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姆士:我不想你孤单的去面对整个喧哗世界

2021/05/10

撰文:冬青

有些乐队看过后,让人念念不忘,心中仿佛有了一个更大的空洞需要填满。5月4日草莓音乐节上看过康姆士乐队的演出后,实在是没看够,6号晚上临时决定扑张票来看天津场的巡演,溢价在所难免,却也心甘情愿。

到天津打卡了网红甜品店,逛了逛旁边的独立书店,晃晃悠悠到大麦66Livehouse不过7点,前边的队却已经成了长蛇阵拐了一圈又一圈。我妥妥地掉在了队尾,还有两个高个子一左一右像门神一样站在我前面。算了,看就不指望了,好好听吧。

8点半没开始,周围响起了怎么还不开始的声音。开场前音响中放着康姆士的歌,全场已经开始卡拉OK起来。后边的小姑娘见演出迟迟不开始说,不会让我们一直自己唱下去吧,也是可爱。


8点40,康姆士的所有乐手们登场,《几乎是幻想》的前奏响起,随着不断升高分贝的尖叫,我知道永驻上台了。永驻举着毛巾站上高处,我才终于看到他。永驻依然上身是冬天,下身是夏天的穿着,但一身的配色真好看。毛巾也好看,但已经售罄了。有些嫉妒最后抢到这条毛巾的观众。不过,永驻在演出结束的时候把毛巾丢到了台下。

 

《你不懂我》到我的盲区了,这首歌之前好像没听过。这个节奏怎么感觉有点雷鬼的意思,回来翻了这首歌的MV来看,看到永驻穿着印有鲍勃马利头像的短裤,看来没错。

“你不懂我 从我的脚到头 从我的左到右 你就是搞不懂”这个歌词真的够中二,不过谁没有颗永远中二的心呢,反正我有。据说这首歌的歌名最初就叫“从我的脚到头 从我的左到右 你就是搞不懂”,后来觉得每次演出报这么长的名怪不好意思的,就改成了现在的样子。再听的时候才发现这首歌有相当动听的贝斯线,下次现场要好好盯着小毛看。

 

永驻在台上问,你们2020过得好吗?下边的人大声地喊着好。“至少我们都活下来了,活下来就很好。”唱《伸出你的手2020》的时候,背后的大屏上放着各地的歌迷发来的2020生活片段,平凡普通却温暖治愈。永驻感谢每个给他们发来视频的歌迷,这些都是我们怀念的,想要的,看到的。永驻调侃从不笑的吉他手翁俊腾笑了。整个乐队只有他在说话,不仅要唱歌,还要负责氛围组。

接下来的《无法当你的平凡普通朋友》唱得很走心,能听出即使事情已过许久,但伤仍在的纠结感。内心要有多细腻,才能把这种单恋的心情描摹得如此动人而深刻。

 

唱《放开》前发生了点小意外,骏腾的弦断了,骏腾一个人下去换弦,也没知会任何人,丢永驻一个人在台上跟大家聊天。小毛和俊翔在台上,但不会说话的。永驻讲了讲这首歌背后的故事,这是他们唱片约的最后一张唱片,做到最后几首歌的时候,大家想就放开来做吧。骏腾和小毛写了前奏,永驻在此基础上创作。“你不会再比现在年轻”成了第一句词,生命是一条一路向前的河,你永远不会比现在更年轻了,永驻说,有什么想做的就去做吧。

《放开》看似洒脱的背后,却满是纠结。当唱到“嘿 为什么放不开 是不是有点累”的时候,永驻不再是松松垮垮的动作,而是双手抱头,似乎在扪心自问,听着有点心疼。


唱《另类》前,永驻讲了关于他身份认同的困惑。永驻是缅甸的华人,在缅甸也如在异乡,后来到台湾地区别人也不把他当同类,现在到大陆大家又把他当台湾人。所以他永远是一个另类的存在。他说自己说的最好的就是普通话了,却被大家笑是塑料普通话。虽然是玩笑,但也听出心酸。对不起,以后再也不拿你的口音开玩笑了。永驻说,他每到一个地方都试图融入,我在下边大喊:不需要。当然声音被淹没在嘈杂中,他一定听不到。但我知道他的心中也是如此想的,既然无法融入,那做一个另类也不错。其实另类才塑造了永驻敏感细腻的情感吧。

