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Sweetheart首张专辑《今天就到这》发布:我爱你,生活的噪音

2021/03/05

Bad Sweetheart乐队:肖宇、贺铭洋、李烦

2020年是Bad Sweetheart乐队成立的第一年,蔓延的疫情几乎与他们的远程音乐协作同时开始。

因单曲《银色山坡》被一些听众知晓后,乐队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派以及粗糙真诚的DIY质感不断延展。随着他们“闭门造车”式的创作模式渐入佳境,“柔和”已不能作为一个恰当的词汇去形容Bad Sweetheart的音乐。随着疫情缓和,成员归国,这一发起于伦敦与武汉间的音乐计划在鼓手的加入后成为由贺铭洋、肖宇和李烦组成的稳定三人阵容。

Bad Sweetheart吉他手/主唱:肖宇

“我认为我们的音乐就像鼻涕一样!”吉他手肖宇在一次专访中用“黏糊糊”来形容他们的音乐,尽管风格已经与草创时期的预想南辕北辙,但这并没为Bad Sweetheart的有趣程度打上折扣。乐队为他持续带来意料之外的经历,他似乎也好奇不同寻常的合作模式会带着他们走向何方。

《以前我也喜欢模仿美国人那样把爱挂在嘴上》歌词MV

 Bad Sweetheart吉他手/主唱:贺铭洋

“我们都是因为一些瑕疵才共同成长为今天这样的。”在首张专辑《今天就到这》中担当制作人的贺铭洋坦言。专辑中的15首歌在前期的选曲统筹中并未刻意进行线性的安排,取而代之的是更多情绪导向的取舍和奇形怪状的尝试。贺铭洋说,正不正确本来就不是我们这些新手该考虑的问题,在和队友合作的过程中他意识到,绝对的正确也就意味着绝对的无聊。Bad Sweetheart创作的过程实则是一个寻找专属于自己的“不正确”的过程,所以他们更愿将这张作品称为“手忙脚乱的风格摸索”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全长专辑”。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把摸索的过程坦诚展示给听众,似乎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步骤。

 《今天就到这》专辑封面

“这是一个合作共赢的时代,订好游戏规则,和适合的人遵守规则并完成它,最终结果就会慢慢地变得让人满意。”肖宇这样解释他所习惯的合作模式。

Bad Sweetheart鼓手:李烦

从《骑车去芬兰》中疫情后的许愿,到《今天就到这》中的女声独白,Bad Sweetheart不放过任何适合在音乐中呈现听众声音的机会。“我们的音乐是和大家一起做的音乐,这里的‘大家’不仅指我们三个,还有愿意同我们分享生活的听众和朋友。”鼓手李烦这样解释道,加入乐队后演出之外的大部分工作他都在工作室通过录音完成,然后发给异地的同伴一起修改讨论。“共享创作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世界上全部的人都能共同创作全部的音乐,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当作音乐并不存在。”

Bad Sweetheart发布第一首作品时的激动心情

这支自称“郊区噪响流行”的乐队,通过网络终端将滥用的合成器回授与持续的吉他混响堆叠进一张小小的专辑。琐碎的歌词,懒散的旋律,却透出最清澈的坦率和认真。

Bad Sweetheart最开始只是酒友间的玩笑,他们用摄像头坏掉的iphone6和两台旧电脑制作了第一首歌,并宣布他们的野心是收获一百个听众。今天的你也许很难想象他们初受认可时的激动,但大可分享他们属于明天的快乐。或许生活中的声响本没有意义,但只要忠实地记录、梳理、塑造和分享它,惊喜不会忍心绕开你。

收听Bad Sweetheart 

相关消息

2021/05/08

街声大登陆|海岸线的尽头是福州的鲎

2021/04/27

嘉宾乐队公布!Bad Sweetheart首轮巡演本周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