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表情银行早就该售罄了

2021/07/20

撰文:孙大猴

表情银行⌈安全降落⌋2021夏季巡演

地点:北京疆进酒OMINISPACE

时间:2021年7月16日

表情银行这些年的这些演出上,沉浸在其中美妙的和声、有趣的节奏型的时候,我也偶尔会想,到底什么时候这样带着多少一些实验风味、迷幻、个人审美独特又尖锐的东西会售罄呢?

虽然这有点多管闲事了,但是广大听众多少都会带着自己对这个行业的展望和经验去观察。今天一到场地门口,果然人溢出来了。

伴着倒打的灯光,表情银行的四个人的轮廓在台上显现出来,但并看不太出来他们的脸,这也像表情银行歌曲里面的气质。《外星人贝塔》就很适合开场,电鼓的音色配着不轻不重的表达,大家也可以在挤得满满当当的场地里稍微晃一晃。《影子里》就有着更女性化的表达,在思雨婉转的人声里“宇宙是个襁褓,引我们进入梦境,梦淹没我们的脖颈”,钢琴的映衬下,乐队贝斯、键盘通通的应和中,充满宇宙感的Pad渐入,感到新奇,也感到,这是无数音乐前辈的心血在表情银行这里化成了他们自己的风味,总结起来就是一句:“太好听了!”


思雨的朋友坤劼也创作了一部分歌词,像《吃》、《宇航员》。这两首是表情银行相对更乐队化的一类歌曲,虽然其中的变拍、失真音色也挺不常规,但主要还是吉他贝斯鼓的框架。和思雨更加写意、阴柔的歌词不太一样,坤劼的词里带着更浓厚的文学味儿,思辨味儿,和表情银行的编曲汇成了一缕不太一样的颜色。 

如果以“好蹦”来判断,《穴居人》是表情银行得分最高的歌曲了。终于有一个简单的鼓点了!就像思雨说的:“这首歌得蹦回来20块钱票价”,于是大家纷纷起舞。场地左手边一排闪着灯儿的空调看起来很紧张,似乎对自己负荷的加重很忧心忡忡。

蹦累了,得歇会儿,表情银行就连线了“德夏”的主人公之一Julian,Julian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大家热情高涨,思雨和通通和Julian就当着大家聊起来了。说点什么呢?说点什么吧!

通通可能是巡演太累了,加上本来说话就少,Julian说:“I can hear audience better than 通通。”不过还是给大家展示了自己的北京话:“吃了吗?”然后自问自答:“It's not dinner time yet。”不过观众们还是开开心心和他打招呼!再见!

于是后一首《苍蝇为什么要搓手》似乎在描述着刚才的场面,这一首吉他手Robin拿起了一把箱琴,来了一个几乎完全Acoustic的版本,观众在底下也看热闹一样唱着:“说点什么呢?说点什么吧!”

镜像歌曲《Felix》和《阿明》被新歌《荨麻》给分开了。不过若不是表情银行,我还会一直读xun麻。盲听认为这首词是思雨写的,打开音乐软件一看,果然如此。这样写意的,但是似乎感同身受的表述,让我似乎看见一个美国1950年代的乡下小镇,那种憋闷,那种表面的祥和,那种人和人之间互相想掩藏的绝望,还有敏感的人们心里鲜活又尖利的感受……非要进行掉书袋的话我可以拿出一本曾经一个时代文艺青年的必备读物《伤心咖啡馆之歌》来呼应这样的描述。

《阿明》和《Felix》为什么是镜像歌曲可能需要解释一下,一首说的是德国30岁左右人的状态(Felix),阿明则是中国人30岁。表情银行的通通在德国长大,思雨在中国的新疆长大(所以他们还唱了《阿瓦古丽》),Robin在新西兰长大。这回巡演的鼓手张有超是Mandarin的鼓手安雨推荐过来的。思雨还特意说了找到张有超的过程。 

“我给安雨发微信说想找个鼓手,他问我想找什么样的,我脑子一抽说想找你这样的,然后就半天没回应,到了晚上他说‘我跟哥几个商量了,他们说我的精力还是得首先放在Mandarin这’。我一下他明白误会了,于是解释明白了他就把师弟张有超推荐给了我们。”听众们随着故事讲述时不时发出“哇”“哈哈哈”。

《最后那只弓鲸没有回头》的歌唱中,坤劼的词又在这样的编配里显着有些“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的豪气。音乐真是太神奇了。

最后的返场曲目是柏林interfilm电影节表演的现场配乐《A love Story》,在两团线做成的脸的来回故事里,表情银行的配乐和画面和在一起,让人有说不好的奇妙的感受。 

因为疫情困在德国的表情银行阴错阳差做了《德夏》,现在终于回到中国,把这一圈巡演几乎完满结束了,也怪不得取了“安全降落”这么一个名字,海报插画也是Robin的作品,看来在疫情期间,大家除了音乐本身之外,也都开辟了一些自己的新领域啊。

作者:孙大猴

摄影:Wing和现场乐迷

收听表情银行

相关消息

2021/08/27

Shanghai Qiutian:用音乐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2021/07/23

Melo & Psy.P:重回BlackCab始发站,时间会给努力答案

2021/07/15

逃走鲍伯:还是会怀念那些冲撞的气味