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主办的圆桌会议Vol.2:办演出到底能不能挣钱?

2022/01/19

撰文:孙大猴

在第一期演出主办的圆桌会议结束后,恐怕不少人都萌生了当一个主办方,办上一场演出的想法。详情请看:幕后|演出主办的圆桌会议:人人都能办演出的时代来了吗

确实如此。只要想办,随时都来得及。在第二期的圆桌会议中,我们的演出主办们的年龄分布也是从1970后到一直到了2000后。即使疫情有诸多变数,2021年底演出票房欠佳了,无论演出大小,我们终究在2022年要到现场见一下,这样才更好地理解音乐在录音之外的另一面。

这次参与圆桌会议的有:

拳赴

LuuvLabel

黎明超市

摇滚幻象

BUG

SV:主理人们是什么时候、为什么聚在一起的?办的第一场演出是什么?

拳赴 小郭:2018年在北京超级草莓音乐节,我和两个伙伴相聚。2019年我们开始着手创办现在的拳赴音乐,最初的目的是想要推广独立音乐,一直到2020年9月,在北京做了第一场演出《浪漫先行》。

LuuvLabel Lulu:Luuv Label的主理人暂时就是我Lulu自己,自己投资办的第一场演出应该是第一届东亚自赏音乐节。

摇滚幻象 馆馆:厂牌成立于2020年,目前厂牌里大部分事情都是我自己在处理,我不太习惯别人叫我主理人,如果对自己有一个定义,我给自己的定义是活动的发起者,会让我更舒服一些,因为自己是从乐迷转换为主办,所以平常办的每一场演出都是自己想看的,办的第一场演出是《和风细雨时》阵容有:麻园诗人、和平饭店、白百、Dreamki。

黎明超市 马马马:目前为止,除了影像制作的板块是由我和广院的师弟刘家行和郭润家一起协力完成。黎明超市厂牌几乎所有的工作是我一个人负责的。以厂牌的名义的第一次自办演出是2020.1.2在乐空间的伪·跨年 ,聚集了几个好朋友的乐队一起玩玩。后来大家都有走上各自的冒险旅程,现在这个阵容估计远不止这个票价了哈哈哈。

BUG loveisbug:第一年也就自己在折腾。2018年底开始在上海MAO做“心碎女孩俱乐部”系列演出,算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这个系列现在改名“自画像女孩”还在继续做。

SV:第一次看的演出是什么?当时第一感觉是什么样的?

B.U.G. loveisbug:2004年、2005年那会儿开始看演出,有体育场馆也有Livehouse。震撼,和在家听CD完全是两码事。2011年之后几乎不看演出。2016年因为来到这个行业工作,重新开始每周看演出,但更多带着观察、学习这样的工作心态在看。

LuuvLabel Lulu:第一场看的livehouse演出应该是上海当年如日中天的蘑菇团的育音堂演出,当时还有小自然乐队和MOMO作嘉宾吧。

摇滚幻象 馆馆:我第一次看的演出是声音碎片,去现场听到一直存在耳机里的歌,情歌而已大合唱,现场氛围真的很不一样,看到大家都很放松在享受音乐带来欢乐,从那一次开始,我就基本每个月都要看三四场,最多的时候一周看了三场。

拳赴 小郭:2017年在邯郸看了痛仰乐队,还在读高中的我,倍受震撼,感受到了现场音乐的魅力。

SV:主办的第一场演出遇到了哪些问题和困难?

拳赴 小郭:办的第一场演出用了瓦兹妙赞的艺人,关于场地报批,演出合同对接,演出时间安排等等都还陌生,番茄老师给予了非常多的帮助。

LuuvLabel Lulu:当年办第一届东亚自赏音乐节之前,没有人办过类似的小众音乐节主题。然后第一次办就邀请了日本、台湾地区、韩国,以及国内的7支东亚乐队。在成本和前期沟通上就非常的不容易了。

摇滚幻象 馆馆:第一场演出是20年策划的《和风细雨时》。那时候完全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和乐队沟通、定档期,以及签合同,上票,中间弄了不少乌龙,以为报的价格秀费就是全部的费用,不知道还要额外付差旅,后来阵容定下来了,票也卖的差不多了,突然北京疫情严重了,直接限流百分之五十,因为乐队是在别的城市来北京,也担心出什么问题,回家过年都是问题,后来就不得不延期了……

SV:厂牌最遗憾的是什么?

LuuvLabel Lulu:最遗憾的是厂牌希望2020后作为中日音乐的桥梁取得更大战略发展,疫情就来了……

黎明超市 马马马 :年轻还没什么可以称为最遗憾的事情,目前为止比较遗憾的可能是合作过的乐队因为自己能力不够而没能一直一起走下去吧。

BUG loveisbug:没有找到财富密码。

SV:主办的演出中最曲折、艰难的是哪一场?

