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le Hu的DIY手记:不断“折腾”的快乐

2021/06/29

撰文:肉饼

唱作人、制作人Uncle Hu现居北京,其作品风格可概括为受美式indie rock和60s、70s 经典摇滚乐影响的Lo-Fi低保真音乐。2015年独立发行首张全长专辑《When Memories Collide》后,Uncle Hu 以全乐队编制探寻着年代与风格流派的更广阔边界。

去年十月,Uncle Hu发行了全新EP《National Moment》,并和乐队一起完成了巡演。看起来有些理工科学霸的外表,再加上“biomadman”的微信昵称,让人们很容易就会以为他是个精通设备的技术党。其实,作为文科生的Uncle Hu在圈子里的确是小有名气的DIY设备发烧友。无论是专辑录音还是现场演出,从吉他到效果器,Uncle Hu都以改装的形式加入了自己的思路。

 Uncle Hu 《The National Moment》

 Uncle Hu 《The Wishing Well》MV

Uncle Hu的设备清单

吉他

自己拼装的Partscaster、Epiphone Elitist Casino、Epiphone ET-278、Guild S-60D

效果器

TC Electronic Polytune二代调音表、Wampler Faux Analog Echo Delay模拟延迟效果器、DigiTech Hardwire RV-7 Stereo Reverb立体声混响效果器、BOSS SD-1过载效果器、Catalinbread Formula 55过载效果器、自己手工做的过载效果器、锗管fuzz、自己复刻的Tonebender MKIII法兹效果器

音箱

自制的Tweed Deluxe 5E3音箱

SV:简单介绍一下上一轮巡演中用到的吉他和效果器。

Uncle Hu:去年的巡演先后用了三把琴:自己拼的带mini humbucker的Partscaster,Epiphone Elitist Casino,和一把70年代日产Epiphone ET-278。效果器方面主要是用到了自己做的不同的过载效果器(叠加或者单独使用)、一个锗管fuzz,量产块主要是使用简单的延迟、混响。

 Uncle Hu和他的Epiphone ET-278

2006年的Epiphone Elitist Casino是我买的第一把真正意义上的“好琴”,也是陪伴我最久的琴,全空心非常轻便,声音很好,在舞台上可以比较容易得到可以控制的回授。

最近新入手了一把1980年的Guild S-60D ,比较小众,外形非常酷,拾音器的感觉有点介于Strat单线圈和P90之间。

效果器比较喜欢Timmy、Wampler Euphoria这种不太改变EQ特性的所谓“透明”类型的过载,最近为了还原录音里面的一首歌,新入手了一块Catalinbread Formula  55,挺有Tweed味。最常用的法兹单块是一块自己复刻的Tonebender MKIII。

Uncle Hu的两把全空心电吉他:1971 Harmony Rocket和2006 Epiphone Elitist Casino

SV:你对吉他分别都做过哪些改装?

Uncle Hu:以Epiphone Elitist Casino为例,这些年我一直对它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改动,有些是功能上,有一些则是音色上的。比如换掉了有杂音的原装琴桥、拾音器盖换成了塑料材质的,以此来获得更多高频;有些则纯是外观上的,比如更换了黑色的护板(非常不喜欢惨白的护板)、复古外观的弦钮。总之到现在它的各种特征其实看起来更像是一把60年代早期的Gibson ES330。

SV:在亲自动手之前,你对DIY吉他和效果器有哪些了解?是从哪些渠道了解到的?

Uncle Hu:最开始看到Frank Zappa的吉他有很多自己加的开关,觉得挺好玩的,后来陆续了解到一些大师的琴也都是自己改装。我个人的DIY实践一开始是偶然买了一个国内老法师卖的法兹套件,做成了之后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开始研究怎么完全自己DIY效果器。平时主要是看了一些国外的DIY网站和论坛,比如效果器DIY圈的远古大神RG Keen、AMZ-FX的网站,DIY stompbox等等。我做的最早的两个分别是复刻Jordan Bosstone 和Dallas Rangemaster。

SV:最开始从哪里接触的乐器方面的DIY?动手改装吉他和你大学的专业有联系吗?

Uncle Hu:一开始完全是自己琢磨,可能比较得益于我一直喜欢动手爱折腾。大概是,了解一下觉得好像也不是很难,那就自己试试看,结果发现确实可以实现,就很开心。我大学学的其实是文科专业,只不过高中是理科生。电路方面,在用到电烙铁的时候咨询了退休工程师我妈妈,可能在这方面也有一些遗传因素,哈哈。

 2015年刚刚开始接触吉他改装

SV:你见到过最酷的吉他改装什么样的?

