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音乐人特辑:如果不把这些咒语当回事,它们永远无法在你身上应验

2021/03/08

撰文:莹莹

性别、年龄、职业,是人类逃不开的定义与问题,当下的环境里,在女性身上,似乎又格外明显。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街声StreetVoice邀请十三位音乐人同时回答五个问题,分享一些对“女性音乐人”的个人感受。

方便透露你的年龄吗?

Favours!键盘手热热:31。

祁紫檀:风华正茂。

ETA主唱Zoe:方便得很,28。

歪歪歪:28。

甜约翰键盘Mandark:27。

浪味仙贝主唱/吉他冯浛:27。

打倒三明治主唱欣茹:1992年,今年过后算29岁了。

LÜCY:我现在20岁。

贝克小姐Miss Bac.主唱筱卿:25岁。

幽默饼主唱笑笑:1997年的春天,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

绿色养殖基地主唱葫芦:22岁。

温格华生sous 温格:26岁。

狮童乐队贝斯鲨鱼:29岁。

作为女性音乐人,处在音乐行业里会有特别的感受吗?

Favours!键盘手热热

在乐队行业里,会被轻视。即便大家不说明,但是你能感觉到男性音乐人以及从事与音乐相关的一些工作人员潜意识里会觉得你没有男性音乐人专业或者厉害。如果有男性音乐人跟我用同样的乐器,做同样的事,大家好像都不会说他好厉害,因为大家觉得是应该的。但是到了女音乐人身上,就变成了“特别”、“厉害”。当然,这种反差也是一种优势,让我更容易被别人记住。

在乐队的大圈子里,男性音乐人占大头,他们讨论着自己做乐队有多苦,多穷,多不被家人理解。但是他们在说自己多难的同时完全体会不到女音乐人比他们更难。我们在面临跟他们相同困境的同时,还面临着生小孩这种如此现实的问题。一旦你在没熬出头的时候选择了生育,可能你的乐队生涯就终止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纯女性组成的乐队都做不长久。

Favours!键盘手热热

祁紫檀

目前感觉还没有特别刺痛的感受,但做创作、制作和乐手的人的确仍是男性居多。

Zoe

有感激也有无奈。会因为是女性被优越对待,也会因为是女性有很多限制。

歪歪歪

没什么不同。因为我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并不会因为我的性别而限制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做任何事情时性别从来都不会成为我的考虑因素,如果你太把自己身为女性或者男性这个身份当回事的话,反而会让性别的局限性和偏见成真。

Mandark

算是……颇受疼爱?但我不确定是否与性别有关。

Mandark

冯浛

作为音乐人的话,基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女性”身份。没有因为身为女性而受到优待或者歧视的经验,这也许这是一件幸运的事。

欣茹

没有,我目前所处的环境大部分都是一视同仁。也许我自己也从没有“作为女性”的自觉。(唯一的好处大概是跟团员出去演出时可以自己睡一间房,哈!)

LÜCY

目前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因为我都是一个人创作,也还没有演出经验,没什么机会接触到其他女性音乐人。

LÜCY

筱卿

目前相较于其他产业,幸运地没有遇到比较不平等的对待。

笑笑

人们对女性音乐人的期待总是有别于男性。期待我们声线更温柔,表达更细腻,爱情更曲折,甚至外貌和身材也常常拿出来作为评价体系中的重要标准。但异性恋罗曼蒂克史已经不是我认为的女性时代精神了。女性音乐人的作品里除了永恒的主题LOVE,还有更复杂庞大的叙事脉络,那是从自我探索中慢慢发展出来的身份认同感。我们是女儿、妻子、母亲,也是音乐人、表达者、梦想家,还可以是雌雄同体拥有绝妙灵魂的“奥兰多”,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所以当创作者们作为一个个生动的个体表达时,我认为“性别”的最好价值,是成为一颗音符,镶嵌在作品里。

葫芦

还行吧,我和我的队友伙伴间的关系都比较融洽,相处模式也很平等。所有人都很有话语权,话语权的比重可能会稍有偏差,但这取决于每个人在不同领域的能力,而非性别或是其他感性上的因素。至于队以外的人,每个人的想法不同,让我们感到不舒服的人就不接触,不舒服的事就不参与。目前为止是没遇到什么志不同的人啦,大家都是想把音乐做好、把演出办好。以上只是类似事件出现时我会选择的解决方案,主动把不适感降到最低。

温格

音乐行业里目前没有。

鲨鱼

作为女性乐手其实会有特别的感受,比如会得到更多的关心,会更被关注到。虽然非常感谢,但是其实希望大家首先认可我是一个乐手,然后才是别的,其实我和大家一样。

创作时会特别加入一些与女性相关的话题吗?

