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haha倩芸:我家里有360度的阳光

2021/10/12

撰文:肉饼

9月27日,Chainhaha的全新单曲《但我祝福你》发布,这也是她在结束综艺节目拍摄后释出的第一首作品。节目拍摄结束,顺利回到了长沙山村里的家,她把一个半月以来的经历和感受写进了歌里,更多的则是对于他人评价的回应:Chainhaha选择祝福每一个看到她的人

 01

时间退回到《我的音乐你听吗》节目的拍摄过程中。一天,吃过午饭的Chainhaha无意间路过了节目的监控室。“有谱村”,这个容纳选手们起居生活,也时时刻刻记录下节目组几乎所有素材的村庄,被她形容是“360度无死角”的。“除了洗手间哪里都有摄像头,摄像头的画面统一就在那个监控室里。”01

无数个小型电视屏幕挤在屋子里,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可见,这间屋子似乎导演着所有参赛选手的生活点滴。Chainhaha觉得自己和朋友们都被监视了,但此刻发现了监控室“秘密”的她,又好像在更高的地方监视着他们。于是便有了《但我祝福你》中的一句,“你监视我,我也监视你”。

Chainhaha在节目中 图片来源:Bilibili

从第一次登台到节目录制结束,一切都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发生了。直到今天,Chainhaha仍然觉得参加节目并不完全是错误的决定,而是命运给她的挑战。五月初在上海的街声大登陆的演出结束后,朋友们给她发来了《我的音乐你听吗》的消息,“那时候感觉自己发了作品都没什么人听,有点自我怀疑了。”

带着些许失落,她让朋友给自己算了一卦,“塔罗牌告诉我要挑战自己。于是我马上就接到了街声的演出邀请,之前本来觉得自己没准备好,但感觉这是冥冥之中给我的机会。再之后我就收到了节目的邀请,就果断报名了。” 

自我介绍视频里的Chainhaha和咪咪

抱着让更多人听到自己作品的心态,她开启了自己的综艺节目之旅。踏进有谱村的第一天,Chainhaha开始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比如进村的时候,节目组的人会刻意让选手们每个人都慢点走,多跟别人聊天。”节目播出,从第一首歌《圆圆》开始,Chainhaha在节目中始终是争议最大的一位选手。这种矛盾最终在第二期节目终于迎来了爆发。

“当时我和另一个选手吵了起来,马上PD(现场导演)就叫摄像师赶紧过来拍。好像你做的每一件事都被记录下来了,但是他们只把我的负面情绪放出来,过滤掉了对方言论里激烈的部分,和我事后保护对方的一面。”Chainhaha不能接受节目对自己形象的塑造,但是却发现“那些在看节目的人真的会相信剪辑出来的东西”。

平静下来之后,她选择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我后来一想,看电视的时候我还挺喜欢那些反派角色的,我觉得好酷。而且如果他们把我剪的特别受欢迎,那我以后可能还要为此‘营业’。”她写下了《但我祝福你》,挑选了一张自画像作为封面——凑巧那天是3月8日,就当是妇女节她送给自己的礼物

《但我祝福你》单曲封面

这首歌的雏形其实是节目组在拍摄过程中要求选手创作的作品。“当时是第二轮比赛的同时,节目组要求我们每个人在九天内交出一个demo,命题是‘你这段时间在节目中的感受’,但是没有告诉我们这首歌的用途。”

和节目不断冲突的还有她自己的生物钟。“我这个人习惯每天早睡早起,但是在节目里完全不行。那个环境实在是太吵了,后来我干脆加入他们,五点睡下午才起,整个人都乱了。”她变得完全不像平时的自己了。那几个晚上,她都窝在自己的小床上,用MIDI键盘和电脑一边完成着这首歌,一边思考《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改编,直到最后被淘汰才放出来。“我感觉我的颈椎都不行了。”

(02) 