Uncle Hu:国外一个改装特别疯,是把断头的Gibson SG改成了无头的,不服不行(见下图)。

SV:改装一把吉他需要做哪些准备?

Uncle Hu:基本的工具肯定得有,但如果你没有一些基础的话不推荐一开始就自己换拾音器这种技术活。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你得花足够的时间研究构思,做好必要的测量,弄清楚你自己新买的配件是否能用,想好了再动手。风险肯定存在,因为一改装你的所有保修就全都作废了,你不希望花更大的代价弥补手残造成的损失。如果你自认为是手残党,那也可以停留在构思的阶段,然后找有资质的吉他技师代为实现。

SV:第一次亲自动手改装吉他时,做了哪些改动?当时自己感觉怎么样?

Uncle Hu:如果说比较有设计地去改装吉他的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亲自动手是曾经的一把日芬Stratocaster。那次是我第一次用电烙铁,换了Seymour Duncan的拾音器、瓷片电容,加装了neck开关,可以实现7种拾音器音色组合,算是比较成功的尝试。但是一开始烙铁功率不够电位器怎么都挂不上锡,很沮丧,后来才了解到必须要用更大功率的,问题才得以解决。

在我自己拼那把Partscaster Stratocaster的时候我用了一对在Fender类型的琴上少见的Mini Humbucker拾音器,可以得到更加肥厚,但是又不缺少单线圈那种细腻高频的音色。这次我也加入了一个相位开关,中间档可以得到反相的独特音色,适合用来弹funk节奏之类的东西。

 

Uncle Hu自制的Partscaster和Tweed Deluxe 5E3音箱

SV:目前而言最满意的DIY作品是哪个?

Uncle Hu:我把一块常见的现行款Big Muff法兹效果器改成了俄产Big Muff的电路,并且可以在Big Muff和Jumbo Tonebender的电路之间切换(如果你比较它们的电路很容易发现两者的联系)。玩过的朋友都觉得声音挺正的。

2017年一整DIY制作的效果器,后来再也没做过这么多了

SV:你理想中的吉他在外观和功能上分别是怎么样的?

Uncle Hu:在吉他的选择上,我的偏好还是比较复古的,最喜欢的配置还得是P-90拾音器的SG或者ES-330/Casino。一个原因是它们都很轻,我不喜欢太沉的琴。另外这两种琴形的共振都很好。虽然在效果器方面思路比较野,但是我比较排斥在电吉他上装主动电路,内置效果器、EQ什么的不太是我的菜,哈哈哈。

SV:和购买的品牌产品相比,你觉得手工吉他和效果器有哪些不同?

Uncle Hu:可以说多数手工效果器品牌也是基于对经典型号的吉他或者效果器电路的改装和复刻。和量产品牌比,手工品牌的产品更有个性,尤其是外观上。如果是自己DIY的产品的话,那就是在电路的选择、元件的选择,功能的改装再到外观的装饰,都可以加入很多自己的思考设计。

SV:和以往的作品相比,新专辑中用到了哪些全新的音色尝试?

Uncle Hu:去年发行的新EP《The National Moment》中的电吉他都用了真实的电子管音箱箱头做录音,其中有两台分别是疫情期间我在家自己做的复刻Tweed Deluxe 5E3和用一个Vox练习音箱改的Silverface Champ。动态和开到过载的质感确实挺好的,效果超出预期。

SV:你觉得DIY设备带来的快乐体现在哪里?

Uncle Hu:这种快乐在于从产生兴趣到着手研究再到最终成品,然后不停改进折腾的过程的成就感。当然同时伴随而来的是使用工具不慎可能受伤、元件配件在家里堆积严重,导致搬家的时候会很麻烦……但总的来说还是快乐远大于麻烦的!

 目前的效果器板

SV:未来在DIY上有哪些新的计划?

Uncle Hu:有一段时间没有做过新的DIY项目了。一直有点想亲手复刻一台传奇滤波效果器Mutron III。

SV:对于其他想要DIY吉他的年轻音乐人,你有什么心得和建议?

Uncle Hu:可以先做一些尝试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DIY设备,因为毕竟这个爱好并不省钱,当你想好了,就坚持做下去吧,也许你就是中国的Brian Wampler,或者Josh Scott。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进入Uncle Hu 的街声主页,收听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1/07/27

Me and My Sandcastle:录音机里有我的城堡

2019/08/19

斯斯与帆:你以为我们只玩民谣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