouse。目前六百平方,容纳八百人(因为没有过比这个更多的观众人数,一千人也是可以的)。在编工作人员七人,义工另算。

分工:旭小东负责演出外联,平时做吃的;坤负责调酒咖啡产品和场地自己的活动;薰薰白天负责咖啡,要演出时负责调音;果拿主要负责平面设计及公众号等管理;呵呵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饺子、冰冰负责吧台;所有人员演出时会做适当工作调整!

换过一次场地,从之前200平方剧场地下室搬到目前场地。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除了冠以Livehouse名称外,我们也自命为音乐小剧场。空间里舞台面积20平,容纳的观众数量是座位50站立150,无酒水售卖也无卡座餐桌等设施。观看区域偏后方有逐层升高20厘米的三层平台,可以有效解决部分女生看现场时被前面高个猛男遮挡视线的情况。音响灯光设备按标准的乐队现场演出需求配备,来演的音乐人普遍评价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场地今年是第十个年头,十年内我们搬了四次。日常工作人员就两人,小型民谣类巡演配合基本可以完成。如果是乐队演出,还会有其他人员加入一起完成。 

遵义和平路嵿Livehouse 疯子

容纳400人,有调音师、策划、设计、文案人员,调整过三次场地。 

洛阳秋合艺术空间 马猋

我们是2021年刚刚开的新店。秋合艺术空间分为演出区与酒吧区,有明确的隔断分开,我们的演出区大概能容纳260人左右,分开的目的是因为大多数三线城市演出无法填满,其余的时间我们也有正常的酒水销售,员工里里外外全部8人,舞台助理,调音师,灯光师,调酒师,和服务员。 

温州盲堂 星期

“盲堂”是温州话“瞎子”的谐音。场地能够容纳500人,我们的工作人员分为后台运营、舞台技术、酒吧服务三个部分,正式加兼职一共十几个员工。盲堂从11年底创办至今换过4次场地,我们曾经因为场地拆迁流离失所进入游击模式,那是一段非常奇特的经历,好玩、有趣、有想象力。抛开舞台,去屋顶,院子,街边等等不是传统意义的舞台上进行表演。

SV:介绍一下场地所在的城市和街区。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我们所在的城市是江西省景德镇市,场地是在陶溪川文创街区内。景德镇作为历史古镇、世界瓷都,近些年的文化氛围随时代进步更是骤增,已经快速从六线升级为了四线城市,总人口160万,市区人口50万,从人口数量来说还是比较小,GDP也是在江西省内排在靠后。但由于陶瓷艺术的凝聚力,现在有大量的各领域艺术家云集于此。

温州盲堂 星期

温州是浙江最南部的城市,有900多万的人口,是山水诗的发源地,但更多人可能只知道温州是房地产的故乡,一个有很多钱没什么文化的地方。实际上很多人不思考,人云亦云,一个一千多年历史的城市怎么可能会没有文化。温州有非常棒的山水和食物。我们场地所在的街区叫是一个小型的商业街区,里面有吃一些吃吃喝喝的店,这个时代免不了打卡的地方。

也可以是工业INS复古龙卷风

所以这个街区有一些网红店,走的INS风,复古风,而我们是龙卷风。

新乡市永无岛艺术空间 旭小东

河南新乡,一个三线二类,也就是四线城市,有点儿摇滚乐的传说,但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从业人员我觉得多多少少有些名不副实。我们在牧野区老面粉厂院内,这是个有一定历史的场地,详情请看厂区门口宣传资料。

遵义和平路嵿Livehouse 疯子 

我们在贵州遵义,老城区。

洛阳秋合艺术空间 马猋

一年以前在河南如果想听独立音乐,除了郑州其他的市没有地方可以听。我们店的选址也选在了洛阳市的市中心,在一个文化产业园区里。

SV:从开设Livehouse场地的角度来说,你认为在你所在的城市和一线城市比起来有什么优点和缺点?

洛阳秋合艺术空间 马猋

如果非要讲优点,那就是店的硬性成本相对比较小,但其实我觉得这不是优点,因为三线城市的演出大多数安排的并不是特别理想,有票房的队来了又满足不了。

新乡市永无岛艺术空间 旭小东

优点可能就是压力会小一些,不用那么快的妥协或者倒闭。 

温州盲堂 星期

一线城市的优点显而易见,硬要说缺点的话,大城市因为大相对比较分散,场地也多,不能像小城市能把更多人团结起来。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优点可能是小城市场地有小城市的生存之道,船小也好调头,更容易按主理人意识调整发展,产生有本土文化的独特气质场馆。 

SV:你的Livehouse最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什么?或者说,你希望你们最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什么?

