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团乐队:穿梭在不同的时空,似你似我的故事永远未完待续

2021/04/19

撰文:莹莹 

旅行团乐队2021双专场升级版

全国巡演西安站

时间:2021年4月17日、18日 20:30

地点:西安星球工厂

当旅行团乐队下午两点半到达星球工厂试音时,门外已经有乐迷在等待了。乐迷群里一边直呼排队内卷,一边紧张自己是不是还能拥有前排“观影”的机会。

出发西安前,乐队在北京已经进行了数次一比一的排练,不过对这次双专场而言,西安站首日依然是乐队第一次在Livehouse里将想法落地成形。走进场地后,很容易注意到与日常演出有很大不同:在日常用的调音台前方,旅行团乐队团队临时搭建了仅供这次巡演使用的临时调音台。旅行团准备了一卡车的现场演出器材设备和两张调音台,这辆卡车将会在接下来巡演里,一路跟着旅行团。这似乎也是第一次,有乐队在巡演里,带着超过一般Livehouse水准的高规格设备一同巡演。

七点半,几乎等待一下午的观众飞奔入场,跑向正播放着旅行团vlog的台前。过去的vlog在大屏幕上打乱时间顺序播放,似乎乐迷与乐队相遇的时刻也再不断闪回。“机长空姐现场演出提示视频”早就在乐迷中传为“佳话”,2017年,这支视频第一次在当年的简单生活节大地舞台登场,2021年再次出山。常看常新,看到扮作机长的韦伟、徐彪和扮作空姐的一蝉、子君,台下依然欢呼不断,掏出手机录制下来,准备反复观赏。

八点,曾经陪伴乐迷很久的来福胶泥电台,在现场限定复活,四个人洋溢着标志性的冷幽默,阐述着这次为什么一定要搞双专场。人未露面,欢呼一定要够,阿伟每一句来点尖叫,都获得热情回应。

八点半,终于场灯暗下,屏幕上“LOVE”在黑暗中呼吸着、闪着光,随着欢呼声而来的,是编排得更加跳跃、加入了电音的《Oh My Story+罗马假日》,人工彩片嘭地一声喷到半空,全场进入蹦迪模式。《罗马假日》标志性的“helphelphelp”,全场随着一蝉手势一起上下跃动。《Oh My Story》继续送上乐队从小擅长的塑料粤语,复古节奏里,乐队不同时期的照片卡点闪现。


一开场旅行团要素过多,轰炸得人来不及思考,全身心必须投入到他们的世界里,跟着身边高举着手臂的年轻人们一起欢呼跳跃。在他们的现场,仿佛很难去听哪位成员弹了哪个部分、唱了哪句和声,每一个人、每一个音符都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了一起,但变成的整体并不是毫无缝隙,更像是一阵围绕着你的风,随时改变着自己的温度,浸入台下每个人的体温,然后在场的所有人,开始拥有同样的呼吸节奏。

比如《周末玩具》响起,条件反射般一跃而起,开启西安这个不同的周末。VJ闪烁着城市霓虹,当乐队成员版本兵马俑出现,台下惊喜大笑;比如《我的蒙娜丽莎》,听过后看到“呜呜呜呜”都自带旋律,并且一定要像水波一样晃动手臂。《我的蒙娜丽莎》与《全世界都在水里游》完美衔接,一瞬间,星球工厂变成深海,所有人成为漂浮的海洋生物,试图找到那一个人,从这里一起逃走。



化身成彩色奔驰骏马的《驾》,引出了乐队更硬朗的一部分。紧接而来的《利物浦》,正如乐队身后旋转的足球一般,一脚踢出了今晚另一个巨大惊喜:徐彪走到台前,背起吉他,带着朋克主唱的味道,喊出了“I Sing A Song For Liverpool”,另外三人共同走向鼓台,一蝉打鼓,阿伟加入,瞬间乐队气质改变。

如果说《没有说明书的机器》用一点点俏皮的感觉带出对生活的困惑,那么《你没有名字》就是重重堵在眼前的现实的墙。无数张面目模糊的脸,无数个旋转的小小齿轮,《你没有名字》巨大的撕裂的机器运作声响彻场地,乐队随着强烈的节奏甩动丢了形状,一蝉举起麦架,话筒对准台下,一群普通人共同重复着,你没有名字,你没有名字。

