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三明治:现在的人类或许等同于未开化的生物

2021/08/17

撰文:JohnnyWen

2019年,四位出生于不同地区、生活频率、思想和喜好皆有极大差异的人们凑在一起,碰撞后变成了五味杂陈的打倒三明治。组成不到半年,他们就发行了首张EP《Roadkill》,并在来年1月释出单曲《咱的笑容》,气势锐不可挡。 

2021 年7月,首张专辑《茹毛饮血》问世,曲风元素包括后朋、摇滚、金属、爵士、蓝调、雷鬼,套一句吉他手奎纶的形容:“打倒三明治大概就像早餐店里的总汇三明治,里头掺杂各式各样的馅料,偶尔会出现你意象不到的口味,也是无法被定义的。”就让我们一边听歌,一边看看团员们怎么描述这张无法被定义的作品吧!

 打倒三明治由吉他手李奎纶、主唱王欣茹、贝斯手屠松煜和鼓手康伟理所组成

关于“茹”的成语总是负面的

茹毛饮血,形容上古人类尚不知用火的生活情形。打倒三明治的团员们年纪相仿,都刚踏入社会没几年,鲁莽又坚硬地在这纷乱的世代里流着血。将专辑名称取为《茹毛饮血》除了符合乐团现阶段的状态之外,与主唱欣茹的名字也脱不了关系。

“某次亲戚在家人的群组里传来一支视频,内容是一位算命师说,名字里带有‘茹’字的女生,这辈子命会不好。我立刻联想小时候老师都会要我们去查名字的起源,或是相关成语之类的,每次查了‘茹’都会出现满多负面成语,例如茹毛饮血、含辛茹苦、饭糗茹草、攻苦茹酸……等。”她自嘲地笑着说:”后来不知不觉开始觉得,‘茹毛饮血’这个词汇与我产生了一些连结。尤其在听完一轮自己写的所有歌之后,这些歌曲好像真的反映了现实中的我,的确过得蛮苦的。”

相较于近年来许多会在音乐中加入数字电子声响的乐团,打倒三明治的编曲仍是以真实的乐器为主要编曲素材。虽然团员们强调并不排斥电子音色,但主唱欣茹称自己为“模拟控”,无论写歌、练团都先从吉他延伸想法。阿屠也表示自己钟情于直觉地展现原声乐器发出来的坚硬声响:“制作demo 或正式录音时,我喜欢先录干的讯号进去、调整EQ,最后再套用效果器、plugin渲染音色。这样一来,后续就会能够有弹性的调整空间。加上我自己算是比较晚开始弹奏乐器,过多的音色操作对我而言可能会使贝斯脱离音乐、乐器的本质太多。” 

平常也有玩合成器的鼓手小康觉得,并不是不喜欢电子音色,而是因为演出时没有合成器手,如果只是用PGM播放的话,比例太高感觉会很奇怪。奎纶则认为,既然拿着吉他演奏,编曲当然要把吉他当作主角:“想努力做出拥有自己标志的音色,让大家一听到就会联想到我或是打倒三明治。” 

“不过在《心碎症候群》中,有个很像大鼓乐器的声响,那其实是心跳声的音效。”问及团员们对专辑中哪首歌曲最有感触?小康和奎纶同时选择了《心碎症候群》。

“一直都想做一首失眠时能感受到陪伴的歌。”奎纶表示,虽然不是自己写的,但从中可以感受到创作者内心的挣扎:“就像每个人在夜深人静时都会有的自我独白。第一次听到demo 时,我不到一分钟就凭直觉弹出前奏的吉他riff。”低潮时容易过度审视自己,但有时为了将痛苦放下又却不得不为之。小康则说打这首歌的高潮段落时:“有种‘暂时不用在乎一切了’的畅快感!” 

制作人奇哥助阵配唱,令人安心 

欣茹对于专辑中的每首歌都很有感触:“毕竟是亲身经历写下的,演出时常有一些记忆链接,偶尔唱到一半栽进回忆里真的会满痛苦的!”硬要选的话,特别喜欢《茶余饭后》在奇哥参与编曲后的大改版,“那首歌的编曲风格最接近我理想中玩团的样貌,非常感谢奇哥的画龙点睛。” 

奇哥不仅是《茶余饭后》的单曲制作人,也是整张专辑的配唱制作人。他与打倒三明治在首张EP《Roadkill》就曾合作过,非常了解乐团的音乐属性,不仅会在练团时给予建议及方向,也总能在团员们被歌曲既有的框架局限想象时,提供崭新的想法。“除了音乐,他也是我们人生的导师!”

欣茹自觉十分怕尴尬,又有敏感体质:“但初次与奇哥合作配唱时,就直接进入一个非常自在安定又充满奇幻的世界。我觉得他非常了解我在创作上的文字脉络,也因此能引导我做出更细致的诠释,此外也常会蹦出不少新奇有趣的尝试。” 

“《茶余饭后》中写到‘将恐惧视为幽默’,这句歌词让我思考了很多,多数时刻怕真的只是自己在多想。幽默一些活得比较轻松。”阿屠形容《茶余饭后》和《茹毛饮血》是一体两面的事实,需同时存在:“《茶余饭后》是人为过程的结晶,经过多次改版、沟通和协调,我认为这才是玩乐团的本质。《茹毛饮血》则是同步录音、一气呵成的作品,我很喜欢这样的录音方式,因为能客观、踏实地纪录当下每个人的演奏心境。喔对了,伟硕(老王乐队吉他手)送了我一颗名为‘Sandwich’的fuzz 破音效果器,看起来小巧可爱,本对它期待不高,在录《茹毛饮血》时试了许多颗效果器后,最终还是这颗Sandwich fuzz ,音色非常有张力,也和我们的团名恰巧搭上了。”

