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B站玩乐队|卧室爆发力

2021/01/25

撰文:明小天

UGC平台的发展给了很多音乐人机会,尤其是刚刚起步的卧室音乐人,总会在不同平台找到自己的展示空间。在豆瓣,年轻人们聚集在不同音乐话题下,做着剑走偏锋的交流。不同场景、视觉化的音乐呈现,则在B站得以实现。街声则为原创音乐人们提供了纯粹的独立音乐空间。

年轻人从卧室起步,在UGC平台里寻找机会,翻唱、改编、练乐器、与同好交流,然后有一天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原创demo,迈出了成为音乐人的第一步。如果幸运,他们的创作或者创意,可以不被淹没在流媒体庞大的曲库里,从小众圈子中异军突起。

“卧室爆发力”栏目下,街声继续关注那些在UGC平台玩音乐的年轻人。上一期我们和豆瓣用户聊了聊,这一次,我们看看在B站可以怎么玩。

作为国内最大的UGC视频平台之一,“万物皆可B站”成了年青一代的Slogan。追番、听歌、看鬼畜只能算是初级阶段,原创才是B站人上网冲浪的应有态度。于是,你能在B站各种分区看到不同优质原创内容,音乐区作为重要分区之一,自然也少不了同龄人的瞩目。

当然,都2012年了,如果你还在B站用各种乐器玩儿花翻新就有点儿太随波逐流了。事实上,已经有不少Z世代年轻人拿起自己的乐器,和伙伴们一起组乐队。

2019年6月8日晚上,第一季《乐队的夏天》第三期准时上线,明晃晃的灯光照在架子鼓的两个吊镲上,也照在海龟先生乐队的身上。

住在长沙理工大学男生四号公寓A123宿舍的成家俊,正在期期不落地追《乐夏》。虽然此刻距离北京现场一千四百多公里,但他还是跟现场观众一样,屏息听着李红旗站在舞台上唱的“龟言龟语”,直到主歌部分出现。

与此同时,Cover海龟先生《男孩别哭》想法也在成家俊身上萌芽。三个月之后,他与同在长沙理工大学UNrecycle乐队的伙伴们一起,在B站上线了同名视频。画面中,五位乐队成员站在宿舍狭小的空间里围成一圈玩儿音乐:吉他手和贝斯手只能侧着身子,主唱活动范围仅限于摇摆身子;录音设备也堪称简陋,一台手机架在宿舍桌子上,使用后置摄像头已经是这五位理工男对画质最后的追求,与多机位的北京录播室相比,这里的环境的确有点儿不尽如人意。

但B站用户却出奇热情,这条视频发出去几天后,出人意料拿下了47.5万播放量。视频下面的一条热赞评论道出了大家热衷这条视频的原因:“以后想起都是青春,能有志同道合的人陪着渡过漫长岁月中的一段,何求?”

 

UNrecycle乐队沸焰草地音乐会活动

这种“出人意料”的事儿在B站并不少见。2020年10月,由魏同学和他的伙伴们改编的弦乐四重奏《Despacito》也在B站拿下20多万播放量,让只有1万多关注量的魏同学体验了一把“出圈”的乐趣。

《Despacito》原本是路易斯·冯西与洋基老爹合作并于2017年发行的一首单曲,这首充满拉丁风格的流行音乐自带欢乐属性,上线不久便拥有超过30亿次点击量,成为YouTube网站上播放量最多的视频。魏同学和其他三位同学的改编版别具一格,配合着拉丁风格“食用”,有点儿让人不由自主想起《闻香识女人》中的名曲《一步之遥》。视频上线后,不少人惊叹于高高在上的四重奏乐队还能演奏这种网红流行歌曲,也有不少人充满疑惑:这种兼具古典和现代风格的弦乐四重奏作品究竟是如何被做出来的?