《船》由一蝉独唱,一束追光,一个人一把琴,如同人人都是游荡海上的独木舟。而后乐队全员上台肃立,下潜海底,唱诗班一样空灵干净的《悲伤珊瑚群》让所有人的情绪暂时搁浅。“谁打捞我的尸体,谁看我的诗集”,海底万物的变化被刻进了珊瑚群,几千几万年过去,都只能变成过去。


努力将音乐现场编排完整的旅行团乐队,并没有说太多话,这时总算停下来,和大家打了招呼。《似近似远》《似你似我》两张专辑在西安录制,诞生自厚重的秦岭,“站在岭上看台下的大家……”努力保持文艺状态的主唱,一不小心就要滑向冷笑话的深渊。

一道光如同阳光般照在台上,现实版的《天涯路口》此时就在星球工厂,开头西安话版本的女声念白,也更让人相信,天涯路口是我们自己、我们的亲人朋友会走过的地方。《红色的河》带着曲折的心思,每个人有各自的解读,一片笼罩的红色之下,是大家在认真地合唱。

《鲁冰花》、《于是我不再唱歌》,大概是旅行团乐队的两枚催泪炸弹,如果你从《乐队的夏天》认识旅行团,或许不会错过深沉的《鲁冰花》,如果你跟随他们多年,就一定知道《于是我不再唱歌》对他们的意义。当年多少有些气馁的少年们,没有回去卖螺狮粉,2021年的今天,继续为更多人唱着,然后一起走向《下一站》。


感人的部分暂告一段落,所有人走到台前,介绍起了下一个前所未有的环节:“似不似傻”KTV互动点歌。巡演开始前,乐队在微博开启了想听到哪些歌的投票,以投票结果为基础,乐队利用“21世纪最尖端技术”制成KTV抽奖AI,抽到哪首唱哪首。于是我们听到了纯正的KTV混响音效下,子君和徐彪对着手机,像是老干部一样分别唱完了《夏之恋》和《小南》,刚刚演出还凶凶的两个人突然就温柔了起来。而最后一次滚动抽奖,结果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流川枫与XXX》,指定阿伟演唱。地头蛇黑撒乐队的作品,自然全场合唱,引得阿伟发问,在自己的主场唱别人的歌怎么这么高兴,连当天到场观看的黑撒乐队也吓了一跳。

《My Shadow》过后,是必备合唱曲目《永远都会在》和《Bye Bye》。总有很多歌,是听了多少遍也听不够的,乐队也是一样,总会在此时热血沸腾。

即便到了第二天,对于乐队来说,因为几乎完全不同的歌单,依然是某种意义上的第一次。而对于乐迷来说,无论第一天已经来过,还是仅仅第二天,所看到的内容都是新鲜的。

不同于第一天开场即快乐蹦迪,《你没有名字》成为了第二天的开场曲目,于是我们虽然照旧摇摆,但更是在严肃摇滚现场,随着徐彪站在鼓台上一锤下去,第二天的演出开始了。

两日演出服装一白一黑,乐队改变着现场的氛围。《滚》的前奏响起时,第一排突然出现一面大旗,短短挥舞两下,立刻被激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纠结于其他人灌输的大道理,我们也没那么多勇气,台上几个人都跳起来,台下也跟着拍手,大旗再次出现在人群上方,仔细看了才发现是一蝉的表情包……不知道为什么,在严肃氛围里插科打诨,好像也成为了这首歌精心设计的环节一样。

演出第一天正好西安举办了马拉松比赛,不少观众白天冲半马,晚上冲现场,体力惊人。《生命是场马拉松》在第二天登场,VJ一刻不停的跑道前进着,也算是乐队与西安的朋友一起跑过了人生中这一场短暂的比赛。 

第二天的观众比第一天的观众生猛了一点,歌曲间隙连续不断的“我爱你”,咒语一般,召唤出了《夏夜的绚烂》。“给你我,给你我,所有的爱”,爱意化作乐队身后的光点,徐彪再次带着大家挥手,阿伟坐下弹琴的样子被框在观众的手机内,一蝉与子君背靠背弹着吉他,所有人近距离接受到了彼此的爱。