Luuvlabel lulu:这些年办的活动中有太多曲折,艰难的了......但是习惯了以后又似乎遇到困难去克服也是平常心的事情。比如因为台风整夜不睡,驱车赶去厦门再坐飞机去到上海,演出到一半来尿检掐断所有演出,因为工作签证差点就不能来中国演出等等......太多太多的案例就不一一例举了。

拳赴音乐 小郭:2021年3月份北京《我即将握紧双拳》的演出,两天四场高强度,把工作人员都累倒了,不过好在演出顺利进行。

SV:主办过的演出中盈利最高的是哪一场?之前是否料到这场的情况?

LuuvLabel Lulu:那可能是坂本慎太郎的中国巡演吧,说实话想过盈利是正常的,但数小时内就全数售罄还是特别特别感谢所有热爱坂本的乐迷。

黎明超市 马马马 :2020.10.4在School办的“天凉好个chill”,还有去年跟北京服装学院合作的毕业大秀(邀请了KyoYoko跨界作为时装走秀表演嘉宾),没有料到当天居然有那么多人来看,达成了一直以来的目标,与乐队实现了共同富裕(不是)。

BUG loveisbug:2020年的“生活困难节”。本想用育音堂“十·一”长假里的档期给新乐队演出机会。突然想到当年的“简单生活节”还未官宣,不知道还能不能如期举办。就用“生活困难节”致敬并召唤“简单生活节“。票价低、主题有趣,票房远超预期。而且,刚开票,就得知2020上海简单生活节将在“十·一”如期举办。

拳赴音乐 小郭:《浪漫先行》,票房远远超出了预期,完全出乎意料。

SV:举办过最得意的一场演出是哪场?

摇滚幻象 馆馆 :2021年10月份做的双城拼盘,是来自新疆非常优秀的,三组独立音乐人,这场演出当时完全就是想做一些区别于目前演出市场同质化现象,和小新策划的演出,没想到票房早早售罄,乐迷现场反应也很不错。

黎明超市 马马马 :目前为止自己最得意的一场演出当然是祂在自赏,同样喜欢自赏这个风格的朋友们聚在一起,虽然当天晚上所有乐队的吉他都跑弦/断弦/电路有问题(嗯 都是Off- Set)但是大家玩的依然很开心,因为审美过于相同 后台清一水的Mono琴包,还导致两个乐队的主唱把琴拿错了......

B.U.G. loveisbug:2021.12.10,“感知”——叶禹含&周子琰上海专场。从2018年12月听到叶禹含的原创作品并认识后就开始就策划她的Livehouse演出。2019年她的两首作品在街声霸榜,同年《明日之子》节目播出,和哇唧唧哇也聊过演出合作,时机不成熟于是继续等待。

经过两年的等待和积累,2021年5月开始筹备这场演出,叶禹含没有在Livehouse演出的经历,周子琰距离自己上一次巡演也有近三年了,两人在综艺节目播出后的两年里也比较少有动作,这场演出的票房压力有点大。

拳赴 小郭:2020年11月20号,北京的《我即将握紧双拳1.0》因为那天的演出做到了完全沉浸式,第一次看到了那么多年轻人握紧了拳头。

SV:一般是通过什么渠道去了解新乐队的?现在从商业价值最看好哪支年轻乐队?

黎明超市 马马马 :我了解新乐队的途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传统,在平台上听歌、线下看演出、听朋友介绍,有的时候还会在排练室听到隔壁的乐队特别好,然后上前搭讪。我看好一支来自武汉的乐队—沉默橙,最近刚发了EP ,大家可以去听一下。

B.U.G. loveisbug:大量听新乐队的作品,每天打开音乐平台App,尽可能大覆盖面地听新发布歌曲。大量看演出,尤其注意暖场乐队,和小场地的小拼盘演出。育音堂以前每周的“Open Mic“和现在的“地下新声New Face Undrground”,经常能发现惊喜。

要说从商业价值最看好的乐队,我没找到财富密码,我说不出来。

拳赴 小郭:我比较看好摩登天空旗下的疯医乐队。

LuuvLabel Lulu:比如流媒体的推荐,一些自媒体的推荐,朋友圈随机看到朋友分享,票务网站看看演出海报都有。纯粹商业价值的话那最看好回春丹或者气运联盟?

SV:如果不考虑时间空间等等客观条件,你希望办一场什么样的演出?

拳赴 小郭:希望在几个小城市做一些演出,把这些演出串联起来,够让我写一个故事,用纪录片的形式记录,同时也想在一线城市用戏剧,话剧的形式,展现摇滚乐的魅力,灯光装置艺术与逻辑音乐的相互交融,摩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LuuvLabel Lulu:市区能多开放些公园或者滨江绿地给主办方举办音乐类的活动,或许会更方便大家周末的休闲娱乐吧。

B.U.G. loveisbug:如果不考虑时空不考虑客观条件的限制,我希望Jerry Garcia还在,能做一场Grateful Dead的演出。哪怕只是跟一场演出,做一个订盒饭的staff就心满意足了。

黎明超市 马马马 :如果条件允许肯定是想办自赏音乐节,把一些海外的自赏乐队带进来一起办一场!最好能有My Bloody Valentine。

作者:孙大猴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消息

2022/04/08

演出取消之后

2022/03/11

在三线城市开一家Livehouse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