魏同学和同学演奏Despacito 

魏同学告诉街声,这首乐曲成型过程十分漫长。从2017年在学校迎新晚会上与钢琴伙伴的初次见面时,两人就一拍即合,有了合作这首作品的想法。但当时合作完成后并没有即刻记录下来,因此时隔三年后,乐队成员经过大量磨合后,大家便立刻对这首作品进行改编,并在学校排练厅进行了录制。

改编过程花了四重奏成员们不少时间,需要思考的问题也一一摆在他们面前:如何将这首拉丁风格的流行歌曲转换为适合小提琴、大提琴、钢琴、吉他演奏的作品?将流行歌移植到古典乐器中,乐器之间的声部如何分配?如何保持乐曲原有风格而又体现出古典乐器的特色?

魏同学和四重奏的同学们

他们围绕这些问题进行了讨论,最终确立了乐曲的基调。在最终成型的版本中,乐曲气质进行了比较大的更迭。通过改变乐曲速度和曲式等方法,乐队成员们削减了充满拉丁风格的欢乐气氛,转而用古典乐器磅礴大气的风格进行了替换。各种精巧的设计,也在乐曲中随处可见,比如乐曲一开始,吉他声部的Solo就营造出一种忧伤的色彩,继而钢琴和大提琴声部的揉弦交相呼应,又使得乐曲的情绪进一步递增,这种层层递进的手法又体现了乐曲发展严密的逻辑性。

魏同学的四重奏演奏Another Day of Sun

这种对乐曲精益求精的打磨,在UNrecycle乐队《男孩别哭》中也存在着。虽然“青春感”在这支Z世代乐队中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但乐队成员们更愿意相信,与此相比,47万播放量背后,是所有人在背后一次又一次的排练打磨造就的。

 “《男孩别哭》讲述的是一个有点儿悲伤的故事,内核其实有一些悲剧色彩的”,主音吉他手王佳俊告诉街声,海龟先生的音乐中有一些元素,UNrecycle乐队可能无法在相同语境中对其进行理解,因此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二度创作。他们对乐曲进行了进一步改编,除了将速度调整到每分钟85拍之外,还将原曲中更为干涩的电吉他音色进行了替换,使用了一种更为饱满湿润的音色,通过二度创作之后,与海龟先生的原创相比,乐曲少了一些沉重的内涵元素,但增加了更为青春活力的内容。

 四重奏宿舍演出现场

无论是《男孩别哭》还是《Despacito》,都打上了两支乐队各自的气质烙印。这种刨根问底的细致打磨,也来源于乐队成员之间都坚信的某种观点:“每一支独立的乐队都有自己的气质存在,与独奏不同,乐队的气质是每位乐队成员叠加在一起散发出来的。”但这种叠加又不仅是简单的加法或乘法可以量化出来的,乐队成员之间的化学反应,会催生乐队之间的成长和风格的形成。而乐队成员之间又是平等的,虽然“主唱”名称里带一个“主”字,但也只是乐队中的其中一个声部,并不存在主次之分。

UNrecycle乐队演出照

不过,也不是每次对乐曲的精致打磨都能换来高播放量和出圈。魏同学在采访中坦言,“没想到能有这么多人看”,他甚至有点儿纳闷:为啥自己认为能火的那些作品,统统没火起来呢?

魏同学的疑问不无道理。他在B站一共发了31个视频,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与伙伴们的合作演出。四重奏乐队的涉猎范围很广,既有久石让动漫配乐《哈尔的移动城堡》,也有莫扎特《小夜曲》(K525),甚至还有“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平淡无味且枯燥”的初代短视频博主朱一旦短视频里的经典配乐。其中在《数码宝贝》上映时的致敬视频《Butter Fly》那条视频达到了3.1万播放量,是魏同学账户里播放量Top2。

 魏同学的B站投稿列表

在这些数据背后,魏同学也有自己的思考。作为从小学古典乐的琴童,他也像大家一样演奏莫扎特和贝多芬这些古典作曲家的作品,进入大学后,依旧接受着古典乐熏陶。但自己擅长的却没有在互联网端口赢得所有公众的喜欢。当专业性与大众分别站在天平两端,如何平衡两边的砝码,成了魏同学需要不断思考和解决的重要问题。

