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比:我们可以有一种自己的气味

2016/09/29

撰文:哎㖮

街声2016简单生活节艺人系列专访

邱比,台湾音乐人, 24岁,却出了14张网络专辑、两张实体专辑、三部舞台剧、一本小说。2016上海简单生活节,他将带来从未发表过的新歌《虽然》、《狩猎》,会全部重新编曲。

高产,只是一个喜欢创作的人的自律精神

2013年,21岁的邱比发表了第一张专辑《我们:就要相爱》后,开始进入了令大多数音乐人望尘莫及的创作速度,最快的时候他能一个月在音乐平台上传两张完整的专辑。邱比的创作很即兴,大学时他去广告公司打工,偶然发现了iPad上的App可以很简便快速地记录和制作音乐,他就开始随身带着一个iPad,一个人自己录音自己编曲,即兴地唱出曲调和歌词,不到一年他就写了超过一百首歌。每一首歌他只录一遍,因此后来他有现场表演时,还要回过头去学唱自己的歌。

邱比的爸爸是摄影师,妈妈是作家。音乐、剧场、设计、舞蹈、摄影、文学,是邱比身上的多重艺术身份。可他走上艺术道路似乎与父母的影响没有直接的关联。初中下课时的课间,邱比总是会一个人在白纸上涂涂画画,当某一天他忽然画出一些他认为是属于自己内心的图画时,他感受到了艺术所给予的回归心灵的感觉,那是他第一次对艺术有了直观的理解。

邱比,跨越音乐、剧场、设计、舞蹈、摄影、文学领域的多重艺术

跨领域让我更开明,更有创意,也更模糊

邱比在唱歌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随着音乐开始看似轻柔却有力、精确的舞蹈。这与他的剧场经验和多年来修行葛吉夫的律动舞蹈有关。

高中时代,邱比在优人神鼓剧场击鼓三年,学习了各种打击乐和剧场表演。后来考入台北艺术大学,主修戏剧理论,同时也研究哲学和心理学与肢体训练之间的关系。大学毕业后,他前往的日本铃木忠志剧团学习,老师拿着竹剑击打地面,训练他们不断做着“感受身体匀速往前推进”的缓行训练。后来他获得学校奖学金,又远赴丹麦的欧丁剧场进修,他将这两个剧场称作是表演者的“修道场”与“少林寺”。他的舞蹈看似无意识,事实上却是多年精准训练的成果和体悟。

喜欢尝鲜、期待变化,邱比认为喜欢自己的歌迷是这样一群人

回到台湾后,他在2013年一口气创作和执导了“痴人列传”三部曲《鱼王》、《我们》、《一个平凡人的晚年生活》,将他对生命的思考重新整合在戏剧之中。

拍摄第二张实体专辑《正正》的封面照片时,邱比正在台湾服兵役,照片上光头的他,看起来比平时多了一份硬朗。《正正》的专辑名称取自李小龙自述的做人之道:比正还正,正中之正。邱比解读它为“在每个当下都要秉持正心”。这张专辑里的十五首作品彼此相连,每一首歌中都会预告出下一首歌的旋律主题和关键歌词。邱比的这个创意,来自于Pink Floyd在1973年发行的实验概念专辑《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的编曲首首相连,而他试图在这个基础上,去探索独立旋律之间相互关联的最大可能性。

“苦”是庄严而神圣的主题

邱比的音乐里充斥着对伤痛、遗憾、孤独等意象的探讨。《无话可说》里描绘的是一个对一切都厌烦和绝望之人的孤独,在《舞池》中他旁观了整场喧哗后的回归寂寞,《热恋》里他又化身为一个被排挤者,以“活久了谁都难免想死”带出心境坠入阴间的极度绝望感。在邱比看来,“每个人在回到自己非常独立的状态时,会问自己说:我是谁?我到这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即将到哪里去?在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会不可避免地感觉到苦涩,这与了解自己有关,因而苦成为了一个庄严的主题。”