热热

当然会。随着自己年纪越来越大,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关心女性相关的话题,越来越在意男女平等,越来越讨厌重男轻女。甚至有些时候只想在自己的歌里为女性发声。

祁紫檀

会,因为本身就是女性,很自然地会把这些延展在创作里。

祁紫檀

Zoe

会,我觉得人的创作大多和痛苦痛点相关。因为个人成长关系,大部分女性相关的难受的点会让我想发表想法,或积极或消极的。只是后期慢慢觉得男性也有很多无奈,很多点两性都适用吧。

歪歪歪

不会刻意加入,因为你的性别就会自然而然潜移默化地让你以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当然性别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而已,你的童年,经历,教育背景和生活环境等也会决定你看世界的方式。

Mandark

其实不太会特别去想,因为觉得事先将自己分门别类的话,反而有违了原本的自己。

冯浛

没有刻意加入。但因为本身就是女性,所以创作时的视角自然而然就是女性的吧。

欣茹

平常写作的时候不会“特别”去设定,反而会希望是比较中性的。像《浪漫人渣》就是以“我”为出发点……但目前有一首歌曲是以现代女性视角写给奶奶那年代的传统女性的歌。

打倒三明治主唱欣茹

LÜCY

创作时其实不会特别加入,但由于我本人性别女,而我的歌都是以我自身的经历跟感受作为创作灵感,因此每一首歌都算是与女性有相关吧!

筱卿

会!因为自己创作的作品也是从生活中出发,会想谈那些自己也曾遇见过的事情。

笑笑

目前做组合Project时还不会特别加入讨论女性的内容。我们会把重点放在探索世界与自我的关系上,因为除了男人和女人,这个世界还有动物和灵魂。在实际创作过程中很多东西是相互交融的,比如对女性或性别的理解,会体现在对外部世界其他东西的理解上,而这些东西又重新回到创作中。

幽默饼主唱笑笑

葫芦

不会特地去加。女性的自我意识自我价值只能从本体上寻找,外界给予的评价、支撑都是虚浮的,可能会让我短暂的自我审视,但在我的本体做出彻底的革新之前持续不了太久。个人的自我怀疑只是因为我对自己本身能力的不满足,而绝非对我女性身份的不认可。而且我本身认为的平等就是整体上的平等,各凭本事的平等,不是任何一方对另一方的支配。我们自己也都是蠢小孩,没能力劝告别人你应该怎么做,只是把自己的情绪故事写在歌里,向大家展示人间的苦乐大体是相通的,或许你可以在我们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然后和我们一起往前走。

温格

不会特别的想要加入,也不用,因为我就是女性音乐人,我的表达就自然而然的是女性在这个世界的情绪和感受。

温格华生sous 温格

鲨鱼

创作的时候反而不太会要去考虑加不加入女性话题,只是可能会在配器上更柔和一些,本身没有太去强调这个。

如果推荐自己的一首歌给其他女性听的话,会选择哪一首?

热热

《Juvenile》。因为我厌恶重男轻女。我觉得我们应该不停的去想办法改善男女不平等的现状,去追求真正的平等。

祁紫檀

《比海更深》。这首歌写了我的一个自我探索的过程。作为一个女孩其实在以往或传统受到的教育和期许里都有一个“内敛的、害羞的、听话的、比男孩子好控制的、易牺牲的又是依附性的脆弱的”印象,同时却被赋予了‘母亲’这一并不轻松的甚至伟大的职责,在两性关系里女性又是那个常需要“站在背后”或者在旁边鼓掌的角色,直到现在,如果一个女性太强势或者强大,她的异性恋爱或者婚姻还是很容易受挫。

她们有时候缺少探索独立人格、好好搞清楚自己是谁并且自我解放自我和解的机会。特别是我看到很多妈妈那一代,被混沌甚至草率地推向了婚姻,从别人的乖巧的女儿,又混沌地成为了一个母亲,于是半生过去了,才发觉自己从没有成为过自己。现在我想我们算是有机会和更好的条件去自我成长,发现自己的爱好、激情,自己的束缚,自己的身份,所以更想去思考、阅读、吸收,保持思维活跃,减少恐惧越来越开阔,不被任何期许、身份社会性别过分束缚。希望她们都能盛放。