在专辑中,打倒三明治也尝试了许多不同的合作。《坏冷气难熬丑陋的夏天》邀请詹士贤献声,从音乐到歌词都非常“夏天”。“第一次碰面是在霓虹爱神的发片场,我们是共演团,士贤是演出嘉宾。后来就开始了像是网友的互动模式。”

《火烧袂停》中则是加入了唢吶,跟随着吉他旋律线带出歌曲独特的氛围。主唱欣茹先前曾于采风乐坊任职,而鼓手小康也曾与唢吶老师郑咏丞合作过;两人一致认为咏丞是大家听过“能够把唢吶吹得最有气势也最浪漫的人。”于是便主动提出合作邀请,没想到对方竟爽快地答应了。

演奏技巧之外,留下最真实的情绪

有趣的是,团员之间也因这张专辑开启了音乐以外的合作副本。三个月前,他们在YouTube 释出一支很像MV 但其实不是MV 的影像作品,《永信悠然向死而生》的Stories Video,“拍摄动机大概就像发限时动态一样,只是想纪录下我和屠的日常。”这是欣茹第一次尝试剪辑及拍摄:“非常内梗、非常烂(笑),但这个实验性的举动我觉得挺好的,留下了与歌曲有实际关联、非常血淋淋的信息符号。”

对话纪录是两人一年多前吵架的画面。对阿屠而言,这是一支较为露骨的影像纪录,许多画面都确有其事。“我是一个面对镜头会不自在的人,但导演、制片、摄影皆是王欣茹,她于我而言是可信且熟悉的,自然能坦然地表现自己的状态。” 

歌曲后段的碎碎念十分抓耳,令人很想听清楚到底在说些什么。欣茹解释,在配唱时奇哥原本建议可以讲一些失眠时在想的内心独白:“但我当时的直觉就是拿起手机,把一些已读却没回的信息一一点开、交错着念。其实当下有点崩溃,因为那阵子非常忙碌,时常会漏掉许多信息,焦头烂额时总会有‘只会先点开重要工作处理紧急事情,然后把一些关心的讯息忽略,甚至点开后就完全忘记要回头去翻阅回复’的状况。但回过头来,那些信息充满着爱,以及一些来不及的遗憾。”

在《茹毛饮血》制作之初,打倒三明治原本想挑战由乐团自己担任专辑制作人,找轻松玩的小毛(毛琮文)录音兼混音。“但后来在录音时,小毛老师听见我们蛮多制作上的bug,于是热心地指教、也分享他这些年在音乐产业闯荡的所见所闻。后来大家就决定请他担任这张专辑的制作人。”阿屠非常喜欢小毛的严格与细腻:“我们仍未脱青涩,常会急于证明自己的演奏技巧,而疏忽了歌曲的呼吸与稳重。此次专辑录音制作,使我受益良多。”

“小毛老师对我的期待和要求很高,我也很努力想要达到他的标准。很高兴他能这么仔细检验我打的鼓take。”此外还发生了一个小巧合,小康兴奋地表示:“因为大学时cover过几首随性乐团的歌,所以我打《母汤》时常常联想到随性的编曲。《母汤》是第一首开录的歌,我进录音室时,首次遇到小毛老师合作的鼓技师,竟然刚好就是随性乐团的鼓手含书老师!他是个很仔细、很用心又很和蔼的大哥哥,跟他学习了不少,非常开心!”

“我们的歌蛮坚硬的”

整张专辑是由主唱欣茹担任执行统筹,她表示所有环节里,最困难的就是专辑主视觉装帧设计与团员们服装的搭配。“我们私底下的穿搭风格差异极大,这次在构想专辑主题时,特别想尝试将视觉与音乐意象做一连串的设计整合。因此,我和摄影师馒头(许聿为)讨论出企划内容后,在预算吃紧、人力匮乏的状态下跑遍各种服装店,也上网选购,搭配了一系列色系相近且剪裁别致的服装。总之这艰困的一切,真的非常‘茹毛饮血’!” 

阿屠补充令人印象深刻的团照拍摄过程:“从凌晨一两点大家便整装出发,在日出的短暂瞬间,大伙同心协力,必须赶在烈日当空前拍摄完成,非常刺激!很感谢这次合作的摄影师馒头(许聿为),他的构图与想法都相当有趣,亦擅于捕捉各种奇妙的瞬间!”


从乐团logo、《Roadkill》EP到《茹毛饮血》专辑,打倒三明治的视觉设计都是出自戴佑竹(薄荷绿工厂吉他兼主唱)、黄音齐(插画家)两位好友之手。“我们的歌满坚硬的,但视觉上,我其实喜欢比较跳脱意象的操作。”欣茹描述,这张专辑的概念起始点是“未来生物”,现在的人类也就等同于未开化的生物。“或许我们在电视机前拿着遥控器,享受着主载一切的画面,也只是被策划好的一个假象。”

说起来,打倒三明治的命运多舛,2019年刚发行《Roadkill》后,2020年就碰上疫情肆虐,原定许多计划被迫取消。2021年发行专辑后又卡在同样的轮回中,无法照常演出,团员们尽管焦虑却也没辙。“希望生活赶紧恢复正常运作,让我们能安全、自在地在演出现场与大家见面同乐!”


本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标题及内容有改动

作者 | JohnnyWen

图片来源:打倒三明治

收听打倒三明治的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1/11/10

I Mean Us:如果童话终将毁灭,直至结局依然浪漫

2021/11/09

当代电影大师:你看不惯的事,最后都会反映在自己身上

2021/11/05

国蛋GorDoN: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不会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