从某种意义上讲,Chainhaha属于具有一定“童子功”的独立音乐人。祖籍温州,出生在北京,Chainhaha的音乐启蒙更多来自于中国的民歌。“小时候经常参加浙江省的比赛,我当时唱民歌唱的挺好的。”她记得老师教过的“提眉、微笑、起范儿”,直到今天的演出中仍然能看到与众不同的精神姿态。评委们纷纷夸她是“温州小宋祖英”。后来,因为自己没有户口,再加上父母担心以后高考会跟不上其他人,Chainhaha在初中的时候就回到了浙江读书。

演出中的Chainhaha 街声大登陆上海站@育音堂(摄影:干干菌SITD暗摄组)

“小的时候因为唱得好,每次演出都很积极,所以才会喜欢那些民歌。”因为家里的大部分亲戚都和教育相关,父母也想让她去教别人唱歌。“大学在他们的逼迫下选了音乐教育专业,但是我不喜欢扮演‘老师’这个角色,也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大四实习归来,Chainhaha决定留在长沙——这座位居中南地区的城市如今因为奶茶、美食和悠久的历史文化成为了年轻一代们出游的热门目的地,对于Chainhaha来说却只是因为“住的地方很舒服,长沙人很直爽”。她除了白开水只爱喝酸奶,从来不喝奶茶,也不会去人多的景点凑热闹。“多闹腾啊!”

Chainhaha的创作始于去年的疫情期间,她的作品大多有着童话故事般的叙事风格,动物们也经常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比如《我也想像只海燕》,海燕们伸出有力的翅膀挣脱束缚与恐惧,搭配Chainhaha特有的演唱方式,一部扣人心弦的儿童故事片似乎就在眼前展开。 

比如《The Bad Witch 坏女巫》,同一个女巫被善恶两种魔法左右,即将展开一场对抗,中英文的歌词穿插出现,像是话剧剧本中的对话,或者一部慢慢展开的童话故事书。“我觉得什么东西都是有灵性的,我很喜欢用拟人。动植物的行为最纯粹,想干嘛就干嘛,不会像人类那样绕弯子。”

起初,Chainhaha觉得自己根本写不出中文歌词,再加上那段时间集中被布鲁斯和爵士乐环绕,导致早期的几首歌都是英文为主。“我英语一点都不好,但我写不出中文词,所以那时候的歌都是英文歌词为主。现在能写出中文来了,自然就少写英文词了。

《Pigs In The Village》MV

她到今天依然是一个爱听故事的小孩。“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讲故事,但是我很喜欢听故事。我小时候睡不着的时候会听相声,我奶奶也会给我讲故事。”奶奶告诉她,一粒米掉地上了,佛祖会希望你马上捡起来吃,因为佛祖觉得粮食是珍贵的。在她心中,有意思的成人社交不在于“抽烟、喝酒、蹦迪”,而是所有人都围成一圈,轮流讲故事,看看谁的故事最精彩。

除了叙述上的故事性,口白的加入也是Chainhaha作品中很有特点的部分。在她的演出现场,观众们一度被《真奇怪》后半部分的口白逗笑——仿佛一个喝醉酒的人在严肃认真地讨论环境问题。提到使用口白的原因,Chainhaha只是说“我觉得到那个时间点就应该说话了。”

和咪咪一起吃饭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太会编曲,那怎么把中间没有歌词的这段给混过去呢?那我就说一段话吧!后来感觉成了自己的风格。我在演出的时候原封不动地唱了口白,后来好多人都问《真奇怪》的口白是不是program里放出来的,怎么和录音里一模一样啊!”

回顾在舞台上的表演,Chainhaha觉得自己“抠抠索索”,因为“确实演得太少,得多演演”。Chainhaha的第一次演出是在长沙的VOX,“老VOX搬家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出”。这是她第一次演自己写的歌,却被自己形容的尴尬无比。“放program当时觉得是一件特别尴尬的事情。后来有一些认识的朋友来看,我就觉得更尴尬了。”好在小时候的演出经验很多,她上台表演从来不紧张。“但我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演的,还看了好多乐队的纪录片。”