 

 “遥望着宁静的夜空 你指着想住的星球”草莓音乐节的时候听这两句清唱,眼泪就掉了下来。今天好些了,主要是燥热中,好像来不及感动。背后的大屏幕上是绚烂的星空,真的好美。

《爱永远不够形容2021》在这首歌之前演唱,永驻在唱中加入了一些auto-tune,也许是为了呈现这种变幻不定的无法形容吧。

在唱《像恐龙一样勇敢》之前永驻讲述了那个勇敢的小女孩的故事,一个10岁的小女孩都那么勇敢,我们有什么做不到的。人生充满失败,但还值得我们全力以赴。永驻的话不鸡血,却足够激励。后边的大屏幕上精心制作的动画,裂开的针筒,女孩远去的背影搭配永驻钻进人心的唱腔让人产生了复杂的感受,无力,以及从无力中汲取的力量。所以在唱完“像恐龙一样的勇敢”后,那挥向天空的拳才更弥足珍贵,那一刻感觉泪往上涌。

 

无力其实是人生的常态吧,很多事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中。比如康姆士5天演了4场,永驻说他每天唱完吃完安眠药睡上两个小时就要飞到下一个城市。下面大喊:“保重身体!”不过当天永驻唱得相当稳,磁性的嗓音本就抓人,细腻地真假音转换,有爆发力的高音和即使蹦着也能稳住的气息,单从歌声中很难听出疲惫。

唱《我试过了》时,永驻把话筒架递给台下的观众,观众们认真地唱着,永驻开心地笑着。不仅是失败与无力,孤独也是一剂良药。永驻说,所有的孤独都是为了成长。所有的成长都是痛苦的。无论多么欢乐的歌,都是他在孤独中完成的,相信“相信”的力量。

 

永驻在全场high到极点的时候,不忘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也会开玩笑逗大家开心。《Bye Bye Bye》中唱到“想记得的事情真的并不多 你是其中一个”时,永驻先是用手扫向台下的观众,接着又一个个地点着,仿佛要点到在场的每一个人。仿佛想把台下的每个人印在脑海中。结束合影的时候,永驻也说,请大家不要举手,这样就能看到更多人的脸。

最后一首歌是还未发行的新歌《你永远是我的宝贝 宝贝》。永驻说,当别人叫你宝贝的时候,你好像飞到了云彩上面。所以当他唱到,“你永远是我的宝贝 宝贝”的时候,台下的观众大声地答应“哎”,好像都想体会一下飞到云彩上的感受。永驻也被这一声猝不及防的“哎”给逗乐了,再重复唱这几句时也是笑着唱完的。

 

其实看到你笑,我们也很开心啊,那句“不想你孤单面对”,不仅仅是你对我们说的,也是我们想对你说的。那个从北京追过来的摄影师,那个给你送喉糖的观众。希望我们能彼此温暖。

每段相遇都会有终章,这次的结束却尤其特别。散场时放起了《我不想你孤单的去面对整个喧哗世界》,有些人还在场地中,久久不愿离场,有些人则缓慢地向出口走去。一样的是,大家全场合唱这首歌,一路走,一路唱。一千五百人的合唱从场地蔓延到楼梯,流淌至出口处。

愿我们下次相见时,都成为更好的自己。

收听康姆士

作者:冬青

图片来自冬青、@我没时间搭理、@行不尽青山、@豆本卡卡

相关消息

2021/06/09

街声大登陆福州站:最“鲎”一站,期待海岸线边的广州赶紧好起来

2021/05/25

街声大登陆青岛站:你好!欢迎光临海鸥的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