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salty lemon:卧室的第一要义就是舒舒服服

2021/07/12

撰文:肉饼

salty lemon成员来自五湖四海:主唱李宁来自广西南宁,吉他手哲男来自洛阳,贝斯手汪桑来自南京,鼓手小熊来自江西。他们聚集在郑州轻工业大学,被朋友们戏称为“deca joins郑姆斯特丹分ca”,歌里唱着酸酸甜甜的快乐与青少年的烦恼。

本次采访定在下午,以远程语音的方式进行。我盯着他们四个人的头像,汪桑用了之前朋友圈刷屏的日本插画乐手形象作为头像,李宁给每个人都做了一个。采访中主唱李宁的声音里传出阵阵鸟叫,让人倍感舒适。卧室是他们把握灵感的最佳空间,却也是他们最舒服的自留地。对于salty lemon来说,从咸柠的酸涩中也能品尝出甜美,一切烦恼都不成问题。

SV:请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乐队为什么取名“salty lemon”? 

李宁:我们几个都是在学校的电音社团认识的,吉他手哲男学的是信息工程,我们其他三个人的专业都是艺术类的。起初我们的风格类似流行朋克,慢慢玩不下去就摸索出了现在的风格。我们先是写出了《salty lemon》这首歌的小样,给它取了名,但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好乐队的名字应该叫什么,就干脆也叫salty lemon了。

《salty lemon》单曲封面

SV:《salty lemon》的创作背景是什么?

李宁:这首歌的灵感来自去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公交站等车。当时刚刚下完雨,我注意到街对面的芒果树非常茂密,有个小女孩正在树下吹泡泡。那时感觉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但我却一直高兴不起来。很多人都会问我们,为什么这么悲伤的歌词能用很轻快的旋律唱出来。可能因为我感觉悲伤已经是自己的常态了,相比于悲伤更想用这首歌去突出最后一句歌词: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SV:你们平时会遇到哪些烦恼?

李宁:我的烦恼主要是写不出歌,没办法让乐队玩起来。在家乡这边感觉很多认识的朋友都把乐队玩起来了,只有我还是这样莫名其妙的(状态)。目前大家都毕业了,每次有活动还得一起聚集在郑州。

哲男:主要还是去年比较烦恼,那段时间整个乐队都处在一个低谷期,我和贝斯手毕业,面临着要和另外两个伙伴分开的现实,因为在学校的时候我们每天都待在一起玩,一起吃饭,一起排练。

汪桑:我的烦恼是眼下刚刚辞职,还在找工作。想起去年刚毕业那会找工作被家里催的很紧,家里还让我给亲戚的公司帮忙,一度都没什么时间练琴了,也特别不开心。

SV:你们最喜欢的味道是什么样的?

李宁:其实我很喜欢像咸柠檬这样奇怪又复杂的味道,它整体看起来是又甜又咸的,很莫名其妙,就像有的人喜欢芒果蘸盐,一般人可能不太会接受这种尝试。但是我觉得甜的东西蘸盐之后可能会更加突出它的甜味。

哲男:我喜欢刚下完雨的时候空气中泥土的味道,很新鲜。

汪桑:我喜欢洗发水加上一点衣柜味道的感觉,非常悠闲,比如你在卧室里没事干了,躺一会的时候就能闻到那种味道。

小熊:我比较喜欢重口味一点的,比如汽车尾气的味道,还有新鞋子的味道。

SV:这次参加卧室爆发力的契机是什么?

李宁:有一次我看到了哥伦比亚可乐主唱的朋友圈转发了推送,我就试着参加了,没想到街声的朋友们真的找到了我,把我们的歌收进了合辑,还挺幸运的。 

SV:怎样理解“卧室音乐人”? 

李宁:我觉得我对卧室音乐人的理解可能和多数人不太一样。之前的音乐人可能需要录音棚,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制作音乐。但是现在我们在卧室里就可以独立完成音乐。salty lemon的作品都是自己用声卡内录,或者用midi键盘制作的。我们的人声部分其实都是用手机录的,然后再放到软件里去混音。我总感觉这种方法比麦克风录的好。

对于作品来说,如果你想要追求好的质量,更多的还是要看自己的技术,你的手上功夫,还有混音等方面的技巧。因为现在的音乐软件真的很强大,你认真下功夫就能做出很好的作品。

SV:你们喜欢什么样的音乐?之前演出的感觉如何? 

李宁:我们各自喜欢的风格很多,但是都比较喜欢台团。salty lemon之前没怎么演出过,因为对自己做的东西一直都不太自信。当时认识了郑州本地的一些乐队朋友,他们天天在我们旁边夸我们,后来就想演出试一下,就参加了郑州的一个高校演出。走上舞台的感觉还行,就是话筒有点电嘴。到我们出场的时候观众都走得差不多了。因为大家都喜欢听燥的,到我们的风格就都有点懵了。总结经验就是以后在外面演出要带个话筒套。


演出中的salty lemon

SV:微博上有朋友说你们是“deca joins郑姆斯特丹分ca”,你们怎么看类似的评价? 