Zoe

《U Are The One》。和下一个问题有关,这首歌其实就是在某一次回家,我妈催我,说了很多现在女生们听到觉得刺耳的话。比如“还是要找个稳定工作(在爸妈那辈乐队主唱不靠谱、公司职员永远在打工),才比较好找对象”。当时候就很无奈,特别,这样的话还是从一位女性嘴里说出来的。好像不管我做了什么样的努力或个人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在我家老一辈眼里女生最终的归宿都是为了取悦另一个性别,要去找合适的工作、要留特定发型、不能说不像女生的话;我在外面很努力生活、自己觉得过得风生水起,一回家在大人眼里什么都不是,因为你这么大年纪了都没结婚。 

但是所有的这些,你不能责怪父母,因为你的母亲也是被这样对待长大的。所以在那样不知道怪谁又很憋屈的情况下写了这首歌的英文歌词,很直接很简单的几句歌词,但心情很复杂,希望听这首歌的不管男女生们,接受你的合理执拗/古怪,自我和解。会有难受的时候,但每个人本来就不一样,你就是你。

ETA主唱Zoe

歪歪歪

《一个人跳舞》。你如果太把生活中这些外在附加的标准模板和所谓限制当回事的话,它们可能就真的成真了。如果你一开始就不把这些咒语当回事,它们就永远无法在你身上应验。

冯浛

《爱的招待》。这首歌后来自己再去听,才能发现的确是从女生视角出发的。不过这首歌里关于“自私占有”和“付出”的思考,应该是面对爱时男生和女生都共有的困惑吧。 

欣茹

《在灯火消逝的前夕》 (3/17会线上发行的单曲)。我阿公是非常传统的父权主义大男人类型。有一次和阿嬷聊天,她说:“活到这个岁数,就好像在等死一样……”深深感受到她长年的任劳任怨,一切的生活重心都是家,但当儿女都已成家或远去他乡时,不晓得自己的重心该投放在哪里的状态。

有点感概,当我开始能够听奶奶感慨这些的时候,其实阿公也已经改变了许多,但那五、六十年的岁月则是已经无法改变的。这首歌曲大概是描述我自己当时与阿嬷对话的心境吧。这就不算是一个中性的对话了,因为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对于爱的诠释。

LÜCY

那就推荐《CACTUS》吧哈哈,因为我也只有一首歌。

筱卿

《嘿,凌晨三点还醒着的人》。词曲是由秉恩创作的,想要鼓舞那些被社会框架限制住的人,还有我们在一起奋斗着。

Miss Bac.主唱筱卿

笑笑

正在创作中的新歌《M·E》(My Ego)。关于这首歌,我们想讨论“身体”与“自我”的关系,顺着笛卡尔的《第一确定性》去思考“自我存在”这个问题。身体是我们的物质存在形式,意识是生命存在的最高形式,那么“自我”可以定义为意识吗?在梦里,我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向上飞,往下降,化作大雨,漂去海里……可梦醒之后,我依然需要身体带着“我”去看世界,依然避免不了美与丑与外在的审判。自我意识与身体的关系,到底是相互成全,还是相互牵制?说到底,我的自我,就是我的内在,除了自己,任何其他东西都不能定义我,包括性别符号。

温格

《一个》,我们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大。 

鲨鱼

《臆语》。其实没有别的原因,我就是很喜欢这种很自然的歌。我其实一直觉得就只选择自己喜欢的就好。

图片狮童乐队贝斯鲨鱼

生活中遇到过哪些社会给女性的难题?

Favours!主唱热热

在这方面我要感谢我的妈妈,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她一直很尊重我,尊重我的所有选择,不催我找工作、不要求我要留在她的城市,还很支持我做乐队。当然现在也不会催婚。

但是随着年纪的增加,我自己的焦虑感确实越来越强。虽然我不想生小孩,但是我也会考虑不生会不会后悔。

虽然我要强地觉得音乐的好坏与颜值、状态无关,但是再过几年,粉丝们可能都会叫台上的自己叫阿姨了,而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是除了音乐作品,没名气没钱,会不会很失落呢?

最近我常常问自己坚持的意义是什么?那可能就是当自己不在了的时候,至少我留下了那么多的歌。

祁紫檀

涉及到家人父母的部分会选择先沟通,毕竟爱会促进理解,不可理解的部分就只能保持距离保持尊重了。也许坚强一点、坚决一点,经济独立也会有用,自主权握在自己手里。

关于外貌身材,我觉得认识自己然后接受自己的样貌,欣赏自己,建立自己的审美体系,分清楚自我要求、别人的评判和社会导向风向,也许更多的让灵魂、才华、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浮现出来,使之大于外貌的光彩。对我来说这也是自我接受,成长过程的一部分。作为个体永远在和社会、世界、自己找一个合适的角度,融入、搏斗、生存下去然后笃定地向前走。