古典乐形象“高冷”,一直以高姿态将普通公众拒之门外,“听不懂”、“理解不了”也成了大多数观众拒绝聆听古典乐的原因。魏同学观察到,在B站音乐区有不少学院派的大咖,但认真演奏音乐之后,点击量却少得可怜,“当你去看鬼畜区,虽然有的UP主调音不准,观众听不清,但不妨碍很多人喜欢,对我们来说音不准是大忌,但很多人不介意这些事情”,这种明显的对比让魏同学有点儿悲伤,无奈说道,“目前在国内要普及古典音乐,是一条十分困难的路径。”

 魏同学三重奏演出

但魏同学依旧尽力在B站做古典乐科普。在他看来, B站有无数与自己年龄相仿、兴趣相投的年轻人,在B站玩儿音乐,也是他的第一选择;也是基于此,他与伙伴们选择用古典乐器演奏一些颇具观众缘的流行音乐,不论是《冰雪奇缘》还是《千与千寻》,都具有十分广泛的受众,“先让大家了解这些乐器,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在魏同学看来,这也是实现古典乐科普的一条重要路径。

与魏同学相比,UNrecycle乐队的成员们显然不需要担心“如何让公众接受”这个问题;但在为何选择B站这个问题上,他们的想法却相差无几:“对我来说,经常追番,加之上面有不少对音乐感兴趣的高素质同龄人,是我选择B站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成家俊还和乐队成员们围在一起逐条阅读发布的视频弹幕和评论,分析这些视频爆火的原因,将自己的用户群体分为三类:对音乐感兴趣的人、还没上大学的人和已经毕业的人。他认为,他们作品里的稀缺性是视频受关注的重要原因,而他们独一无二的稀缺性元素,就是接地气儿:“别人都是一本正经玩儿音乐,我们就在宿舍里弹,一不留神就会被宿管阿姨找上门来。”

这的确太稀缺了。在成家俊管理的B站账号@咻咻咻唧吧唧 中,从2019年到现在的三年多时间里,他们只发布了12个视频,大多数内容都是在宿舍完成,与魏同学的乐队视频都在排练厅完成相比,少了点儿仪式感。

 UNrecycle乐队周边

这与UNrecycle乐队将经营重心放在线下有很大关系。除了每周两小时的固定排练外,乐队成员们还会选择定期在晚上去操场为校友们带来欢乐,弹琴唱歌为夜跑的各位同学助兴,他们当之无愧成了校园音乐“气氛组”。此外,他们还有不少商演、LiveHouse演出以及音乐节演出。去年10月25日,这支年轻乐队第一次登上长沙一家Livehouse,并和既往不咎等乐队同台。几位年轻人难掩兴奋,聊到此处声音都大了几个分贝,“既往不咎乐队的演出效果真的让我获益匪浅”,主音吉他手王佳俊激动表示自己当晚学习成果颇丰。“第一次感受Livehouse的效果,而且观众也很配合”成家俊说。

UNrecycle乐队演出照

当晚的演出加深了他们制作原创音乐的决心。“当天我们是倒数第二个登台,压力还是很大的”,主唱柏王浩睿告诉街声,“身边人都有原创,只有我们是翻唱的,说明我们还没有一个独立成型的风格”。而为了更好完成“玩乐队”这件事情,UNrecycle乐队成员把“制作一张专辑”作为毕业之前必须完成的重要日程之一。

UNrecycle乐队参加的活动及livehouse演出海报

面对“毕业之后何去何从”这个问题,两支乐队给出了不同答案。

UNrecycle乐队的几位成员乐观表示乐队会继续做下去,他们都打算继续留在长沙读研或者工作。魏同学和他同为厦门大学校友的四重奏乐队成员情况则不那么乐观,他也说不准今后乐队会有什么命运:“或许,毕业之后乐队就解散了吧。” 他未来想继续深造,但又觉得音乐里加一些其他内容会变得不够纯粹,明天会是怎么样呢?这位小提琴手等待在六月份再给出一个标准答案。

受访者B站账号:UNrecycle乐队@咻咻咻唧吧唧;魏同学@友人A4

文章图片已获得受访者授权

作者:明小天

校对:豌豆

相关消息

2021/05/28

卧室音乐人Home Studio的五十种样貌第三辑|卧室爆发力

2021/03/08

女性音乐人特辑:如果不把这些咒语当回事,它们永远无法在你身上应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