03 

Chainhaha回到了自己的家。

“我住的地方是村民搭建的民房,一共有四层,我租了第四层,有两个房间,还有一个大平台,一个巨大的厕所。这个房子三百六十度都是我家,所以我家里三百六十度都是阳光。”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Chainhaha只是来朋友家玩。她觉得这里环境特别好,就干脆也搬进来了。从前的她没有发现自己喜欢动物和植物,住在这里时间长了才发觉了这些。这让同样在山村中的节目拍摄好受了那么一点。“我平时生活在村子里,幸好录制的村子环境还可以。其他人都很怕虫子,但我觉得还行。” 

Chainhaha在自己的房间里

她好像并没有那么避讳提到节目。谈到节目对她的影响,她觉得自己变成熟了,但是“不那么爱笑了”。难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一度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Chainha”。“因为笑不出那么多了”。

“Chainhaha”这个名字还是来自于她的中文名“倩芸”。“高中的时候英文老师让大家重新取英文名,最好和自己的名字有关,我名字里有‘倩’,家里人有时候也会直接管我叫‘倩’,所以我就叫‘chain’了,加上‘haha’是因为我挺爱笑的,一个‘ha’好像不太够。我感觉一个‘Chainhaha’看起来像一个商标,好像还挺好玩的。”

一个半月的综艺节目时光,Chainhaha感觉自己像是被关了几年。“同样的人,关在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时间,每天同样的菜,像在‘坐牢’。”在酒店准备录制的过程中,她曾经偷偷“越狱”成功。趴在酒店外面的草坪上,她感觉外面的世界“好不真实”。如今她恢复了当初的心态,也和我们分享了更多有关咪咪和圆圆的故事。 

房间一角

遇到咪咪之前,Chainhaha其实特别不喜欢猫。“我觉得猫特别诡异,悄无声息就到你身边了,还蹭来蹭去的,小时候被外婆的猫吓到过。”来到山林里居住免不了老鼠的骚扰。前年冬天,房东爷爷的猫刚好生了一只小猫,就变成了Chainhaha的咪咪。“她来的第一天我们家就再也没有老鼠出现了。”

圆圆是Chainhaha朋友家的边牧生的小狗,是一只边牧和小土狗的混血品种。她每天训练胖胖的圆圆自己下楼上厕所,再自己回来。直到有一天几个游客到他们居住的山村附近玩,带走了圆圆。“刚好有上山的人看他可爱,他也很喜欢跟别人玩,就跟人家走了。那时候只有四个月大。我其实训练过他,但是这次他没有回来。不过被人带走了说明人家也喜欢他,至少不会有危险。”

 Chainhaha和圆圆

因为咪咪和圆圆,她短时间内都不想再养小动物了。好在邻居家有两只猫,每天都会到他们家玩。“我们两家在过道都有可以开的窗户,我们每天都开着方便给猫来回串门。两只猫好像更喜欢待在我家。”

“Chainhaha”这个计划的进度比她预想的要快一些,“嘴上说着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其实大家的评论我也都会看。”每个人的感受,分析问题的角度,以及能理解的程度都不一样,她希望能被更多人听见,但也能理解大家看法各异,希望每个人都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为什么要祝福大家?“ 这可能是我的一个逻辑,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我的微信签名一直都是‘谢谢谢谢’,我一直希望如果所有人都能这么幸福就好了。

对她而言,自己的生活从开始租住在山村里开始就有了“从内而外”的转变。她开始画画,日常生活里,每当有灵感的时候,她就会随手画下来。由于没有学过美术,所以只是“想到哪就画到哪”;她开始做音乐,还在另一个山头打造了一间自己的工作室。抛开之前无趣死板的自己,她开始大胆喜欢有颜色的东西——画作里面的油彩,身上的每一件衣服,还有一切其它她认为理应有色彩的东西。从她决定住在山上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感觉自己是“被祝福的”,与此同时——

Chainhaha希望你也一样。

作者 | 肉饼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收听Chainhaha的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1/11/10

I Mean Us:如果童话终将毁灭,直至结局依然浪漫

2021/11/09

当代电影大师:你看不惯的事,最后都会反映在自己身上

2021/11/05

国蛋GorDoN: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不会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