至于年龄它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每个人都要经历他的16岁和死亡。

作为创作者我也希望把对生活的感受写在作品里,也算是一种解决。

Zoe

焦虑如上题所述。

还有一个身材焦虑,之前比现在胖二十斤左右,胖一点的时候长辈/朋友会半开玩笑半认真说“少吃点”,每次自己都觉得没事我凹凸有致哈哈,真正让我比较抓狂的是我自己觉得上台显胖自愿减肥后,又会有人说“你别减肥了,脸都凹进去了”。总会有人不满意,总有人喜欢指点,多听听自己的想法吧,关于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多拿主意。最近很喜欢的一句话“我那么独一无二,你只关心我漂不漂亮”。

歪歪歪

所有该遇到的问题会遇到,但一想到关心这些问题的人们他们自己背后的生活也许一团糟,并没有“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这只是每个人的求生欲罢了,你也就不会在意这些表面的问题,毕竟到生命尽头的那一天,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没人能代替你懊悔。

歪歪歪

Mandark

身材和年龄焦虑比较有感,其他还好。

我常常照镜子会觉得没救了很想哭,但化妆以后会稍微好一点😂。

冯浛

再次觉得自己很幸运,父母包括周围的环境好像都没有给我这种女性专有压力。的确会在青春期有过外貌焦虑,不自信的纠结状态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后来突然找回了青春期前那种孩子气的狂妄。小孩子是不太有性别意识的,无论男孩女孩,都能勇猛向前做自己想做的事。找回这样的感觉,也不再焦虑自身了。

浪味仙贝主唱/吉他冯浛

欣茹

我父母只有生我和我姐两个孩子,尤其我爸和我的关系比较像朋友,所以我的个性特质会比较偏直男。偶尔遇到那些事情的时候我会正面丢直球讨论居多……上述的那些问题反而是我自己对于不同的人生阶段时会偶然庸人自扰的问题,现实生活中真的会遇上性别难题的机率很低,大概是因为我太凶悍了吧(笑)。

LÜCY

20岁催婚催生太早,我的爸爸妈妈非常尊重我的个人意愿,因此从小到大不太会感受到这方面的压力。

筱卿

我觉得要不乱阵脚的第一步是看清自己的现况,然后接受它,没有人是完美的,真的有一些可以改进的、想改进的地方就去改,我觉得只有自己完全在“自己”的状态里,才会是最自然舒适的。然后找到自己有热情的事物,去追求它。

把自己的重点放在那些会让自己开心、有成就感的事情上,别人也会不自觉的转移注意力,如果真的还有人说三道四,那又怎么样呢?我想到那时候的自己已经不会在意了吧。

只是这过程不容易,我也还在学习,常常还是会被一些言语伤害,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情都是白费……但这时候回到音乐、回到舞台,回到这些我有热情的事物,那些疑惑便会一下子都不见了,所以我觉得找到有热情的归属很重要,它会帮助你在迷失时找回方向。

笑笑

作为90后第一批少先队员,社会给女性出的难题,我多多少少都有幸体验过,但我有想办法把他们赶出我的生活。社会、他人带给我们的不良感受,我终究是通过调整自己来打破情绪的。早年心智不成熟,就总被外在世界带着跑,实际上是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而已,要解决这种被患得患失围绕的失重感,就得打碎自己,重塑起来!改变比呼口号困难得多,这实在是一个漫长而辛苦的过程。阅读、创作,马不停蹄追求真理和美好,这些事情都能帮助我找到自己内心世界的平衡,当我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自洽之后,也就有力量抵抗纷扰的外界了。

葫芦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我总归是觉得我自己开心最重要,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生活给我出难题大不了我不在你这呆了。但说是这么说,做不做得到另讲。

绿色养殖基地主唱葫芦

温格

除了貌似很常见的家庭难题外,其实还会有一些其他的衍生问题,应对的方法是:当你面对很多建议、评价,要学会垃圾分类,这需要非常强大的内心,可回收的回收,该丢掉的就丢掉。因为你无法逃离这个环境,你只能冷静地垃圾分类。

鲨鱼

我属于运气特别好的那种,真的没有遇到什么女性难题。但是我知道肯定有很多女孩子都有遇到,所以我希望随着社会的发展,女生可以慢慢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让女孩子可以真的在生活中自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当然希望男生也一样。

最后

祝所有女性节日快乐!

收听女性特辑歌单

作者:莹莹

图片来自受访音乐人

相关消息

2021/05/28

卧室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三辑|卧室爆发力

2021/03/01

卧室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一辑|卧室爆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