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三明治:五味杂陈的生活里,他们是复杂的美味

2019/10/01

撰文:冻梨 

上海简单生活节阵容公布后,“打倒三明治”这个名字大概难住了不少人,这是谁?

成团一年,StreetVoice街声上能听到的作品只有七首,乐团名字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样一支来自台北的新乐团,为什么会迅速在上海简单生活节演出呢?

10月5日梦想舞台,打倒三明治将开启女声力量的一天~ 在现场,就能知道他们坐火箭蹿升的原因。想了解更多的朋友,可以期待9月30日打倒三明治的首张EP!

电话那边除了打倒三明治四位成员的声音交替接近,还有隐约的“咯吱”声音。随着聊天的进行,才知道鼓手惟农出车祸腿受伤,虽然没伤及骨头,但也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于是接受街声采访时,另外三人就跑到了医院,并给予他怜悯的眼神。

谈到打倒三明治的那首《夜走》,四个年轻人的夜走经历略有相似,日常状态组的贝斯阿屠和吉他奎纶通过夜跑让自己神清气爽,但创作这首歌的主唱欣茹工作不顺利,一个人在冬季台北的雨夜骑车,生活里仿佛都是坎坷。而惟农唯一的夜走经历,是不顾家人的建议,试图深夜骑车从台北返回新竹,于是把自己送进了医院。

 主唱欣茹,台南人,大部分的歌都是在马路上写的

打倒三明治的作品,内容诗意,需要细品,而背后的故事,几乎都是这些生活常见易忽略的微型悲剧。

人走在路上踩死蚂蚁不会在意,毕竟眼中只有远处的美景和更高处。但其实谁都有可能是这只蚂蚁,或者被各种因素碾压,或者自己的梦就死在自己的体内而浑然不知。《Roadkill》里存在着无数被杀死而无人在乎的生命,歌曲起初是平静的,只在最后,轻巧的器乐转而激烈,男生们的和声和欣茹的叠在一起,绝望中等来生活判的死刑。

另一种不被在意是眼睛里闪烁的情绪。欣茹在朋友圈子中习惯观察他人,但更通常的情况,是很多人不会在意你的心是不是起了波澜。《没有人在意他的眼睛里》是一场打倒三明治的社会观察。

鼓手惟农,政大哲学系的20岁男生

“没有行车记录仪和监视器,撞我的司机没有在意我眼里的恐惧。”惟农耿耿于怀。

“但每天晚上睡前,我还是很期待可以从别人身上得到爱。我觉得无论是什么样的人,这个感受一定都会存在,对吧?这首歌最重要的重点,就是期待。”欣茹这样说道。

创作是坏情绪的出口,以至于目前打倒三明治的歌听起来都丧丧的。反思是不是忙于工作忽略家人,愧疚让他们定义自己为《浪漫人渣》;阿屠随手弹的旋律,让深夜的欣茹倍感凄惨,忙于工作弄丢了生活,选了闽南语中的词汇《母汤》(意为不行),陈述自己面对生活时的无措与遗憾。

《在灯火消逝的前夕》是目前少有的温情歌曲,欣茹站在当下独立女性的角度,与习惯隐忍的奶奶、上两代的女性对话,“在灯火消逝的前夕,把我当作你自己。”

 贝斯阿屠,被欣茹称为“好人”,热衷于乐于助人

打倒三明治”的名字原本无厘头、无意义,仅仅来自鼓手身上常穿着的一件漫画T恤,上面写着某支恶搞视频中的“Defeating a sandwich only makes it tastier (打倒三明治只会让他变得更美味)”,原台词则是 Defeating a saiyan only makes it stronger(打倒赛亚人只会让他们变得更强)。