新乡市永无岛艺术空间 旭小东

我们一直想以人为本,有温度,是理想是生意也是一种“家”,希望长长久久百年“企业”。 

温州盲堂 星期

我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全面平庸。当年唯一值得说的是我们作为地下场地,身处地下室,但如今阴暗潮湿肮脏也都成为了过去。而我们活在当下,我们要追求的是独立精神,年轻人都想要自由,那么自由是什么?我们需要精神独立,经济独立才能得到部分的自由。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最与众不同的点或许是“景德镇文艺复兴”既是场地名又是乐队名,而且名称里就带着景德镇的城市名,还做过很多出了景德镇就不可能举办的活动,从这点讲,应该是和本土文化联系最紧密的场地之一吧。

对于我心中理想化的场地,抛去运营的考量,我一直的理念是,原创音乐人的巡演就是专辑作品的展览,只是画家去画廊美术馆,音乐人来Livehouse。

遵义和平路嵿Livehouse 疯子

没有太与众不同的,就是遵义人太好客,很愿意招待乐队朋友。 

SV:是什么让你决定开一个Livehouse的?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最初的意思就是做了一个朋友们聚一下的小地方,甚至最早还是在商住楼里,没想过做的是Livehouse,后来慢慢有音乐人朋友说来巡演,慢慢交流逐渐成长为现在的样子。 

温州盲堂 星期

因为以前看演出要去北上广,小城市看不到演出。

遵义和平路嵿Livehouse 疯子

我开Livehouse是因为大学的时候去了迷笛音乐节,从此就爱上了现场,大学毕业回来开了个酒吧,正好有做音乐的朋友突然看到个场地做了一个Livehouse。 

洛阳秋合艺术空间 马猋

原来的内六方乐队,现在改名飞行冠军

起初想法很简单,想通过做一个live来让我们乐队走起来……开了以后才知道,大部分的精力全部用在了场地里,反而乐队停滞不前了。不过现在我们调整方向了。 

SV:在开办场地的过程中,哪一个瞬间让你最想“撒手不干”了?

新乡市永无岛艺术空间 旭小东

“家破”且人散的时候,大概是2017年底,目前是我42年来人生最黑暗的时候。

遵义和平路嵿Livehouse 疯子

很多好乐队来演出,乐迷却很少的时候就想不做了,一直亏钱就想着没意思,但是还是坚持过来了。因为必须要有一个live house作为文化输出地,否则这个城市完蛋了!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原因最主要的倒不是运营困难,更多是因为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太多,也耗费时间精力。 

想撒手不干最强烈的一次是多年前某大牌来巡演,自己场地小,必须要借用别的场地,从经济上来说,演出票房很好,但我们巨亏,毕竟大牌那时能选择来景德镇巡演就已经是福气了,这也是多年来很多小城市的小场地面临的矛盾,盼着大牌来,但真偶尔来一下,你也不一定有更高的收入,除非各类大牌们常来,月月来几个。 

协调过程所遇到的各方面困难可想而知,安保会议天天开,方案不断升级,还得向各级领导及管理人员、工作人员普及摇滚乐现场知识,解释什么叫“POGO”什么叫“开火车”……因此演出前长期重度焦虑,当时真的已经做好了演出完我就上台宣布“文艺复兴Livehouse从此不搞了”的决定,但最终那天演出效果非常好也很顺利,感动到眼泪都出来了,也就啥都无所谓了。

温州盲堂 星期 

我们可能还没到这个时候。

SV:你觉得Livehouse给你人生最大的改变是什么?你希望它能给这个城市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随着Livehouse的成长,朋友和敌人都会莫名其妙地增长,而改变城市的欲望愈发减退。

洛阳秋合艺术空间 马猋

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从有车有房变成没车没房了……

SV:目前卖得最好的一场演出是什么演出?有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

新乡市永无岛艺术空间 旭小东

丢火车。 

挣得最多是2013年宋冬野的演出门票分成,我当场就感谢了他和随行的工作人员,虽然我们之前就认识了。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2017痛仰《今日青年》巡演,因安保考虑演出前五天临时封票,550张。算预料之外,情理之中。景德镇虽小,但在四线以下城市范围里,大多巡演票房一直以来相对算不错。 

遵义和平路嵿Livehouse 疯子

票卖的最好的是痛仰,百城巡演,还没达到心里预期,来了500人左右。

温州盲堂 星期

2015年痛仰第一次来温州,卖了近一千张票,在举办之前就知道肯定会大卖。

洛阳秋合艺术空间 马猋 

一年里,我们多次尝试办一些地方性的标志型演出,在尝试了以后本地品牌“野生艺术家”的派对成为了我们场地的标志型演出,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SV:不考虑时间、空间、金钱等因素,你最想在你的场地里办一场什么样的演出?

新乡市永无岛艺术空间 旭小东

这场演出必须有Pink Floyd、Nirvana和Sonic Youth。 

景德镇文艺复兴 老张

景德镇文艺复兴乐队的演出。这个乐队从来没在自己场地正式演出过完整的舞台作品。

遵义和平路嵿Livehouse 疯子

演出的话 最想的还是办个属于我的音乐节,一个好玩的音乐节(呲牙)。

洛阳秋合艺术空间 马猋

今年给自己定的新目标,每一场演出,最低买到80张,我的理想是,每一个队来洛阳,能都达到最好的票房。

温州盲堂 星期


这是一个没什么限制的问题,但我的想象力有限,我只想老老实实的办好每一场演出。对接好乐队,做好宣传,调好音,检票入场,顺利演出,最后合影签售,和乐队吃个夜宵,然后下一次见。

作者:孙大猴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消息

2022/04/08

演出取消之后

2022/01/19

演出主办的圆桌会议Vol.2:办演出到底能不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