李宁:很多朋友都会觉得我们像deca joins,我刚开始会很疑惑,但是后面想一想,其实也无所谓。做歌的时候我一般都不会听别的歌,我觉得这种感觉是对的,我就会这样做。既然现在大家说我们像deca joins的话,我们都可以接受,因为我们确实喜欢这种风格。

SV:你们觉得郑州的音乐环境是怎样的?风格类似的音乐人多吗?

李宁:我们排练会用学校的教室。之前用过艺术团的库房,弹金属的时候旁边会有练古筝的,大家都嫌对方吵,声音此消彼长。后来单独申请了一个教室,设备都是自己的。

虽然共用一个排练室,但是我们觉得自己和学校的电声乐队没什么关系。学校的活动特别繁琐,感觉形式大于内容,我们都不怎么参加。我们是很希望郑州大学生的音乐环境能好一些,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学校在外面演出的名声不太好,我很想改变这个现状,但是后来还是事与愿违,大家在大学里感觉都是随便玩一下乐队。郑州还是一个小圈子的状态,你不融入的话找不到一点痕迹的,但是进去之后就发现郑州还是有挺多人在做东西的,整体的氛围可能还是没有那么好。

现在新歌做出来只能自己在家各自练习,目前因为时间问题推掉了一些演出。其实我们之前有想过一起去南京发展之类的,这样大家又可以一起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没法实现,目前还在想办法,因为乐队肯定还是要演出的。

在学校演出和排练

SV:今年发行的EP《做梦》和单曲《salty lemon》相比,有了哪些变化? 

李宁:《做梦》这一张是想表达一种氛围,比如《地铁》这首歌就是我坐地铁的时候的真实感受。当时是一个冬天,前一天没怎么睡觉,所以坐地铁的时候特别困,但是一直克制自己不睡,就盯着窗外,我就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悟,想把周围舒服的环境记录下来。之后我也会给乐队里其他人描述那种场景和感觉。

最新发行的《456》其实也是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就从音乐本身入手,三首歌一个是四拍,一个是五拍,一个是六拍,就叫“456”了。专辑简介就让贝斯手汪桑写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毕竟他经常处于谜语人的状态,听不懂在说什么。

salty lemon《做梦》

 salty lemon 《456》

SV:《东风》末尾的采样来自哪里? 

李宁:《东风》的后半部分其实是一段录音。当时我让吉他手录下一段话,我们就以隔空对话的方式,把我和他的话放在一起,有一种耐人寻味的告别感。 

SV:你们的卧室分别有哪些优点和缺点? 

李宁:我做音乐的地方其实是宿舍,录东西的时候会请求室友安静一会,他们一般也都会接受,因为我是他们的“大哥”(开玩笑),哈哈。宿舍的优点是有灵感就可以马上就开始做,缺点还是不够安静,多少都会和别人互相影响到。

哲男:我觉得我家里的卧室还挺安静的,但是我感觉设备还不是很专业,之后还得整一些midi键盘啥的。

汪桑:我的卧室是家里腾出来的一间小仓库,只有几平米,但是我很喜欢在小的空间里待着。除了离街道有点近,晚上会有人在街上吵之类的,没什么缺点。

小熊:我的卧室还挺安静的,就是有点乱。

SV:在卧室创作的时候通常会用到哪些设备? 

李宁:我在宿舍用到的硬件一般就是话筒和声卡,有时候太麻烦就用手机录人声。我不太需要录音棚那种精准的感觉,你听我们的歌里有的地方人声还会有一点走音什么的,我觉得很真实。

哲男:我的mooer 300可以当效果器也可以当声卡,接上之后可以Cubase录点东西,其他的设备就是电脑、琴、还有效果器。

汪桑:我的设备跟他们也差不多,贝斯和音箱这些。

鼓手:我自己有一套电鼓,平时在自己家里练就很方便,不扰民。真鼓的话会去家附近的鼓教室练。

李宁的卧室

 吉他手哲男的卧室

贝斯手汪桑的卧室

SV:有没有适合夏天的音乐推荐给大家? 

李宁:会推荐我们新发的三首歌,但是其实我蛮喜欢《太阳照常升起》里面的美丽的梭罗河,非常舒服。

小熊:我会想到橘子海的音乐。

哲男:She Her Her Hers的《s》挺好听的,有一种在深海中的感觉。

汪桑:去年夏天听到了日本的蘑菇帝国,他们的《FLOWER GIRL》很适合夏天。

作者:肉饼

收听salty lemon的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1/10/12

Chainhaha倩芸:我家里有360度的阳光

2021/09/24

卧谈 | 迷路鲸鱼:在鲸鱼的梦里藏好柔软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