邱比崇拜王尔德,喜欢奥修和葛吉夫,常在自己的博客和公众号引用他们的语句

邱比对“美”有一种执著,他的“美”是极简的。他形容自己的家是一片桃花源,客厅像一个排练场,很少的家具,很充足的采光,没有桌子椅子却摆着许多书籍。邱比的生活状态与当下大多数年轻人对繁复物质的强烈依赖截然不同,因为他喜欢让生活的空间尽可能单调、空无,从而去保持它的多变与再造的可能性。在他的歌里,似乎也因为这种执著而存有大量留白。他的很多作品只有曲,没有词;有些有词,却总是在重复着几句或仅仅是不太容易辨认的喃喃低语。在《明星》里,他唱十四遍“You wanna be famous”,在《Otaku》中他又唱了八遍“所以你该把自己关在家”。邱比不是词穷,而是用不断的重复来反思和检视着世间百态。正如他所说的,他希望自己的电子乐能带来不是聒噪而是静心。

舞台表演就像打坐,宁静而喜悦

访谈中,邱比数次提到“美学”的概念,甚至连参加《中国好歌曲》都被他视作是美学的一部分。早在2015年第二届《中国好歌曲》开始前,导演就向邱比发出了邀请,但当时的他认为自己不适合参加任何节目。到了第三届,导演组向邱比和他的团队详尽地解释了节目的初衷:中国好歌曲觉得自己有责任去把一些好的但不为人知的东西呈现出来。邱比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对整体美学的自我责任,因此这一次他答应了,站上了这个被他视作是“独立音乐战场”的舞台。他表演了新作《整夜大雨后》,受到了四位导师的青睐,电子乐在他的编排下呈现出宁静而沉稳的力量,清瘦的外表加上一袭黑衣,被范晓萱评价为:外星来的小王子。《整夜大雨后》和他后来表演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风格》都收录在同年三月发行的单曲精选集《Inner live!》中。

对于邱比逐渐成为一位站在一线的表演者,他的父母却有着担忧。父母深知邱比的性格与公开化的舞台表演形式是相左的,而邱比也觉得自己目前正处在一个对演出是既排斥又喜欢的状态,喜欢的原因是舞台让他感觉很宁静。快速流转的电子音乐节奏透过大声的音响喇叭释放出来时,他并不会感到躁动,“在舞台上表演的状态,有时甚至会让我觉得跟自己在家打坐类似,那样的氛围让我觉得很平静很喜悦。”

快速流转的电子音乐节奏透过大声的音响喇叭释放出来,邱比感受到的反而是宁静

创作音乐的过程在他看来就是与听众进行一次美化后的情绪沟通,将他们置于一个虚拟情境中去理解他的安排与设计,并听到他想说的话。“近年来我喜欢把我自己的音乐、思考碎片化,当我把一个作品变成素材时,它若是经得起考验,就可能从碎片中再重组为作品,并且赢得世人的了解甚至喜爱。”

除了不断摸索自身作品的可能性,邱比也在摸索和发现属于自己的听众,他觉得这是独立音乐人所特别享有的特权。“我们到一个空间,让我们第一感觉很美好的,是因为这个空间的气味,我也希望未来有观众在接触邱比作品的时候,也可以有一种自己的气味。

(本文图片由邱比提供、登曼波拍摄)

当我去流浪

这是一个街声大事推出的单元,每位接受我们采访的艺人都会回答下面这个问题: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以下是邱比的答案:

唱片

01:Gurdjieff《Harmonic Development》

02:Philip Glass《The Hours》

03:ECM《Selected Signs III-Vlll》

《最后安慰》(大塊文化出版)邱比

生活用品

川久保玲 - Wonderwood 香水

点击这里,进入邱比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24/05/16

卧谈|Cyclone赛科隆:第一首诗,潦草一点也没关系

2024/05/10

河豚子:没发专辑的十年里,我们试着成为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