不过经过打倒三明治作品的加成,团名似乎有了新的注解:生活很坚硬,让我们一起打倒三明治

吉他奎纶,喜欢吉他、效果器和宝可梦

打倒三明治此刻正在准备第一张EP,将大家认识他们的作品重新制作。主唱欣茹工作是演唱会企划,吉他奎纶本就是有经验的编曲人,贝斯屠松煜目前在经营老王乐队,最年轻的20岁鼓手惟农还是个厉害的吉他手,有经验有技术的人凑在一起,EP制作目前顺风顺水。一周必定排练一次,有时工作忙就深夜进行。

不过时间倒回到今年五月,打倒三明治才第一次现场演出。再往前倒带,打倒三明治四个人是朋友、是网友,第一次集齐在台北师大附近的练团室。练团室面积很大,四个人在其中还略显空旷,相互坐得有点远。大家都不认生,但也没什么特别的话要聊,干脆直接排练,一次两次,快乐无比,乐团正式成立,顺便照着惟农的T恤起了团名。组团当时奎纶还不叫奎纶,特别找大师算过改了现在的名字,“就看接下来打倒三明治会不会走得容易点了。”奎纶笑到。

 

最早欣茹家里的表哥玩乐团,一起去KTV偶然点了表哥的歌,才发现乐团很帅,于是初三就开始组团玩音乐。屠松煜和惟农都在政大读书,金旋奖年年熏陶。

Phoenix、toe、惘闻、刺猬、百合花…… 成员最近关心的其他乐团,汇总下来各种风格都有,转到他们自己身上,风格也难以定义。欣茹做出动机,大家各自凭理解编配,至于听众如何理解,那更是自由。

 打倒三明治 Logo

打倒三明治的 logo 由薄荷绿工厂的吉他/主唱佑竹绘制。在拍摄团照时,打倒三明治的朋友蔡子安真的对照着用纸板做了一个真实版的凄惨大型三明治。

一群人抛开标准的宣传照,开车带着大型三明治进山,夜黑风高烟雾缭绕时,模拟车祸现场。三明治惨死在地,四个人或探头、或下车查看,蹲在一旁不知所措。据他们说,车头那满地狼藉里,有真正的三明治混入其中。

 

2019年4月打倒三明治将作品上传到街声,收获了不少反馈,他们自认很幸运,不是所有音乐人有了新作就会立刻被听到。距离发歌的半年后,打倒三明治将第一次登上台北 Legacy“大团诞生”的舞台,随后就是上海简单生活节。

而目前他们的现场演出,大多都是用“有趣”来形容。第一次正式的现场是在台南,大学生在当地水库旁边举办了一场有趣音乐节。水库的呜呜声中,不时有船开过,台下观看的只有附近的摊贩和同台的友团,还有三两个跳着不知道什么舞蹈的神奇人士,“有趣音乐节真的很有趣。”

到了夏天,台风来袭,那段时间停工停课是自然现象,像打倒三明治这样被主办方请去照常演出的才是不正常,更没想到还有零星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听众跑过来支持。打倒三明治和另一支乐团在一座古老建筑里唱唱跳跳,大风大雨将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突然有种毕业旅行放肆疯狂的快乐。

在小地方展演空间的演出回到了正常轨道,几十个听众近距离观察三明治,吉他奎纶更是情绪高涨,表演了很多不在计划内的动作和旋律,当下就有人回应,于是更加兴奋…… 很巧的是,那天奇哥也在现场,看过后立刻在 Facebook 传视频推荐。

 

作品沉稳深刻,现实生活洋溢着无奈的幽默,但在音乐之路上走得似乎又很幸运…… 五味杂陈的打倒三明治仿佛是真的三明治,尝一口下去,是复杂的美味。

即将第一次前往上海演出,四个人对演出外的行程也搓搓手期待,买香水、收集模型、四处逛逛、寻找让腿伤立刻好转的灵药…… 10月将如同三明治的夹心馅料一样让人期待。

本文图片来源:打倒三明治

作者:冻梨,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21/07/29

短裤里的诗歌:“已成大器”的三种解释

2021/07/12

卧谈|salty lemon:卧室的第一要义就是舒舒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