一蝉走下台,子君独唱《椰林少女》。温柔地进唱,猛烈地刷riff,VJ红底黑字,映着那一代人经历的痛苦与爱。《椰林少女》既温暖又残酷,不同代际的人体验着不同的历史,一边向过去告别,一边向前看。

《周末玩具》与《我的蒙娜丽莎》再次登场,可能是有了第一天的铺垫,第二天的现场更加浪漫动人,台上几个人随意看向台下或抬手一指,都像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礼物。成年人的浪漫不止于此,日月在《最好的时候》东升西落,飞机在想着《她在哪,家在哪》时起降,星球工厂的相聚就是最好的时候,结束后,所有人又都会回到最想回去的地方。

 

刚刚的感动,在不同的时空里游走着,《风犬少年的天空》一下将人拉回青春时的躁动不安。莽撞的少年不停奔跑、不停犯错,但永远都会给予自己重来的机会,哪怕随着年纪增长,容错率会降低,但至少曾经,我们都是无所畏惧的风犬少年。

旅行团乐队的很多歌都带着渗入身体的力量,《天涯路口》与《红色的河》不遑多让,第二天的《天涯路口》,开头的念白被临时换成了童声,稚嫩与感动齐飞。在它们之后出现的,竟然是总会让听众溃不成军的《氧气》,大气磅礴的演绎,无论何时在听,都依然能感受到那个夏天第一次听到的怅然与惊诧。

当一蝉、阿伟小时候和奶奶的合照出现在屏幕上,全场安静下来,《阿奶》带着我们回忆起几乎所有人都感受过的爱。这样的场景,也让阿伟再次回到了很久以前,他和一蝉两兄弟打架的阶段,还好,那时热热闹闹的两个孩子,跨过了重重阻碍,还能时不时地抱头哭泣。《逝去的歌》“犯规”衔接,忍了再忍的泪意,就悬在嗓子眼,台下闪光灯点点星光,深情地吟唱“逝去的人不会走远”。 

滑稽的卡祖笛出场,《老朋友》隆重合唱,阿伟笑称,这可能是他哥一蝉写的最棒的作品。《永远都会在》与《Bye Bye》再一次,迎面砸来。每一次,乐队的大家张开双臂,每一次在发着光的舞台上徐彪站上军鼓,每一次,年轻人们高喊着“我们不是来改变世界的,我们就是世界”,所有的力气从头灌到脚,身上的汗毛全部立起,不管明天怎样,我们固执地相信自己就是世界。

《Bye Bye》唱了这么多年,是不是年轻人的烦恼依旧没有改变?拥有这样疑惑的同时,也因为此时此刻的旅行团乐队与台下一双双闪亮的眼睛,确定年轻人的锐利,也依旧没有改变。

安可声不依不饶,因为屏幕上出现的“幼稚”字幕而更掀起一层热浪。重新回来的旅行团乐队,开始了《厦门之夏》唱跳,一蝉子君跳水不说,包括贝斯君声在内的五个人俨然男团一样,跳着在整齐边缘游走的舞步,五个人轮番上前rap一句,信息量过大,现场除了傻笑蹦迪,根本处理不了多余的信息。而这个环节,依然叫作“似不似傻”。

不同方言、不同年龄的《天涯路口》散场念白回荡在星球工厂,散落一地的礼花彩片之上,是各自合影留念的观众。

似你似我的故事,在不同的时空上演,两天的现场,旅行团乐队也带着我们在世界的范围里、在人生的线状时间里,重新游览感受了一遍。我们是少年,我们是温柔的爱人,我们是亲密的伙伴,我们是彼此的家人,我们与世界对抗又和解,我们专注于此刻,也期待永远未完待续的故事。

旅行团“似近似远”&“似你似我

2021双专场全国巡演

作者:莹莹

摄影师:灰色

相关消息

2021/06/09

街声大登陆福州站:最“鲎”一站,期待海岸线边的广州赶紧好起来

2021/05/25

街声大登陆青岛站:你好!欢迎光临海鸥的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